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拉丁美洲:美国妄图恢复对“后院”的统治
来源:环球视野 2018/05/06 10:37:52 作者:詹姆斯·佩特拉斯 魏文
字号:AA+

导读: 华盛顿成功地策划为了美国在全球的统治,将拉丁美洲变成一个重要的政治、军事和外交的平台。任何政权都没有某种合法性。所有的政权通过非法的手段上台,它们的选举靠腐败、武力、暴力和美国的合谋维持。

引言

特朗普总统取消出席美洲地区35位总统的第八届美洲首脑会议,他们设计这次会议是为了讨论的制定一项共同的政策。特朗普委托副总统彭斯出席会议。人们不了解彭斯,他没有经验,对拉丁美洲与美国的关系知识更少。这表明特朗普政府对美洲首脑会议(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三年召开一次)的蔑视和低调。

特朗普总统没有感到有义务出席这次首脑会议,因为会议的方程、决定和结果已经根据帝国最好的利益做出了决定。前国务卿蒂勒森清楚地表明拉丁美洲是华盛顿的“后院”:门罗主义仍然具有良好和有效的条件。

门罗主义的重新出现是一项正在开展的工作:在特朗普的政权集体的努力中居首位,现在全面展示。

门罗主义是一项整体的事情,包括华盛顿帝国的建设者们和拉丁美洲的寡头们,美国国会的议员们,总统的毒品恐怖分子,好斗殴的军人和准军事人员。为了理解有两个世纪历史的门罗主义的上升,我们需要检查这个进程:特朗普的“总督们”(指一些拉丁美洲国家的统治者--译者注)确定的方法和手段。

很多道路,共同的结果

21世纪以一系列的混乱开始,挑战掌权的新自由主义“客户国家”,它们建立了一系列左翼中心的政权,增加社会支出,宣布它们独立于美国。进步的政治家们过早书写了门罗主义的“死亡证书”,因为他们和当地的银行家们、将军们以及企业寡头来往。换句话说,拉丁美洲经历了一系列在寡头基础之上临时的改革。

在最近15年的末期,特朗普政权宣布复苏门罗主义:在整个拉丁美洲扶持傀儡、抢劫和掠夺变成日常的新秩序。美国国会的议员们支持一系列政变,打败了巴西、巴拉圭和洪都拉斯的当选总统,用美国批准的忠诚的“总督们”取代他们。

美洲国家组织(被称为美国的“殖民部”)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曾是乌拉圭中左政府的前外交部长,他向华盛顿的发言人们祈福。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组织的选举向华盛顿保障两个可以依赖的“仆役”。在哥伦比亚桑托斯的敢死队和贩毒分子向五角大楼提供七个军事基地,美国在哥伦比亚的一些油田投资。

与华尔街有亲密联系的诈骗犯们占有了阿根廷和秘鲁。在厄瓜多尔一个前左翼分子莱宁·莫雷诺为了赢得选举向人民发出号召,一旦上台以后便为寡头工作。

换句话说,通过将弄虚作假的选举与政治暴力相结合的不同道路,美国前总统布什和奥巴马准备了舞台,以便让特朗普总统继承一批自命为民主的“总督们”卑屈的侍从。

特朗普总统为了首脑会议不需要与拉丁美洲联合。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写手们已经写好了将要执行的计划和政策。在首脑会议前的期间,拉丁美洲的总统们已经在他们的职务上经历了一段时间,表明他们忠实于特朗普更新的门罗主义的版本。

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在就职的时候,向华尔街的一个投机商支付了60亿美元;向美国和英国的银行家们订立了1000亿美元的债务契约;减少或取消农产品出口公司的税;将对家庭和中小企业的天然气、电和水的服务费用增加三倍;将矿山和油田私有化;辞退了数千名专职医生和公共教育部门的人员,使教育和医疗设施贫困化;扩大了美国在整个国家的军事基地,欢迎有毒的化学企业污染乡村。相反,特朗普忽视马克里的诈骗和他在国外的银行账户,赞扬他的警察国家的措施。

