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法空袭叙利亚事件中,土耳其的态度有点意思
来源:观察者网 2018/04/17 11:38:23
字号:AA+

导读: 在叙利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土耳其,至今还占据着阿夫林,并且还不断地向南渗透在阿勒颇和伊德利卜等地区建立观察哨,成为叙利亚问题的重要一极。那么对于三国此次的军事行动,土耳其方面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当地时间4月13日,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发动了黎明前的空袭, 爆炸震撼了整个大马士革,或因美国宣称叙利亚政府近期在杜马镇展开的化武袭击。

叙利亚局势牵涉众多国际力量: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伊朗、沙特、以色列、约旦等,且各势力相互交织,难割难舍。而这次美英法的军事打击更让紧张局势再度升级。

对于此次袭击,俄罗斯谴责其为 “侵略行动”,并要求召开了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 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呼吁各方保持冷静,推迟原定前往沙特阿拉伯的行程,以应对军事行动的后果。

伊朗也对此事件进行谴责,最高领袖哈梅内伊(Khamenei)称西方领导人是“罪犯”。

沙特则表示全面支持,称该行动是“对叙利亚政府持续使用化学武器镇压本国人民”所做出的回应。

在小萨勒曼访问法国时就叙化武问题与法方进行沟通,表示如果需要沙特可以为在叙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持。

以色列态度就更不必说了,紧随美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叙利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土耳其,至今还占据着阿夫林,并且还不断地向南渗透在阿勒颇和伊德利卜等地区建立观察哨,成为叙利亚问题的重要一极。那么对于三国此次的军事行动,土耳其方面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周旋于美俄两国,在叙利亚“左右逢源”

前不久,4月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俄罗斯总统普京、伊朗总统鲁哈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举行第二次叙利亚问题峰会,就叙利亚问题展开讨论。会后三国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尊重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态度,并呼吁国际社会对叙利亚的重建工作提供援助。

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可以对安卡拉的摄像机微笑,但他们仍然走在叙利亚的碎玻璃上。安卡拉会唔达成的结果甚好,但是也只在转瞬之间,黎明的袭击揭晓了这暗潮涌动的势力。

500

鲁哈尼、普京和埃尔多安会晤

1月20日,土耳其发动了在叙阿夫林地区的“橄榄枝”行动,重点打击库尔德武装。土耳其此举可能是由于美国宣称将与 “叙利亚民主军”组建新的联盟。据支持反对派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有78名土耳其士兵在阿夫林战斗中被打死,另外还有437名土耳其叙利亚逊尼派叛军。该组织认为库尔德人的伤亡人数为1500人。3月19日,土耳其宣布拿下阿夫林,声称可能向阿夫林以东进军。在本月12日,叙政府军进入阿夫林地区在安卡拉会唔上,伊朗要求土耳其把阿夫林归还给叙利亚政府,立刻遭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拒绝。

库尔德人一直是土耳其心头大患。在土耳其占领阿夫林后,土耳其人准备进入邻近的库尔德人控制的叙北部重镇曼比季等地,甚至试图将战线推进到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地带。实现在靠近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一侧建立一个“安全区”,以阻断两边库尔德人的联系。土耳其向这些地区的推进,意味着全面尝试摧毁自2012年7月阿萨德从该地区撤出以来一直存在于幼发拉底河以东的库尔德自治区。

500

土叙边境

这也意味着,土耳其和美军之间可能会发生冲突。官方称,该地区有2000名美国军事人员,但实际数字可能要大得多,也许是其两倍。美国在幼发拉底河以东有许多设施,这些都是与叙利亚民主力量合作建设的。叙利亚民主力量是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合作伙伴,同时也将成为抵抗土耳其向东推进的主要力量。

土耳其战机还曾在伊拉克北部上空行动,安卡拉声称轰炸在伊拉克埃尔比勒省Qasr-e地区的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埃尔多安还威胁要对位于伊拉克北部辛加尔山区的库尔德工人党游击队进行军事行动。土耳其想要击败库尔德人;阿萨德政权想要击败反政府武装的土耳其,并将美国排除在外;美国希望在该地区击败伊朗和政权的野心,同时也要遏制俄罗斯。

