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听证:辩解似乎有理,但问题更难且多
来源:中国网 2018/04/17 11:30:15 作者:张田勘
字号:AA+

导读: 如果鱼与熊掌要兼得,既想使用脸书一类的工具,又避免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滥用、盗用和转卖,是否可以采用匿名制,让人不知道你是谁,就像信息技术公司收集个人信息必须按法律进行匿名处理一样。

美国脸书(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分别于当地时间4月10日、11日参加美国参众两院(参议院司法和商务委员会、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两场听证会,接受质询。扎克伯格在质询中多次对脸书数据泄露事件表示道歉,并回答议员们关于脸书数据隐私、假新闻、对大选的影响、垄断等问题。

扎克伯格的两次听证显然就是过堂,要回答各类尖锐、常识、正常或怪异的问题,并且要保证回答得滴水不漏,即摘干净自己或担下最小的责任,才能获得最大的信任和理解。扎克伯格能不能过关,要看对问题的回答是否坦率、真诚和合理。尽管问题太多,而且信息量很大,但围绕的核心问题还是,脸书对个人用户的数据是如何收集、处理和使用的,是否泄露和买卖个人信息,用户的个人信息外泄是否会造成个人、家庭甚至国家安全受到威胁。

质询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脸书是否把20亿活跃用户的信息分成96种数据类别收集和储存。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只有两类信息并收集存储。一是用户选择向大家分享的内容,二是让广告更具有相关性的数据。

前者指的就是用户自愿发布到脸书上公开分享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个人简介、用户在个人页面发布的信息;后者则指的是脸书收集的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的喜好等,从而对用户投放相关性广告。按扎克伯克的解释,用户对两类信息都有完整的控制权。如果用户关闭了跟广告相关的数据,用户可以选择不去分享或者具体和谁分享,或者是在前一个类别里去掉一些分享的数据,当然也可以不分享自己的个人信息,也就是删除脸书上的个人信息,或不用脸书。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事情就变得既简单又复杂。脸书上的第一类信息其实已经不算隐私了,因为个人在页面上已经公布了自己的姓名和个人简介等,但是个人的这种信息是否能为第三方所采用,显然需要让其知情和同意。

第二类信息,即脸书或其他公司收集的个人用户数据需要遵循相应的法律,进行匿名化处理。如果脸书是按目前的法规行事,对收集的数据进行了匿名处理的话,那么脸书已经巧妙地推卸了大部分责任。

当参议员理查德 德宾(Richard Durbin)向扎克伯格提问是否愿意和大家分享其昨晚下榻的酒店的名字时,扎克伯格给予否定回答。很显然,这就是个人隐私,脸书CEO也不愿意与别人分享或透露出来。但是,很不幸,什么人住什么酒店与什么人一起旅游、吃饭和喜欢吃什么食物、穿什么衣服等无数个人信息却经常泄露出来。那么,这种隐私是如何泄漏的呢?

扎克伯格的回答已经巧妙地将责任指向第一类信息了,即个人在脸书上分享或公开的信息,无论是出于晒照或炫酷的目的,个人都是自己在选择分享照片或者发送消息,像是自媒体的发布信息。更具体的例子也是在听证会上由尼尔森(Nelson)参议员提供的。尼尔森称,如果自己在脸书上与朋友交流,并说出他喜爱某种特定的巧克力,第二天尼尔森就突然开始收到巧克力的广告。尽管这是一个假设,但也说明,个人信息的泄露是个人用户自己,而非脸书,并且导致的广告推送也并非脸书收集和存储的信息(第二类信息)。

不仅如此,扎克伯格还把买卖个人信息推到了科根(Kogan)和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身上,科根获得了7000多万美国用户的个人数据,并且以80万美元的价格将这些个人数据出售给剑桥分析公司。这些个人信息尽管是从脸书上收集的,却是用户个人自愿分享的信息,包括信名、爱好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是脸书收集的个人数据泄漏,而是个人用户在脸书上公开和分享的个人信息被人转卖和利用。

在把锅甩给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后,也并不意味着脸书没有责任,其最大的责任在于,当知晓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在买卖用户在脸书上公开的个人信息时,一是没有监管和尽责到底,以确认剑桥分析公司是否把个人数据删除了,二是没有通知用户他们的信息被第三方采用了,三是没有给出具体措施让用户阻止其个人信息不经同意就被第三方使用。

如果上述过堂内容能获得议员们的认可,也意味着脸书甩锅成功,因此,人们的关注点就会转向脸书是否能阻止某些程序大量访问用户数据,并且通知用户,让用户采取措施,从而确保第三方不能从毫无防备的用户那里获得和使用个人数据。

听证会之后,脸书是否能从技术上拿出措施来完成上述任务,美国国会是否能立法来保证上述目标的达成,即保证个人数据被采集、保存、转移、使用和滥用,都值得观望。

到此,事情又回到起点。由于每位用户在脸书上是自愿分享自己信息的,因此是否要让渡自己的个人信息以取得使用脸书或其他信息软件的便利,比如最大的方便就是“连接世界上的人”。同时,如果法律和技术都能保证让脸书这样的公司阻止第三方享用个人信息时,是否又会让脸书一类的公司在拥有个人数据上一家独大,垄断行业,反而阻扰和限制信息共享,让脸书获得垄断的巨额商业利润,由此反而破坏和损害自由竞争的市场机制。

如果鱼与熊掌要兼得,既想使用脸书一类的工具,又避免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滥用、盗用和转卖,是否可以采用匿名制,让人不知道你是谁,就像信息技术公司收集个人信息必须按法律进行匿名处理一样。不过,谁都不知道假面具后的那个人是谁,人们还可以真诚地联系世界上每一个人、相信人和敞开心扉吗?

原标题:扎克伯格听证:辩解似乎有理,但问题更难且多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