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西征网:英媒|白宫集结鹰派蔑视世界秩序
来源: 西征网 2018/04/02 16:26:17 作者: 西征网
字号:AA+

导读: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月25日刊登题为《“美国优先”式世界逐步浮现》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根本不会保持美国外交政策的延续性,而是决心要扰乱美国创造的世界秩序。

文章称,任命鹰派中的鹰派约翰·博尔顿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标志着特朗普总统进化史中令人极其不安的一个阶段。超过15年来,他一直主张美国应当带头推动伊朗的政权更迭。中东爆发另一场战争的风险现在切实存在。

文章称,特朗普总统的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支持上周公布的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600亿美元关税。库德洛取代了反对单边保护主义的加里·科恩。

文章称,美国总统现在拥有一个支持他好战本能的团队。现在只剩下一个温和的声音,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他的继续留任变得无比重要。

文章称,最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可能不会再听到反对他的建议。离职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尽管有种种缺点,却充当了政府各部门不同意见的中间人。这意味着告诉特朗普他不想听到的东西。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也曾设法就特朗普某些最鹰派的冲动提供平衡的声音,特别是伊朗问题。约翰·博尔顿或迈克·蓬佩奥都不相信诚实的中间人这个角色。两人都发自内心地反对伊朗核协议。博尔顿尤其是知道如何压制反对意见的老手。

文章认为,宣告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终结还为时过早。但是,眼下美国由这样一批人物管理,他们蔑视支撑自由主义秩序的种种原则。博尔顿对维持这种世界秩序必不可少的机构——比如联合国——抱轻蔑态度。

美媒:特朗普选择博尔顿的真正原因会让你感到恐怖——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23日刊发题为《特朗普选择约翰·博尔顿的真正原因会让你感到恐怖》的文章称,特朗普越来越多地在身边聚集起一批更擅长操纵他飘忽不定的冲动和任性的顾问,把一些立场描述成“特朗普自身承诺和真正信念的实现”。

“回归自我”是错觉

文章称,特朗普总统选择约翰·博尔顿作为他的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及其贸易敌对状态的不断升级和法律团队的改组,都被广泛解读为一种迹象,表明他终于开始按照自己一直想要的方式治国和行事。这种说法称,他厌倦了那些使他偏离自己真正议程的顾问,并且终于回到“使特朗普真正成为特朗普”的基本要素。

但是,这种构想建立在曲解的基础上,而这种曲解完全低估了特朗普的演变有可能变得多么危险。实际情况是,特朗普越来越多地在身边聚集起这样一批顾问,他们比“房间里的成年人”更擅长操纵他飘忽不定的冲动和任性——通过给这些冲动和任性赋予他可以接受并采取行动的具体形状。

阿克西奥斯新闻网站23日报道说,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说,他“感觉”博尔顿在伊朗等问题上“最终将拿出他想要的外交政策”。使这种说法异常准确的词是“感觉”。正如《旗帜周刊》的迈克尔·沃伦指出的,博尔顿巧妙利用自己在保守派媒体的优势地位向特朗普发出信息,一点一点把他推向“更加鹰派的立场”,把这些立场描述成“特朗普自身承诺和真正信念的实现”。

文章称,博尔顿想要轰炸伊朗。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认为特朗普是支持还是反对这种立场。特朗普知道,伊朗核协议很糟,因为这是贝拉克·奥巴马谈下来的;特朗普知道,特朗普强硬而奥巴马软弱;特朗普知道,他的支持者在他发誓撕毁这项协议时欢呼叫好。但是,特朗普不曾以有意义的方式表述为什么应该退出这项协议,因为他做不到。

因此,当特朗普去年夏天争论是否应该批准伊朗核协议并且对基于切实理由敦促他批准协议的顾问感到不满时,时任特朗普首席顾问的斯蒂芬·班农递给他一份博尔顿的意见,敦促他收回对伊朗核协议的认可。博尔顿把收回认可描述成唯一符合特朗普观点的选择:即认为“伊朗核协议是外交惨败”,因为奥巴马给伊朗“令人难以置信的优惠条件”。特朗普并不清楚是否的确如此——其实不是——但这份意见说服他接近于收回认可,尽管那时候“成年人”占了上风。

文章称,关键在于,特朗普不掌握细节,而博尔顿巧妙地将他的冲动转化成形。现在博尔顿将处在甚至更有利的位置上去说服特朗普终结伊朗核协议;这种情况如果发生,他还将把特朗普进一步推向他自己的好战计划——博尔顿几乎无疑会把这些计划描述成符合特朗普本人的承诺,即他要比奥巴马强硬。

政策决定遭操控

文章称,如果特朗普现在“感觉”博尔顿将拿出他想要的对伊政策,那是因为博尔顿擅长让特朗普这么感觉。这是不祥之兆,因为这意味着博尔顿或许能够促使特朗普相信,他的目标是特朗普自己外交政策愿景的实现。

然而,这种外交政策愿景模糊不清。竞选期间,特朗普反对伊拉克战争,传达的信息是他不会卷入腐败无能的精英特有的军事冒险主义:这种冒险背后是误入歧途的理想主义和愚蠢的设计。但是,特朗普从来不曾反战,也不是孤立主义者。

文章称,在贸易方面,导致特朗普决定施加关税的过程也是一个不考虑具体细节的笑话。但是,这的确展示了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这位后起之秀。他毫不掩饰地声称,自己提供了相应的“分析”,以“证实特朗普的直觉”,而这种直觉“永远都对”。

特朗普刚刚开掉建议他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谨慎合作的律师约翰·多德,在团队中添加了鼓励他幻想存在一个反对他的“深层国家”阴谋的乔·迪吉诺瓦,这标志特朗普将按他显然渴望的那样以好斗得多的姿态面对米勒,同时缺乏哪怕最模糊的战略逻辑。在两种情况下,这些人都成功地给特朗普的冲动赋予形状。

文章称,正如米歇尔·戈德伯格最近评论的,按照设想能“控制唐纳德·特朗普最糟糕本能和最疯狂念头”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将回归他始终想成为的自己,而是意味着他将越来越听信某些人的意见,这些人擅长利用并落实他的直觉和任性。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