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哪战后毛泽东判断傅作义只能“作义”不能有所作为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8/05/30 09:52:52 作者:佚名
字号:AA+

导读: 李银桥听毛泽东说:“当前,济南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北平虽近,但我料定傅作义难以有大的行动,他只能是‘作义’,而不能有所作为……”

核心提示:李银桥听毛泽东说:“当前,济南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北平虽近,但我料定傅作义难以有大的行动,他只能是‘作义’,而不能有所作为……”

傅作义某会议上发言 资料图

一场大雨过后,夜深了,中央书记处的五大书记依然聚集在毛泽东的办公室里,趁着雨后的凉意和深夜的寂静,共同商讨各主要战场上的军情大事……

李银桥和卫士组的人侍卫在里院,为首长们准备着茶水;阎长林和警卫排的人在前院和院外,担负着保卫首长安全的警戒任务。

李银桥听毛泽东说:“当前,济南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北平虽近,但我料定傅作义难以有大的行动,他只能是‘作义’,而不能有所作为……”

周恩来说:“宣化和张家口的敌军是傅作义的嫡系,我们要防止他调兵南下增援北平。”

任弼时这时说:“傅作义在华北的骑兵很有些名声,行动快,不可不防。”

毛泽东胸有成竹地说:“我早就讲了么,傅作义没得什么了不起!”然后一挥手又说,“我们还是盯一盯东北么!东北的事情办不好,那才是大问题哩!”

刘少奇说:“长春的敌军已被围近4个月,一次次突围被打退,飞机不能降落,空投不能成功,南下不能实现,内外联系中断,曾泽生和郑洞国已是瓮中之鳖了。”

毛泽东笑道:“蒋介石到了哪里也是瞎指挥,他梦想让他的部队撤出长春,回兵沈阳,全力增援锦州和葫芦岛,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么!”

周恩来说:“我们对长春久困长围,曾泽生和郑洞国是要起变化的。”他看了毛泽东一眼,又说,“我们可以利用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敌军,促使其内部起变化。”

毛泽东向周恩来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忽然又转身对朱德说:“今日是个困觉的好机会,总司令上了年纪,莫在这里陪我们熬通宵了,回去休息吧……”

“说哪里话?我很精神呢!”朱德很幽默地说,“五个手指攥成一个拳头,少一个手指,你们怎么攥得拢么?”

一句话把大家都说笑了。李银桥听着觉得既有趣又有些道理,便悄悄地在房间外试着伸出手指攥拳头――可也真是,无论伸出哪个手指,另4个手指也无法将拳头攥紧,他不由得暗自笑了……

原标题:哪战后毛泽东判断傅作义只能“作义”不能有所作为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