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校友伍继红搬进170平新楼:不关心这些,想工作
来源:红星新闻公号 2018/06/18 12:50:01 作者:王春
字号:AA+

导读: 1998年,“铁饭碗”已被打破。从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现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毕业后,伍继红涌入人才市场,与101万毕业生争抢“饭碗”。但辗转北京、广州、天津三地,她始终未能进入“体制内”。毕业两年,伍继红求职接连受阻。直至2000年婚后,她再未从事任何工作。

伍继红终于松了一口气。奔忙数月,新房落成,她成了这间170平米二层楼房的女主人。

8个月前,这里还是一座被黄泥包裹的老屋。伍继红夫妇和他们的5个孩子,还有两位老人,在此艰难度日。9口之家,仅靠伍继红丈夫邓高华一人支撑。

在江西修水,这样的家庭并不多见。

1998年,“铁饭碗”已被打破。从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现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毕业后,伍继红涌入人才市场,与101万毕业生争抢“饭碗”。但辗转北京、广州、天津三地,她始终未能进入“体制内”。毕业两年,伍继红求职接连受阻。直至2000年婚后,她再未从事任何工作。

▲伍继红与新房的合影。

2005年,临盆在即,伍继红被前夫抛弃,4岁女儿也被带离。在困窘不堪时,她被邻镇的邓家接纳。

如果不是吴美华,伍继红的窘迫仍将继续。他是修水中学的老师,2017年5月,在与扶贫干部走访时,伍继红的遭遇引发了他的好奇。他将伍继红的经历写成文章,然后在网上发布。不料,却引发人大校友的震动。

▲2017年5月,师友们送来了善款还有物资。

很快,校方派人赶赴江西,了解伍继红的现状,并进行帮扶。“掉队”19年,当伍继红再次见到久未谋面的师友,她说,有了向上的力量。

当时,红星新闻记者赶赴江西修水,专访伍继红。如今,8个月过去,除了修建新房,伍继红现状如何?

楼房建成/

她并不兴奋:我并不关心这些

1月24日,十二坊村,阴雨连绵。鞭炮的轰隆声不时从村西南的山谷中传出。烟花在空中爆裂,噼里啪啦的声响此起彼伏。

▲每有亲友前来,就会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伍继红立在新屋前,若有所思。见记者走近,她快步向前,一阵寒暄。

上次见到伍继红,已是8个月前。再次相逢,她的话明显多了起来,脸上缀着笑,忙前忙后,有了持家的模样。

▲酒席上的美食。

伍继红一家在新房里摆了酒席,宴请亲友,恭贺乔迁。原来的老宅甚至不能挡风遮雨。屋顶虽然撑了一层塑料帆布,但一到阴雨季节,屋内就成了“水帘洞”。凹凸不平的泥土地面总是发潮。天气热时,屋内就蒸腾起一股发霉的味道。同时,墙上的泥巴开始脱落,冬天一到,阴风就会趁机溜进来。

▲家徒四壁

▲老屋破败不堪,每逢雨天,雨水都会淋入。

去年5月,这间老屋刺痛了远道而来的人大校友。他们决意为伍继红建座新房。老屋旋即被推倒。一座两层高的楼房在原地矗立起来,造价近20万元。

十二坊村是上杭乡乡政府驻地。新屋在建时,伍继红一家被乡政府免费安置在一公里外的民居内。

上杭乡党委副书记谢能文告诉红星新闻,邓家的老宅符合危房改造的条件,他们一家9口,按照每人20平米,每平米500元的标准,如建起180平米新房,可补9万元,“但实测时,他们少建了10平米,所以只补了8.5万元。”

上杭中学校长周伏荣是伍继红一家的结对帮扶干部。他补充道,“算上屋檐是180平米,但没计算在内。”

