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王必成瞭望日军阵中何物后哈哈大笑称“好东西”
来源:凤凰网历史 2018/05/30 10:01:55 作者:一点资讯·史说新域
字号:AA+

导读: 战斗打响后,旅长王必成也赶到了牛头山前线指挥所。他猫着腰,跑到迫击炮排排长戴文辉旁的阵地上,举起望远镜,观察敌人阵营。突然,他将大手在山石上一拍,高兴地大笑起来:“哈哈,好东西!好东西!”

核心提示:战斗打响后,旅长王必成也赶到了牛头山前线指挥所。他猫着腰,跑到迫击炮排排长戴文辉旁的阵地上,举起望远镜,观察敌人阵营。突然,他将大手在山石上一拍,高兴地大笑起来:“哈哈,好东西!好东西!”

王必成 资料图

本文摘自:凤凰网历史,作者:一点资讯·史说新域,原题:新四军旅长见日军阵中一物,为何哈哈大笑?冈村宁次却暴跳如雷!

1944年3月29日上午,日本侵略军南浦旅团小林中队和伪军一个大队,带了由几匹大洋马拖着的一门92步兵炮,从浙皖边境扫荡归来,正向浙北长兴县杭村狮子口方向折回据点。

驻扎在附近的新四军16旅“老虎”团(即48团)得知,团长刘别生一面电告旅长王必成,一面部署主力营火速抄小道赶往杭村,抢占有利地形,对敌人形成两面夹攻之势,准备狠狠地伏击敌人。

战斗打响后,旅长王必成也赶到了牛头山前线指挥所。他猫着腰,跑到迫击炮排排长戴文辉旁的阵地上,举起望远镜,观察敌人阵营。

突然,他将大手在山石上一拍,高兴地大笑起来:“哈哈,好东西!好东西!”

戴排长大惑不解地问:“什么好东西?”

王必成用手一指:“你瞧!鬼子那门92步兵炮,看见吗?”

戴排长接过望远镜一看,只见敌人正在移动那门炮,准备向我军阵地炮击,他也激动地大叫:“大炮!大炮!”

王必成两眼放光,因为他特别期待将这门大炮夺过来武装自己的炮兵,便对戴排长下令:“准你用三发炮弹,打!”

戴排长迅速目测好距离,只听得“轰”地一声,第一发炮弹不偏不倚落在那门92炮的附近爆炸,紧接着又发出了第二发炮弹。

王必成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连说:“打得好,打得好!”原来这两发炮弹的炸点都避开了92炮炮身,却轰倒了拖炮的马群,使那门炮歪着身子陷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王必成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抽出驳壳枪,大声命令:“出击!”

顿时,冲锋号响彻山谷,喊杀声威震长空,指战员个个犹如猛虎下山,杀向敌群。

不消10分钟,鬼子、伪军在我部的奋力拼杀下尸横遍地,残兵败将丢下了那门92炮,狼狈地往门塘口方向逃窜。

战斗结束后,王必成用双手抚摸着这门92炮,高兴得合不拢嘴,还不停地说:“这家伙用处大着呢!”

驻南京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得知大炮落入新四军之手,气得暴跳如雷,连夜调兵遣将,限期找回大炮。

新四军部队为避敌锋芒,决定转移。可这门大炮怎么办?它体积大、份量重,加上部队要爬山过岭,只好把它分解开来,转移到浙皖苏三省交界的白观岭。

鬼子并不死心,紧紧跟踪,扬言要同我军决战,梦想在战场上夺回这门大炮。后来听说大炮已经埋藏了,就改变策略,用洋镐、铁锹漫山遍野地在树林、山沟、坟包里东刨西挖,把方圆四五十里的山区闹翻了天,可连个炮影子也找不到。

鬼子队长小林气急败坏,把那些汉奸、便衣打得一个个鼻青脸肿,对他们下了一道死命令:“查不到大炮下落,就统统的死啦死啦!”又在各村道口贴出告示:“凡报告大炮下落者,皇军赏法币20万。”

