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让俄罗斯从摇摇欲坠到站稳脚跟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2018/06/10 10:31:28 作者:后沙月光论古今
字号:AA+

导读: 中俄关系的健康发展,将告诉这个世界,秩序还有另一种选择,霸权主义终将被唾弃。

相信昨天的“友好勋章”颁布仪式画面,大家从各种媒体渠道都看到了,普京总统的确配得起这份至高无上的荣誉。

这也是对中这些年来紧密合作,共御风雨的中俄关系的高度肯定。

中方领导人称普京是“知心好朋友”,知心朋友最大特点是什么?就是默契。

有了默契,可以省去很多交流沟通的时间和精力,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相向而行,不必担心被对方算计。反而会让某些霸权国家坐立不安,气急败坏。

普京则使用了俄语“达瓦里希”(товарищи)一词,一声同志,尽在不言中。

中俄合作关系水平越高,西方舆论挑拔离间的力度也就越大。

它们用“人权”大棒敲打中国,用台湾问题挑衅中国,用贸易问题要挟中国,俄罗斯却在这些问题上始终保持着一个大国对另一个大国应有的尊重,岂能不令西方“心痛”?

同样,俄罗斯也面临着西方的严重威胁,安全上,北约导弹部署到了家门口,经济上受到多年制裁,舆论上被极力丑化。

前两天美国媒体称是特朗普将普京推向了中国,而特朗普称要将普京拉回到G7集团。不管戏法怎么变?从北约东扩到乌克兰颜色革命,俄罗斯已经受够欺骗了。不但被骗,还要当背锅侠,特朗普上台成了俄罗斯阴谋操纵的结果。

美国的强盗式思维方式不会改变,一边指责别人“干涉”它的大选是破坏民主,一边辩称自己干涉别国大选是为了“民主”。

普京让美国头痛是件好事,甚至欧洲而言也是如此。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都拿他没办法,硬的不敢使,软的不管用了,好气哦!

痛苦挣扎

九十年代的俄罗斯是躺在急诊室里奄奄一息的大毛熊,“西方医生”们手里拿着的不是手术刀,而是餐刀。

那时没有网络,就算有,也只能尽是对寡头吹捧的文章和纸醉金迷的镜头,以示“民主”的俄罗斯人民有福了。

实际上,在亚洲金融风暴之时,1998年,俄罗斯经济几乎到了崩溃边缘,这是整个九十代乱象的必然结果。

这一年,俄罗斯80%交易是用“以货易货”的非货币方式进行的,这种中世纪般的交易方式,是卢布跳水的市场反映。

对国家而言,税收完全落空。得到暴利的只有寡头,他们将能源和原材料贱卖给西方,再把资金存入西方金融机构,国家?什么是国家?

只有30%的劳动者(包括公务员)拿到足额工资,31%被拖欠,39%拿不到工资,政府停止支付养老金,中小企业和供应商得不到贷款。

8月17日,俄总理基里延科宣布拒绝偿还2000亿美元的外债和内债,卢布贬值,90天内债务重组。

手里有钱的市民全部冲向了商店,抢光最后一批消费品,9月,物价开始飞涨,寡头霍多尔科夫的梅纳特银行破产,震动西方投机客。

梅纳特银行破产就意味着民众存款蒸发,大量贫困者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哪有存款?然而随着一家家银行连续倒闭,曾经得意扬扬的中产资级存款不见了,他们也滑向了曾经被他们耻笑的窘迫境地。

叶利钦只能向克林顿求助,IMF施舍给俄罗斯226亿美元贷款,名为援助,以便让国际投机资本能顺利逃出俄罗斯,然后将俄罗斯的失败归结于腐败。

西方塞给你的“民主”是神丹妙药,如果你吃了活不了,那是你身体有毛病,跟“民主”无关。

12月,严冬来临,莫斯科市民在大雪中排起望不到头的长队,以求一瓶廉价牛奶,当然,这是西方救世主恩赐。在苏联时代,美国报纸总是极力宣传这种排队照片,这次,他们看不见了。

新自由主义让普通群众穷困潦倒,在岁月中挣扎,而一度相信新自由主义能带来好运的中产阶级,也难逃一劫。

1990年“五百天计划”说阵痛到1992年就会结束,结果到了1998年还在痛。

大毛熊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陷井之中,对于西方来说,它是一只猎物,要杀要剐,要蒸要煮,取决餐桌上各位绅士的口味。

野蛮时代

在西方眼里,它们要用虚无的“民主”换取俄罗斯人民的财富,石油,天然气,矿产,原材料……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

一个工业化国家被有意“去工业化”,他们骗俄国人说,只要这样坚持下去,俄罗斯就会变成了科威特。

的确,像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波塔宁等寡头过得上了科威特王室般的生活,但一亿四千多万的人民被抛弃了。

1998危机之后,1999年,55%的俄罗斯居民要依靠自家开辟小菜园来补充食物, 这不是现在中国城市小康之家在阳台种点新鲜蔬菜调调口味的怡情小菜园,这是生活逼使你回到农耕时代。

除了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也爆发了,不是黑帮怕警察,而是警察怕黑帮。毒品,酗酒,暴力在青年人中蔓延,某些苏联时代被根除的传染病,又死灰复燃,人口出生率远低于七十年代。