获得俄罗斯支持后,土耳其攻打曼比季的时机逐渐成熟,而它却调转了枪头。美国发布对叙采取军事行动后,土耳其迅速改变军事部署。

据叙利亚通讯社4月11日报道,土耳其已派前沿部队渗透到伊德利卜省和阿勒颇省,并且在那里设置了军事工事和哨所。对于美国对叙利亚动武,土耳其不但表示支持,还向美国开放了其全部领空,为美国战机或者导弹发射提供便利,并且表示土耳其的军事基地可以供给美国军队使用,土耳其可以作为美国攻击叙利亚的火力发起点。

对于阿萨德政权,土耳其坚决反对他的存在,并且埃尔多安以反对派坚定地捍卫者身份自居,因此在这次对叙的军事行动中,土方还支持对阿萨德实施斩首行动。

在三国的军事袭击之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了通话,表示两国元首就继续保持密切沟通达成共识。但是两国的友谊小船似乎是摇摆不定。

当地时间4月12日,埃尔多安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谴责叙利亚政府军以及俄罗斯军队要求土耳其政府将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指挥权归还给叙利亚政府军,埃尔多安说,“这些事情土耳其说的算”。此外,在阿萨德政权问题上两国也是存在分歧的。所以在安卡拉会晤后,所谓达成的俄土伊联盟也只是徒有其表。

土耳其作为应该叙利亚局势的一个地区大国,其动向也是有着重要的影响力。在三国军事行动之后,土耳其的站队显得更为重要,但很明显的一点是,土耳其在叙利亚的利益不会因大国的干预而放弃。

安卡拉曾设定了一个战略目标,摧毁过去五年叙利亚和伊拉克由于战争,库尔德人占据的利益范围。根据当前的形势,安卡拉将与其他地方大国(伊朗、伊拉克政府、阿萨德政权)合作反对这些目标。同样,土耳其很可能会小心翼翼地对待美俄两大国,不会反对他们,也不会靠的太近或离得太远

进驻索马里,在东非也是“风生水起”

2018年4月15日,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在沙特王国东海岸宰赫兰市(Dhahran)召开第29届阿拉伯国家联盟首脑会议峰会。此次峰会仍旧以沙特阿拉伯为主角,表示支持美国空袭叙利亚,并一再强化“伊朗威胁”的紧迫性。

500

第29届阿拉伯国家联盟首脑会议峰会,来源:news karnataka

当海湾国家将目光聚集在叙利亚、伊朗和也门时,土耳其步步为营,已经深入到索马里(Somali),成为阿联酋(UAE)难以匹敌的对手。

在艰难的入欧历程之后,安卡拉方面瞄准了更利于自己施展拳脚的非洲。土耳其重点关注非洲是在2005年,直到2008年才开始在外交上推动与非洲国家的友好关系,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增至39个,非洲驻土耳其的使团也由8个增至33个。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年里, 土耳其加强了与非洲,特别是与索马里的接触。

2011年,索马里遭遇饥荒袭击,土耳其当时的总理埃尔多安成为了近两年来访问饱受战乱蹂躏的索马里首都的唯一一位非非洲领导人,并为该国带来了亿万美元及其他援助。

500

索马里人支持土耳其,来源:REUTERS

对土耳其来说,索马里是其通往非洲的主要通道。自2009年以来,安卡拉在索马里积极开展军事行动,加入索马里海岸的多国反盗部队,以在该国建立军事前哨,多年来的人道主义接触逐渐演变为明显的战略参与。公路、学校、医院以及土耳其航空公司等成为双方联系日益紧密的象征。

土耳其也向非洲学生提供奖学金,培养亲土势力,促进文化上的交流。4月6日,土耳其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的孤儿学校的课程中增加了土耳其语,并由索马里教师讲授。土耳其驻索马里大使奥乐乾·贝克尔(Olgan Bekar)出席了这次活动,赞扬了索马里—土耳其之间的友好关系。

