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孙锡良
硕士学位(冶金物理化学),副高职称,以前在工厂工作过,后转入物理院,所以职称评定为工程系列。因在网上发表文章(400余篇),在学院遭厌的很多;据悉,因其敢说话,被部分网民誉为“中国的良心”,“一个有良知和民族责任感的人”。素有“南孙北张”之说,南有孙锡良北有张宏良。
作者其他文章
孙锡良:大戏轮演,东北亚局势往何处去?
来源:红歌会网 2018/05/12 10:30:40 孙锡良
字号:AA+
孙锡良:大戏轮演,东北亚局势往何处去?

导读: 2018年5月7日至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大连会面,中朝友好讯号更为明确。对于美国的战略坚持,中国唯一能做的是:将“中朝特殊关系”进行到底,绝不应有新的重大曲折。

孙锡良:大戏轮演,东北亚局势往何处去?

2018年5月7日至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大连会面,中朝友好讯号更为明确。一个月之内的两次见面传达出足够丰富的信息和内涵,形势不错。

与这一信息同步的两个信息是: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重启,并取得一定共识;特朗普政府国务卿正在前往朝鲜的路上。

这一系列国际外交互动该如何解读?

朝鲜的转变正在牵动着大国转变

我们应该承认,中朝关系在过去三十多年经历了相当大的波折和困难,即使在去年,仍然处于相当被动的状态。美朝关系,韩朝关系,朝日关系更是长期处于剑拔弩张状态。

朝鲜不管是弃核还是暂时放弃核试,终归是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关头——开始正面回应世界。金正恩的奥运外交只是引线,真正的核心因素是中、美、韩、日都在利用朝鲜来改变自己。

注意!朝鲜的态度仍然有一个大前提:“只要有关方面消除对朝敌视政策和安全威胁,朝方没有必要拥核,无核化是可以实现的。”这个“有关方面”是泛指,朝鲜的期待是全方位的,不只是指美国。

朝鲜的国际主动性在持续增加,金正恩正在努力塑造自己的国际形象,并留有丰富的未来空间。

中国开始坚定回归到“中朝特殊关系”

在毛泽东时代,中朝关系是一种特殊关系,这是在战争中凝结出来的非凡关系,也是地缘政治的特殊需要。后来,由于各种因素特别是经济因素的影响,中朝两国开始出现裂痕甚至出现重大分歧,不恰当的“跟美步伐”近乎让双方走向对立。现在,终于回归了。

为什么会回归?撇开朝鲜因素不谈,我们可以归结为两个重要推动力:

中国国内民间左翼的不懈坚持。中国的民间左翼,没有权,没有钱,但有信仰,不当官,不伴官,但有呼吁。近乎百分百的左翼人士不为任何国际风浪所动,始终如一地高呼中朝友好,虽然有过很长时期的挫折和失败,但左翼文章的影响力仍在与日俱增,任何政治人士都不可以忽略左翼声音。左翼的政治坚持在中朝关系中表现得尤为显著,今日的阳光,有一大半功劳应记在左翼头上。

四年前,我曾经专文呼吁官方能给民间左翼适度的话语空间,遗憾未能达到目的,但又庆幸未被彻底封死,还留了一丝说话的缝隙。我仍然要重申:中国的民间左翼是中国正义、正气、正路的导航器,只要不打死这帮人,中国就不会变为软骨病国家。

美国对朝政策的突变。特朗普突然做出“美朝领导人会面”的决定震动了世界,当然也震动了中国,这条消息宣布在中朝领导人会晤之前是非常刺激国人神经的,它近乎让“传统的特殊中朝关系”走向末路。但最终中国还是尽力抢得了先机,把双方关系拉回到正道。

现在,可以比较放心地讲:无论美国如何对待朝鲜,只要朝鲜不出现误判,中国在可见的未来不会再度逆转中朝友好关系,多年不见,一见就是“一月两见”,那绝对不是空谈,绝对是在敲定大方向,这里面肯定会包含“特别重要的东西”。

东北亚的美国绳子仍然是危机根源

尽管美朝领导人很快将要见面,尽管中日韩朝四国最近互动频繁,但是,都不表明东北亚的未来太平无事。我们在观察半岛局势和东北亚局势的时候一定要认清结构性深层次矛盾。它包含哪些方面呢?

