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察网:宜兴紫丨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
来源:察网 2018/05/17 15:36:58 作者:宜兴紫
字号:AA+

导读: 美国标榜的法治理念,在国际交往之中,常常表现为法治霸权。回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通过各类法律文件,而屡屡得手的法治霸权主义行为,就可以看到,法治也可以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中,行使霸权的一种手段。在美国继续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存在合理性,不放弃和平演变的战略之前,中美关系中的任何具体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孟子老早以前就曾经云过:“以力假仁者霸”。美国标榜的法治理念,在国际交往之中,常常表现为法治霸权。美国以其强大的军事、科技实力为后盾,以其美元的国际统治力为基础,经常通过法律的手段,将对手置于死地,且还不耽误自己的法治名声。中国屡屡中招,现在的中兴通讯,还有近40年来的台湾问题,都是活生生的实例。由于多重原因,笔者无法详谈中兴通讯事件,就谈谈台湾问题吧,不过这也并非聊胜于无,而是触类旁通,道理是同一个。

按照孟老爷子的说法,霸道就是表面上冠冕堂皇,但实际上不是以理服人,而是以力服人,也就是说霸道者常常是先讲一通让人云里雾里的说辞,然后不管您懂不懂、通不通,反正您得跟风没商量。洒家就是讲法不讲理了,您能拿俺怎样?霸道者不是像想象中的那样,总是威风凛凛地行使霸权,也不都是航母开过来,导弹飞过去,有时霸道者也是一副无赖嘴脸,耍了无赖可以获利也是霸权的一种形式。

法治的精髓在于法律的一致性、平等性和公平性,如果法律不合逻辑,前后矛盾,层级间打架,变成了实用主义者手里的工具,那就背离了法治的初衷。回看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对中国通过各类法律文件,而屡屡得手的法治霸权主义行为,就可以看到,法治也可以是美国在国际社会中,行使霸权的一种手段。具体说来,招数很多。

第一招儿,暗渡陈仓。1979年1月1日,中美宣布建交了,《建交公报》文字很短,其它更多的内容,双方重申了《上海公报》的原则,没有全面展开。《建交公报》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的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建交之后,美国可以和台湾人民(“人民”二字的黑体是作者自行标注的)保留“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

原以为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老大难问题终于落儿听儿了,家里的镇宅老姑娘算是找到了婆家。可是,一觉醒来, 4月10日美国总统就签署了《台湾关系法》,而且这法案的生效日,还就是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的日子。此前,2月28日众议院提出动议,3月13日众院通过,3月14日参院通过。之后,我们曾经天真地期待的总统否决,成了水中月、镜中花。趁我们打个盹儿的功夫儿,美国人实打实地告诉我们,您内安稳觉,白搭了。

《台湾关系法》追认了美国总统与中国政府的建交行为,但对于台湾问题做了一个重大修改。《建交公报》里说,美国可以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它非官方关系”,《台湾关系法》里把它改为,与台湾人民的“文化、商务和其它关系”,删除了“非官方”(中文三个、英文一个)字。此外,还确立了美国对台的几项基本原则,比如,美国法中所有的涉及外国国家、政府等词汇,均适用于台湾。这些原则对中国而言,件件戳心,血淋淋的。

中国抗议了,但是,最终还得吞下苦果,忍了胯下之辱。美国说服中国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台经济往来的现实利益,让中国人整明白了商业社会的现实取向,资本家嘛,经济利益是第一位的。也的确有这方面的原因,当时台湾正执着亚洲“四小龙”之牛耳,全球满世界的滴滴答答吹喇叭,美国的确没法放弃来自台湾的商业利益。记得当年有一泛美航空的事儿。该公司恢复了赴台航班,中国抗议了,但是,泛美航空解释说,我们飞大陆的航线没人坐,飞台湾才能挣到钱,才能养活飞大陆的航线。中国没辙了。现在的年轻人很难理解这样的故事,会以为是临时现攒的火星文写就的天书,甚至不知道还曾经有过一个叱诧风云的泛美航空,但当时的确如此。由于这样大的商业利益在,《台湾关系法》里的一些规定,比如涉及商业票据的法律性质和有效性的规定,也不是没有商业法律上的意义。

