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中国如何成为中美贸易战的赢家?
来源:察网 2018/04/04 11:38:53 作者:左大培
字号:AA+

导读: 中国在经济上首先应当做的是,建立起各行各业都有世界最高技术水平的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达到这一点的最简便途径是对高科技产品实行全面的进口替代。应当依据这一原则来确定扶植什么、保护什么,确定对外贸易政策,在这样做时应排除中美是否打贸易战、怎样才能在贸易战中占上风的考虑的干扰,从而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美国向中国发动贸易战,我认为当然应当以保护中国企业的措施来回击,不能让外国觉得可以任意对中国产品提高贸易壁垒。不过应当运用毛主席的成功战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掌握主动权,不搞被动的防御反击。这就是不急于给大的反击,但是声明从此不再遵守对美国的贸易投资障碍减让承诺。

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根本目的在于:阻止中国由政府牵头走向技术超级大国的崛起。中国对美国的最好回击就是更有力地保护和发展本国的高技术制造业,不仅完成中国制造2025战略,而且对高技术制造业产品特别是来自美国的产品实行全面的进口替代。

美国的贸易战措施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把重点放在防范中国未来可能的发展上。现在中国还不是对美国出口钢和铝最多的国家,美国就抬高钢、铝的关税以防中国未来对美出口上升。这告诉我们:发展任何产业都不应以对美出口当作重要目标,而必须以满足本国需要为主要目标甚至是唯一目标。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说,美国对中国采取的贸易战行动是他建议的。美国对中国采取措施的产品涉及中国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想要发展的所有先进行业,包括电动汽车、高科技船舶和航空航天技术。莱特希泽称这些才是他建议征税所要关心的东西。他说出了美国打贸易战的最狠毒用心:阻碍中国发展高技术制造业。

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的行动根本就不考虑是否违反WTO协议,中国正好可借此机会甩开那个妨碍中国发展的WTO规定,全力扶植和保护高技术的高端制造业。对飞机、芯片、高技术的机器设备、新开发的药品等高端化工产品,不仅应资助和扶持,而且每当一种新产品研制成功要投资量产时,就应提高同类产品的进口关税。

中国在贸易战中打击美国的有利武器是提高进口关税阻止美国大豆进口。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大部分大豆被用作动物饲料。2017年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的第二大进口国,共购买了196亿美元美国农产品。中国提高大豆关税的任何措施都将大大冲击美国农民,而美国中西部的许多农民2016年选举时支持特朗普。

2017年美国向中国出售了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汽车,中国是继加拿大之后的美国汽车第二大出口市场。从2010年到2017年,通用汽车公司每年在中国出售的汽车和卡车数量超过了它在美国境内的销量。仅2017年通用汽车在中国的销量就达390万辆,占其全球总销量的近39%,而美国境内销量只有三百万辆。该公司预计到2020年通用汽车在中国的销量将增长到至少五百万辆。中国市场拯救了这个已被日本车企挤垮的企业。

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应当提高美国产汽车的进口关税,并排挤美国通用汽车在中国的生产和经营。特朗普不是要美国公司回归国内吗?那就让通用汽车回美国把日系和德系车挤出去。中国这样的新兴工业国一年还要从美国进口百亿美元的汽车,这是中国之耻,是中国制造业水平低的标志。

日本和韩国在国内量产轿车之后30年就形成了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轿车品牌并大量出口。中国几十年前就量产轿车,上汽与大众合资至今也有33年,却没有形成有国际竞争力的自主轿车品牌,这说明近几十年来中国汽车制造业的发展是失败的,先大量进口再合资制造的轿车业发展战略是错误的。

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应提高美国芯片的进口关税。但是芯片民族产业技术水平和产能都还太低,提高美国芯片关税便宜的可能是韩国、台湾地区甚至日本。80年代初中国的集成电路只落后美国6年,此后不搞自主的集成电路研发和生产,2007年时中国集成电路已比美国落后十年,导致现在要发展芯片生产还要引进美国技术。

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也可以提高美国飞机的进口关税阻止其进口。但是中国造的大飞机还没有量产,民族产业还享受不到这样做的好处。30多年前运十下马使中国的大飞机制造延误了十多年。如果没有这种延误,现在国产大飞机应当已经大批生产,正好可以享受阻止美国飞机进口的保护。放弃自主研发耽误国家发展。

2017年波音公司向中国交付了202架民用飞机,占到其全球总量的26%,这使得中国成为波音在美国以外的最大市场。波音公司表示,在2017年至2036年期间,中国将需要7240架新飞机,价值接近1.1万亿美元。不知道在这个期间中国能不能大批使用自己产的民用飞机,能使用多少自己产的民用飞机。

