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能让《国歌法》立法遭遇第23条立法的经历!
来源:兰斌强 2018/05/08 11:26:01 作者:兰斌强
字号:AA+

导读: 一个国家的公民尊重自己国家的国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法律对在公开场合唱(奏)国歌的行为进行规范,对不尊重国歌的行为进行处罚更是名正言顺。这次《国歌法》在香港的立法风波再次提醒香港社会,《国歌法》立法天经地义,必须尽早立法,绝不可出现《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经历。

一个国家的公民尊重自己国家的国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法律对在公开场合唱(奏)国歌的行为进行规范,对不尊重国歌的行为进行处罚更是名正言顺。可是,就是这样一件看起来天经地义,名正言顺的事情,在香港却会被某些势力和某些人感到是那么的不舒服,甚至表示出恼怒。

5日,香港立法会就《国歌法》本地立法举行了近8小时的公听会,近100位市名和团体代表出席。在公听会上,反对派及“港独”分子再次在商议香港重大议题的议场上演了一场反《国歌法》立法的闹剧和丑剧。其主要人物有3个:香港“学联”主席张倩盈,泛民议员范国威和“学生独立联盟”代表陈家驹。

2

【本次公听会现场(视频截图)】

今年3月份刚刚担任香港“学联”主席的张倩盈,在上午的会议上首先口出狂言:“一听到国歌就想呕!”;

3

【张倩盈在公听会上发言(视频截图)】

泛民议员范国威在发表了激烈的反对《国歌法》在香港立法的言论后,违反议事规则擅自将其发言剩余的时间交给张倩盈让她再度发言;

4

【泛民议员范国威违反议事规则被驱逐会场(视频截图)】

陈家驹在下午的会议上更是嚣张至极,在发言时公然狂喊“香港独立、以死相搏”的口号,并企图再次展示写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港独”旗帜。

5

【陈家驹在公然叫嚣“港独”并企图展示旗帜】

这三个闹场的下三滥当即遭到了同是出席此次公听会的其他正义人士和会议主持的制止。

其中,香港专业及资深行政人员协会政治及公共行政委员姚洁凝在张倩盈发言后当即对其严厉狠批:“羞耻!”她怼张倩盈:“作为一个大学生,既然你一听国歌就会呕,既然你一听国歌就会默哀,我建议你尽快离开香港,不要再忍受这首国歌之余,也不要再用抗争的手段,搞乱香港!”

6

【姚洁凝痛批张倩盈(视频截图)】

本次公听会主席廖长江更是在范国威违反议事规则擅自让张倩盈再度发言时,当即叫停,并愤怒发出“我就是腰斩这个会议,都不会给你捣乱!”随即令会议工作人员将范国威驱逐出会议现场。

7

【公听会主席廖长江将闹事者驱逐会场(视频截图)】

企图展示“港独”旗帜的陈家驹也被当场制止,并也被驱逐出会议现场。

这次反对派及“港独”分子闹场的丑陋行为,显然很不遭人待,受到了正义的打击,这是很令人欣慰的。然而,香港为何一再上演这样的闹剧?这样的闹剧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国歌法》在香港的立法是否会遭遇《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经历?倒是值得警惕。

一、“港独”思潮不除,闹剧会不断上演

《国歌法》在香港立法是体现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原则性法律,不会改变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是完全符合《基本法》精神“一国两制”的。按照常理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何在香港会遭到某些人的反对呢?说到根子上分析,还是“港独”问题。因为香港某些人至今不承认香港回归的事实,认为香港是有别于中国的一个“独立王国”。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没有《基本法》,他们将《基本法》中的“两制”看成是鼓吹“港独”的最好借口。

因此,人们才会看到,只要在香港提中国,提维护国家利益有些人就会不高兴。他们故意把制度和国家混为一谈,以为在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就可以不认国家,就可以在所有问题上与国家割裂开。他们认为“港独”是可以讨论的,“港独”是香港未来的一个选项,鼓吹“港独”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而这些观点正是西方明里暗里不断干涉香港社会的结果。

香港回归已经20多年了,可这样的思潮一直在影响着的人们的观念。其中两个关键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很关键,一是国民教育的缺失;二是《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失败。

