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西征网:入侵伊拉克是“21世纪的原罪”!
来源: 西征网 2018/03/23 17:11:24 作者: 西征网
字号:AA+

导读: 15年前的3月19日,在小布什领导下的美国政府,发动了现代史上最具破坏性的入侵行动,伊拉克从此陷入了深渊。小布什在宣布“伊拉克自由行动”开始时,发表了臭名昭著的讲话;他对伊拉克人民说,“你们解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但是,伊拉克非但没有成为该地区民主和人权的堡垒,反而因为这次军事干预而被摧毁,数百万伊拉克人遭受了这个星球上几乎没有人经历过或想象过的恐怖袭击。

这个国家已经被战争摧毁,从北到南,从东到西,变成了一个炮火连天的冲突地区。敌对的武装组织、外国势力、各种教派和形形色色的政党,以牺牲伊拉克人民的利益为代价争夺权力。

伊拉克的入侵不仅影响到伊拉克人,这已经够可怕的了;入侵伊拉克还产生了全球性的影响。美国试图向伊拉克输出民主的努力失败了,这使得极端主义意识形态进入了伊拉克。从伊拉克伊斯兰国(ISIL,又称ISIS),到效忠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革命卫队(IRGC)的众多民兵组织,如今这些的血腥组织随处可见。入侵伊拉克的影响导致了一个地区的溢出效应,难民危机席卷整个欧洲,并使西方极右和孤立主义倾向重新抬头。

打开潘多拉魔盒

毫无疑问,萨达姆的复兴社会党政权充满暴力和压迫,但取而代之的是更糟糕的情况。入侵后的伊拉克,像“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真正肆虐起来。

基地组织被认为对萨达姆政权存在的威胁因而被追杀;但在入侵后,该组织在伊拉克找到了肥沃的土壤。它用乔治布什的所谓“反恐战争”作为一场“十字军东征”的征兵口号,邀请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参加战斗。2003年之前,基地组织在伊拉克几乎不存在,但在入侵之后,它成为了一支强大的力量,并大幅提升了其全球征兵率。让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等人几乎一夜之间成为强大的军阀,这是入侵造成的权力真空。

尽管扎卡维在2006年被杀,但他那狂暴的反什叶派意识形态与在伊拉克活跃的与反逊尼派狂热分子发生冲突,并在这个国家制造了暴力教派的漩涡并持续至今。当然,所有这些都是在美国主导的占领下发生的。美国制造血腥暴力的同时,也允许宗派暴力繁荣。

《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到2006年为止,大约有65.5万伊拉克人因为入侵而死亡。英国国防部当时的首席科学顾问安德森爵士(Sir Roy Anderson)称赞这项研究“非常有说服力”。对这一发现的进一步可信度证明,说明伊拉克人民在入侵后的头三年里遭受了灾难性的生命损失。

到目前为止,死亡人数远远高于2006年的记录。在入侵后的宗派内战期间,暴力加速和侵犯人权的行为恶化,为ISIL在2014年迅速蔓延全国和占领摩苏尔奠定了基础。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伊拉克人被迫离开支离破碎的国家,在其他地方寻求安全与安全,一些人在邻国叙利亚、约旦和土耳其寻求避难,而另一些人则前往欧洲,定居在瑞典马尔摩这样的城镇,面临着无数的困难和虐待。

入侵的全球多米诺骨牌效应

但是,伊拉克人民遭受的噩梦不能孤立地对待,因为入侵有更广泛的影响。

由于德黑兰在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所受的影响,巴格达已经卷入了叙利亚冲突。伊拉克现在是伊朗通往叙利亚的陆上桥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的代理人正在保护叙利亚的“复兴派”,并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的情况下,保卫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叙利亚冲突导致数百万叙利亚人逃离家园,到中东和欧洲国家寻求庇护。世界各地的极右团体现在正利用人们对难民和移民涌入的恐惧,在社交平台发布排外口号影响选举。他们已经在德国和意大利等国看到了成功,同时在法国和荷兰进行了顽强的斗争。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穆斯林禁令”,这表明在伊拉克战争之后,全球孤立主义和种族主义倾向已成为现实。

就外交政策而言,在试图“解放”伊拉克这一灾难性失败的尝试之后,世界各地的高级政客现在都厌恶“干预主义”。政客们不愿面对践踏人权、违反国际法和反人类罪的行为,因为他们不想重复所谓的“解放”伊拉克期间犯下的错误。这种从伊拉克危机中诞生的心态,可能导致了在像叙利亚这样的危机问题上缺乏道德领导力,导致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数十万人丧生。

所有这些灾难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伊拉克战争。中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暴力和不稳定。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目前正在进行一场涉及严重地区安定的代理人战争,似乎看不到尽头。美国正在退却,同时俄罗斯和中国在全球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实力,并向单极世界发出了公开挑战,而欧洲正与因中东暴力导致的难民危机而产生仇外心理斗争。整个世界都感受到了伊拉克战争的影响,在经历了18年的全球混乱和不稳定之后,很难不把入侵伊拉克定性为21世纪的原罪。

原标题:入侵伊拉克是“21世纪的原罪”!网友:究竟谁该上绞刑架?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