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媒:美国正为拉丁美洲设计新的地缘政治地图绘制法
来源:环球视野 2018/06/26 11:35:23 作者:赫尔曼·戈里亚斯·洛佩斯 魏文
字号:AA+

导读: 在太平洋联盟新自由主义的幕墙背后隐藏着一项精细的地缘政治工程计划。其最终目标可能是破坏由南美洲国家联盟所代表的政治--一体化主义的计划,加强孤立本地区进步的—民粹主义的政府的政策。

2018到2020这三年将意味着将以一个新的反动的黑浪闯入拉丁美洲地缘政治的舞台,将表现在将实施“软政变”,其明确的目标是用在美国监护下的专制政权取代对华盛顿的指令没有知觉的政权(尼加拉瓜、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的政权)。

太平洋联盟是美国在拉丁美洲的特洛伊木马吗?

在太平洋联盟新自由主义的幕墙背后隐藏着一项精细的地缘政治工程计划。其最终目标可能是破坏由南美洲国家联盟所代表的政治--一体化主义的计划,加强孤立本地区进步的—民粹主义的政府的政策,特别是坚持玻利瓦尔革命的委内瑞拉政府,以及清算南方共同市场的经济一体化计划。南方共同市场是1991年在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乌拉圭签署“亚松森条约”之后建立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后来委内瑞拉作为正式成员加入,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秘鲁、厄瓜多尔、智利、苏里南和圭亚那成为它的“伙伴国”。

美国这项吞食的战略在中期内的目标是建成一个太平洋弧,以便将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马整合在一起,最后让南方共同市场(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加入,遵照谢尔曼·肯特在他的《美国的世界政治的战略智能》(1949)一书提出的“胡萝卜加大棒”的肯特理论。肯特在书中认为,“战争并不总是常规的:实际上大部分战争,遥远的和近期的战争总是用非常规的武器进行的……政治的和经济的武器。所采用的战争类别是政治战和经济战”。

这些类型的战争的目标被这位作者以下述方式表达:“在这些非常规的战争中企图做两件事情,削弱敌人的抵抗意志和能力,加强自己战胜的意志和能力”,随后他补充说,经济战争的工具“在于胡萝卜和大棒”:“一方面包围、冻结资金、抵制、封锁和黑名单;另一方面是补贴、贷款、双边条约、易货贸易和贸易协定”。

在墨西哥民主的前途不确定

2012年1--2月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布热津斯基一篇题为《美国以后》的分析文章。他分析了由于新的地缘政治角色(中国,俄罗斯)闯入全球的舞台和它们在国际关系中的副作用使美国衰落的论点。关于墨西哥,布热津斯基认为“一个下滑的美国和一个有国内问题的墨西哥之间的关系恶化可能达到威胁局面的程度”。这样,由于美国出口的“建设性的混乱”以及在2006年开始的反对贩毒集团的战争造成的情况,墨西哥可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墨西哥的胡亚雷斯城(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城市,2009年死于暴力的人数超过阿富汗)就是一个范式。为了避免可以预见的反对美国的革命运动高潮,将着手加强制造墨西哥内部的不稳定,直到它完全“巴尔干化”和屈从于美国的指令。这样,特朗普反对移民的政策加上经济的保护主义(清算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对墨西哥的产品征收关税,这将导致墨西哥产品对美国的出口严重收缩,以及进入墨西哥的美元侨汇的收缩。这种情况可能意味着墨西哥社会和经济的崩溃,结果引起社会冲突的经常爆发。可以预见这将是民主自由一种明显的倒退,随后回到已经超越的将军队的干涉“作为宪法秩序的担保”的局面。

在古巴新的导弹危机?

