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张维为
张维为,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博士,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复旦大学兼任教授。著有《邓小平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英文)、《改造中国: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英文)、《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中国触动全球》等著作。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发展模式、比较政治、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
作者其他文章
张维为:有些人在网上黑自己的国家,我觉得这很不公道
来源:观察者网 2018/04/09 10:11:22 张维为
字号:AA+
张维为:有些人在网上黑自己的国家,我觉得这很不公道

导读: 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我们是近130个国家的最大的贸易伙伴。这意味着什么?即使欧洲一些国家出现逆全球化,即使美国特朗普坚持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但只要中国一家积极推动全球化的话,它就会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张维为:有些人在网上黑自己的国家,我觉得这很不公道

4月8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如期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特别是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提出这样的倡导,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在论坛首日,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做客央视博鳌亚洲论坛新闻中心,从自己的亲身经历出发,谈了谈自己对中美贸易战、中国发展变化的感想。

主持人劳春燕:欢迎大家来到央视博鳌亚洲论坛新闻中心的演播室,此时此刻我们演播室里请来的是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张教授,您很多年前就来过海南,变化也很大,您可以说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特别是在80年代的时候,您还当过小平同志的翻译,也见证了很多重要的历史时刻,您是不是可以用一件小事给我们来讲讲这40年的巨变?

张维为:我第一次出国是1983年,到泰国曼谷,当时被震撼了,第一次看到高速公路、看到超市,看到晚上八九点钟商店还开着。我是在上海长大的,上海是中国的发达板块,到泰国之后,我觉得曼谷领先上海20年。但我上个月又去曼谷进行智库交流,泰国朋友说现在上海领先曼谷至少20年。可以说,上海的变化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巨变的一个缩影。

我第一次到海南是1985年,也就是33年前,陪一个代表团过来的,当时海口就像一个县城,其它地方是大片的农田和椰子林,今天的海南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美好的生态环境外,海南还是中国高科技的聚集地,在三亚有中国最好的深海研究,在文昌有中国最新的卫星发射中心,海南还有中国最大的最好的植物研究基地,海南的主要城市都有热带风情和现代都市的风貌,海南的变化可谓一言难尽,只有亲身目睹这种前后巨变,感受才如此强烈,这种巨变只能用“奇迹”两字来形容!

劳春燕:我知道您十年前开始出版《中国震撼三部曲》,为什么要写这三部曲?是不是也是有感于这种巨变?

张维为:对,确实是有感于这种巨变,但还有一些其它因素。您一定记得十年前的时候,尽管中国崛起是这么精彩的故事,但随着网络媒体的兴起,有一个很大的群体在网上一味地黑自己的国家,黑中国的一切,我觉得这不公道也不厚道,背后可能还有一股要颠覆人民共和国的邪恶势力。

我走了一百多个国家之后,觉得一切在国际比较之中,经过国际比较之后,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明显胜出,就这么简单。我们并非十全十美,我们也有自己的弱点和缺点,但在国际比较中,中国还是比绝大多数国家做得好,甚至好很多。所以我写了三部曲。即使是我们的不足之处,我们也可以先自信地肯定自己的成绩,并在这个基础上来自信地解决问题。

这次博鳌论坛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改革再出发”,相信在这个话题上中国改革开放的许多经验,很多国家都有兴趣。

劳春燕:我们注意到,这次博鳌论坛有一句口号就是“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我想“开放”肯定是这次论坛的一个关键词,但是我们也看到其实这阵子包括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美国的这种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这种逆全球化思潮的抬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坚持开放、坚持全球化有多么的重要。

张维为:过去全球化来势非常凶猛,影响了所有国家。但是真的从全球化过程中获益的国家不是很多,中国是为数不多获益比较大的国家之一。西方国家严格讲也获益很多,但是由于它内部的政治制度问题,多数老百姓并没有受益多少。为什么特朗普会上台?为什么英国会出现脱欧?因为相当多的老百姓在全球化过程中被边缘化,但是这些国家的跨国公司和资本阶层赢得盆满钵满。在今天资本力量独大的西方政治制度下,多数百姓未能分享到这些利润,他们的生活水平没有提高,甚至经历了下降。

中国现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实际上是力求塑造一种新型的全球化,一种合作共赢的全球化。我们一起来做,看看能不能使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都成为受益者。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我们是近130个国家的最大的贸易伙伴。

这意味着什么?即使欧洲一些国家出现逆全球化,即使美国特朗普坚持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但只要中国一家积极推动全球化的话,它就会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因为至少这130个国家会被你带动起来,这是非常了不起的。相反,如果此时此刻中国不拥抱全球化,那全球化就真的要退潮了。

劳春燕:现在地球已经成为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了,如果有些国家一味的搞逆全球化,最后对于世界经济的伤害会有多大呢?

张维为:现在定量分析还比较难,只是我觉得实际上世界经济已经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互相联系在一起的。比方说这次美国贸易战如果真打起来的话,它会发觉它是要吃大亏的,世界经济早就互相联系在一起了。所以今天的中国一点都不害怕,我们说奉陪到底就是奉陪到底。中国今天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任何一个跨国公司一旦失去中国市场,都将变为二流乃至三流企业。

我们坚信全球化这个潮流不可逆转,用中国人的说法就是,我们应该顺势而为。即使全球化会带来某些负面影响,我们在中国模式下也可以趋利避害,想办法把不好的一面尽量减少,从而使人民获得更多的利益,我们也愿意让更多的国家,更多的人民一同来分享这些收益。所以中国主张一种新型的全球化,“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一个重要抓手。我们推动合作共赢的全球化,“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化,这是非常积极的事情。

劳春燕:说到这个潮流,我想还有一个潮流就是创新,也是这一次博鳌亚洲论坛的另外一个关键词,“开放创新的亚洲”,中国提出要建设创新型的国家,建设科技强国,这方面您有一些什么样的体会?

张维为: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你仔细观察世界多数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基本上还是采取老的办法,我们叫货币主义政策,直接或间接地印钞票,某种程度上是要转嫁危机,稀释自己的困境,把危机转嫁出去。中国是为数不多的、真的坚持改革开放创新的国家之一,通过创新来驱动增长,通过创新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培育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这方面中国是进步最大的,我老说“一出国,就爱国”,“90后出国更爱国”,为什么?因为90后是手机的一代,他到国外就会发现,“一部手机,全部搞定”只有中国能做到,还有“新四大发明”,其它国家一个也做不到。换言之,我们中国已开始尝到了甜头,尝到了创新引领经济发展带来的甜头,我们愿意跟其他国家分享我们的经验。

劳春燕:非常感谢您今天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原标题:张维为:有些人在网上黑自己的国家,我觉得这很不公道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