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相争,新冷战要来了吗?
来源:经略网刊 2018/04/22 11:15:35 作者:唐晓周
字号:AA+

导读: 新冷战要来了吗?在当下这个时代,完全复刻上个世纪的冷战是不可能的,然而,在这样一个“动态和平”的状态下,大国之间的势力对抗会给整个世界格局带来怎样的震荡波,这才是让我们深深为之忧心的。

美俄相争,新冷战要来了吗?

近两月来,国际社会诸多热点事件兔起鹘落:从俄罗斯前间谍在英国疑遭投毒,到北约成员国纷纷驱逐俄外交官;从卢布两天大跌8%,到美军联合英法空袭叙利亚。在这些两方对垒的阵营中总是能看到上世纪冷战时期两大霸主的身影:美国和继承了前苏联主体部分的俄罗斯。

4月14日,在美英法联军未经联合国授权突然对叙利亚多个目标进行空袭前的数个小时,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了一条推特:“冷战回来了——伴随着仇恨,也伴随着差别。过去起到管控风险升级作用的机制和保障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640.webp

我们真的置身于一个新冷战时代了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需要先梳理一遍这两个月来的事态发展,以及美国(或北约)和俄罗斯在这些事件中所扮演的或隐或显的角色。

3月4日,前俄罗斯情报总局上校、英国的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女儿在英国疑遭投毒,随后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指称斯克里帕尔父女所中的是名为“诺维乔克“的神经毒剂,该毒剂由苏联在冷战末期研制,多次被用于俄罗斯的暗杀行动。3月14日,在尚未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英国以“俄罗斯至今未就该事件进行回应“为由,旋即作出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的决定。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英国政府的闪电动作可与2006年发生类似事件后的缓慢反应作出鲜明对比:2006年11月,俄罗斯前特工、英国的双面间谍利特维年科在流亡英国六年后,遭投毒身亡,事后判定这是摄入了高放射性物质钋-210。然而,直到2014年7年,英国才正式开始调查利特维年科死亡案,2016年1月发布了正式的调查报告,此时,距利特维年科的死亡已经过去了近十年。并且,调查报告判定他遭两名俄罗斯情报人员毒杀,推断暗示命令“可能”获得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授权。在调查报告正式发布之后,“可能”二字遭到了俄罗斯方面的广泛嘲讽。

为什么在这次俄罗斯前间谍疑遭投毒的事件中,特蕾莎·梅的反应如此迅捷呢?一方面是考虑到利特维年科案的前车之鉴;另一方面,一切外交政策都是国内政策的延伸。由于“脱欧”问题上的进展缓慢,特蕾莎·梅在国内民意中备受诟病,她急需通过斯克里帕尔事件重塑雷厉风行的强势形象,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同时,时值俄罗斯大选、普京再次获得连任,也可通过这一事件掣肘普京的国内建设计划,为进一步的制裁埋下伏笔。

640.webp (1)

遭英国驱逐的俄罗斯外交官偕家人准备离开俄罗斯驻英大使馆,将返回俄罗斯。

在3月14日英国驱逐了23名俄罗斯外交官后,截至3月底,有近三十个欧盟和北约国家也陆陆续续开始了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行动,俄罗斯陷入了外交困局。然而,在这个看似北约成员国围殴俄罗斯、初露新冷战端倪的混战乱局中,有两点是十分值得玩味的:

第一,北约是铁板一块么?在英国作出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举动后,北约成员国看似枪口一致对准俄罗斯地纷纷跟从,然而仔细分析各个国家的具体反应和各自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人数后,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和俄罗斯素有积怨,因此趁此机会大规模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美国、英国和乌克兰分数此列,美国驱逐了60名俄罗斯外交官,英国驱逐了23名,乌克兰驱逐了13名,除开英国是这次事件中的直接当事国,美国和俄罗斯是老对头了,而乌克兰近年来也和俄罗斯摩擦不断;第二类,乐于给俄罗斯带来更多的麻烦,但也不愿意因为这件并不是直接利益相关的事件撕破脸皮,因此只是象征性地驱逐了几名俄罗斯外交官,法国、德国、波兰、加拿大驱逐了4名,立陶宛、捷克驱逐了3名,丹麦、荷兰、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国驱逐了2名,爱沙尼亚、芬兰、瑞典、爱尔兰、挪威等国驱逐了1名,对于这一类国家,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还特别评价道:“有些驱逐了一两名外交官的国家,还在对我们不停地小声道着歉,可见这是他们在巨大的政治胁迫和现实压力下作出的决定。不幸的是,这已经成为美国在国际上的主要手段了“,值得一提的是,拉夫罗夫在这里将俄罗斯外交危机的矛头直指美国,而不是当事国英国,前间谍中毒事件虽然直接当事国是英国,但是在后续发展中,美国渐渐接过了推波助澜的主要角色;第三类,态度暧昧不清,一方面声援英国,另一方面又没有作出驱逐任何俄罗斯外交官的实际举动,例如奥地利、希腊、葡萄牙、新西兰、比利时。由此细分的三类反应大致可以看出,北约内部对于俄罗斯的态度已经不像冷战时期对待苏联那样分属两个阵营的完全对立,其中多了很多暧昧游离的空间。

