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西安交大杨宝德后武汉理工大再现自杀事件,师生矛盾何时休?
来源:海疆在线 2018/04/03 15:12:33 作者:潇湘子
字号:AA+

导读: 可见不管是出于哪方都不是我们愿意所见,一方面我们既希望当下的师生关系应当严谨、应该纯洁,一方面也希望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担之大任而不徒有虚表。而这两方到底该如何平衡,师生矛盾又该何时休?我们需要答案。

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爆出研三学生陶某自杀新闻,再一次引发了我们关于师生关系问题的探讨,加上之前西安交通大学杨宝德事件余热犹在,可见关于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的矛盾已经由来已久。

从陶某自杀可以看到这几点,也正是因为这些问题所在才引发了舆论热议。

其一、陶某自杀原因源于导师长期“奴役”?

据陶某姐姐讲述,导师王某长期控制陶某的个人生活,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生活困扰,不知道该如何摆脱很苦恼。在陶某家属提供的聊天记录里,陶某确实说过不愿意和导师太过接近,希望有自己的空间。

其二、王某掌控着陶某读博之路,欲阻挠其寻找工作?

据家属表示,王某长期让陶某帮忙,在陶某不能完成王某的要求时会进行长达两小时甚至三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而且几乎每天8点都会去陶某家中帮忙。由于陶某心里压力非常大表示不愿在王某门下攻读博士,并且陶某想转入其他导师门下也须有王某同意方可。这在在一份暴露出来的聊天记录中可以证实,王某对于陶某在找工作以及欲换导师这件事情做出的表示:其一、找工作就退出现有的团队以及王某请陶某吃饭饭钱;其二、要求其现在更换别的研究生导师,在王某门下的“殊荣”将不予以保留。

其三、陶某被强迫叫导师为“爸爸”?导师回应“陶某是我的好学生,我和他关系挺好的”

据家属介绍,导师王某在陶某自杀后去过医院,对于陶某家人的质问,王某表示“陶某是我的好学生,我和他关系挺好的”,过了没两分钟就走了。据家属表示,王某全程气定神怡并无悲伤。在陶某家属随后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屏中也可以看到,陶某曾经被王某要求叫过“爸爸”,在聊天记录中可见王某称呼陶某为“儿子”,并且陶某曾经说过“爸爸我爱你”。对于这一点陶某表示因为两人关系好,那是他们之间的“独特语言系统”。

其四、网传家属欲讨要700万赔偿?

陶某自杀事件发酵至今已经有了诸多声音,其中存在着家属欲讨要700万赔偿这一说,但是否属实家属出来回应只是讨要结果。

目前关于陶某自杀一事是否因为王某之过还不能下定论,虽然目前没有法律证据证明王某必须为陶某自杀负责,但是通过家属提供的聊天截屏记录以及陶某本人生前所说过的话都能看到,王某确实长期使唤陶某而陶某也不堪其扰的事实,而其中是否涉及更多的其他无从得知,只能等待调查结果出来才能下结论。4月1日,武汉理工大学也已成立“专班”介入调查此事。

其实从杨宝德事件中甚至在这次的武汉理工大的陶某身上都能看到当前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问题,首先从学业上来说,导师确实对于学生能否顺利毕业甚至保送这一方面上都有着及其关键的作用。如此大的决定性作用也就导致了学生在很多情况下都会以导师的意见为主,以导师的指令唯命是从。

而作为一名导师而言对于学生要求严格,是否存在用教师的身份要求学生帮忙的情况?小到日常帮助大到学术研究都由学生代笔,这其中的“度”又该如何把握?

而作为一名学生,如果只是当方面承受不了导师的差遣而就心理压力太大这又该如何疏解?

这其中的尺度以及监管又该由何人监督?如果杨宝德事件甚至武汉理工大的陶某最后被证实是由导师长期使唤所致,那么暴露出当下的师生矛盾关系是极其复杂的,而学生的学业又该由谁买单?一味听由导师差遣之后再用此举对待自己将来的学生?这将是无限地恶性循环,永不休矣。如果最后被证实是因为学生的心理素质不够而导致的悲剧,那么如此重大事件最后影响也将是导师不敢严格要求学生,而学生也能够以此拒绝听从导师教导,那么其后果又该由谁承担?

可见不管是出于哪方都不是我们愿意所见,一方面我们既希望当下的师生关系应当严谨、应该纯洁,一方面也希望培养出来的学生能够担之大任而不徒有虚表。而这两方到底该如何平衡,师生矛盾又该何时休?我们需要答案。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幸家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