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动了从叙撤军的念头?
来源:中国网 2018/04/04 14:14:37 作者:郑东超
字号:AA+

导读: 这些政策调整在美国内引发争议,但特朗普还是一意孤行,不断创造新历史。特朗普的从叙撤军论调,在美国内也引起不小风波。特朗普是否会力排众议,坚持撤军,现在来看难以明晰。

美国总统特朗普惯于政策的推陈出新。3月29日,在俄亥俄州的一次讲话中,特朗普指出美军将很快从叙利亚撤军。此言一出,外界大感意外。其实,特朗普计划从叙撤军并非一时心血来潮,早有想法。在俄亥俄州讲话前,特朗普曾数次提及撤军叙利亚。今年2月中旬,特朗普曾私下与高级顾问商议,能否在宣布伊斯兰国被击败后,对外宣布美军从叙撤离。2月23日,特朗普会见来访的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时,再次提及“消灭伊斯兰国后,美军将回家”。如果特一语成真,美对叙政策将发生重大转折。

从叙撤军为哪般

自2011年叙爆发危机以来,美一直扮演主要介入者角色。特朗普为何数次释放从叙撤军论调?笔者以为这与特朗普执政方略以及叙目前局势有关。

美国第一是特朗普的执政理念,让美国经济再次复兴是“美国第一”的重要内容。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经济实力相对下降。随着新兴国家的兴起,世界经济呈现东升西降的趋势,美从全球化中享受的“红利”变薄。在这种背景下,美贸易保护主义回流,内顾倾向严重。陆续退出TPP、《巴黎气候协定》等治理平台,转向更易掌控的双边轨道。国内重点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刺激经济,增加就业。可以看出,特朗普以复兴美国经济为优先目标,减少或停止损害美国经济的行为。很大程度而言,特朗普更多从减少不必要的经济损耗角度考量从叙撤军。

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具有“整体收缩、重点发力”的特点。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利益遍全球,触角伸四海,肆意插手包括中东地区在内的全球热点事务。2008年金融危机是美全球战略的转折点,美深度介入全球事务力有不逮。尤其是中东问题,大多是投入大、收效少的棘手问题。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在中东地区呈现收缩之势,特朗普政府延续了这种收缩态势。但美在中东收缩是有限度、有选择的,呈现出抓大放小的特点。紧抓沙特、以色列等地区主要盟国的关切点,投其所好,筑牢中东盟国体系。突出伊朗安全威胁,对伊政策更加强硬,抑制伊地区影响力。叙在美外交议程中位置靠后,不在美亟待解决的优先范畴。

再看目前叙局势,特朗普清楚意识到,美难有大作为。粗线条梳理叙战事,可以发现在叙战场上发生着两场战争。一场在叙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这场战争目前处于胶着状态,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政府军正逐渐掌握主动权,巴沙尔政府倒台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反观叙反对派仍为一盘散沙,难以整体捏合,美缺少运筹叙局势的有力抓手。另一场是在伊斯兰国武装与反伊斯兰国武装之间,随着伊斯兰国武装的溃败,这场战争基本结束,美亦实现在叙既定目标。在不愿大规模投入军力、避免与俄罗斯正面军事冲突的前提下,美难以在叙建立亲美政权。鉴此,美继续对叙大规模投入,难以期待高额回报。精于算计的特朗普对此应有所预判。《华盛顿邮报》分析特朗普对叙的政策目标认为,特未将遏制伊朗地区扩张、阻止俄罗斯扩大在中东地的区影响力,作为在叙的主要任务。而击败伊斯兰国是主要目标。在特朗普看来,伊斯兰国已然溃败,美军继续留叙的意义大不,可以鸣锣收兵。

反对声多占主流

特朗普撤兵言论一出,各方反应较大,主流声音是反对撤军。特朗普俄亥俄州关于叙问题的讲话立场与美国防部公开的对叙政策相互矛盾。五角大楼曾表示,美将尽可能在叙保留军队,这不仅是为了支持盟国,还要防止恐怖组织卷土重来。去年,国防部长马蒂斯也表示,美将继续在叙驻军,以稳定地区形势,避免伊斯兰国2.0版重新崛起。

今年1月,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也曾表达与美国防部同样的立场,在叙保持军事存在非常重要,有助于结束叙军事冲突,美不应重犯奥巴马在伊拉克的错误,留给恐怖组织恣意生长的空间。尽管蒂勒森已卸甲归田,但他对叙的政策立场在美国内仍具有较强的代表性。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梅丽莎·道尔顿认为,伊朗正在中东地区构筑代理人网络,建立对抗轴心。美从叙撤军,伊朗会轻而易举地打通从德黑兰至贝鲁特的陆上通道。

美国的欧洲盟国也担心,美军撤出,会让伊斯兰国钻空子,重新集结。以色列、沙特等美国的中东盟国认为,美在叙保持军事存在,能够限制伊朗在地区的肆意渗透。一旦美军撤出叙利亚,俄罗斯、伊朗将迅速填补美留下的权力真空。以色列情报局局长查盖·乌列表示,美要真正遏制伊朗,需要在叙有所作为。美军继续驻扎在叙非常重要,这是美拥有战后谈判话语权的重要砝码。

特朗普在叙下一步怎么走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在中东地区剑走偏锋,寻求政策突破。不再承认伊朗遵守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将该协议置于垂死边缘。突破以往美国历届政府的传统政策,决定将美驻以色列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公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巴以和平谈判遭到重创。这些政策调整在美国内引发很大争议,但特朗普还是一意孤行,不断创造新历史。特朗普的从叙撤军论调,在美国内也引起不小风波。特朗普是否会力排众议,坚持撤军,现在来看难以明晰。

自2011年叙危机爆发以来,美是主要博弈者,初期寻求巴沙尔下台,但在俄罗斯支持下,巴沙尔屹立未倒。之后,淡化巴沙尔下台问题,组建反伊斯兰国联盟。随着伊斯兰国溃败,特朗普在叙的既定目标逐渐实现。从此角度看,美有理由撤军,没必要继续在叙消耗实力。但叙战事结束前,假设美主动撤军,可能会在战后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这显然不符合美国利益,美不会接受旁观者的角色。美要维护并巩固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地位,也无法完全放弃对叙的军事介入。

笔者以为,下一步特朗普政府对叙政策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鉴于叙在美外交议程中位置靠后,且在叙俄强美弱的态势已成之际,特朗普政府继续加大对叙投入的可能性较小。二是叙涉及的问题多而复杂,既关系到美在中东地区的威信,也关系到美遏制伊政策,因此美不会彻底退出,将叙拱手让人,在叙失声失位。其将继续通过“外交+军事”模式,以较小成本,保持对叙的介入,在决定叙未来政治走向的谈判中,保持较强的影响力、塑造力和引导力。

原标题:特朗普为何动了从叙撤军的念头?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