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报:美国正经历一场文化的阶级和种族战争
来源:环球视野 2018/04/02 10:25:24 作者:劳尔·兹贝齐
字号:AA+

导读: 当一个国家的部分居民持有武器以便对另一部分居民进行自卫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一场没有宣布的国内战争。当国家没有垄断合法的暴力的时候,我们能够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吗?

当一个国家的部分居民持有武器以便对另一部分居民进行自卫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一场没有宣布的国内战争。当国家没有垄断合法的暴力的时候,我们能够认为这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吗?

在美国社会发生在学校和体育中心的屠杀可能被认为是一种暴力的紧急情况。在2018年的头45天,直到圣瓦伦丁的屠杀,在美国的学校共发生了18次枪击,其中10次造成死亡或受伤。这是一个维护更多地控制武器出售的团体进行的统计。从2013年以来在美国的教育中心发生了290起枪击事件。

媒体的另一份报告确定,今年头一个半月在美国有1800人被子弹打伤后死亡。从2011年以来枪击造成的死亡人数达到20万人。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很明显,大量的人死于武器,特别是在学校连续发生屠杀,导致不同的组织号召3月24日在华盛顿组织一次“为了我们的生命的游行”,以便使拥有大口径武器的自由受到控制。

抗议活动的召集人要求禁止自由出售袭击步枪,它被认为是战争的武器,远超出个人的自卫。但是,他们维护“美国人尊重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法律的权利,正如美国宪法所规定的那样”。

组织者还要求禁止战争武器的专业杂志,指出那些禁止这类杂志的州枪击事件减少了一半。他们认为验证购枪者的背景将使暴力事件大幅度下降。

令人吃惊的事情是,尽管反对武器的人表明他们尊重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维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在美国存在的武器数量比居民人数还多,世界上平民拥有的武器有一半在这个国家。关于武器的法律将进行讨论,“与此同时事件将继续发生”。美国国会从来没有授权建立一个关于个人拥有武器的数量的数据库,也没有授权建立关于武器造成的死亡人数的数据库。不是任何人都有武器。美国司法部提供了一份枪支持有者的踪迹:2013年共出售了1630万件武器(每天4.5万件),与2007年相比增加了130%,当年贝拉克·奥巴马就任总统,出现了恐惧,要求政府重新限制武器的出售。

尽管暴力增加,拥有武器的美国公民越来越少。在80年代,一半美国家庭拥有武器,现在这样的家庭已经下降三分之一。这种情况表明拥有一支步枪、一支鸟枪或一支手枪的人越来越积累了更多的武器。根据西班牙埃菲社的一项研究,66%的美国人在他们的家里拥有一件以上武器。这项研究提供了关于谁拥有武器和谁反对使用武器的某些踪迹。65%的人表示拥有一件武器是为了自卫,其次是那些认为拥有武器是为了用于运动和狩猎,只有很少的人是为了收藏武器。有一半的人表示他们在一个家里不惜一切与武器一起成长。

武器在社会群体之间的分布是关键。57%的共和党人持有武器,只有25%的民主党人持有武器。一半的白人(49%)拥有武器,只有三分之一(31%)的黑人拥有武器,持有武器的拉美裔美国人只有20%。72%的美国人某次用武器射击过。

情况是清楚的。共和党白人男子的少数持有武器。另一方面,我们知道从2008年危机开始,警察每年开枪打死1000多人,死者当中多数是黑人,这事为一些运动的诞生提供根据,如“黑人的生命重要”运动。

如何理解和分析这些数据?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面对一个生活在长期内战的国家。每天有309人被子弹打伤,93人在射击中死亡。从1967年以来有159万人被武器打死,超过了美国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公民人数,在这50年里有120万美国公民在战争中丧生。

这是有说服力的数字。是一场内战,不可能指控任何外国的大国。是包含在美国人的ADN(脱氧核糖核酸)中的一种生活方式,可能在在建立这个国家时已经扎了根的方式。1791年提出了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当时反对英国君主制的反叛导致反叛者建立武装的民兵以便保卫自己对付殖民军队。

第二个问题是美国人的身份,在这一点上出现了强烈的分化。只有一半的人拥有武器,几乎四分之一的民主党人的选民持有武器,这个事实指明了一种非常强烈的身份破裂。还因为越来越少的人相信武器能够解决安全的问题,正如持有武器的人不断减少和今年反对战争的武器的运动快速发展所表明的那样。

第三个问题我感到更重要。最受压迫的人,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社会上最脆弱的人是拥有武器更少的人。他们是拥有武器的人的主要受害者,不论是平民还是警察,国民卫队和军人大多数是白人,特别是中层和上层的指挥人员。

根据前面所述,我们应当刘出两个问题的结论:国家没有垄断武器,暴力主要是针对穷人实施的,聚焦在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在美国有一句几乎被禁止的话将问题总结为:阶级斗争。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3月23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链接: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与大规模枪杀事件的频发

内斯托·加西亚·伊图维魏文编译

我们可以说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问题不是新的。实际上在所有的美国政府时期都表明对无辜的公民的生命来说这是一种危险的形势,但是不论是民主党的政府还是共和党的政府,在国会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占多数,除了对武器造成的死亡表示遗憾,承诺用最好的方式控制武器的后果之外,都没有做任何事情。总之,从230年以前的1767年以来一切照旧。

