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江涌
1969年出,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近百篇,经济学随笔一百五十余篇,著作五部。 主要著作有《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东方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猎杀“中国龙”》、《中国困局》等。
作者其他文章
江涌:全球性分配不均何以加剧
来源:环球时报 2018/03/22 11:15:13 江涌
字号:AA+
江涌:全球性分配不均何以加剧

导读: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学界欢呼“历史终结”,这样的美景仅仅过去十多年,在金融危机后十年陷入复苏乏力的欧美,财富分配不均、民粹泛起进而导致政治极化的趋势像幽灵一样扫荡,何故?

江涌:全球性分配不均何以加剧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学界欢呼“历史终结”,这样的美景仅仅过去十多年,在金融危机后十年陷入复苏乏力的欧美,财富分配不均、民粹泛起进而导致政治极化的趋势像幽灵一样扫荡,何故?

经济全球化实质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的自由流动。在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中,市场实际是资本的代名词。资本积累的一端是财富积累,一端是贫困积累,积累的结果必然是两极分化。经济全球化使得资本积累在全球范围内、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进行着财富与贫困的积累。全球化一方面有效配置资源,促进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强化资本积累规律,也就是所谓“马太效应”,损不足而补有余。长此以往,二战后西方出现的纺锤状社会,因为中产阶层坍塌而蜕变为“M型”。

金融业的发展使资本主义国家能够跨越生产过程这一中间环节,不用“必须干的倒霉事”就能赚到钱。伴随经济金融化的是金融杠杆化。金融杠杆的广泛使用,使得国民经济泡沫化,泡沫经济常态化。经济金融化与金融杠杆化如火如荼,国民经济虚热实冷,最终因为严重的头重脚轻而发生危机。随着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金融危机由原来的周期性向结构性迁延,向系统性恶化。金融化越普遍深入,杠杆率越高,结构性和系统性复合型危机也就越严重。

危机由华尔街银行家的贪婪心理与投机行为所引发,但是危机发生后,在所谓“太大而不能倒”理论的指导下,政府动用国库对身陷困境的金融机构实施搭救。如此,理论上的道德风险——收益归私人,风险归国家,苦难归大众——成为当然的现实。金融家们依然享受着百万计的年薪,千万计的奖金,而日益增多的失业与不断降低的福利,令越来越多的无产者、负产者节衣缩食。

金融大危机重挫了银行家与金融业的声誉,人们期待金融将被拉下镀金的宝座,主要大街将重新取代华尔街成为美国经济社会的主宰力量。曾经被高度期待的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时,信誓旦旦要在当选后收拾华尔街肥猫们,然而甫一就任就变卦了。所有“惩治”华尔街的举措被高高举起,而后又轻轻放下。

贫富不均的现实,焦虑不安的情绪,对政府不满的心理,对学界媒界竭尽笼络而不买账的态度,既广且深地存在大众。金融危机引致经济社会冲击,最终酿成政治震荡,重挫各国执政党,不管左翼还是右翼,在危机爆发时处于执政的所有政党政府,近乎都被选民赶下了台,持对立政治理念的政党(无法用传统价值观衡量是非、好坏、左右)都受到欢迎。“稳健党派的崩溃”几乎发生于整个西欧地区,在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三国和北欧诸国,曾经最热心地为欧洲价值观和统一理念摇旗呐喊,如今又高唱“自由和民主主义”的政治家,已几乎全部从欧洲舞台上消失。法国从右向左,英国从左向右,德国则在左右之间摇摆而摇摇欲坠,美国更是热闹,共和党被茶党绑架,民主党被左翼社会运动挟持,左的更左,右的更右,最大公约数越来越难寻找,治理共识越来越难以达成,传统政治理念近乎被颠覆。今日的意大利“五星运动”政党不仅以民粹博得民众眼球,而且还博出了政治大位,只是西方社会矛盾尖锐化、政治僵化极化的继续而已。

原标题:江涌:全球性分配不均何以加剧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