从中国历史看特朗普改革的成败可能
来源:草根网 2018/03/13 11:23:45 作者:孙强强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的改革和崇祯皇帝一样的混乱,看似乎能够折腾,但越折腾,人心背离越狠。特朗普目前的改革遇见的建制派的阻力,比崇祯皇帝还有大,上任一年多,政府内部人员配属都不够,核心领导班子,走马观花的来了去,去了来,政策根本无法沉淀和实行。

成也萧何败萧何,全球化曾经成全了美国,将来也会埋葬美国的,现在是埋葬美国的开始。

特朗普竞选总统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说明美国已经积重难返了,特朗普想做“中兴皇帝”,带领美国走出国家衰落的困境。我对于西方国家的历史不了解,作为中国人,对中国的历史应该还算了解点皮毛,毕竟我是国家“九年义务教育”的合格国民。

纵览中国两千多年的帝制,“中兴皇帝”屈指可数,让大家认可的只有汉宣帝刘洵,唐宣帝李忱和明孝宗朱佑樘。这几位中兴大佬,可都是文武全才,大智如愚的人物。知道潜龙勿动,成长身体,等待时机,随势而起,一发而击,获得主动,然后推导自己的思想,遍及国家各个角落,获得国家的中兴和发展。

比如汉宣帝刘洵,得益于去年南昌海昏侯墓的发掘,汉宣帝刘洵的前废帝刘贺成为瞩目的焦点,也让人更多的发掘古老的历史,还原一个不一样的刘贺,毕竟“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没有失败者插口的机会。所以关于这方面的历史记载,大家都知道不可信。

刘贺19岁时候,汉昭帝刘弗陵驾崩,汉昭帝无子嗣,在大司马霍光的授意下,刘贺成为汉帝国的帝王人选。刘贺带着家臣部署就到长安就职了。这个刘贺太没有心机,妄想一步掌握汉帝国的大权,上去就把自己的家臣安插进国家职能部门,让别人下课。和朝中大臣形成水火关系。于是霍光又把他贬黜了。霍光说刘贺不学无术,不务正业,荒唐透顶,上任27天,做了1127件荒唐事,你算个算数,每个小时刘贺需要做多少坏事,这个算式才能成立,就能说明“欲加之罪”的荒唐。历史说,刘贺带到长安的家臣,霍光全部处死了。

刘贺被霍光贬黜,刘洵有了机会。为了霍家的利益,霍光的老婆把刘洵的结发妻子毒死,让汉宣帝刘洵娶自己的女儿为妻,做皇后。霍光又把自己七大姨八大婶都安插进汉帝国。汉宣帝不过就是个傀儡。直到霍光死后两年,汉宣帝找个机会,把霍族全决了,汉宣帝才得到汉帝国的大权。

所以说,做中兴皇帝不是任何人都有能力的,特朗普目前的这一套作为,和中国明朝末代的崇祯、清朝末代的慈禧太后,两个这最后一把手非常的相似,他们都有心中兴国家,也能够折腾,也兢兢业业,但他们的折腾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期望,反而加快了国家的灭亡。

民众是自私的,你可以给与他们的利益,却不能拿走他们的利益,否则,失去小的利益就恶语相向,抱不合作态度;失去大的利益,就会以命相拼。所以国家驭民,要宣呼的給利益,要不动声色的从民众手里劫利益。所以国家要经营自己的实业,尽量不从民众手里要钱或者去除已经给予的利益。

作为事后诸葛亮,我们知道,崇祯的灭亡和崇祯杀害魏忠贤、取消东西厂和国家去除全国驿站,最密切。魏忠贤和东西厂那可是对付江浙东林党的最好手段,同时,东西厂是明帝国的财政支柱。后人谈东西厂,大都只言东西厂的特务使命,但却忘记了东西厂维护明帝国的经济支柱的作用。明帝国的财政大窟窿就是魏忠贤和东西厂灭亡后,难以持续的,难道不值得去深思为什么吗?

崇祯皇帝在全国撤销驿站,以及陕西的天灾,李自成和张献忠没有了立身齐家之所,成为流民的一员,才裹挟起义的。假如不是明帝国撤销驿站,李自成有一个铁饭碗,在那样的吃饭难、养家糊口不易的乱世,李自成为了铁饭碗,极有可能成不了起义领导人,也成不了明帝国的掘墓人。

崇祯着实是个励精图治的好皇帝,废寝忘食,殚精竭虑,吃粗茶淡饭,穿补丁衣服。常人都无法忍受的坚苦日子,崇祯为了明帝国的复兴,从做了皇帝那一天,到死坚持了下来,着实使人钦佩。但他急躁、多疑,妄想一招让危如累卵的明帝国转危为安,走马灯一样的换宰相、大臣和武将,让政策无法沉积,成长和焕发新生。这连串的作为,反而加速了明帝国的坍塌。好心办坏事,让人说不出的痛惜。这一点和当前的特朗普政府何其像啊!

清朝的慈禧太后,我们目前的历史对她太苛刻。在中国古代的国家实权人物里,慈禧太后的能力绝对属于前列水平。奈何他面对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旧中国,不但有国内的民族矛盾,还有域外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打击。但慈禧太后为了中兴中国,表现出无比的激情和开明。开矿、修路、结社、出报纸杂志,制造机器,现代轮船和武器的中国化。慈禧太后一一答应竭尽中国财政引进、生根。比如电报在中国引进,据说刚刚才在世界成功,第二年中国就引进了,很多西方国家都没有落地引进。可以看出慈禧太后多么想让中国新生!

压塌满清政府的稻草,一是1905年满清政府听从西洋派废除科举制度,一是慈禧太后孜孜不倦的引进西洋的思想和管理。

同盟会的那批人本来打算好好学习八股,明天好光宗耀祖在科举里谋个一官半职。1905年的科举制度的废除,断了他们的退路。于是他们就把仇恨对准了满清政府,以推翻满清政府为己任。

在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太平天国的运动里,清政府倚重满蒙军事人才凋零了,汉族军事人才走上了清政府的前台。清政府引进的西方军事管理理念和设置,让大批的汉族军队获得了长足发展。由于清政府没有很好的把众多的民族转变为中华国族,“有枪就是草头王”,汉族军人才和清政府离心离德,加上同盟会武装斗争和与他们之间的明暗苟合,满清政府就在自己的孜孜不倦的改革里寿终正寝了。

目前的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改革正在步明清的覆辙。全球化成全了昨日的美国,拒绝全球化、选择孤立的特朗普政府,全球化就是埋葬他们的人。就像当年明朝废除东西厂和驿站,清朝废除科举制度和引进的新思想和新军事。

目前的世界一年数亿人在各个国家之间来回流动,全球化的浪潮是趋势,谁都无法扑灭。谁对抗全球化,谁就是历史的罪人,就不可能获得民心。得民心者的天下!与趋势对抗,是自找死路。

特朗普的改革和崇祯皇帝一样的混乱,看似乎能够折腾,但越折腾,人心背离越狠。特朗普目前的改革遇见的建制派的阻力,比崇祯皇帝还有大,上任一年多,政府内部人员配属都不够,核心领导班子,走马观花的来了去,去了来,政策根本无法沉淀和实行。没有共识的改革从来就不会成功的。急躁、冒进、不懂得示弱、妥协,不会和中间派结成统一战线的特朗普,改革会成功,你相信吗?我是不会相信的!

原标题:从中国历史看特朗普改革的成败可能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