▲鸟瞰伍继红一家新宅。

新房建成,伍继红的丈夫邓高华摊开双手,冲着记者憨笑,“几个月,一直忙,手上全裂开了缝儿。”他说,高兴,但有些突然。

上杭乡党委副书记谢能文称,除了政府补助的8.5万元,人大校友会通过修水县红十字会直接支付给施工方十万多元,“邓高华家可能也贴了点钱,但不多”。

相对丈夫,伍继红并没有显得太过兴奋。她说,其实,在建新房前,自己就不关心这些,“租房子也行,到处跑也行,这些都是次要的。人是活的,很多都是可以改变的。”

她顿了顿,“物质是必要的,比如,校友们寄钱过来,扶贫干部来了也会送些衣服或者吃的。”但她强调,“我该有工作的权利。”

虽然乔迁,但伍继红未能尽兴。除了邻里,校友们各自奔忙,都没有前来。她说,幸福,就是有喜事时,亲朋好友共聚一堂。这时,她黯然下来,“娘家没人过来。”

12年来,从未见过母亲,她甚至都忘了母亲的模样,“她有高血压,坐不了车,也有些顾虑。”

去年五六月份,伍继红的姐弟曾来修水探望,叮嘱一番后,匆匆离去。

校友买手机/

她留言:如何才能跟上队伍?

十几年里,伍继红基本在山中度过。但人大校友们为她打开了一扇窗。互联网上,开始有了伍继红的足迹。

2017年5月,人大校友会托人给伍继红买了手机、办了卡,帮她下载了微信、注册了账号。红星新闻注意到,2017年6月17日,在一篇写她的微信文章下,她甚至连续7次留言,在感谢师友之余,她也曾发问,“如何才能跟上队伍?”

▲新屋前的山路,没有硬化,一到雨天,泥泞一片。

上网,对于伍继红来说,还有些新鲜。她说,她会特别留意所有关于母校的消息,还会看些精准扶贫方面的报道。

但不久,手机就被孩子们抢走,“玩游戏,而且有些沉迷。”伍继红也无奈,“浪费时间,太奢侈。”

人大校友们又为伍继红配了电脑。她会“打打表格,存一下爱心人士的资助情况。”不过,仅一个月,电脑就坏掉了,成了摆设。

伍继红的生活习惯也有了些许“变化”。她已习惯早起,“一般5点多,有时4点过。”她会在电视上,跟着K歌王里的体操视频或者广场舞,锻炼下身体,然后开始一天的生活。

而5个孩子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重拾专业?/

她直言:班主任寄来的书几乎没看

伍继红至今无业。

去年5月,人大师友前来探望时,伍继红有些雀跃。在班主任安清福的鼓励下,她也曾准备重拾专业,“去档案馆工作。”

安清福信守承诺,在回京数日后,即寄来十余本档案学方面的教材。伍继红掰手指,《科技档案管理》《现代电子档案管理》……

但她直言,8个月时间里,她只是在刚拿到书本时,草草翻了几下,“马马虎虎看了下,每天被孩子缠着,不太有时间。”同时,她认为,看书作用并不大,“还是需要在实践中理解。比如,让我直接去档案馆工作。毕竟,这些知识也都是从实践中来的。”

▲1998年,伍继红求职时的简历。

毕业20年,伍继红仍对在档案馆工作,心心念念,“那是最实在的,也是最想去的。以前,在学校时,实习过。细微,而且很轻松,很简单。”不过,到底能不能胜任档案馆里的工作,她心里没底,“只有做了才知道。”

但婆家姑姑邓伍福对伍继红充满了信心,她连用三句“比以前好太多”,来形容伍继红这8个月来的状态。

第一次去伍继红前夫家“提亲”的正是邓伍福。她向红星新闻回忆,那是2006年,第一次见到伍继红时,她看上去只有60斤的样子。当时,伍继红躲在门后,不敢见人。虽说就要生育,但完全看不出来,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弓着背,低着头,不敢看人。