针对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的作法,中国的上策是加紧对本国产业的保护,中策是不理睬美国的贸易战保护措施,特别是不再保护本国产业、金融开放和要求外资企业转让技术上作任何让步;在保护本国产业、金融开放和外企自由投资上让步以换取美国减缓其加强保护的措施是下策,那只会鼓励外国发动更多贸易战。

光是在国际资金流动上,中国应当用以回击特朗普贸易战的举措就有:切断中美之间投机资金流动的渠道;不准在中国新设美资金融机构和美国金融机构的分支机构;要求在华美国企业必须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不转让者不准其在华经营;不准美国企业享受中国政府给予企业的税收优惠。其实早就应采取这些措施。

仅从国际金融的角度考虑,早就应当阻止外资流入中国。二十几年来中国一直有巨额的经常项目顺差,必须也有巨额的资本流出。最初这种流出主要通过官方的外汇储备去购买外国资产,最近几年变成直接由企业向外流出。在这样的背景下,巨额外资流入在金融上只是添乱,逼迫中国更多输出资本,造成畸形资金对流。

那些把新自由主义当信仰的人主张依赖外资企业,最反感的是中国独立自主地发展高技术产业,理由就是自主研发太费钱,政府没有钱。可是他们又一贯鼓吹给外资企业低税优惠,降低关税,这时候他们就不怕政府没钱了。我一直没见到谁估算这一类减税使中国政府损失了多少钱,用这些钱能让中国自主研发多少高技术。

中国私营企业发展和投资的最大障碍是外资企业。外国产品的进口夺走了产品市场,境内的外商投资企业夺走了投资机会。外商投资企业盛行的几乎都是中国私营企业最有发展空间的行业。满口鼓励民营即私企发展的人闭口不提外企堵死了中国私企发展的路,却天天谋划消灭国企给私企让路,因为外企更是他们的最爱。

对外经济自由派打着全球化开放旗号要中国经济殖民化,成为外国产品的倾销地和外资企业发财的场所。德国、美国甚至日本这样的国家,百年前工业就比中国先进,有着雄厚的技术积累,假如让它们经济殖民化一下也算“情有可原”,我最看不起开放派的是他们谁的洋奴都当,连当南韩的经济殖民地他们也干。

中国1994年起一直有明显的经常项目顺差,这意味着中国自那以来一直是资金净流出国。但是最近几年中国的资金流出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中国的资金流出主要表现在外汇储备增加使官方持有的外国资产增大,私人资本帐户上是外资净流入;2015年中国出现了私人资本帐户下的严重资金净流出,使外汇储备剧减。

20年来我和余永定反复指出,中国持续不断的巨额经常项目顺差表明中国是资金净流出,外资企业不会增加中国的资本形成,只不过增加了中国的外汇储备并造成由官方输出资金,我们应当限制外资流入以保护国内的投资机会。现在这过多流入的外资搞得大家在中国都没钱可赚,这才是资金流出外汇储备下降的根源。

应当限制外资进入中国,尤其是应当限制外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对进入中国的外国金融机构设股比限制是完全应当的,不应当取消这种限制,也不应当放松这种限制。

中国的基金管理领域没有必要向外国公司开放。应对美国对中国打贸易战的第一个措施就应当是不准美国公司在中国搞基金管理。让外国公司在中国搞基金管理加剧了资本迅速外逃的危险,使外国投资公司可以充分发挥其对中国基金经理的主要竞争优势即他们在全球市场上的经验。

美国大投行的后台分析人员说,美国大投行担心债务负担过重,急于出售其所持资产。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必定急于在中国开展业务,由此吸引资金流向美国,售出其所持资产。我一直怀疑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行动有声东击西的成分,特朗普限制中国对美的产品出口,逼中国让美国金融机构进入并通过其代理人实施。

中国在经济上首先应当做的是,建立起各行各业都有世界最高技术水平的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达到这一点的最简便途径是对高科技产品实行全面的进口替代。应当依据这一原则来确定扶植什么、保护什么,确定对外贸易政策,在这样做时应排除中美是否打贸易战、怎样才能在贸易战中占上风的考虑的干扰,从而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依附美国派被特朗普的贸易战威胁吓得要死,其实,只要中国以建立有世界最高技术水平的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为核心目标,围绕此目标全面系统地规划产业发展和保护的经济政策并坚决执行,对美贸易战就可以加速中国的经济发展和转变为发达国家的进程。中国将是这样的贸易战中的赢家。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