美国绝对不会轻易放手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影响力。美朝谈得好,美国可能裁减驻韩美军,美朝谈崩了,半岛之路会随时恶化,韩国的期望恐怕也会大打折扣,因为韩国的政治并不完全独立,甚至在韩国国内的政党政治中都有可能出现杂音。如果美国从韩国裁减军队,是否意味着对中国利好呢?不。裁减军队只意味着美国对朝鲜的态度变得缓和。只有美国完全撤出驻韩美军和萨德系统,才意味着美国不谋求利用半岛威胁中国,这是方向性指标,不能错判。

中日、日韩、日朝之间的矛盾非一日之寒。中国民间人士这些年来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不足:关系好一点就吹上天,关系坏一点就骂到地狱。目前阶段,谁都清楚特朗普的“全面打压政策”让中日韩都不好过,特别是对中国,三国之间的良性互动都是应景,而非结构性矛盾解决后的阳光灿烂。事实上,一旦美国改变行事方式和做一些战略微调,三国关系很快就会有新问题出现。中日既有领海争端,又有历史遗留问题,日韩关系也类似于中日关系,朝日关系主要体现在历史问题,四国间的彼此矛盾需要长时间才能消化。

美日和美韩的同盟关系不会在中短期内瓦解。军事同盟关系不同于其它任何形式的同盟关系,它更具复杂性,也更具有长期性,它的存在源于历史上的国际争端,它的未来仍取决于可能的国际争端,只要未来的可能争端仍然可见,军事同盟就不易解体。在某些国家眼中,“中国威胁论”一直阴魂不散,寄望于它们放弃这种念头恐怕很不容易,短期经济上的相互需要并不能触动军事同盟体的实质性改变,日韩“弃美从中”的可能性是零。

归纳起来讲,东北亚局势在朝鲜问题缓和之后会出现连锁反应,但并不意味着单向有利于某个国家。  

美国不会谋求朝鲜在中美之间扮演“平衡角色”。这是中国民间特别要注意的视角。很多人单方面认为,中朝友好了,美朝友好了,朝鲜在中美之间做个平衡也未尝不可。我不认为这种“平衡论”在美国的考虑当中。美国调整对朝战略的目标绝对不是为了给中国输送和平及输送利益,美国即使不掀起朝鲜战争,也不会放弃利用中国周边遏制中国的战略。可以预见的是:如果美国发现朝鲜离它的期望值太远,一定会继续制造事端,美国在战后一直是坚持“国际补国内”的全球战略,国际利益补不上国内损失,它就不会满意。

对于美国的战略坚持,中国唯一能做的是:将“中朝特殊关系”进行到底,绝不应有新的重大曲折。

有朋友问我朝鲜半岛统一的问题,我认为现在谈还有点早,不妨把我在《热战时代》一书(第286-289页)的预测原话拿出来说一下,也算代表我的看法:2017年是朝鲜半岛的高度敏感期;2015年至2020年是朝鲜由“先军政治”向“先经政治”的过渡期;2025年是朝鲜半岛可以协商统一的转折期。(不管多年前的判断是否正确,今天我还仍然坚持老判断,错了也不改。)

附评论:

1、美国正式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德、法、英未跟随。

评:有人认为,退出意味着战争。我个人认为,可能还没有到这个程度,“单独退出”的效应远不如“联合退出”的效应,也就是讲,美国若按自己的理解对伊开战,这一次欧洲应该不会充当打手,即使有以色列可以利用,美国未必能获得理想结果。我倒是认为,美国加深对伊朗的制裁,能进一步分享制裁留下的石油空间,再更深层次一点,也就是间接影响伊朗在叙利亚的作用,减轻美国在叙利亚的压力。所以,总的来讲,美国的本次调整仍然是着眼于改变自己在中东的被动局面,而不是攻伊。  

2、中国副总理将再赴美协商贸易。

评:有关中美贸易争端,我自一开始就比较理性,从来没有写什么“一定要打赢”、“坚决硬到底”、“绝不向特朗普让步”、“中国有绝对把握”等等激动人心的标题文章,有些人可能认为我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错了,我在中美争端之前就写了一篇文章,谈中国与美国各项对比的劣势所在,争端爆发后,又写了一篇文章,预测争端后期的走向。事实上,再回过头来看,走向就是这个样子,美国从100级台阶下到了60级台阶,居高临下的态势未变。我会不厌其烦地跟大家重复:人决定行事原则和行事方向,一个圈子的人都持类似的资本逻辑,民间圈子里的激动文章往往只能让网友增加一点激情,不会有方向性作用。

原标题:孙锡良:大戏轮演,东北亚局势往何处去?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