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刘仰:低“商业化”媒体不可缺
来源:环球时报 2018/06/30 10:05:13 刘仰
字号:AA+
刘仰:低“商业化”媒体不可缺

导读: 商业化程度较低的媒体更容易对读者负责,向读者提供更多有益的、有用的内容。而商业化程度越高的媒体就越喜欢给读者提供瞬间的刺激、吸引人的零碎内容,甚至是令人麻醉、上瘾的有害内容,目的无非是把这些被“绑架”来的观众卖给广告商,而许多读者可能根本没有察觉,甚至继续陶醉在那些无聊的内容之中。

刘仰:低“商业化”媒体不可缺

近日,日本文部科学省通过对全国约14万名青少年家长的调查,得出一个结论:有读书和读报习惯的青少年学习好、学历高。这条看似简单的结论背后也许还可引申出来一个结论,即网络阅读越频繁的青少年学习成绩相对较差、学历也相对较低。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全新的结论。即便在没有网络媒体的年代同样如此,比如爱看书的青少年比爱看电视的青少年学习好、学历高。换句话说,青少年的学习成绩和学历与他经常接触的媒体商业化程度成反比,媒体商业化程度越高,对学习成绩和学历的负作用越大。

尽管报纸和图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商业化的,但它们的商业形式和程度则不同。传统媒体时代,报刊读书都需要付费,而为了让读者能心甘情愿付钱、付了钱还能有所收获,写作者和出版者总是会对读者负责,并希望读者在付钱之后能够觉得物有所值。然而,电视或网络阅读一般不需要付费,所以读者的反应和感受显得不那么重要,甚至是被忽略了。

即便有点击率这样的评价指标,它所反映的也只是读者曾“到此一游”而已,至于读者是否有所收获,它的评价体系基本是不会反映的。当然了,商业化程度高的媒体需要赚钱,它们并不是学雷锋的积极分子。为了赚钱,它们通常只需用一些刺激人的内容吸引住读者的眼球,就可以从广告商那里获得收益。电视时代的收视率是不分彼此的批发,而网络时代的个性抓取则是零售的。也就是说,越是不需要付费的媒体,商业化程度越高,就越不需要对读者进行有益的良性反馈,而只需把读者拉过来、骗过来围观,围观的人越多,它能卖的内容就越多,广告商支付的钱也就越多。在这些商业化程度高的媒体中,读者只是商业链条上承担实现利润功能的一个环节和工具,而不是求知求真求收获的社会成员。

因此,商业化程度较低的媒体更容易对读者负责,向读者提供更多有益的、有用的内容。而商业化程度越高的媒体就越喜欢给读者提供瞬间的刺激、吸引人的零碎内容,甚至是令人麻醉、上瘾的有害内容,目的无非是把这些被“绑架”来的观众卖给广告商,而许多读者可能根本没有察觉,甚至继续陶醉在那些无聊的内容之中。

原标题:刘仰:低“商业化”媒体不可缺

责编:宋雪娇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