但这绝不是故事的全部,甚至不是故事的核心。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台湾的院外活动团体和美国的反华议员们,并不是仅仅为了商业目的,甚至不是主要为了商业目的。《台湾关系法》的主旨,还是在法理上否定《建交公报》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的这一原则。《台湾关系法》认定台湾问题为国际问题;澄清美国和中国大陆建交的基础为,期待台湾问题未来将以和平方式解决,并在大陆武力解放台湾时,保留美国武装干涉的权利;军火商的利益当然不会被忘记,武器卖多卖少美国自己定;设立美国台湾协会,等等。这些原则为后来台湾问题的演化,埋下了全部的伏笔。

第二招儿,鱼目混珠。按照美国法的原则,议院公布的法律高于政府对于外国的承诺,《台湾关系法》的立法层级比三个公报要高,美国政府无法更改国会的立法。于是乎,美国政府就只能鱼目混珠,把不同的概念及其内涵堆砌在一起,从中渔利。美国政府多年来用一句廉价的信守三个公报的承诺,来搪塞中国,其实,美国政府的承诺不仅随时有可能被推翻,而且承诺的内涵和理解也是随行就市,朝三暮四。直到2017年,美国助理国务卿还在国会坚持说,《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和三个公报都是美国对台政策的基础,但三个公报和其它两个法案,不仅内容上相互矛盾,而且法律效力层级相差很大。

1982年的《817公报》是鱼目混珠的教科书式经典。《817公报》基本上确立了中国大陆至今为止的对台政策,就是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但由于提及《上海公报》而可以确认没有做出放弃武力解放台湾的承诺);美国行政部门同时做出了不向台湾增售武器,并最终完全停止的文字承诺。美国总统明知《817公报》的内容违反《台湾关系法》,还是闭着眼睛签字,事后赶紧让手下跟台湾当局做出《六项保证》,以平衡国内政治。《台湾关系法》明确要求总统与国会共同决定向台销售武器的种类与数量,总统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独自做出的承诺与意向陈述,都只是说说而已。说完没有被起诉追责,总统就有足够的资格,趴在被窝儿里偷笑了。

《817公报》之后,美国人单方面搞出一个对台湾的《六项保证》,通过法律词汇的技术处理,放肆地玩弄形式履约与实质履约之间的落差,在实质上全面推翻《817公报》的承诺。其中最无底限的是第一、四、六项,不确定停售武器的时间表,不改变原有的台湾主权地位的立场,《817公报》不可解读为美国政府同意售武之前要与北京磋商。《六项保证》经国会认可,已经上升为《台湾关系法》同等层面的美国法律,比三个公报的层级都要高。

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一直对中国步步紧逼,追究的就是中国用国内立法规避国际承诺,可是轮到美国的时候,就可以百无禁忌了。国内一个立法,国际承诺就成为一个可以被任意拿捏的软雕塑,可以由美国人进行无限制的夸大或缩小的解释。一边说最终要终止售武,一边又说没有期限,几个意思?等地球毁灭了再说?美国原来的台湾主权地位的立场是什么?签署《817公报》本身算不算售前磋商?

第三招儿,逗您玩儿。2018年的《台湾旅行法》已经演化为,在十字路口当街儿耍流氓的把戏了。《台湾旅行法》完全把三个公报的内容,变成了“逗您玩儿”,美国法治演化为一种耍流氓的工具。《台湾旅行法》绝口不提一个中国的承诺,反而明确写明台湾是一个国家,这只能说明在美国立法者眼中,载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三个公报就是几张废纸。这种态度也包括美国的行政部门,总统签署法案时,也早就对前任的承诺进行了选择性地遗忘。

1954年12月2日,美国和台湾签署《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明确台海不能有战争,共同反对共产主义,并建立了盟国关系。虽然这一条约在中美建交之后被废止,但美国人一直对此情有独钟,直到2016年,美国国会在做出《六项保证》这一与台湾相关的决议时,还开宗明义地回味台湾在冷战期间与美国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并认定台湾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反共盟友,瞬间完成了1954年的快闪。快闪地实在太快了,还没有看清楚《美台共同防御条约》里约定的,美国在台驻军的权利是否也登台了。

