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欲重建叙利亚,以重现臭名昭著“托管地之光”?!
来源:海疆综合 2018/04/23 14:58:44 作者:潇湘子
字号:AA+

导读: 难道马克龙还要效仿历史,回归这臭名昭著的“托管地之光”吗?

22日,马克龙在接受福克斯专访时谈到叙利亚局势表示:“如果我们离开了,就是把叙利亚交给了伊朗、阿萨德政权,那么他们会发动新的战争,激起新的恐怖主义。”因此,美国,法国及其盟友应该在击溃IS后留在叙利亚,不能允许伊朗在那里的影响力加强,而是要建设新的叙利亚。

这一番熟悉的配方,熟悉的配料,有没有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1920年圣莱姆会议中,决定将原先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属地划分为A级委任统治地,由法国取得对叙黎两地之托管权,英国则负责托管伊拉克和巴勒斯坦。

至此阿拉伯的大一统愿望破灭,法国开始了长达30多年对叙利亚的殖民统治,为了切断大叙利亚内部各部分之间的联系,更方便地分而治之,法国将原为一个整体的大叙利亚拆为5个部分:大马士革邦、阿勒颇邦、大黎巴嫩、阿拉维邦与德鲁兹邦。在划分这五个部分时,法国人如同之前签订《赛克斯—皮科协定》时那样不完全考虑当地的民族与教派分布,粗略地进行了划分,损害了叙利亚的一体性与各地人民的利益,因而使得所有的5个邦都对法国殖民者与其人工绘制的边界怀有强烈的敌意。

(1920年至1922年间法属叙利亚托管地)

并且法国殖民者还故意给了不同的民族和教派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以期延长法国的殖民统治。法国人希望通过分化各邦内的不同团体,离间各邦之间的关系,“以夷制夷”,使得各邦为各自的利益而战,而非为了大叙利亚整体的利益而奋斗,使各邦的居民不会投身于寻求结束法国殖民统治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

其结果,无疑是给叙利亚与黎巴嫩埋下了无数“定时炸弹”:民族之间的对立情绪,不同教派之间的仇恨……尽管二战后,法国离开叙利亚,但是停留在一切苦难才刚刚开始,直至今天丝毫没有结束的征兆。如今,法国总统还在大言不惭要在叙利亚“再”一次欲图“托管”叙利亚,其狼子野心还要如何显露?难道真当大家的眼睛是瞎的吗?

还得这张照片吗?刷爆网络的一张照片,引发无数国人的思考:“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世界,只是生活在一个和平国家!”4月9日,联合国安理会曾就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召开紧急会议,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在会上怒斥美国以谎言为由发动侵略战争,劣迹斑斑。但他发言一开始,美英代表就已经离席。这篇“檄文”也没有能阻止4月13日美英法联军对叙利亚发动空袭。

由此可见,一个国家的安全自己都做不了主,完全掌握在他人的手中,这其中的辛酸苦辣不正是照片中贾法里所弥漫周身的无奈和无助吗?21世纪的叙利亚处于如此水深火热的困境,这些人不仅不会为此买单,反之还要在这场无妄之灾中窜夺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最后还要给自己不耻的行径披上文明的外衣,再多的卑劣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表达笔者的愤满,更何况于叙利亚人民乎?

不由想起其他曾被托管过的国家和地区,试问历史上被托管的国家和地区哪一个落得过好结局?

伊拉克

2002年,美国在加紧准备军事打击伊拉克的同时,提出了萨达姆政权之后处理伊拉克问题的新设想,美国建议伊拉克由联合国托管。美国认为1999年后的科索沃政权形式值得借鉴,这样就不需要由美国全部承担倒萨后的沉重责任。为了吸引其他国家同意美国的设想,美国还提出了倒萨后伊拉克负担和利益共享提议。

美国当初以伊拉克拒绝交出子虚乌有的生化武器为借口,趁机发动清除反美政权的一场战争,其实质不过是为了维护美元霸权的地位而寻找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到2010年8月美国战斗部队撤出伊拉克为止,历时7年多,战争摧毁这个富有的中东国家,也再一次血淋淋昭告天下美国侩子手般行径,没有人为这场战争所遗留的伤痛买单,西方歌舞生平的游乐场里从来都容不下“异端”。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前,伊拉克是整个中东地区最富有的国家,伊拉克人民的消费水平和美国是属于持平的。如今呢?撇开食不果腹之外,生命安全都是一夕之间不可掌控的事情。

巴勒斯坦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巴勒斯坦沦为英国的“委任统治地”。英国将其分为两部分:即以约旦河为界把巴勒斯坦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称外约旦(即今约旦王国),西部仍称巴勒斯坦(即今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此后,世界各地犹太人开始陆续移居巴勒斯坦地区。在犹太人纷纷涌入巴勒斯坦的过程中,犹太人与当地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发生过多次流血冲突。1948年5月14日,在英国的托管期结束前一天的子夜,以色列宣布建国。1948年5月16日凌晨,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此后的多年间多次爆发中东战争,追其根源还不是因为帝国主义随心所欲切割所致?

除了伊拉克、巴勒斯坦,还有阿富汗、利比亚等等......这些国家和地区饱受战乱之苦,施加在他们身上的灾难都是披着“托管地”的外衣,此间肮脏丑陋均历历在目。据悉,此前特朗普曾表示在叙任务结束后,将从叙撤军。但马克龙却说服特朗普不要离开叙利亚。难道马克龙还要效仿历史,回归这臭名昭著的“托管地之光”吗?

责编:幸家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