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颜文斌——激情为长征燃烧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5/16 11:40:33
字号:AA+

导读: 过草地、爬雪山占据着颜文斌仅存的一些记忆。在我们采访中,老人经常讲着讲着,就自言自语反复地说:“长征苦啊!国民党反革命,不让我们走大路。雪山高,很大的冰溜子,我们就穿两件单衣,冷得要命;过草地,没有吃的,就吃草、草根,那时有一点炒面就是过年了。”草地留给了颜文斌太多的难忘。

从加入红军的那一天起,一直到抗美援朝结束,打仗几乎成了颜文斌生活的全部。如今,好多的仗他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唯独还清晰记得长征途中跟随王震政委参加的战斗。

1934年8月,为了配合红一方面军和全国红军的战略转移,红六军团奉命在中央代表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的率领下,由湘赣突围西征,挺进湘西。红六军团转战五千余里,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打破了十倍于我军兵力的围堵,同年10月到达贵州东部,与贺龙、关向应领导的红二军团会合,开辟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颜文斌当时在红六军团十七师五十一团一营二连二排任排长。他所在的是模范连尖刀排,逢进攻他们当先锋,逢撤退他们做后卫。著名的龙家寨、陈家蛇等战斗,都是由他们打响的第一枪。每逢关键时刻,王震和萧克首长总是亲临最前线指挥。

颜文斌依然记得,在挺进湘西的途中,敌人前堵后追,空中有飞机扫射,地面有骑兵穿插,我军进退维谷,处境十分危险。在紧急关头,王震和萧克带着侦察员和警卫员疾步赶到尖刀排前,他们每人手持一把马刀。只听王震政委大声命令道:“队伍上山,开路前进!”说罢,王震要他们闪开,亲自挥起马刀,劈开重重荆棘,为部队开辟道路。

还有一次,红二、六军团在湘西龙鹏打埋伏,颜文斌带警卫排在最前沿首先向敌人开火冲击。他们边追边打,冲出不远,颜文斌猛然发现身后上来一个人,他左手提着马刀,右手拿着驳壳枪,边冲边喊:“冲啊,同志们!”颜文斌不由得一惊:啊,这不是王震政委吗?他那么大的军团首长,怎么冲到最前面来了!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王震政委见他站着发愣,亲切地拍拍他的脑袋:“喂,小伙子,冲啊!”颜文斌立即回过神来,兴奋地喊了一声:“是!”撒欢儿似地冲下山去,一口气跑了三四里,还缴获了一挺机关枪。颜文斌回头一看,王震政委一直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颜文斌深有感触地说:“红军战士那时,我们这些穷娃子出身的红军战士并不懂得更多的革命道理,干部的模范作用,就是对我们的最好教育。在军团首长以身作则的鼓舞下,红军战士藐视一切艰难困苦,打起仗来从不知道怕死,人人奋勇当先。”参加红军不到半年,颜文斌先后五次负伤。他们已经断粮三天,颜文斌觉得不行了,他不愿连累搀扶他的两名战士,便把驳壳枪交给他们,说,你们先走吧,我肚子疼,休息一会儿再走。

过草地、爬雪山占据着颜文斌仅存的一些记忆。在我们采访中,老人经常讲着讲着,就自言自语反复地说:“长征苦啊!国民党反革命,不让我们走大路。雪山高,很大的冰溜子,我们就穿两件单衣,冷得要命;过草地,没有吃的,就吃草、草根,那时有一点炒面就是过年了。”草地留给了颜文斌太多的难忘。

当时颜文斌所在的连由于频繁的战斗和恶劣的环境,队伍大批减员,部队开始缩编,将两个连和一部分机关干部合编为一个连,颜文斌担任合编连的副指导员。不久他们开始过雪山草地。

在横断山脉以南的中甸地区有一座大雪山。这座山虽说不很陡,但是却高大得出奇。颜文斌他们从清晨出发,连续爬了一天一夜也未见山顶。次日上午,气温骤然变冷,冰天雪地。下午,他们终于登上了山巅。这时,空气异常稀薄,上来的人不得不拼命大口喘气,一个个只觉得头昏眼花,双腿打漂儿,队伍中不断有人倒下,雪地上到处是一片片尸体。有的人只觉得力不从心,想坐下来歇口气,可是,一坐下来就再也起不来了。颜文斌走在队尾,不停地招呼前边的人不许停留,跑步下山。谁都知道,在这时候停下就是死亡,前进就有活的希望。有几个将要倒下的战士,硬是被大伙连推带拉着跑下山去,才得以活命。下山后,全连只剩下八十多人了!

翻过雪山不久,便进入了人迹罕至、一望无边的水草地。过草地,是长征中最艰苦的阶段。颜文斌说,自己大约走了三四个月。沿途补充粮食困难,甚至连野菜也几乎被前面的部队挖光了。

颜文斌永远忘不了那一次,他们已经断粮三天,天天吃野菜根,吃得脸发青、眼发花,浑身像面团一样软。连里的干部比战士断粮更早些,连干部除了颜文斌之外,全部都牺牲了。颜文斌也觉得不行了,他不愿连累搀扶他的两名战士,便把驳壳枪交给他们,说:“你们先走吧,我肚子疼,休息一会儿再走。”战士们心里都明白,哭着说:“指导员,要死,我们死在一起!”“不行,你们是革命的种子,一个人将来就是一百个人,一定要走出草地!”颜文斌严肃地命令道,硬是把他俩撵走了。望着他俩走远了,颜文斌便躺在草地上,心情异常平静,好像睡觉一样等待着死神来临。不知过了多久,传来一阵马蹄声,“喂,老表,起来走哇!”有两个人过来把他扶起,可是,颜文斌连站的力气也没有了,一下子又栽倒了。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首长从马上跳下来,关切地问道:“你是饿得吧?”颜文斌点了点头。那人便从马背的干粮袋里倒出仅有的一碗炒面,送到颜文斌的手里,亲切地说:“吃吧!”颜文斌望着这碗比黄金还要贵重的炒面,眼泪刷地一下夺眶而出:“不,不,首长,我吃了,您怎么办啊?”首长笑笑说:“我们都是阶级兄弟,生死要在一起啊。”他见颜文斌还是不肯吃,又说:“快吃吧,是王震首长派我们来的,王震首长带头吃野菜,他说多省出几口粮食,就能多救活几名掉队的同志!”听了这话,颜文斌竟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他吃完了用泪水和着的这碗救命炒面,顿时浑身有了力气,当天就走到了有人烟的地方,赶上了部队。

颜文斌简历

江西永新人,生于1917年9月,1932年3月参加红军,1934年4月入党。参加了中央苏区的三、四、五次反围剿战斗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所在连是长征路上模范连;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平型关、曲阳荞、百团大战等战役;解放战争时期任39军团长、师参谋长,参加了靠山屯、辽沈、平津、镇南关、衡宝等战斗、战役;抗美援朝时任39军副师长、师长,率部参加了一至五次战役,以及攻占云山、汉城等战斗。战争年代十次负伤,多次立功。回国后,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任40军副军长。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员、旅大警备区副司令员。

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二级独立自由、二级解放勋章。荣获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原标题:颜文斌——激情为长征燃烧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