但土耳其的参与不仅仅以经济驱动力为主。法新社报道称,土耳其2017年8月3日宣布完成了位于索马里摩加迪沙的最大的军事基地的建设,开设土耳其军事训练基地,为索马里武装部队提供军事训练和安全保障。在非洲大陆建立一系列军事基地的阿联酋, 迅速成为安卡拉的主要区域竞争对手。阿联酋主要的投资对象在北非,尤其是利比亚,其在军事和财政上支持反政府军队(Khalifa Haftar),与埃及结盟,对土耳其在北非的行动形成了一定的制衡。

500

索马里:我们没有比土耳其更好的兄弟了 来源:sunatimes

索马里作为非洲之角和红海地区国家,其地缘政治优势吸引了更多“局外人”的注意。土耳其与索马里联邦政府密切合作,交流极为活跃,与阿联酋这个一直活跃在整个非洲之角的国家形成了激烈的竞争。

索马里兰是一个半自治地区,曾在该国内战期间单方面宣布独立,尚未得到国际承认。在没有索马里联邦政府的监督和批准的情况下,索马里兰(Somaliland)当地政府与阿联酋之间达成了“在伯贝拉(Berbera)建立军事基地”的合作协议,违背了索马里宪法和联合国认定的联邦政府。这一行为可能会引发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和新的分离主义倾向,索马里面临陷入动荡的风险。

近期土阿之间的外交争端和竞争日益激烈,这将影响两国在索马里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一点是,红海的范围更广, 这是世界特别是欧洲的重要贸易路线,同时也是它与亚洲的主要航线。正如欧盟非洲之角特别代表亚历克斯·纳多斯(Alex Rondos) 指出:“我们在这里有重要的利害关系,大部分贸易和就业机会贯穿于红海线上。”

500

索马里,来源:operation world

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都在吉布提有部队,2015年因一次次外交争吵而被驱逐。阿联酋被逐出吉布提后不久就达成了一项协议,提出在曼德海峡(Bab el-Mandeb)非洲一侧的厄立特里亚城市阿萨布(Assab)建立了一个与也门共享的基地,该军事基地主要用于打击也门的胡赛组织(Houthis)和“基地”组织。

阿联酋在非洲之角,尤其在与索马里联邦政府的安全合作方面异常活跃。但2016年索马里政府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抗议,反对阿联酋以商业目的在伯贝拉港口建立军事基地。

据“中东之眼”报道,上个月,索马里呼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the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叫停在索马里兰建设阿联酋军事基地,索马里驻联合国大使抨击在其港口城市伯贝拉建立基地是 “明显违反国际法”的行为。阿联酋在伯贝拉(Berbera)建立军事基地的决定违反了索马里宪法和联合国支持的联邦政府,该协议单独与授权索马里兰地方政府达成,是诱发旧有的分离主义冲突的潜在因素。

500

伯贝拉,来源:AA

2017年年底,埃尔多安访问了苏丹,并与其总统巴希尔(Omar al-Bashir)签署了价值亿万美元的经济交易,其中包括恢复苏阿卡岛(Suakin Island),可能包括军事设施。这一声明激起了苏丹和埃及、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之间的紧张关系,据报道,数以百计的埃及军队被派往厄立特里亚的阿联酋基地。

索马里政府公开反击

据索马里官方报道称,当地时间4月15日,位于索马里东北部索马里兰自治区的博沙索(Bosaso)机场安全部门拦截了一架由索马里飞往阿联酋的客机,上面载有装军用装备和军用装备零部件的装运箱。据悉,阿联酋军官试图用私人军用飞机将这些军事装备运送至索马里。

500

4月15日,一架由索马里飞往阿联酋的客机被拦截 来源:konfrontasi

与此同时,根据机场方面相关消息称,安全部门宣布称这些军用装备将归属为索马里兰自治区当局的财产,他人无权将其运送至境外。索马里新闻记者哈桑·穆迪·阿卜杜拉表示,索马里近期的反阿联酋举动是在表达其对阿联酋在索马里政策的不满,除此之外,他还表示,“索马里联邦政府认为,阿联酋在索马里扮演着一个破坏性角色。”阿卜杜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阿联酋在索马里不断进行的包括支持索马里的分裂运动在内的活动,可能将导致索马里与阿联酋两国关系的决裂。目前,阿联酋外交部尚未回应。

