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专程游说三国,伊核协议还有救吗?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2018/06/11 09:19:45 作者:刘紫菡
字号:AA+

导读: 眼下看来,所谓多边主义重要成果的伊核协议面临重重困境之际,没有一方站出来向伊朗提供真正的实质性帮助。

5月8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自这场零和博弈的发条被拧紧、伊核协议的存废进入关键期,各利益攸关方动作频频。在伊朗外长扎里夫5月中旬开展穿梭外交之后,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6月6日结束对德、法、英三国的访问。

1.webp

内塔尼亚胡访问德国

来源:AP

此次出访的核心目的有两方面:一是游说三国放弃试图挽救伊核协议的努力,二是要求欧洲积极遏制伊朗在叙利亚、也门等地持续扩张的影响力,否则难民危机或将愈演愈烈,也即伊朗形成间接的经济、军事方面的双重掣肘。

三国领导人所表达的意向明确且一致:强调与以方对伊核协议在处理方式上求同存异,在理念上殊途同归——更希望通过修订协议、而非草率“退群”,实现对伊朗的核能力及军事的遏制。此外,三国领导人均不满美方迁馆耶路撒冷导致加沙冲突,谴责隆重庆典所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

内塔尼亚胡在访问前中后的态度和言论耐人寻味。出访前,他表示“此行目的有两个,一是伊朗,二也是伊朗”。而在落地前的机舱访谈中,他对《国土报》记者表示,无意也无望当即扭转欧洲三国态度,但尽管当下未达成共识,他相信绑在利益绳结两头的伊朗和欧洲关系势必难以承受时日累积的经济重负。

仔细想来,内塔尼亚胡的态度多少有点自相矛盾。无意扭转欧洲态度,5月初迄今伊核协议已多次被拿上谈判桌,且进行商讨沟通的条件完全充分,那么为何专程进行这次“大动作”?此外在欧洲领导人明确内塔尼亚胡访问目的的条件下,仍对加沙冲突高调表态,是否有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意味?

结合前两点,是否侧面反映出本就相对脆弱的欧以外交关系和政治互信遭受到了难以修复的负面影响?此外,伊朗方面是否受到影响,又作出怎样的回应?

为何访欧?

笔者认为,各家媒体诉诸笔尖的“推销反伊立场”只是冰山露在水面上的八分之一。内塔尼亚胡此次访欧之行,一则有个人层面的利益考量,二则是一场试图缓和愈加脆弱的欧以关系的“融冰之旅”。

个人层面上,个人形象的塑造对于受贪腐事件影响的内塔尼亚胡极为重要,游说欧洲放弃伊核协议象征着对本地区安全的维护。同样不可忽略的是,他对于默克尔对欧洲、尤其是德国国内排犹主义所实现的有效管控的赞扬,象征着对区域外安全的维护。

2.webp

内塔尼亚胡

来源:AP

今年2月,内塔尼亚胡再度受到警方涉嫌贪腐的指控。然而一项民意调查数据显示,在5月8日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后,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在议会中占据36个席位,攀升至近十年最高点。如何保留并延续此次政治成果的优势,是内塔尼亚胡追求个人形象塑造,从而带领利库德集团维持国内最大党团、并获得更多席位的重要考量因素。

事实证明,相较于对领导人政治生涯污点的关注,以色列民众对于国家安全的心理和实际诉求完全占压倒性优势。暴力升级时,民众就会投票给右翼政党。这也是自2001年迄今,工党彻底失去最大执政党地位这一事实留给政界的历史教训。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5月16日发表题为《内塔尼亚胡需要冲突才能生存》(Netanyhu Needs Conflict to Survive)的评论文章。文章称,内塔尼亚胡已经掌握了利用解决危机来提升他的支持率的能力。有评论认为,以色列民众被恐怖主义事件分散注意力,以致彻底忽略内塔尼亚胡的贪腐案件,这种想法过于简单化了。相反,内塔尼亚胡的军事和外交胜利是对他在国内政治中的形象的补充。