一连过了3天,无人通风报信,恼得小林手足无措。

新四军老虎团与鬼子在山里捉了几天迷藏后,又将拆散的大炮转到罗界这地方,交给驻扎在这里的团部被服厂厂长吕道明。

吕厂长当即找了一些骨干商量对策。大家想了好久,就是想不出一个合适的掩藏地方。最后还是罗界村民兵队长陆翔忠的父亲出了个好主意。

第二天一早,陆翔忠让一个姓金的内线保长带他去找鬼子,路上碰到一个日军少佐带着数十名日伪军在找炮,便谎称在6里外的罗界村西的大山上发现了炮轮子印。鬼子大喜,便让他带路。

陆翔忠指的这条路,其实何止6里?足足10里有余。这条路还又窄又滑,少佐不得不从马上爬下来步行。待他们上了山走到一个洞口时,鬼子和伪军已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这时,带路的陆翔忠突然装模作样地惊叫起来:“你们看,这不是炮轮子的印子吗?”

一个鬼子上前一看,果然在洞口的泥草地上有着清晰的92步兵炮的轮辙,一直通向洞内。

这下,气喘吁吁的日伪军顿时象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少佐立时从地上跳起来喊道:“统统给我进洞的搜!”

鬼子伪军呼呼啦啦就往洞里钻。起初,借着洞口的一点亮光,可以辨路,但越往里走就越黑,而且越来越宽大,几十个人进去仍显得挺空旷,还不时有蝙蝠飞进飞出。伪军和鬼子吓得脊梁骨都凉嗖嗖的。

少佐命令伪军点上松明火把,强迫他们继续往里搜。这洞也确实奇怪,大洞套小洞,小洞穿大洞,简直象一座迷宫。过了二三个小时,直到太阳快落山,还是一无所得,急得少佐心慌意乱起来。

这时身边的翻译献了一条“妙计”:“少佐,皇军损失大炮,看来必在此洞无疑,但少佐已不便久留,还是叫人把守着,回去带专用工具来,继续仔细寻找。”

少佐已想尽快离开山洞,就顺水推舟,命令两个小队的伪军留在洞口看守,又让翻译拍了几张大炮轮辙的照片,就带着大队人马返回据点去了。

就在两个小队的伪军在洞口骂爹骂娘、埋锅烧饭、安排住宿时,不远的茗峰山顶罗界村的民兵和新四军吕厂长等正沉浸在一片欢庆声中。

原来,他们为了迷惑敌人,兵分两路,一路去村西山岔石洞口印上大炮轮辙,引诱敌人;一路便把3只装有炮架、炮轮、炮栓、瞄准镜的大木板箱子,从群众家里连夜抬上茗峰,分散埋入地洞;还有一口崭新棺材,里面装着大炮筒子,也被埋进了峰顶一个名叫“刘秀脚印”的大坑。

鬼子在山洞里以及附近山村折腾了20多天,结果还是一场空,鬼子司令部无法下台,就将那个丢炮的鬼子中队长小林枪毙了事。

1944年8月3日,16旅集中了老虎团和46团、独立2团,在长宜一带战线上对日伪军发起了攻势。为配合战斗,16旅的军工科同志取回了92步兵炮配件,检修装配好后,用来装备部队;还土法上马,翻修了几发炮弹。

战斗开始了,由老虎团主攻长兴县城的外围据点。深夜11点,全线开始进攻。一、二营分路直扑各个敌伪据点,三营为预备队。

二营进攻白埠据点。先是开展政治攻势,派俘虏向碉堡里的伪军喊话,伪军中没有动静。团长刘别生命令把大炮推出来。炮手挥舞一面小旗高喊:“预备……”炮楼上伪营长闻听连声叫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一营主攻合溪镇,战斗非常激烈,从拂晓一直打到下午3时,街北大碉堡的敌人还在拚命顽抗。那座碉堡又高又大,而附近几十米的地形又很平坦,战士们很难接近。

就在这时,那门92步兵炮来到了。营长果断地下令:“发炮!”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把那炮楼的顶炸上了天。战士们乘势发起了冲锋。

由于92步兵炮先声夺人,经一昼夜激战,新四军连克13个据点,摧毁敌堡60余座,收复国土1500余平方里,解放了60000多居民,获得了那几年里新四军在江南区的最大一次胜利,受到军部电令嘉奖。

原标题:王必成瞭望日军阵中何物后哈哈大笑称“好东西”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