在此之前,索马里国防部长穆罕默德·穆萨·谢赫·阿布迪拉赫曼(Mohamed Mursal Sheikh Abdirahman)几日前表示,索马里政府决定结束阿联酋在索马里的军事存在,并将全面负责索马里国民军(SNA)的培训工作。

据悉,索马里与阿联酋的矛盾早已见端倪。4月9日,索马里安全部门没收了装有一千万美元的两个行李箱,这两个行李箱由阿联酋私人飞机运往摩加迪沙国际机场。该项资金被没收之后,索马里当局对这些资金的来源与去向,以及这些资金被使用的动机进行了调查,阿联酋驻索马里大使馆未能就这笔资金作出令人信服的说明。

在已经缺乏强大中央政府的索马里,外国军事存在有可能加重事态,并助长该国解体的威胁。鉴于阿联酋支持也门南部分离主义分子的行径,索马里政府表示了对阿联酋支持索马里兰地方政府的担心。阿联酋的进入为这个国家增添了几分分裂的风险,索马里政府和索马里兰地方政府各自的支持者,阿联酋和土耳其之间的竞争已明朗化。

索马里正处于紧张局势中,很容易恶化。上周,国会在选举国会议长方面出现僵局。索马里中央政府缺乏足够的控制力,外国的军事存在很容易加剧事态的恶化,使国家面临解体的危险。这次是在联邦政府将如何回应这一点还有待观察,目前索马里短暂的和平可能岌岌可危。

另一方面,阿联酋外交部以索阿两国在2014年11月签署的以加强两国间的军事合作为目标的《谅解备忘录》为由,表示不满,并将索马里的行为称之为“非法”。4月10日,阿联酋外交部发表声明称,索马里安全部门将这笔钱“据为己有”,而这些现金是专门用来为索马里军队驻摩沙迪加及邦特兰地区的部队支付工资的。

摩加迪沙和阿布扎比之间的关系自去年以来一直处于冷淡状态,自卡塔尔危急后,摩加迪沙方面拒绝了阿联酋和沙特要求其与多哈切断外交关系的压力,并表示对海合会之间的外交摩擦持中立态度。

半岛电视台上个月报道,阿布扎比同意对索马里兰安全部队进行培训,以助长索马里北部的分裂势力。阿联酋还通过与索马里兰签署30年特许权的方式,以获取管理伯贝拉港口的权力,此协议遭到索马里联邦政府的驳回。15日,索马里呼吁联合国制止阿联酋在伯贝拉基地的分裂行动。

500

索马里驻联合国大使阿布卡尔·奥斯曼,来源:radiorisaala

索马里驻联合国大使阿布卡尔·奥斯曼(Abukar Osiman)上月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讲话时指出:索马里兰与阿联酋在伯贝拉建立基地的协议是“明显违反国际法”的行为,“索马里联邦政府强烈谴责这些公然的侵犯行为,并重申它将采取必要措施,从其主要责任中捍卫索马里主权和统一的不可侵犯性”,呼吁安全理事会“采取必要步骤”结束这些行动。

就土耳其和阿联酋在索马里的博弈所见:

土耳其在军事和政治策略上显然技高一筹。虽然近几年来海湾国家,包括阿联酋都在大规模增加武器和军事投入,无论是也门战争还是索马里,阿联酋惯性选择支持反政府武装和分裂势力,无论在舆论上还是道义上都占不得先机,土耳其进驻非洲的方式显然更加稳妥。

就军事实力而言,这些伊斯兰世界的“非阿拉伯”(伊朗、土耳其)国家尽管面临域外大国和海湾国家的压力,但仍葆有良好的战略眼光,国家实力和地区影响力不断得到提升;反观海湾国家,除了内部纷争,对地区渗透一味急功近利。

最后,红海领域是阿拉伯世界经济和军事的重要关隘,土耳其采取有效的方式在索马里建设军事基地无疑是遏制埃及和阿拉伯半岛相当重要的一步。

 

原标题:美英法空袭叙利亚事件中,土耳其的态度有点意思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