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是通过在国会的一次政变被安置在总统宝座上的,他承诺将将整个公共运动、基础设施、矿业、石油和电力部门私有化,以及将金融和银行系统私有化。特梅尔和他在国会和司法权力机构的盟友确保军事和外交的联盟服务于华盛顿的帝国,以便打败委内瑞拉、古巴和玻利维亚的政府。特梅尔和他的司法部门的盟友已经将反对派主要的总统候选人卢拉·达席尔瓦(前总统)关进监狱。特朗普在巴西军队中的盟友们已经与美国联合以便监视大陆。

相反,巴西95%的民众不支持特梅尔总统,面对监狱他已经得到特朗普总统的许可,一旦离开办公室,可以在迈阿密得到庇护,成为特朗普高尔夫俱乐部的成员。

墨西哥总统佩尼亚·涅托已经将国家的固定资产私有化:油田、矿山和银行。涅托与警察、军队和准军事人员合作,暗杀了数十名反对派的学生、批评的记者和人权的工作者。佩尼亚·涅托允许贩毒,银行家们和企业的领导人为了逃税用在国外的账户洗钱数十亿美元。涅托总统积极支持华盛顿的国际政策,特别是尽力孤立和推翻委内瑞拉政府的政策。由于佩尼亚·涅托对华盛顿的屈从,特朗普已经要求墨西哥做出更多的让步,包括由美国控制墨西哥的边界、移民和国内的监视。

哥伦比亚在前总统乌里维和现任总统桑托斯的统治下,向美国提供了七个军事基地。桑托斯总统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签署了一项和平协议,着手解除游击队的武装,杀害了50多名该游击队的前成员,下令监禁和引渡该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赫苏斯·桑德里奇。桑托斯总统与美国的跨国公司签署了能够获利的石油转让协议。

不久前当选的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跟随巴西、墨西哥、秘鲁、阿根廷和智利的总统,将国家战略性的自然资源交给美国的跨国公司。

所有这些政治“客户”都支持美国将委内瑞拉总统尼科拉斯·马杜罗排斥在美洲首脑会议(4月中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第八届美洲首脑会议)之外,因为马杜罗反对政变,反对特朗普的门罗主义。

寡头们支持华盛顿将2018年5月委内瑞拉的选举非法化的努力,以便推翻当选的总统,让委内瑞拉的经济瘫痪。

新门罗主义的“胜利”

特朗普总统主持美洲,将古巴、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作为例外。华盛顿成功地策划为了美国在全球的统治,将拉丁美洲变成一个重要的政治、军事和外交的平台。任何政权都没有某种合法性。所有的政权通过非法的手段上台,它们的选举靠腐败、武力、暴力和美国的合谋维持。

美洲国家收到美国制造业出口的42%(主要是向墨西哥和加拿大),是美国的武器和有毒的农业化学产品的一个重要市场。但是在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华盛顿正在失去与中国的经济竞争力,结果特朗普企图向他的“客户们”施压,让其减少与中国的关系,指控中国。但是拉丁美洲的统治者们想服务于这两种权力,在政治上为美国服务,在经济上为中国“服务”。

结论

特朗普总统在寻求对拉丁美洲的统治时已经拥抱门罗主义。华盛顿已经为寡头们的屈从打下基础,不想进行磋商:通过美国的使者们简单地颁布政策就行了。

在特朗普总统的监护下,拉丁美洲的“臣民们”谈判他们交出主权的用词,以便确保经济掠夺的一个比例是为了他们的寡头,得到美国的军事保护。

特朗普总统感到特别自豪的是美国的统治实际上是免费的,无需做出努力。拉丁美洲的寡头们没有要求美国提供经济或军事的援助:“客户们”为帝国的监视付钱,聘用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以便交出他们的公共财富。拉丁美洲的“客户们”发表演说,对特朗普的干涉政策做出回应

