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问题将欧盟价值理念推向分裂
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2018/06/27 15:54:08 作者:董一凡
字号:AA+

导读: 因难民而带来的政治社会生态变化却难以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各国政治氛围、合作意愿和互信基础也在此过程中大受影响,使得欧盟传统的价值及理念不断被解构。

欧盟举行难民危机峰会。(图源:环球网)

近期,难民问题再给欧盟招致新一波政治动荡。意大利新政府拒绝非政府组织难民船靠岸,并要求法国和马耳他接收难民,引发其与法国、马耳他外交摩擦。德国总理默克尔被执政伙伴基社盟主席、内政部长泽霍费尔“逼宫”,后者要求默克尔“送走”已在其他国家登记的难民,国际舆论一度猜测默克尔第四届政府恐怕遭受基社盟“拆台”的可能性。欧盟16个成员国甚至在6月24日就改革欧盟难民政策召开小型特别峰会,意大利坚持修改《都柏林规则》的提议招致欧洲腹地国家的反对,被冠以“拯救默克尔”期望的峰会无果而终。这些风波显示欧盟内部对如何处理难民问题分歧巨大,也凸显欧盟长期以来坚守的价值和理念在其冲击先不断被分裂和质疑。

首先,欧盟国家的人道主义精神遭遇挑战。人道主义精神本是欧盟各国引以为傲的传统理念和道义责任,欧盟曾高举此旗帜对一切难民持以接纳宽容的态度。而难民危机爆发以来,各国对于难民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安全、文化等方面的冲击防范与疑虑之心陡增。同时,现实问题也使民众对难民的基本态度从同情逐渐偏向排外。波兰、匈牙利等国打着维护欧洲传统基督教文明的旗号,坚决对难民说不,与人道主义直接冲突。即使是由亲欧派掌权的法国和西班牙,也在难民峰会上提出在欧盟内设立“封闭式收容中心”的设想。同时,为了选举政治利益,民粹政党和传统政党均打出对移民更为强硬的主张,近期强势拒绝难民船的意大利内政部长、民粹政党“北方联盟”党主席萨尔维尼与德国基社盟均各自面临重要地方选举的大考,使其必须在难民议题上有明显表示,而人道主义精神自然是无足轻重。

其次,难民问题引致成员国对欧盟权威的挑战。难民问题成为欧盟移民、内部人员自由流动等政策的“压力测试”,也逐渐使这些制度面对当初未曾设想的问题,而成员国因现实困难或“本国优先”倾向而对欧盟政策产生的不满和挑战,使得其权威受到冲击。意大利等南欧国家要求修订规定第一入境国接纳难民的《都柏林协定》,使得其他国家缓解其接纳压力的同时,满足这些难民希望被德国等富裕国家接纳的愿望。这一要求虽然有一定“合情合理”之处,但却使得欧盟运行多年的制度被质疑、指责和挑战。而波兰、匈牙利等国反对欧盟在难民危机期间制定的制度性难民分配方案,也加剧了各国以本国利益出发向欧盟说不的风潮,欧盟作为超国家行为体的规范性权力受到实质上的削弱。

其三,成员国间信任缺失,猜忌和指责陡增。当前,各成员国从本国利益考虑出发,对难民问题提出质疑,使得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团结和互信受到极大的损害。一方面,法国、德国等大国及欧洲腹地国家呼吁各国团结的同时,却囿于普遍的排外政治氛围及传统的道德压力,指责意大利为代表的外围国家的“反移民倾向”。另一方面,以意大利等直接受难民潮冲击的国家角度看,腹地国家“站着说话不腰疼”,以道德和规则枷锁将负担捆绑于本国。而波兰、匈牙利等“死硬分子”则将一切欧盟政策规划视作损害本国利益的阴谋,希望欧盟内对移民强硬态度的国家和政治力量多多益善,给其壮胆助威。英国《金融时报》指出,德国的泽霍菲尔、意大利的萨尔维尼和匈牙利的欧尔班已经组成了反移民联盟。实际上,随着各成员国内部政治氛围向反移民靠拢,各国均希望由其他国家承担更多责任,同时对本国无论是财政援助还是难民接纳上作出更大贡献均持更为谨慎的态度,同时占据道德高地指责他国不负责任、缺乏人道精神,各国在这一过程中逐渐消耗着相互信任和责任共担的精神,逐渐将合作应对危机玩成了零和博弈。

虽然自2017年以来登陆欧洲的难民总量已大幅减少,欧盟实质压力已大幅缓解,但因难民而带来的政治社会生态变化却难以恢复到危机前水平,各国政治氛围、合作意愿和互信基础也在此过程中大受影响,使得欧盟传统的价值及理念不断被解构。而人人为己、相互指责的氛围不仅仅体现在应对难民问题,更在欧元区改革、欧洲一体化发展方向等议题上突出体现,政治氛围的恶化和传统理念缺失将长期影响欧盟的决策力和深化发展的动力。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