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对付中俄 美国又出了个阴招
来源:瞭望智库 2018/06/23 10:07:43 作者:徐秉君
字号:AA+

导读: 在美国现有的多头制衡政体下,无论是组建太空部队还是开拓战略新疆域,不仅要经过府院之间、军种之间的多轮博弈,而且还会遭遇到复杂的政治与军种利益的牵绊。

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命令美国军方组建第6大军种--"太空部队",尽管这一军种的最终设立还需要走一系列繁杂的程序,当然过程也不会一帆风顺,但是美国明确将太空划为"战斗领域",之前对于太空技术军事应用还"讳莫如深"的其他大国可能也要快速跟进,美国的"太空军"掀起了太空军备竞赛大幕的一角。

这是否意味着未来战场加速向太空推进?

俄罗斯红星电视台评论称,当下的"太空战氛围"已与上世纪80年代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时期相差无几,只不过从美苏太空争霸,演变成了以美俄中为首世界多数大国都参与的太空竞赛。首先是太空侦察工具的开发,然后是主动防止被侦察的努力(比如反卫星武器),关于太空的"盾与剑",各大国的竞争早就暗自展开。

早在里根时代美国就提出了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

对于严重依赖卫星的各大国现代化军队来说,这更像一种"恐怖平衡",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所谓的"主导太空"可能更像是南辕北辙。

1.为何要搞太空部队?

美国国会提出组建太空部队,基于美国太空战略的考量,致力于争夺未来太空战争中的制高点,是具有前瞻性和超前布局的战略举措。

俄罗斯率先组建了全球第一支空天军,这是促使美军加速组建太空部队的直接动因。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并于8月1日开始担负战斗值班。

俄罗斯的空天部队是由之前的俄罗斯空军、空天防御部队、反导部队合并而成,并完善了统一协调指挥体系,主要是为了应对来自于美国及北约的空天威胁,同时也是对美国全球快速打击战略构想的回应。

早些时候,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约翰·海顿在谈到美军将要建立新型兵种的计划时说:"如果不能够迅速转变,我们将失去在太空的竞争优势,并危及自身能力,从而无法赢得我们的竞争对手。"

加速建设太空部队是美军新一轮军改的重点之一。

伴随着航天航空技术的发展,太空领域日渐形成新的战略威慑源。因此,注重太空力量建设不仅是美军改革的重点,也是美军的一项重要的战略选择。

事实上,美国一直在有计划、有步骤的向太空推进。

2016年7月15日,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网站发布了题为《建设太空任务部队,训练明天的太空战士》的白皮书。该文件从体制架构、训练方式和作战运用等方面详细阐述了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对太空部队下一步建设与发展的构想,体现了美国对太空军事力量建设的重新考量。

从白皮书的建设目标来看,新型的太空任务部队将能够在动态多变的威胁环境中执行作战任务,以满足太空领域对抗的需要。

X-37B空天飞机

2. 美国国会的"私心"

在太空部队的归属问题上,矛盾出现了,国会与军方有着不同的态度。

美国国会原本计划按照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模式组建太空部队,将太空部队打造成与陆海空军并立的独立军种,设立独立的指挥机构,该部队指挥官有权与空军参谋长共同列席参谋长联席会议,但行政管理仍由空军部长领导。

实际上,国会有点私心。

有关专家认为,国会立法设立独立的太空部队、将太空部队剥离出空军,有两点目的:

一方面,为了更有效率地使用稀缺财政资源(以避免被空军挪用于空中装备建设而减少太空力量建设)开拓太空技术和战略的新疆域,以争夺太空军备竞赛主动权;

另一方面,为了增强国会自身对美军未来发展的掌控力,通过"分而治之"策略在新军种中争取盟友。

受美国政治背景和利益集团的制衡,组建太空部队的议案一经公布,便受到来自政府和军方的强烈反对。

在法案通过前,白宫发表声明:太空条款用意可嘉,但建立新军种的时机尚不成熟,与目前国防部改革的主要方向不匹配。

军方高层认为,提升太空能力,不一定非要用建立新军种的方式,渐进的改革往往比这种激进方式效果更好、风险更小。

国防部长马蒂斯、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席尔瓦、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和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芬等主要军政官员都强烈反对建立独立太空军种。

大卫 古德芬指斥其为"一种倒退",并威胁"不会支持该议案获得通过"。

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美军作战指挥和行政/后勤指挥系统相互分离。各军种部长虽是文官,但却是军种后勤和行政的最高长官。

3. 动了谁的"奶酪"?