第二,北约第五条真的好用么?北约是冷战时期为了对抗苏联而产生的,其中第五条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原则:集体自卫原则,即成员国中的一国或者多国所遭受的武装袭击,将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并且成员国将立即援助被袭击的国家。这次俄前间谍疑遭投毒事件被英国政府定性为俄罗斯使用武器级别的毒药对英国发动了袭击,特蕾莎·梅一度想将此上升到北约层级,动用北约第五条,然而欧盟和美国对此并没有给出强烈的反应。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美国军力占北约的70%,因此是否会施行北约第五条的政令实际上并不出自北约总部布鲁塞尔,而是出自于华盛顿,然而在2017年5月底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并有没有在峰会讲话中重申对于遵守北约第五条的诺言,打破了1949年北约成立以来美国总统在这件事上的惯例。虽然在2017年6月,特朗普还是表态支持北约第五条,但无疑为北约成员国对集体自卫原则的信任蒙上了一层阴翳。如今,在北约已经东扩到了俄罗斯家门口的背景下,第五条集体自卫原则其实最大的作用应该是保护了波罗的海三国,除非俄罗斯直接与北约成员国中的一国开战,不然并不能直接将其中一个成员国与俄罗斯的摩擦扩大到整个北约与俄罗斯的对立,这与冷战时期的局面是相当不同的。

俄前间谍中毒事件一波未平,叙利亚战局一波又起,4月14日美英法联军突袭叙利亚,与俄罗斯关系降至冰点,因此才出现了“新冷战到来了”的声音。

640.webp (2)

然而,当我们谈论冷战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事实上,当下的世界格局已经不具备冷战开始的必要条件了。上世纪的冷战是以苏联为首的华约和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的除热战以外的一切对抗形式,阵营划分完全以意识形态为分野。而现在,诚然,在很多局部地区都存在着美俄的势力对抗,然而,大国之间的对抗是任何一个时代的国际关系中都会出现的主题,不能因此就将它视作“冷战”的滥觞。在今日的美俄对抗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也有一定模糊的阵营划分,它不再像上世纪的冷战时期那样,有着严格清晰的两方对垒的架势,而是呈现出一种在模糊阵营下的多方混战局面。

试以叙利亚为例,美国、欧盟、俄罗斯、伊朗、以色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都在这片土地上有着各自的利益纠缠。美国在叙利亚的利益诉求十分复杂,起初是以打击ISIS恐怖分子的目的进入叙利亚,然后又通过不断给阿萨德政府制造麻烦的方式来牵制伊朗和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现在又以真假未明的“使用化学武器”这一罪名开始用武力制裁阿萨德政府军;欧盟在叙利亚的行动方针和利益诉求大致上和美国是相同的,然而它比美国多了一条对于难民问题的忧虑,随着叙利亚局势的恶化,会有更多难民涌入欧洲,这会让欧盟陷入骑虎难下的局面。而伊朗自从1979年革命以来就一直和叙利亚保持着相当好的关系,叙利亚也是两伊战争中唯一一个支持伊朗的阿拉伯国家,作为中东为数不多什叶派主权的两个国家,伊朗和叙利亚一直都处于一种唇亡齿寒的关系中,伊朗需要叙利亚在西边作为隔离以色利势力的缓冲区存在着;从反面来看,以色列在叙利亚反对阿萨德政府,是为了遏制伊朗,虽然以叙边境长久以来一直波澜不兴,但是随着伊朗对叙利亚的影响力不断上升,以色利唯恐伊朗会在叙利亚建立永久军事基地,从而对以色列边境安全造成威胁;而对于俄罗斯来说,叙利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投射俄罗斯在中东影响力的平台,因此也是绝对不可能放手的;沙特、卡塔尔、土耳其在叙利亚反对阿萨德政府的行为其实都是在反对伊朗,希望能将叙利亚从亲伊朗国家转化为自己的盟友,除此之外,土耳其在叙利亚的行动更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境内的库尔德人问题,由于叙利亚国内的乱局,崛起了一支强有力的库尔德人的武装,这支武装又时常与土耳其境内被视作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互通有无,给土耳其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由此可见,虽然在叙利亚的局势中只存在两方态度:亲阿萨德政府和反阿萨德政府,然而在这一正一反之下,暗流涌动错综复杂,多重利益互相纠缠,已经与冷战时期的状态大相径庭。

除此之外,相较于冷战时期,出现的最大变数是诞生了中国的崛起。近几十年来,中国的崛起是一件无从质疑的事实,而无论是认为“新型强国(中国)和原有强国(美国)之间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是“警惕美国后撤,中国却不愿意前进,导致世界陷入领导力空缺的危险境地“的金德尔伯格陷阱,都是将中国置于足以和美国相抗衡、主导世界局势的地位上来,于是,在美俄相争之中,又加入了中国这样一个“搅局者”,新冷战再次来临的概率又被大大地削弱了。

640.webp (4)

中俄

640.webp (5)

美俄

640.webp (6)

中美

新冷战要来了吗?在当下这个时代,完全复刻上个世纪的冷战是不可能的,然而,在这样一个“动态和平”的状态下,大国之间的势力对抗会给整个世界格局带来怎样的震荡波,这才是让我们深深为之忧心的。

原标题:经略评论 | 美俄相争,新冷战要来了吗?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