第二修正案的文本规定:“一个受到严格控制的民兵为了自由的州的安全,人们拥有和携带武器不应当被违反”。在这个修正案中提到自由的州需要一个受到严格控制的民兵。这指的是在反对英国争取13个殖民地独立斗争的时候存在的形势。第二次大陆会议上签署了上述殖民地的《独立宣言》,此前在英国的军队和“殖民地的民兵”之间在某些州发生了军事冲突,这些民兵是由农民、工人、商人和其他人组成的,准备接受动员,在短时间里准备好对付英国军队。这些男子有自己的武器,一般保存在他们的家里或是劳动中心。

第一场战斗发生在康科德,70个民兵对付英国军队。这支军队向康科德继续行进,发生了另一次对抗。老练的农民民兵利用游击斗争的战术,造成英国军队近300人伤亡。另一场重大的战斗是有名的“邦克山”战斗,由伊顿·阿伦指挥的民兵(被称为“绿山的小伙子”)与英军激烈作战,直到子弹打光。伊顿和他的民兵们被英国人杀害,但是他们在斗争中表现的勇敢促使第二次大陆会议向英国宣战。

在所有的殖民地都组织民兵为争取独立而斗争,作为在乔治·华盛顿指挥下的大陆军队的补充。大陆军队的人数长期不足5000人,由不同规模的州的民兵部队补充。多数情况下他们由没有经验和非职业的军官指挥。比如总司令乔治·华盛顿曾经是弗吉尼亚边界的团上校,作战经验不多。同时英国人在战场上以传统的和与另外一支有组织的军队对抗的传统方式活动,民兵则利用不正规战争的战术。

我们可以说这是对美国有用的民兵,在起美国起草宪法的时候成为一个修正案的一部分,作为保障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民兵有持有和携带武器以便能够加入民兵部队的权利。

美国的军事发展使得这些民兵的存在没有必要。除了由陆军、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其他专业团体组成的武装部队,每个州有自己的国民卫队,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它占据了“民兵”的地位。

属于国民卫队的人在受到严格控制的部队里,几乎是职业的,所有的装备和其他工具在当地保持储存,以便在国家安全或其他事件需要的时候提供。国民卫队的成员在他们的家里没有规章中的武器,他们没有行使职能时使用的坦克、迫击炮、大炮、飞机、直升机和船。

但是,不仅个人在他们的家里有武器,某些极右的团体肯定在读过宪法之后将自己命名为“民兵”。历史学家马克·皮卡瓦杰在90年代这样描写民兵的运动。“民兵的运动是一个有争论的极端右派的运动,起源于90年代。它继承了过去的极右团体的准军事传统,特别是搞阴谋和反政府的团体‘地方保安队’的准军事传统”。

民兵运动宣布他们的团体是由法律担保的,但是没有受到政府的控制;事实上,他们认为是被指派反对一个专制的政府。它的成员们认为在政府的独裁背后存在一个左派,被称为“新的世界秩序”的阴谋。该运动的意识形态促成它的某些成员从事犯罪活动,包括非法囤积武器和爆炸物,阴谋破坏楼房或杀害担负公共职务的人,以及许多暴力活动和其他次要的罪行。

“民兵”,“非组织的民兵”或“宪法的民兵”习惯上是指这些团体的成员们的表达。某些团体如“地方保安队”在20世纪80年代已经存在。90年代在某些与联邦政府的特工们的对抗之后民兵运动扩大了,90年代中期在这个国家所有的州都存在活跃的民兵团体,成员估计达到8万人。尽管这些组织之间一般没有联系,是相信政府威胁他们的自由和保持共同反对任何对第二修正案的限制,特别是反对限制第二修正案规定的为了应对这种军事权力和保障他们安全的权利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一个由吉姆·吉尔克莱斯特领导的美国公民团体在2005年提出“后备民兵法案”,它的目标是阻止没有证件的移民从美国与墨西哥的边界入境。这个团体自己命名为“为了监视我们的边界团结的公民”,不仅监视实地监视边界,而且也参加在美国反对没的证件的人入境的抗议活动。现在这个团体已经扩大了它的活动范围,也包括监视美国与加拿大的边界。

以没有控制和不负责任的方式拥有武器已经造成数万美国公民的死亡,这不是一个新的问题。根据“流血的背后”数字网站公布的内容和《今日美国报》的一份报告,指出每两周有一次大规模的屠杀,大规模的连续射击大约占屠杀事件的六分之一。被称为“为了枪械安全的开心庄园”的团体在一项预防武器暴力的研究中确定,2009年1月至2014年7月在美国共发生110次大规模连续射击事件(至少四人以上被用武器打死),这意味着至少造成440人死亡。2015年“枪击事件追踪”机构的统计,发生了372次大规模连续射击事件,死死亡475人,1870人被打伤。这一切发生在奥巴马政府时期。

说真的,在奥巴马政府之前的美国政府也发生这类事件,如同现在特朗普政府期间发生的情况。造成这些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武器的扩散和没有控制,这种事情至少可以归罪于最近几届美国政府,面对这种形势它们的行动不敏感,因为现在美国有3亿多件武器掌握在个人手里,这不是在一年内能够做到的事情,是数十年积累而成的。

所有这一切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当发生一个很多人死亡的事件时,政治家们感受到这件事情的压力,媒体作为建制派的组成部分负责使事件黯然失色,在两周以后没有任何人记得事件,直到发生下一次事件。

第二修正案的问题是一个严肃的问题,需要进行外科手术,而不是一个香脂。

原标题:西报:美国正经历一场文化的阶级和种族战争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