这项具有前瞻性的战略布局为什么会遭到军方如此强烈的反对?

原因很简单,因为组建太空军触动了原有军种的利益,并且,新军种的出现会使军方管理体系更加复杂。

从表面上看,组建太空部队似乎是符合美国的太空战略;

具体到操作层面,必然会与现有的美国空军体系产生严重冲突。

比如,新组建的太空部队势必要从空军中分离出去,并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组织结构,涉及人员调整、权限划分、职责界定和经费派拨等方面,从而削弱空军的整体势力。

美国空军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削弱,防患于未然、将"新生儿"扼杀在萌芽状态是意料之中的事。

据媒体透露,2018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删除了关于"需要对美国空军的太空任务及相关能力进行详细评估"的表述。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空军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该法案仍然支持"对美国现有太空管理核心进行改革的相关建议"。

对此,美国空军早有应对措施。

为了避免将太空任务部分从空军独立出去,空军部长希瑟 威尔逊早已"顺应呼声"设立了一个全新的职位--专门主管太空行动的副参谋长,这意味着美国空军将以"内部分工"的方式继续垄断太空任务,也使得组建太空部队的动议彻底成为泡影。

4. 议员变身"墙头草"

参众两院重要人物前后截然相反的态度变化颇值得玩味。

如共和党参议员威廉 索恩贝里和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HASC)主席迈克 罗杰斯等人,开始批评空军、鼓吹组建太空部队,在最后关头,又转过头来支持否决议案。

事实上,罗杰斯曾在HASC内部卖力推进太空部队的理念,甚至在国防授权法案出台前达到了60票赞成、1票反对的绝对支持率。

然而,最终不敌空军高层,被国防部长马蒂斯以"胡闹"(kibosh)一词轻松否决。

可见,在军方的压力下,索恩贝里等人在最后关头不得不作出妥协。

在议案被否决之前,索恩贝里还在媒体上嘲讽空军:

" 在将太空作为新兴作战域方面鼠目寸光";

" 必须为联合部队配备专精专业的军种,改变这一现状";

空军"具备上述能力的速度慢的令人发指,简直堪比其当年从陆军附属的航空队独立脱离的漫长'进化'过程"。

组建太空部队的议案被否决后,索恩贝里解释说:"组织机构的改革其实也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重要的是发展太空任务能力并广泛开展演练",似乎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5. 太空部队前途漫漫

众所周知,美国人发明了飞机,也是最早把飞机用于空战的国家之一。

但是,美军长期把航空队编在陆军系列,一直作为辅助军种配合陆军作战,直到1948年,美国才组建了真正意义上独立的空军。

当年从老军种中艰难蜕变而来的新军种,如今又成为了其他新军种创立的拦路虎。

在议案被否决之后,为了照顾各方的面子,军方同样有自己的说辞。

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保罗·席尔瓦指出,没有太空部队,美军也一样能加强太空力量建设。他认为,从战略司令部的机制改革和权力下放着手更容易,也同样有效。

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为了打消国会的疑虑更是强调指出,空军"高度重视来自太空的新威胁,因此在年度军种预算中为太空系统增拨20%"的经费,并以此表示,有能力在空军框架内进一步整合和提升太空能力。

好莱坞电影中美国进军太空的场景

由此可见,在美国现有的多头制衡政体下,无论是组建太空部队还是开拓战略新疆域,不仅要经过府院之间、军种之间的多轮博弈,而且还会遭遇到复杂的政治与军种利益的牵绊。

因此,尽管组建太空部队代表着未来发展趋势,但对于美国来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标题:为对付中俄 美国又出了个阴招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