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台湾当筹码,特朗普在赌什么呢?
来源:云泊天兮 2018/03/18 11:04:26 作者:云泊天
字号:AA+

导读: 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国会此前通过的《台湾旅行法》。

1

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国会此前通过的《台湾旅行法》。

官媒在报道此事时说:“这是严重违反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干涉中国内政的事。”

2

新闻发言人陆慷说:“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我们敦促美方信守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的承诺,停止美台官方往来和提升实质关系,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给中美合作造成严重干扰和损害。”

一个中国原则,三个联合公报是中国与美国得以正常国际交往的基石,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特朗普在此事上挑战中国底线,说白了就是在加大干涉中国内政的力度。

也许在皿煮人士看来,美国这么做是民主的。但这无疑是在让中美走向对峙,这是一场零和游戏,乐于看到的,可能也就只有台独分子而已。不过干涉别国内政,在美国可是历史悠久了,冷战开始,干涉主义从来就不曾远离美国白宫决策层的视野。

二战后亚洲的一切动乱,从来都有美国的影子。只是在冷战后,表现得不是过于明显而已。我这么说,是有事实为支撑的。

在二战结束后,世界上建立了很多共产主义性质的国家,红色浪潮席卷世界各国。而在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都还是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基本上无力应对共产主义的红色浪潮。这对于美国来讲一个极大的危机,同时也是一个极大的机遇。不阻止共产主义在世界蔓延,则可能造成资本主义垮台;如果应对得法,美国将成“自由世界”领袖。

于是美国迅速出台了马歇尔计划与杜鲁门主义,尽一切可能振兴老牌欧洲资本主义国的经济,防堵共产主义在世界的蔓延。这是一场豪赌,美国赌赢了。

当时,随着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战争中的一路高歌猛进,中国大陆地区将让共产党统治成了很多美国人士的共同看法。如何防范共产主义在东亚的扩张,同样摆在了美国人的案头。

1949年3月10日到14日,美国在菲律宾的碧瑶举行了"远东工作会议"。这个会议是极为秘密的,内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批露。所有内容都只能通过蛛丝马迹进行分析。

在这个会议之前,肯尼迪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事务特别顾问鲍尔斯曾到北非、中东、南亚和泰国串访。美国驻太平洋地区武装部队总司令费耳特曾到泰国和南越等地进行了活动。

1949年3月9日美国《明星晚报》刊载的一篇文章露骨地说,“我们终于找到了使我们的军事援助计划在游击战和半游击战中真正产生效验的方法”“如果我们真的在东南亚找到了应付这件事的办法,这就意味着我们已经为世界任何地区凡是需要就可以进行的那种战争得出了一种供试验用的范例。”

据当年3月美国通讯社报道,会议讨论了在南越、老挝以及东南亚其他地区镇压民族解放斗争的问题,还讨论了美国的军事政策和计划,“美援”的组织机构、目标和援助标准,“粮食用于和平计划”,贸易和“它对美国在远东活动的影响”等。

也许这就是各种NGO的发源地。

鲍尔斯在会议结束以后在马尼拉和东京发表的谈话,也透露了碧瑶会议的内容。他说,美国计划建立一个所谓“军事盾牌”来作为“解决亚洲共产党的威胁办法”。

可是,这倒底是什么方法呢?语焉不详,所以只能从这次会议之后,发生在亚洲的事情中去观察。

在老挝,美国正加紧援助叛军对老挝爱国军队发动进攻和竭力阻挠联合政府的组成。

在南越,美国的武装干涉越来越猖狂,实际上已经参与了吴庭艳集团镇压南越人民的战争。

在东北亚,美国促成了日韩会谈,使韩国放弃了战争赔款,拼凑东亚军事联盟。1949年4月,日韩在美国的中介下签署了《日韩贸易协定》和《关于日韩贸易的财政协定》等一系列协定。