美国的对华政策,包括台湾问题,骨子里一直就没有变,我们看到的变化只是形式。1972年美国需要中国牵制苏联,1982年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到了2018年,美国发现中国可能要翻天了。平日里,只要中美之间出事儿了,总是听很多人在指责乃至嘲笑中国人不懂美国,其实,中国人对于美国的了解程度,远胜于美国人对于中国的了解程度,倒是美国人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真正地了解一下中国。中美之争的核心还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不是空话,它反应在具体制度、体制上。在美国继续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存在合理性,不放弃和平演变的战略之前,中美关系中的任何具体问题,都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台湾问题就是美国法治霸权的活标本,面对霸权,面对地痞流氓,唯有一巴掌打过去,才是解决问题的良方。在霸权主义者、地痞流氓被打醒之后,才能把他们再拉到孟老爷子那里,讲明白什么叫“以德行仁者王”。好在1972年2月28日中美双方还发表了《上海公报》,中方保留武力解放台湾的权利,美方只是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上海公报》被若干次引用,她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压舱石,所有稍微对我们有利一些的文字,都在《上海公报》里。假设当年商讨《上海公报》时,没有那种就算谈不成也要坚持原则的勇气,在今天的台湾问题上,我们真的连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了。

2018年4月24日记于西山

【宜兴紫,察网专栏作者。】

相关阅读:中兴之难——中华文化摆脱对西方精神依赖的拐点

宜兴紫

“中兴”可以指中兴通讯,也可以指中华民族的中兴大业;“难”可以指中兴通讯目前遇到的困难,也可以指民族复兴道路之艰难曲折。咋说都成,本文也的确在同时说着这两件事儿。中兴事件与特朗普发起对华贸易战,既有区别也有联系,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中兴事件是中国企业在美国遇到的一个经营层面的法律问题,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是国家间的直面交锋,关系着两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未来走向。

中兴通讯的遭遇并非川普贸易战的天然组成部分,只是和中美贸易战的发生时间出现了重叠。中兴通讯遇到了美国极为严苛的法治环境,这种境遇让国人感受到了切肤之痛,对美式法治有了更为直接的认识。在公知们不遗余力地吹捧美国的法治理念与秩序的时候,把鲜活的积极面说得很生动,比尔·盖茨的成功就是托美国法治体系的福。比尔·盖茨当年推出windows,开始很多美国人也不愿意付费,但是微软公司用尽各种手段,对于盗版进行穷追猛打,终于建立起付费制度,成就了今天的比尔·盖茨,这实际上是美式法治的成功。

但是,美式法治的理想和现实并不总是丰满的。世纪相交的近20年前,某美国本土汽车公司遇到了一案子。一个醉汉酒后飙车,把驾驶着该公司的一辆老旧汽车的一家数口撞残,公司竟然被判赔偿约半百亿美元。原告律师在创造历史的时刻,竟然头脑十分清醒地主动找到公司,要求100万刀私了。半百亿和100万之间的差距很大,但公司岂是凯子,理儿比钱重要,不能开这个口子。于是,公司调集自己雄厚的资源,誓将官司进行到底,最后该案以公司完胜终结。这也是美式法治的神威,但更多地体现了美式法治的昏聩骨感。

中兴因为一个细节,而被美国处以极刑,美国(连带盟友)的供应商被禁止向中兴供货,几乎要断了中兴的生计。这件事上升到国家层面是必然的,但是,根据美国的法治理念,很多事情美国行政部门即使是真的想帮忙,也未必能够实现,妨碍司法乃是美国行政部门的大忌。据说中兴现在还在不懈努力试图解套儿,但是,这事儿总是看着有点儿悬,恐怕是凶多吉少,中兴必须面对更为严峻的现实,另谋他求。

中兴在美国遭难,引发举国上下一片芯痛,各路英豪都出来献计献策。在各类言论之中,其实最核心问题还是中国发展道路的抉择,直白地讲,就是争取外援与自力更生二者的主次问题。相当一批人沉迷在过去30年的发展模式与道路上,没有认清过去30年的成功,给我们带来的自身条件和外部环境等客观变化,以僵化、落后的思维方式,为中国的未来设计了重复过去30年的道路。过去30年,我们主要是靠加工代工模式,挣了一些辛苦钱,腰包的确满了许多。我们曾经资金短缺,但现在我们是1万多亿的大债主。这些成功误导了我们,以为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就像制作鞋子、T恤衫那样简单,把来料认真加工一下,就等着收取加工费了。

