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长征中的张思德
来源:《解放军报》 2018/07/05 10:24:13 作者:杜泽洲
字号:AA+

导读: 每到冬季来临,要烧大批的木炭保障首长和同志们过冬取暖,望着他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我动情地说:“你们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张思德却笑着说:“为革命吃点苦是光荣的事!”

前些年解放军总政治部向部队下发了一套设计精美、图文并茂的《军人道德规范》宣传挂图,其中就有张思德的画像,我把画像挂在家里,使我时常想起与张思德在一起的日子。

长征的时候,我是中央警卫团通信营一连六班班长,张思德是我班里的战士。我与他相处虽只短短一年,但在最危难时刻,他的表现却令我永生难忘。那是在过草地时,许多战友病倒了,张思德原本魁梧的身材也一天天消瘦,但他仍坚持为伤病员背枪,艰难地在泥水没踝的荒草滩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最危险的是在草地上露营,有的草皮看起来很平展,但只要在原地多呆一会儿,就会使极度疲困的战士陷进泥沼,不能自拔。一天,通信营一排的战士小李不幸陷入泥沼,只见他在泥沼中拼命向上挣扎,眼里淌着泪痛苦地向战友们喊着:“救救我,快救救我呀!”有的战士伸手去拉,反而险些也被陷进去。眼看着泥沼一点点从小李的大腿没到胸部,大家都很着急却又束手无策。这时,张思德对我说:“ 班长,我有办法,我趴在泥沼上,你踩在我身上,拉小李的左手,另外两人也像咱们一样拉他的右手,试试看。”说完,张思德毫不犹豫地趴在泥地上,我不忍心踩他的身子,这太危险了,把他踩进去怎么办,我迟疑着立在那儿没动,张思德急了冲我喊道:“班长,快上呀,否则他会没命的!”看着张思德那双急切的目光,我迈出了左脚。在另外两名战士的协助下,奄奄一息的小李终于得救了,浑身是泥的张思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场的官兵们都为张思德奋不顾身救战友的精神所感动,这件事在部队传为佳话。

在过草地后,更严重的困难出现了,战士们身上带的干粮都吃完了,部队断粮了,饥饿无情地威胁着战友们。为了战胜饥饿,走出困境,北上抗日,首长们把驮文件的马杀了,战士们把牛皮带煮了,没有吃的,便四处挖野菜充饥。野菜成了救命的粮食,但若吃上有毒性的野菜不仅会严重消耗体力,甚至会夺去生命。一天,一名战士采了一兜小蘑菇,张思德怕它有毒便决定先尝尝,结果,他脸色发青、呕吐、浑身无力,由此,断定此蘑菇具有毒性。他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避免了一起群体中毒事件。

长征胜利后,由于工作调动,我离开了张思德。直到1942年11月,根据加强党中央警卫工作的指示,上级决定将我所在的中央教导大队与军委警卫营合并,成立中央警备团。正式成立那天,我意外地见到了在警卫营一连二排四班当战士的张思德。以后,我在二连任指导员,我们两个连队相距不远,见面时总免不了谈论分别后的情景。张思德说长征结束后,组织上考虑他身体不好,将他送到“ 荣誉军人学校”治疗,并在那里加入党组织,病愈后,他又奉军委警卫营的命令,带领全班人员在南泥湾开过荒,在土黄沟烧过木炭。谈起烧木炭,大家都知道那是件既苦又累的技术活,需经过砍伐、打窑、出炭、捆扎、背送等七八道工序。每到冬季来临,要烧大批的木炭保障首长和同志们过冬取暖,望着他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我动情地说:“你们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张思德却笑着说:“为革命吃点苦是光荣的事!”

1943年初夏的一天,我给连队的战士们刚上完课,就看见张思德背着背包喜气洋洋地迈着大步向我走来,他高兴地来与我辞行:“组织上决定调我到枣园毛主席的内务班当警卫战士,这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我一定要忠实地守卫在主席身边!”兴奋、自豪之情写满了他英俊的脸上,也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记忆中。没想到,那次分别竟是我们的永别。

原标题:长征中的张思德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