20年前,香港从英殖民地回归祖国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对市民进行国民意识的教育,只强调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一个被殖民了100年的社会从一开始就缺失国家意识和国民意识的教育,时间一长,必将带来严重的认知和认同缺乏。因此,当15年后的2012年才开始进行国民教育时,在某些势力的操纵下,正常的国民教育被抹黑、歪曲为“洗脑”,并由此引发了不小的风波,致使国民教育基本以失败而告终。正是如此,“港独”思潮应运而生并逐渐发展形成气候。直到后来不断出现一些令人发指的“辱华”“港独”事件。

《基本法》是香港的根本大法,香港的回归和发展都必须遵循该法。然而,在关键的能体现维护国家利益的第23条却一直不能立法。第23条没有对香港的社会制度产生任何冲击,按说立法从一开始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直到6年后才考虑立法,然而由于失去了最佳时机,与国民教育一样也遭到了严重的阻力,并同样引发了不小的风波,直到现在该法仍然不能立法。

一件是关系到市民的国家认同和国民意识,一件是关系到对国家安全利益的行为规范,这样两项重要的事情皆未完成,“港独”思潮怎可能消除,肆意危害和破坏国家安全的行为更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制止。这就是为何“港独”会不断上演的原因所在。

二、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会更猖狂

由于前面的两项缺失,中央政府对香港的不少正常指令一般都会遇到阻力。因此,发生“占中”事件并非奇怪。而“占中”带来的最大影响还不仅仅在于拖累了香港的经济,关键的是正义与邪恶的是非观出现了严重的倒错。

当违法“占中”分子迟迟得不到法律的严惩,“占中”发起者至今仍然在逍遥法外,而参与制止“占中”行动的七名警察很快变成囚徒时,人们已经难以分清真正的是非。

香港的法律一直沿用原来殖民时期的法律,原来的法官也都保留下来,即使后来进入司法机构的也都继承了西方的司法体系观念。虽然这些在《基本法》中有体现,但毕竟在司法实践中与“一国”在国家利益上是有冲突的。然而,因为香港只强调自己的司法体系,且法官的观念更是几乎安全看不到能体现国家利益的意识,因此,不少判决与社会观感出现了极大的差距。

在维护香港利益和国家利益上,法律是唯一能起到真正作用的最实在的工具,可现在这件工具已经起不到这样的作用。香港法律在维护国家和香港利益上,给社会的观感似乎更像是在保护违法者或者在保护乱港者。因此,往往一些看似正当的事情反而变成了缩手缩脚。如这次公听会上,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强调,《国歌法》立法并非惩罚机制,不是要强迫市民爱国,期望市民勿流于偏激。他这话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国歌法》在香港立法似乎是一件很勉强的事。《国歌法》的立法就是要对其中侮辱国歌的违法行为进行惩罚的一部法律,完全应该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如果这样的正义行为都让人感觉很勉强,怎么可能让大家真正接受?

正是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才会更猖狂。

就拿这次说“一听到国歌就想呕”的张倩盈来说,她在今年3月份接受香港《都市》专访时就猖狂称,她打算在《国歌法》立法后“以身试法”,并愿意承担刑责。逃脱法律制裁的黄之峰更是在本次公听会上不仅批评会议主持人将闹场的陈家驹等人驱逐会场,还直言:“倘若《国歌法》在本地立法,先例一开,恐日后《国家安全法》等全国性法律亦会在港实施,中央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名,干预香港施政,践踏港人自由。”张倩盈、黄之峰的猖狂和抹黑正是正义与邪恶观念的倒错。

人们常说“香港是法治社会”,可如今的香港最缺少的正是能体现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的相关法律。而这正是反对派和“港独”分子最忌惮的。

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护照,却反对中华民人共和国《国歌法》在香港立法,竟然还说的那么的信誓旦旦,就像护照上注明国籍是中国可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一样,这就是“港独”分子的丑陋嘴脸。

这次《国歌法》在香港的立法风波再次提醒香港社会,《国歌法》立法天经地义,必须尽早立法,绝不可出现《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经历。

原标题:绝不能让《国歌法》立法遭遇第23条立法的经历!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