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何以“引领世界”?
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2018/06/06 14:53:43 作者:孙应帅
字号:AA+

导读: 中国文化对于“世界文化”领导权构建和引领,需要处理好文明文化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关系,在融合与引领的辩证统一中构建文化领导权。

1528240129364487.png

党的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①在人类面临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面对人类社会何去何从的时代之问,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和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给出中国答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提出要“建设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绿色低碳的世界”。②2018年4月,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上进一步提出:“面向未来,我们要兼容并蓄、和而不同,加强双边和多边框架内文化、教育、旅游、青年、媒体、卫生、减贫等领域合作,推动文明互鉴,使文明交流互鉴成为增进各国人民友谊的桥梁、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的纽带。”③将人类共同价值和中华优秀文化弘扬光大,将中国自身发展与世界共同发展融为一体。这种深具开创性、普遍性的价值理念,正成为引领时代潮流和人类文明进步方向的鲜明旗帜。

在顺应潮流、争取文化领导权的基础上推进“世界文化”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中国先贤的唯物主义自然观认为,大自然的运行有其自身规律,而人们只要掌握了自然规律就可以利用它为自身服务,达到“制天命而用之”。④对于自然界而言,存在着一定的演变规律;对于人类社会而言,同样存在着一定的发展趋势。通过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可以准确把握这种发展趋势,从而采取适宜的措施,更好地适应这种发展趋势和时代潮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中国40年改革开放给人们提供了许多弥足珍贵的启示,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振兴,就必须在历史前进的逻辑中前进、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就运用唯物史观对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和社会实践进行考察和分析,科学地预见到现代社会的发展趋势。由于资产阶级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也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将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⑤这里的“文学”,即泛指科学、艺术、哲学、政治等等方面的著作,也引申为文明与文化的“世界性”将成为发展趋势和时代潮流。因此,在尊重规律、顺应大势的基础上推进“世界文化”,将是各文明国家和人类社会的共同责任。而在对世界文化的塑造中,既体现着各文明文化的交融碰撞,也体现着对世界文化领导权的引领争夺。

以文化领导权思想著称的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理论家安东尼奥·葛兰西,则从国家、市民社会、文化意识形态等角度展开对文化领导权的思考。他认为,一个社会集团的领导地位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即“政治统治权”和“文化领导权”。一方面,统治集团通过国家和法制政府行使直接统治或管制,这主要包括军队、警察、监狱等国家权力和暴力专政机构;另一方面,统治集团要在整个社会行使统治,则主要是通过市民社会中的民间社会组织机构如政党、学校、教会、学术文化团体等,向人们传播本阶级的价值观和理论体系,以获得大众的认同和随从。而国家最初是政治强力和专政管制的政治统治权,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资产阶级对文化领导权的长期引领,工人阶级已经逐步认同资本主义文化秩序以及民主、自由等价值观念,从而接受了资产阶级不仅在经济上、政治上,而且在文化上的“总体统治”。

因此,无产阶级要重新取得对资产阶级的胜利,就不仅要在经济上、在政治上通过革命改变旧制度,而且要在文化上进行革命,从而实现对旧文化旧制度的“总体革命”。同时,他认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文化领导权的争夺和引领应当是先行的,“每一次革命都是以激烈的批判工作,以及在群众中传播文化和思想为先导的”,“就社会主义来说,今天也在重复着同样的现象。通过对资本主义文明的批判,无产阶级已经或正在形成统一的意识;这种批判含有文化的性质,而不仅仅是一种自发的和自然主义的进化。”⑥这样,无产阶级如果能在文化上、道德上、价值观上先起领导作用,并说服各阶级阶层接受,从而和一些进步阶层,如农民、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阶层结成广泛联盟,即“历史性联合体”,就能引导他们取得对资本主义的胜利、最终走向社会主义。

在今天塑造“世界文化”的历史条件下,葛兰西的文化领导权思想仍具有现实意义。当今世界,一方面,各种文化与文明的交流交融、包容互鉴日益频繁,人类文明多样性成为世界的基本特征,文明差异不应该成为世界冲突的根源,而应该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另一方面,世界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基本制度之间的竞争仍未消失,因而两者在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的“总体竞争”仍将持续。因此,在未来人类社会“世界文化”的塑造中,社会主义的文化仍然存在着对这种“世界文化”的引领问题。由于社会主义文化、道德和价值观对资本主义的理论优越性,将使得社会主义文化在对“世界文化”领导权的争夺和引领中,处于顺应潮流的有利地位。

