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媒体拒绝承认委内瑞拉选举结果
来源:媒体观察网站FAIR 2018/06/07 10:22:04 作者:艾伦·麦克劳德
字号:AA+

导读: 马杜罗于5月20日再度胜选,连任委内瑞拉总统,本次选举投票率为46%,马杜罗获得860万票中的580万票,最接近的挑战者法尔康(Henri Falcón)则仅获得180万票。

马杜罗于5月20日再度胜选,连任委内瑞拉总统,本次选举投票率为46%,马杜罗获得860万票中的580万票,最接近的挑战者法尔康(Henri Falcón)则仅获得180万票。来自超过30个国家的150位国际选举观察员监视此次选举过程,包括西班牙前总理萨巴德洛(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萨巴德洛表示:“我对于投票过程毫无疑虑。这是一套先进的自动化投票系统。”(南方电视台,2018/5/20)

另一位观选员、前厄瓜多总统柯利亚(Rafael Correa)则在推特上宣布(2018/5/20):“委内瑞拉选举的发展毫无异状。我观察了四个投票所,公民不断涌入,只需短暂的时间等候与投票。这是非常现代化的双重控制系统。就我所看到的状况来说,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是毫无瑕疵的组织。”

为何西方媒体拒绝承认委内瑞拉选举结果

马杜罗再度贏得委內瑞拉总统选举。(图片來源:路透社)

然而,西方媒体对于委内瑞拉选举过程的看法截然不同,不约而同将此次选举形容为严重缺陷、充其量仅是独裁者主导的一场骗局。《纽约时报》(2018/5/20)将此选举描述为:“评论家们指出这是一场严重舞弊、对他(马杜罗)有利的比赛。”《赫芬顿邮报》(2018/5/21)则将此次选举定调为:“一场被抨击为闹剧的投票,这个饱受危难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的独裁政权再次得到巩固。”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2018/5/21)则表示:

“马杜罗(译按:这里拼错成“Nicholas Maduro”,多了一个h)轻松胜选连任,但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拒绝接受这个结果,并认为此次投票存在诈欺的情况。这也是美国与许多独立观选员的看法。”

撇除拼错总统名字不论,这里引述“独立”观选员的唯一来源,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由美国国务院资助的保守派团体自由之家,要说它是“独立观选员”颇有问题。

媒体对于委内瑞拉选举的报导相似得惊人。事实上,绝大部分媒体的标题甚至使用相同的词汇与构句,一方面宣称马杜罗是赢家,一方面透过好用的介系词“在 之下、在 之中(amid)”,破坏整个选举体系的合法性。

〈在对选举强烈抗议之中,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再度胜选〉(路透社,2018/5/18)

〈在普遍失望的情绪之中,马杜罗赢得委内瑞拉大选〉(《纽约时报》,2018/5/20)

〈委内瑞拉大选:在投票舞弊的质疑声中,马杜罗胜选连任〉(英国广播公司,2018/5/21)

〈在反对派杯葛之下,委内瑞拉的马杜罗再度胜选〉(《华尔街日报》,2018/5/21)

〈在选举异常的指控声中,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再度胜选〉(《芝加哥论坛报》,2018/5/18)

〈委内瑞拉大选:马杜罗在低投票率的情况中获得连任——美国在“假选举”后考虑进行石油制裁 〉(伦敦《独立报》,2018/5/18)

〈在诈欺的指控声中 委内瑞拉的马杜罗赢得遭抵制之选举〉(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2018/5/21)

〈委内瑞拉在反对派的抵制中进行选举投票〉(半岛电视台,2018/5/20)

〈低投票率,让委内瑞拉延长投票所开放时间〉(《华盛顿邮报》,2018/5/20)

〈委内瑞拉社会党领袖马杜罗在选举异常的指控声中胜选〉(《赫芬顿邮报》,2018/5/21)

这些新闻文章都没有提到柯利亚、萨巴德洛或任何其他官方观选员的看法。并非他们的评论难以被找到。柯利亚在推特上有超过340万名的追踪者,在撰写本文时(5/23),他的评论已经被转发超过3,500次。相反地,上述报导不约而同地将委内瑞拉的选举制度形容为一出闹剧,尽管欧洲议会(2005/12/15)称其为“与最进步的国际做法一致”、欧盟(2006/12/4)认为(委内瑞拉的选举)“有效率、安全、可供查核,且技术专家的能力与先进的技术水平一致”、美国前总统卡特(2012/9/21)则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棒的 一套非常完美的投票系统”。

尽管反对派的杯葛让投票结果变得可以预测,马杜罗仍然获得28%合格选民的支持。与欧巴马(Barack Obama)2008年获得的得票比例大致相同,更超过2012年欧巴马竞选连任时的得票比例,还有川普2016年的得票比例,虽说上述选战竞争都相当激烈。路透社(2018/5/20)忽略这点,宣称可怜的委内瑞拉人之所以投票给马杜罗,是因为他们相信他们会“押对宝,中大奖”。

西方媒体不寻常的相似性与负面论调并不令人惊讶。正如我在《来自委内瑞拉的坏消息:二十年来的假新闻与不实报导》(Bad News From Venezuela: 20 Years of Fake News and Misreporting)一书详述的那样,(西方媒体)的外国报导篇幅大量被删减,导致一小撮记者撰写我们听到的其他国家之新闻。媒体复制、贴上像是路透社与美国联合通讯社等新闻组织的内容,而后者则又雇用许多便宜的当地记者。

在委内瑞拉,这些记者不是中立的行动者,而是出身极为偏颇的当地媒体,与反对派关系密切,导致西方媒体视自己为反对马杜罗的意识形态前锋、对政府的“反抗”。 西方媒体讨伐马杜罗之际,他们对发布假新闻或是蓄意生产误导的内容毫不羞愧,例如声名狼藉、各家媒体(时代杂志,2015/2/5;美国有线新闻网,2015/2/6;新闻周刊,2015/2/5)争先报导的故事“委内瑞拉的保险套要价755美元”。该故事杜撰者毫无悔意,还声称将继续利用“迷人的伎俩”(sexy tricks)表达自己的观点。

用来贬低委内瑞拉人民的典型伎俩就不那么性感了。比如说彭博社(Blooberg)的罗萨蒂(Andrew Rosati,2018/5/21)宣称,马杜罗在“广受诟病的选举”中获胜,“就必须独自为国家的崩溃性经济危机负责”。他一边窃笑,一边接着说道“美国与地区领导人”将就委内瑞拉举行此次选举,对“这个饱受危机苦恼的国家,其至关重要的石油产业,施以进一步的隔离与制裁。”显然马杜罗只能怪自己违背了华盛顿的意志吧!

原标题:为何西方媒体拒绝承认委内瑞拉选举结果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