莫斯科现在是哈瓦那的第九大贸易伙伴,作为普京访问古巴的序曲,俄罗斯杜马已经批准古巴欠前苏联总计为352亿美元的债务,其余的35.2亿美元由古巴在十年内支付,俄罗斯重新在古巴的经济中投资。普京访问时会见了劳尔·卡斯特罗和菲德尔·卡斯特罗,讨论了莫斯科和哈瓦那之间的技术--军事合作问题,同时讨论了能源、运输、航空、太空和卫生合作的问题,签署了一些协议。

关于美国与古巴的接近,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中心思想是采取消灭前总统奥巴马遗产的所有痕迹的措施。这样,在清算奥巴马的医改法案之后,特朗普宣布检查北美自由贸易条约,美国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议(这些措施是特朗普个人偏执狂的产物,没有看到他在美国立法机构的表现遭到美国民众社会广泛阶层的反对,引起共和党政治阶级的分裂),特朗普下一步将是毁坏贝拉克·奥巴马总统执政时实现的美国与古巴外交和贸易关系的进展。

特朗普政府建议的这些变化的意图是增加控制和检查,以便为与古巴签署协议的美国企业制造困难,以及为美国人继续到古巴旅行制造困难,这是古巴裔美国人的突出代表马尔科·鲁比奥(佛罗里达参议员)和马里奥·迪亚斯--巴拉特不疲倦地施加压力的结果,这两个人都是共和党人。最后,美国对古巴岛的贸易封锁自动延期一年,美国对古巴的封锁造成的损失估计近70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在地缘政治上的短视可能挑动古巴和俄罗斯签署一项新的军事合作的条约(想起1960年劳尔·卡斯特罗和赫鲁晓夫签署的秘密协议),包括在被废弃的罗尔德斯军事基地建立一个雷达基地,以便舒适地监听华盛顿伊斯坎德尔导弹的声音,可能是1962年10月导弹危机的再版。

走向加勒比石油计划的终结?

加勒比石油计划是2005年由委内瑞拉倡议建立的,目的是向成员国以支付优惠的条件提供燃料,比如软信贷,低息贷款。加勒比石油计划由18个国家或地区组成(包括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古巴、尼加拉瓜、多米尼加共和国、海地、伯利兹和加勒比的10个群岛)。根据委内瑞拉当局的安排,委内瑞拉每天向这个集团的国家提供10万桶石油,价值达40亿美元,其中一部分用现金支付,其余的有补贴。面对模仿查韦斯主义的革命思想感染的危险,美国新的战略将是密切与加勒比石油计划的国家的贸易和军事关系。这些国家根据加勒比石油计划专门依靠委内瑞拉供应能源,从多米尼加共和国总统达尼洛·梅迪纳开始。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政府举行了一次加勒比能源安全峰会,会上美国要求本地区的国家将它们的能源来源多样化,更多地相信私人的投资,这样减少对加勒比石油计划的依赖。

尼加拉瓜在五角大楼的瞄准点上?

中国已经承担了在尼加拉瓜建设一条新运河(两洋间的大运河)的挑战,它类似于在泰国和缅甸之间计划建设的克拉地峡运河,以避开马六甲海峡,事实上该海峡已经变成一条饱和的海上通道,受到海盗攻击的影响。2010年连接中国和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管道已经开工建设,环绕俄罗斯,以便避免它全部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使能源的采购多样化。因此美国将对丹尼尔·奥尔特加(尼加拉瓜总统)的政府制造不稳定,在它的全球地缘政治战略中榨干中国的能源来源。

另一方面,4月份在马那瓜(内哈帕湖)建立了一个卫星地面站,以便“控制贩毒,研究五角大楼的极度紧张引起的‘自然现象’”。美国指控俄罗斯通过相当于美国GPS的全球海事卫星系统“正在利用尼加拉瓜以便建立一个军事间谍范围”。结果,特朗普政府将借助于肯特提出的理论。这样我们看到美国的参众两院通过了名为“2017尼加拉瓜投资条件认定书”的法律草案,根据肯特的战略寻求冻结美国的卫星机构(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给尼加拉瓜的国际贷款,其直率的目标是造成尼加拉瓜资金枯竭,然后在经济上窒息。最后安排一次由美国电信引导的“多种颜色的革命”,强迫尼加拉瓜统治的精英举行新的总统选举,明确的目标是清算桑地诺主义的遗产,实现让尼加拉瓜回到由美国监护的民主的道路。

在委内瑞拉清算查韦斯主义的遗产?