▲多年困顿后,伍继红仍然保存着《北京市公务员录用资格证》。

“太穷了,炒菜锅只剩一半,还在用。”邓伍福甚至都诧异还有这么穷的人家存在。最后,几经商量,邓家将伍继红接回家中,与邓高华成婚。20多天后,伍继红产子,“她不哭不闹,只是皱下眉,站着就把孩子生了。”

伍继红回忆,在前夫家的这7个月,她遭遇变故。当时,走在外面,像是六月飞雪,没有光,白茫茫一片,“没营养,一个月能有两个鸡蛋就不错了。”

在邓家这些年,伍继红情况渐好。“尤其是和人大校友们取得联系后,她的状态每日都有进步。”邓伍福说,一家9口,5个孩子,伍继红的公婆操劳过度,背已经驼了。但现在,之前不懂干活,甚至不能照顾孩子的伍继红开始洗衣做饭,成了家里的主力。

生活被捆绑/

她降低标准:哪怕去洗碗也行

伍继红用困境来形容自己的处境。她说,她被孩子们捆绑了。

工作,仍然是伍继红最渴望的。她甚至降低标准,“哪怕去洗碗也行。”她说,“一家9口,如果高华(丈夫)不去打工,经济来源只有政府的低保。公公婆婆一想到将来,就特别紧张,很有压力,哪怕手上有八九万,也不敢花钱。”

“不能指望别人了。”伍继红不止一次这么下定决心,她要去工作。但是,她又意识到,她和丈夫上有老,六七十岁的公公、婆婆,还有80岁的爷爷;下有小,5个少不更事的孩子。

▲伍继红一家9口

她很矛盾,但不断告诫自己,要摆脱这种状态。

“每天照顾孩子,只是承担了家庭的责任。一直这样下去,就是个没用的人。对不起抚养过、关爱过我的人。一个人,应该承担社会责任,应该去工作,要有完整的人格,要独立,要有经济能力,最起码,也要能养活自己。”

思忖片刻后,她终于想到了该如何摆脱这样的困境,“几个老人还能动,而且对孩子好,让他们各带一个,我和高华带两个。”甚至,伍继红想,雇人照看孩子,“我赚的钱,正好雇人。我就是想工作,想融入社会。40多岁了,还要依靠公公、婆婆。”

伍继红告诉红星新闻,修水县妇幼保健院曾为她免费检查了两次身体,“医生说,这是自闭症。常年封闭,多和外面打交道就好。”

▲这个自然村落中,目前只住着伍继红一家。

孩子们进进出出,或者哭闹,或者嬉戏,伍继红没办法专心聊天。她冲着玩游戏的老四喊了几声,但这个5岁的孩子并未回应,仍在一个劲儿地“冲关”。

一度,孩子们的身体最令伍继红忧虑。5个孩子,2个男孩3个女孩,老大11岁,老五仅3岁。长期在潮湿的环境中生活,孩子们难免生病。去年6月,他们相继被送往修水县人民医院体检。结果,老四做了小手术,住院数日后,康复出院。年龄最小的女儿得了支气管炎,住院几日,见好,但至今仍会反复。

“除了能够报销的,剩下的钱都由人大校友们支付。”伍继红不止一次提到人大的校友们,“他们给我和孩子们都买了商业保险。4个孩子上学,人大校友又打了几千元钱。”她甚至扯起床上的被褥,“这些也是人大校友送的。”

▲1994年,伍继红考入中国人民大学。

对于伍继红的现状,修水县上杭乡党委副书记谢能文称,政府已力所能及帮扶伍继红一家。但工作方面,“行政事业单位没可能,要考试。”他说,可以推荐伍继红夫妇去企业就业。但不知他们能否胜任。

看着眼前蹦跳的孩子们,伍继红开始有些迷茫。

她思忖片刻,将头埋进双臂,“实事求是讲,我不敢奢望什么理想。现在,只能随便找个工作,慢慢适应社会再说。”

原标题:红星独家|人大女生伍继红搬进170㎡二层新楼房:我不关心这些,就是想工作,想融入社会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