1991年,俄罗斯总人口是1亿4830万,2004年是1亿4350万,少了480万。根据IMF要求,公共福利开支必须消减,以偿还外债,卫生保健制度只能吃苏联老本。

西装革履的寡头在上层攫取民众,描龙绣凤的黑社会大哥在底层掠夺民众,简单说,那个时代,没有好人走的道。

谢尔盖,外号黑熊,莫斯科黑帮大佬,本来这种人不是被枪毙,就是流放西伯利亚,90年代却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西方学者又来了,他们必须为新自由主义理论自圆其说,终于发现俄罗斯没有“法治”,所以是野蛮资本主义,问题归根在于俄罗斯人民的素质上。

把灵魂交给魔鬼

从苏联到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的政治精英面对困境束手无策,但他们迷信西方的一切,甚至将国家经济战略交给美国来安排。

1992年,AID(美国国际开发署)带着一副“古道热肠”主动承担起俄罗斯经济转型重担。它们给了哈佛国际发展研究所三亿多美元,任命哈佛经济学家施莱弗为“哈佛-莫斯科”项目负责人。

团队执行人是哈佛毕业生乔纳森,并常驻莫斯科,AID的钱就是通这个项目进入俄罗斯。

他们负责俄罗斯私有化计划,司法体系改革计划,资本市场建立计划,并培训亲美经济团队。

今天,人们难以想像,一个国家怎么会将命运交给另一个国家安排?但对于当时俄罗斯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施莱佛,乔纳森等人折腾了五年,将俄罗斯人民当成小白鼠,说要让俄罗斯变得自由,透明,富裕,但是,与他们吹嘘的恰恰相反,俄罗斯得到的是奴役,黑幕,贫困。

五年下来,“哈佛-莫斯科”项目玩不下去了,可以理解,总会有一点“失误”的吧,比如银行破产,失业激增,工资拖欠等等小失误。

问题是,俄罗斯人还真相信是自己的问题,好心人美国是不会错的。

1997年5月丑闻爆发,出手控告哈佛经济奇才的是美国司法部门,很讽刺,对不对?为什么美国要抓这两位俄罗斯经济计划的指导者?

因为他们不但诈骗俄罗斯,还诈骗到了美国政府头上,用中国话说就是吃相太难看了。

施莱佛,乔纳森到底干了些什么?

一,以俄政府高级顾问身份,空手套白狼,掌握的内部信息,用皮包公司购买俄石油公司和天然气公司股份,以施莱弗父亲的名义进行。

二,乔纳森和妻子在俄罗斯洗钱,后来他父亲从美国赶来一道洗钱,再将资金投入俄证券市场。

三,将投资伪装成了美国银行贷款,谋取私利。

四,施莱弗的妻子齐默尔一边担任俄债务重组顾问,一边投资俄债券。

五,两人和他们的妻子,直接参与俄股票交易,获得暴利。

六,两人利用在俄政府特殊身份,让妻子注册基金公司(帕拉达公资产管理公司),恶意挤出了英国,法国,瑞士等基金公司。

七,挪用AID的拨款。

……

可笑的是,这种人是俄媒口中的救世主,经济奇才,无私的好心人。

2000年5月27日,美国司法部正式起诉两人,还起诉了哈佛大学,罪名是诈骗美国政府,索赔三亿六千美元赔偿金。黑吃黑当然有罪的,如果只是在俄罗斯犯罪,那都不叫事儿。

2005年8月,联邦法院裁定,双方和解,哈佛赔偿2650万美元,两人各付200万美元,妻子公司支持150万美元,不了了之。

俄罗斯走向经济崩溃和去工业化,是人为有意制造的,只有掠夺,没有生产。

机床制造,建筑机械,农机产品,电子工业,工具制造,国防工业几乎整个整个企业被消灭, 顶尖科技人才不断外流,普通的只能改行。这样的国家在西方面前谈何独立?

没有战争,没有天灾,一个国家沦落到这种地步,谁还有脸说“民主”是神药?

普京上台后,对外,打击寡头,媒体国家化,能源国有化,发展军工等几个动作,已经让西方很不高兴了,说“人权”被打压。

对外,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上跟美国正面刚,国际事务跟中国站在一起。

美国很想收拾俄罗斯,但面对其庞大的核武库,又无可奈何,不敢玩狠的。

普京是管得很细,他连企业拖欠工人都要管。

没人管,西媒说没法治,有人管,西媒说“专制”,如果俄罗斯要看西方的脸色做事,它永远也找不到前面的道路。

一个大国,只能走自己的路,普京能带着俄罗斯从摇摇欲坠中站稳脚跟,还能跟美国叫板,就是因为坚持自己,相信自己。

民以食为天,普京摊煎饼果子,跟乘坐高铁到天津一样,都具强烈的信号。人民生活质量提高,无论对中国,俄罗斯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看看他们的非常6+1,还声称要领导这个世界。

中俄关系的健康发展,将告诉这个世界,秩序还有另一种选择,霸权主义终将被唾弃。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原标题:普京,让俄罗斯从摇摇欲坠到站稳脚跟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