在展现中国特色和世界情怀中构建文化领导权

“东方风来满眼春”,社会主义文化、道德和价值观不仅要对资本主义展现出理论优越性,而且要展现出实践优越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核心价值观正在展现出这种实践优越性。

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波折起伏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风景这边独好”。这种自信和优越感,源自中国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基本政治制度,以及建立在这些制度基础上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等各项具体制度的坚持。而这种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又使那些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看到了新希望,使人类社会在资本主义现代化发展路径和文化体系之外,看到了新希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要在未来人类“世界文化”的塑造中构建文化领导权,就要求以下两点:

第一,在展现中国特色中构建文化领导权。世界上有200多个国家和地区、2500多个民族、多种宗教。正是如此多种多样不同历史和国情,不同民族和习俗,孕育了不同文明文化,而每种文明都有其独特魅力和深厚底蕴,都是人类的精神瑰宝。因此,文明没有高下、优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别。“不同文明要取长补短、共同进步,让文明交流互鉴成为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维护世界和平的纽带。”⑦中国作为世界文明文化之林中的一员,也有着自己悠久的历史和国情,有着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和深厚底蕴。正是这种相对于其他文化来说是异域文化的独特魅力,以及文明古国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深厚底蕴,吸引了其他文化的交流兴趣。因此,保持中国文化的特质,展现中国文化的特色,在未来人类社会“世界文化”塑造中,引起其他文化交流互鉴的兴趣,这是在其中构建“世界文化”领导权的前提。

第二,在展现世界情怀中构建文化领导权。过去过于强调“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但世界的是共通的。尽管各文明文化的表现方式和表达途径不同,但对于真善美的追求,对于正义、善良、勇敢的追求,对于民主、自由、平等的追求都具有普遍性、相通性,异域文化之间能够在激荡和竞争中交融也是因为这类普遍性、相通性。因此要想引领“世界文化”,就更需要世界眼光和情怀。中国古代的汉唐文化能够引领亚洲文明、塑造出“东方文化”,靠的也不是武力征服而是对共通价值的同理认同和天下情怀。今日之好莱坞拍的《阿凡达》、《哈利波特》、《黑客帝国》、《星际穿越》、《辛德勒的名单》、《美丽人生》或迪士尼文化能被各种异域文化所接受,也是因为其内在价值观的展现已不完全只具美国特色、而更具世界眼光和情怀。再如韩国的《熔炉》或韩流文化、日本的《解忧杂货店》或动漫文化、印度的《摔跤吧爸爸》或宝莱坞文化等等,也都更多思考展现着世界性话题,只是用各民族文化进行了特色呈现。中国的《红高粱》、《霸王别姬》和西游文化等的对外成功传播,也是对这类共通价值的人文思考。因此,中国文化今后应当更多担当世界责任、展现世界情怀,如果用中国文化的民族性体现出人类视角的《海豚湾》,或地球视角的《三体》之类,将有益于中国文化对于“世界文化”领导权的构建。

总之,中国文化对于“世界文化”领导权构建和引领,需要处理好文明文化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关系,在融合与引领的辩证统一中构建文化领导权。同时,还应当强调,中国文化之所以具备引领“世界文化”的先进性,乃在于当代中国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失去社会主义这个特质,带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糟粕的文化就难以具备战胜资本主义“世界文化”的先进性,难以打赢葛兰西所说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领导权原则之间的“阵地战”,也难以构建对“世界文化”的领导权。因此,只有坚持社会主义文化的先进性,展现中国文化的世界情怀,在未来人类社会“世界文化”塑造中,才能引起其他文化赞叹学习的兴趣,这是在其中构建“世界文化”领导权的基础。

(孙应帅,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②习近平:《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人民日报》,2017年1月20日。

③习近平:《开放共创繁荣 创新引领未来》,《人民日报》,2018年4月11日。

④《荀子天论》。

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4页。

⑥[意]安东尼奥·葛兰西:《葛兰西文选(1916-1935)》,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6、7页。

⑦习近平:《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人民日报》,2017年1月20日。

 

原标题:中国文化何以“引领世界”?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