这是错的。那些简单的消费品,美国人实在懒得挣加工环节的小钱儿,才留给了我们,同时,我们兢兢业业的认真态度,也让美国那些嚼着口香糖,边插科打诨边缝鞋底的人们,自叹弗如。现在,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出口到美国,我们处于一个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地位,而且我们在试图分享原来美国人给自己预留的奶酪。这是美国人所不能容忍的,我们完全低估了这种严峻的事态,完全低估了赴美投资的文化成本、体制成本。也就是说,在全球利益链条中,美国可以给中国留个打工仔的位置,但中国永远别想在科技含量较高的领域内分庭抗礼。美国的单边主义文化,不会容忍迥异于西方的中国的崛起,他们的理念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美国精英阶层对此看得很清楚,他们最先的对策是TPP,亮剑直指中国体制,锁喉中国国有企业的制度。但是,特朗普意外当选,打乱了精英阶层的精心布局。特朗普极度得蔑视美国精英阶层,没工夫搭理那些intellectual bullshits。他明白中国不会上那个当,而且作为一个体制外人士,4-8年的时间也不足以让特朗普用迂回和持久战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抱负。特朗普更偏好于短平快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获取立竿见影的快钱。于是,他就重拾起来了贸易战这种过了时的市井手段和工具。如果说美国政府针对中兴通讯的措施,目的在于杀死中兴通讯,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目的就是杀死中国的民族中兴梦想。贸易战是国家间的直面交锋,美国的战略目的要么是杀死中国,要么是彻底收服中国。

面对这种致命攻击,中兴通讯该怎么办?我们民族中兴的大业又该怎么办?两条,一是认清自己的位置,二是坚定不移地走以自力更生为主干的发展道路。认清自己的位置,要求我们需要从原定的以高科技产品打入美国市场的战略构想中,往后暂时撤一撤。我们需要专注于国内的基础建设和品质提升,外贸、投资和内需这三大领域中,我们的内需是最薄弱的。中国已经是世界GDP第二的国家了,但是,我们国内的问题太多,脱贫的任务都还没有完全完成。不要害怕别人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些“不行”正是我们的发展空间和战略回旋余地。也不要低看了一带一路,人类历史上的商业往来,曾经是以陆权为主的,现在需要认真地同等重视陆权和海权了。

第二点就是“自力更生”为主的战略发展路线。现在的舆论当中,有一股批判“全民不惜一切代价搞芯片”的势力。这是一种井里投毒的逻辑方式,因为,这种说法本身就子虚乌有,说这话的人无非就是为自己的立论,树立一个荒唐的靶子,是想把中国发展芯片技术努力,等同于全民大炼钢铁的教训。我们用累死累活的血汗钱,买了1万多亿的美债,每年得到就是那些滚入本金的2-3%利息,是否也可以被说成是“全民不惜一切代价傍美国”?我们不差钱儿,关键是如何使用我们的资金,与其去获得那种数据层面的微利,不如自己投入去争取掌握包括芯片、量子在内的高科技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日子应该过够了吧。中国人不比别人笨,中国也不必别国穷,我们靠自己,努力去达到别人的高度,况且,我们还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到了那时,我们研究明白了,消化完成了,自己的科技水平真正提高了,才是七剑下天山,重出江湖的时候。

中国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厚重的历史积淀,众多的人口资源,独特的文化结构,悲惨的近代经历,这些都使得我们无法照搬西方的模式,必须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新的发展道路。况且,西方的模式本身就具有很多的固有缺陷,本身也不是人类应有的最佳发展模式。如果不服的话,看看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伊朗协议或许能变得明白点儿,在美国体制下,为了核心利益集团在国内选战中的利益,砸锅卖铁都在所不惜。中美之间的较量将是长期的、复杂的,特朗普只是一个插曲,不管特朗普什么时候离开白宫,这种较量都会正未有穷期。

大可不必过于纠结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是独立精神,别在美国这一棵歪脖儿树上吊死,中国人要靠自己去掌握核心技术。科技水平是阻碍中国进一步发展的最窄瓶颈,也是美国卡住中国身位的最后手段,美国不会送给中国科技实力,也不会让中国顺利的实现科技超越。中国必须抛弃幻想,靠自己踏踏实实地去努力。中国的民族中兴是一种体制的复兴,是一种人类文化型态的复兴,中华民族如果能够摆脱对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精神依赖,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将是中华民族的又一次巨大的思想解放,而这种思想解放也正是民族中兴的必备条件。

2018年5月9日记于西山

原标题:宜兴紫丨谈谈美国的“法治霸权”:中兴和台湾问题都是活标本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