拉丁美洲的寡头们无视特朗普总统的国内危机和政治上的不稳定,以及他反对叙利亚的核战争威胁和针对俄罗斯的制裁。

拉丁美洲的寡头们在一个领域没有听众华盛顿的命令:拒绝抵制中国。阿根廷、智利、秘鲁和巴西主要的农牧业产品出口都依靠北京,北京也变成了一个外国贷款和投资的主要来源。

华盛顿已经确保政治上的统治(或如同某些专家所说的“霸权”),但是它想要的更多。

特朗普总统要求组建一支联合的军事力量以便打败委内瑞拉政府,在那里建立一个“客户”的政权。特朗普可以靠美洲国家组织的负责人(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提供说辞,但是他的“客户们”需要军队支持他自己的规则。

特朗普总统对他的拉丁美洲“客户们”说,孤立和减少他们与中国的联系。但是,他们害怕遭到国家的精英们的反对。华盛顿最多能够拥有它在洪都拉斯、巴拉圭和阿根廷的“客户们”来继续特朗普的“榜样”。

特朗普确保佩尼亚·涅托的协议是为了检查北美自由贸易条约,目的是增加美国的贸易优势,帮助美国更多地控制边界,通过美国的银行增加“漂白过的”(即洗钱)资金的流动。墨西哥承担与特朗普政权合作的成本。

到现在特朗普政府有自由的通道以低成本领导帝国的拉丁美洲“省份”。即使这样特朗普无视他的“客户们”,将他们安排在华盛顿的“后院”。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华尔街和五角大楼对他操纵美洲的方式有理由感到满意:他们正在得到高利息的贷款,为账户付款;以在地下室的拍卖价格将数千个公共企业抓在手;美国的军事基地没有成本,包括港口和空军基地;美国控制着“客户”灵活的将军们,完全由它支配。

在拉丁美洲什么事情和谁能够让特朗普的帝国赌局失败呢?

委内瑞拉将举行选举。马杜罗总统将获胜,打败政变的阴谋,做到使经济与市场多样化,降低通货膨胀,开始恢复经济。

古巴更新它的计划,选举新的革命领导人;将它的经济民主化,使它的政治制度社会化。

巴西的工会和社会运动组织总罢工,使经济瘫痪,要求释放前总统卢拉。他若再次当选是为了在斗争中有更大的进展,超越腐败的法庭和选举制度。

阿根廷在爆发;工会、失业者和被剥夺的人们发动总罢工,与警察对抗;占领总统府,马克里总可能统逃到国外;在巴拿马和巴哈马停留以便收取他的非法持有的财产。

墨西哥将举行自由和民主的选举,安德列斯·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将获胜,接受总统职务和结束腐败。特朗普将支付修建隔离墙的费用。

巴拉圭、洪都拉斯和哥伦比亚在坚持:敢死队增多,强制放下武器的游击队员回到斗争中去,农民占领庄园。

美国的媒体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俄罗斯的阴谋。普京被指控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牛肉价格下跌和资本从巴西圣保罗外逃的背后。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尼基·哈利认为巴沙尔·阿萨德正在组织阿拉伯边界上的冲突。还有玻利维亚和智利之间冲突,巴拉圭的贩毒分子,策划在巴西的腐败。

特朗普在推特上说:民粹主义的抵抗全是“假新闻”和假情节。他揭露拉丁美洲的寡头们作为中国的支持者反对他对中国的贸易战。特朗普赞扬他们是“我们自己的寡头”,因为他们只是转移交易的“犯罪分子”。特朗普为他的“后院”的寡头们组织了一个“烧烤架”,只有洗钱的人才受到邀请。

原标题:佩特拉斯:特朗普时代的拉丁美洲:美国妄图恢复对“后院”的统治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