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西方炮制中国“锐实力”说为哪般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8/03/14 10:20:44 作者:王义桅
字号:AA+

导读: 西方智库、媒体指责中国使用“锐实力”,西方政客们也不断煽风点火,背后的原因是西方不承认中国发展模式,不甘心自己对华政策的失败,不能正视世界的变迁。要反击西方不断演绎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必须确立中国特色的软实力概念和理论体系

不久前,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发表了一份题为《锐实力:崛起的“威权势力”》的研究报告,提出“锐实力”概念。接着,西方少数精英发文指责中国和俄罗斯两国使用“锐实力(sharp power)”影响其他国家的认知与决策,以谋取自身国家利益最大化。

2017年11月18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举办汉语辩论赛,图为参赛选手进行中文演讲。(杨承霖 摄)

中国崛起触动西方神经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仍算是举足轻重的国家,但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国力下降。在西方眼里,俄罗斯虽与中国一起被归类为具侵略性的“锐实力”大国,但俄罗斯只求在不触发军事冲突的前提下扭转国际舞台上的劣势,中国却是崛起中的巨龙,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远非“北极熊”可比。西方国家与中国经贸关系愈深愈广,舆论对中国渗透全球的惧意只会不断增加。这种戒心,从欧盟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应可见一斑。

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迈向强起来,触动西方世界神经不难理解。然而,就如英国《经济学人》所言,以中国经济规模之大,根本无需中国施压,企业便会自动自觉跟着北京的步调走。该刊在提醒西方社会慎防中国“锐实力”之余,不忘指出要确保中国和平崛起,欧美得为中国的“野心”腾出一点空间。

联想去年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过渡期结束后西方坚持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与“锐实力”同期出台,难道只是巧合?!西方近期不断表示对演变中国落空的失望——接触中国政策,并没有把中国变成跟西方一样,中国有了“四个自信”——因此,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是不承认中国发展模式,不甘心自己对华政策的失败,不能正视世界的变迁!

以“新软实力”应对“新威胁论”

现在,“中国威胁论”的最新代表“锐实力”又在西方蔓延,认定中国威胁的真正源泉是走出西方之外的替代选择之路,并且刺破了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

长期以来,西方心目中的“中国威胁论”先后演绎出不同版本。

在这种话语霸权体系下,中国便处于一种困境。不破除这种困境,便无法让西方人对中国崛起放心,心悦诚服地接受中国崛起,也就不能消除西方担忧——中国崛起是否在重复历史悲剧?中国提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就是针对于此。

如今,中国既同国际产业链底端的发展中国家竞争,又在与中端的新兴国家竞争,随着国际竞争力的提升,还开始与高端的发达国家竞争。这不是中国软实力的问题,而是中国发展打破了原有利益、权力格局的自然过程。

中国“锐实力”威胁论的流行再次表明,一方面说中国是“超级大国”了,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指手画脚,没有把中国当做超级大国来敬畏,反映了西方的虚伪和彷徨。

要反击西方不断演绎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必须确立中国特色的软实力概念和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就是最大软实力

为何老强调中国特色?政治上,我们强调“中国特色”开始是针对苏联模式而言,后来上升到“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和不输出“中国模式”的承诺,中国特色的时代内涵“特”在哪儿?

首先,中国是文明型国家。中华文明不仅连续不断,更重要的,是一种世俗文明。

其次,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政治的鲜明特色。故此,我们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由、民主等是社会主义理解的自由、民主,不能等同于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有普世性,但普世价值只是西方的话语霸权。以所谓的普世价值,反对中国特色,是政治意识形态斗争的焦点。

再次,中国是超大规模社会、具有超长历史,正在走出一条有别于历史上其他国家的独特的现代化与民族复兴之路。中国崛起本身丰富了现代化与民族复兴的内涵,也在鼓励其他国家走符合自身国情的现代化与民族复兴之路。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特色就是中国最大的软实力。

当今世界乃至人类历史上,能有资格称自己为特色的国家不多。中国文化是学习型、包容性文化,中国特色学习了其他国家特色,是兼收并蓄、融会贯通的结果,比如中国模式就学习借鉴了西方模式,又超越之。中国特色超越了一般国家的个性,具有鲜明的中国内涵与时代色彩。中国自古有天下情怀,并非狭隘的民族国家。中国特色是让别人也有特色,共同成就世界特色:多样性与和平性。强调中国特色,体现了中国的自信、自觉、担当。

先说自信。中国特色充分表明“四个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能走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能管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能不断焕发活力,中国特色文化不仅几千年连续不断而且能苟日新、日日新。四个自信,折射的是文明自信。近代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就是中华文明的包容特色与包容能力。

再说自觉。现在的中国,强调中国特色,正是表明告别鸦片战争以来中西、体用的二元思维与接轨、转型的迷思,自觉践行社会主义,在国内外倡导公平正义,并结合传统“公天下”思想,实现中国的精神立国。

最后说担当。我们讲的中国特色,绝非排他,恰恰相反,是强调和而不同、和谐共生。中国特色是源于中国而属于世界,是全球化时代对“张载命题”的有力回答:“为天地立心”,就是去挖掘中华文明与中国价值的世界意义,探寻人类共同价值体系。“为生民立命”,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彰显中国的人权、国权;“为往圣继绝学”,就是实现人类永续发展,各种文明、发展模式相得益彰、美美与共;“为万世开太平”,就是推动建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实现全球化时代的“天下大同”。

中国软实力三大资源

一般认为,软实力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内容:一是文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二是意识形态和政治价值观的吸引力;三是外交政策的道义和正当性;四是处理国家间关系时的亲和力;五是发展道路和制度模式的吸引力;六是对国际规范、国际标准和国际机制的导向、制定和控制能力;七是国际舆论对一国国际形象的赞赏和认可程度。

结合中国国情,中国软实力资源主要有三:

一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历史)。当然,传统中国不能直接转化为现代中国。让传统中华文化塑造现代中国形象,还真得好好琢磨。

二是形成中的中国模式(现实)。正如“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上引发广泛而积极反响所显示的,中国模式越来越具有世界意义,成为中国软实力不断生长的来源。中国模式在不断形成中、不断完善中,具有极大的开放性、包容性和普遍意义,将不自觉地对其他国家,尤其是后发国家和新兴国家产生巨大的吸引力。越来越多的国家从中国成功中找到了西方现代化路径之外的选择,积极学习、借鉴中国模式。正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们对此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

三是融通各国梦的中国梦(未来)。中国梦给世界带来机遇、惊喜和希望。这是未来中国软实力的不竭源泉。这一过程,既是中国不断完善自身核心价值观、身份和认同的过程,也是外界不断理解、认同和接受乃至欣赏中国价值观的过程。中国梦表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创造型民族、浪漫型民族,而不仅仅是传统的苦干、学习型民族。一切有赖于中国自身的转型,既要弘扬原生文明,又要实现文明的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任重而道远。

当然,中国的软实力并非纯粹中国的,而是源于中国属于世界。中国用了软实力这个概念,但已经将它中国化,这就是多从文化角度强调之,并与传统中国文化“和而不同”的理念等结合在一起,强调文化影响力、道德感召力、形象亲和力三大方面内涵,并且是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的文化底蕴。因此,中国特色的软实力概念较具中国文化内涵,难以量化衡量,只能从结果感知。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原标题:王义桅:西方炮制中国“锐实力”说为哪般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