在委内瑞拉马杜罗总统决定没收美国通用汽车厂,这被特朗普政府看成是针对美国跨国公司的利益的一次袭击,这种情况曾被美国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利用。蒂勒森原是艾克森美孚总裁和顾问代表,该公司在委内瑞拉的机构2007年被乌戈·查韦斯总统国有化。美国企图发动反对马杜罗的政变。艾克森美孚是美国政府第四部门的组成部分,在决定对外政策的阴影中具有真正的权力。按蒂勒森的要求,查韦斯主义的革命被宣布为“美国危险的敌人”。此外,根据中国和委内瑞拉的协议,中国国有的石油化学公司将投资140亿美元,以便做到在奥利诺科石油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丰富的石油矿藏)每天生产20万桶原油,在美国全球地缘政治浮动的路线上这可能是一枚“导弹”(美国明确的目标是榨干中国的能源来源)。结果,在一场系统的紧张的以有选择的必需品供应不足为基础的制造不稳定的运动之后,公民日益增加的不安全被放大,反对派占领街头,对委内瑞拉的原油进行制裁以便造成违约或停止支付。我们将会看到随后军队将要求变成“祖国的救星”,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设计的计划,将得到哥伦比亚不可估量的后勤支援,哥伦比亚变成了美国在大陆的航空母舰,企图在委内瑞拉发动一次“软政变”,以便2018年在委内瑞拉清算查韦斯主义的遗产。

巴西将成为南美洲新自由主义的宪兵吗?

巴西是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成员,尽管这些国家组成一个像欧盟或东南亚国家联盟那样的政治联盟被排除,这些国家具有形成一个经济集团的潜力,其地位高于现在的8国集团(G-8)。估计到2050年将占世界人口的40%以上,国内生产总值加在一起达到24.951万亿美元。

美国明确的目标是抵消俄罗斯在美洲南锥体的影响,做到让巴西在南美洲承担“新自由主义的宪兵”的角色,因为巴西在美国为拉丁美洲设计的新的地缘政治棋盘上发挥一种重要的作用,美国认为在全球的舞台上巴西是一个潜在的盟国,美国可能支持巴西加入联合国安理会成为常任理事国,从而增加巴西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特殊分量。

记得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推迟她对华盛顿的国事访问(这一决定得到罗塞夫主要的顾问们的赞同,其中有她的前任和导师卢拉·达席尔瓦)曾包含着美洲大陆两个大国之间一种危险的对抗的风险,因为根据前总统卢拉的说法,“美国人不支持巴西变成一个全球的角色这个事实,从根本上说,他们接受巴西利亚(巴西的首都)像过去一样成为从属”。

这样,罗塞夫在确认“(美国)非法的监听代表着侵犯主权,与友好国家之间民主的共处不相容”,她要求美国对国家安全局侵犯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计算机网络的理由做出有说服力的解释。在罗塞夫在第68届联合国大会开幕式上发表强有力的演说之后,收到的是美国政府的敌意。美国开始在巴西实施“建设性的混乱”,以便使她的总统职位不稳定(罢免)。不能排除在中期的未来美国发动一次军事政变以便在巴西建立一个军事—总统制的国家。

马克里和阿根廷经济主权的终结

关于阿根廷,在20国集团的框架内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在戛纳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私下会晤中对奥巴马的论点不敏感,没有接受恢复在阿根廷土地上与美国进行联合军事演习,由美国进行协调(事实上这可能意味着美国为本地区设计的新的军事理论的破裂,因为签署南美洲国家联盟条约的政府对美国呑食的战略已经变成一个不舒适的因素,南美洲国家联盟的第一任秘书长正是阿根廷前总统内斯托·基什内尔)。这样,阿根廷总统马克里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主张意味着在未来十年将阿根廷的经济主权作为抵押。之后,我们将看到阿根廷加入太平洋联盟,只剩下古巴、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和玻利维亚成为不听众美国理论的国家,美国对它们将实施“大棒”政策(它的原创应当归于美国前总统特奥多罗·罗斯福),根据“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主义,从20世纪初这项制度就指导着美国对拉丁美洲的霸权主义政策。

原标题:拉媒:美国正为拉丁美洲设计新的地缘政治地图绘制法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