在1949年7月,常凯申与菲律宾总统季里若在美国的召集下,在菲律宾如开了碧瑶会议,此次会议内容同样没有公开。然后常凯申在台湾再一次就任党国总统时,任命亲美的吴国祯为台湾省主席,并特意交待:“你很恰当,我要你今后全力争取美援。”也就是尽量把台湾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然后在1950年6月25日,韩国在海洲岛打响了朝鲜战争第一枪。此事在百科词条上说是朝鲜打响第一枪,纯是胡说八道。有关这个事情,我在以前的文章《半岛的局势不妨换种视野看看》一文中有详细说明。

http://mp.weixin.qq.com/s/XcQZxfkdfnYp6uVmmXmNtA

1950年6月27日,美军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在台湾,美军顾问团开始公开活动。

1951年,美日签订了《旧金山对日和约》,正式为日本松绑,为日本在战后的飞速发展创造了一个重要的条件。旧金山和约确立了日本主权国家的地位。

1955年吴庭艳在西贡市发动政变,越南战争正式开始。

这是第一次"远东工作会议"后发生的大事。1961年3月10日到14日,第二次"远东工作会议"在菲律宾碧瑶召开。(我目前查到的资料来说是第二次,到底开了多少次?鬼知道。)

在这次会议前后,肯尼迪政府公开叫嚷东南亚是反共斗争的“斗争最前线”,“美国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1961年4月22日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报道承认:“在东南亚这个地区,美国为了奉行它的外交政策的总目标所做的一切,无论是军事上和外交上,都采取了最最极端的、因此也是最危险的形式”。

1961年,肯尼迪开始发动“特种战争”,越南战争第二阶段正式开始。

5月15日,肯尼迪悍然下令派派遣美国地面部队和空军进入泰国,对泰国进行军事占领,威胁老挝。

面对老挝叛军发动的“胜利攻势”被老挝政府军击败之后的局面,美国助理国务卿哈里曼竟然宣称:“美军留在泰国,需要留多久就留多久”。

6月14日,肯尼迪在记者招待会上也说:“美国决不会从南越和老挝退却”。

6月18日的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在老挝以西的泰国确实有一支有用的军队,我们很可能不得不使它长期驻在那里。这支部队能够进入老挝并使老挝分治”。“它还可穿过去切断老挝东部的公路。”

嗯,自由的灯塔干的是分裂别的活。

以上资料出处1961年《世界知识》第11期林静的《必須制止美国在东南亚的侵略和干涉》一文。

如果东亚东南亚局势以1949年3月神秘的“远东工作会议”为起点,则这个脉络非常清晰,其主线就是军事干涉,政变,威胁,其目的就是遏制共产主义国家的发展,防范共产主义的扩张。和平演变只是这条主线的一个重要支线。现在的朝鲜半岛局势,美越重新和好,缅甸乱局,老挝,泰国出现的乱象,南海风云,背后都能找到美军的影子。与“台湾关系法”时不时的见诸报端,美国隔三茬五的对台军售,都是在这种对抗思路下产生的。

现今的世界本应当是一个命运与共的世界,合作共赢应当是各国的共同目标。但冷战的幽灵从未死去,特朗普上台后,大有关上美国国门,重搞对抗的企图。

《台湾旅行法》之所特朗普能签署放行,在我看来更多的是特朗普希望早日与中国摊牌。毕竟时间在中国这一边,拖得越久美国可能越虚弱。签署这个《台湾旅行法》特朗普当然知道这是在挑战中国底线,特朗普不是白痴。我认为特朗普更象是一个具有赌徒性格的商人,他也许是希望现在趁中国还不足够强大,放手一博,万一赢了呢?

资本具有赌徒的特质,资家具有赌徒的特质,资本主义的大帝国难道就不会有赌徒的行为吗?更何况美国现在成天叫嚷着贸易战。

这又将是一场豪赌!赌注是国运。

不知道谁将成为这场赌局的筹码。

3

对抗,遏制,干涉别国内政,这样普世价值真高大上

对抗不会有出路的,不信走着瞧。

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才是王道!!!

原标题:把台湾当筹码,特朗普在赌什么呢?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