内塔尼亚胡出访的第二点考量是在有所需求的前提下,弥合因美国迁馆耶路撒冷导致隔阂加深的与欧洲关系。据德国《明镜》周刊6月3日报道,北约秘书长斯图尔滕贝格表示,如果伊朗对以色列发动袭击,北约不会提供任何安全保障。时间点很巧,恰在出访前一天。如前所述,安全问题是以色列民众的心腹之患,是政界人士赢得议会议席的重要关切。

尽管以色列是中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军事强国,军备购买力极强,且被评估为核门槛国家,但人口不多,战争冲突仍需外部势力介入。内塔尼亚胡是否带货去欧洲以收买人心,我们不得而知,但苦心劝说欧洲国家参与军事安全事务,是他的重要考虑。

3.webp

北约秘书长斯图尔滕贝格

来源:AFP

谈及隔阂不断加深的欧以关系,一方面,欧盟一直对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扩建犹太人定居点持反对立场,由此引发的抵制运动造成双方龃龉不断,分析人士评价双边关系为“貌合神离”。意识形态上,新一代欧洲青年不再像老一辈欧洲人那样背负着对大屠杀的内疚感,他们所目睹的是定居点的扩张、隔离墙的修建以及军警的强势地位。反之,以2015年标签事件为代表的双边摩擦对以色列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

另一方面,自2015年来欧洲有增无减的反犹活动也严重制约了欧以关系的发展。难民潮导致欧洲排犹现象日趋严重,而以色列方面认为本国肩负着为全世界犹太人提供安全庇护的道德责任。法国连续两年成为犹太人移民以色列的最大来源国。对此,法国总理瓦尔斯曾公开表示不满。

伊核协议何去何从?

6月4日是内塔尼亚胡出访首日,恰逢伊朗伊斯兰革命政治和精神领袖伊玛目霍梅尼逝世29周年纪念日。当日,哈梅内伊宣布命令,要求在伊核协议框架下,伊朗原子能组织立即提高铀浓缩能力,以达到19万“分离功单位”。如再有其他国家退出伊核协议,那么伊朗将重新回到核武器开发上。

4.webp

哈梅内伊

来源:REUTERS

分析人士认为,正值伊核协议存废的关键时刻,哈梅内伊的命令反映出伊朗国内强硬保守派在面临外部重重压力之下不断反弹的趋势,而以现任总统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保守派的影响力正在下降,包括伊朗外长扎伊夫所开展的穿梭外交迄今为止成果有限。货币贬值和失业率攀升势必引得国内民众对于国家领袖治理能力的质疑。

伊朗国内对伊核协议的前景日趋悲观,对欧洲的不信任感也越来越强。经济方面,对伊投资的欧洲企业迫于在美国和伊朗只能二选一进行交易的局势下,纷纷撤出伊朗市场,为伊朗民众对于经济蓬勃发展的前景蒙上了一层迷雾。

协议问题上,6月4日当天,默克尔表示对伊核协议的修订将在核能力和军事的限制框架下进行,同样触碰了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在5月25日提出的七个条件之一:欧洲三国领导人必须承诺避免提及伊朗在该地区的导弹计划和军事存在。

眼下看来,所谓多边主义重要成果的伊核协议面临重重困境之际,没有一方站出来向伊朗提供真正的实质性帮助。正如默克尔2017年初对地区局势的表态:“欧盟与美国的关系没有永恒的保障,欧洲正面临数十年来最大的挑战,要依赖其他国家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是太天真了。欧洲需自强。”哈梅内伊宣布命令表明国家最高领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本质和解决问题的唯一路径,方向不偏不倚,但或许伊朗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参考资料:

1.艾仁贵《貌合神离的以色列与欧盟》

2.https://sputniknews.com/analysis/201806061065137179-israel-europe-netanyahu-visit-relations/

3.https://sputniknews.com/middleeast/201806031065050305-nato-wont-help-israel-attack-by-iran/

4.http://news.ifeng.com/a/20180606/58591710_0.shtml

5.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8/06/06/489921.html

6.http://foreignpolicy.com/2018/05/16/netanyahu-needs-conflict-to-survive/

 

原标题:内塔尼亚胡专程游说三国,伊核协议还有救吗?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