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别被这些唱空中国的文章蛊惑了
来源:科工力量 2018/07/06 10:36:21 作者:种花家的
字号:AA+

导读: 不知这些是外媒借国人之笔写的,还是真的出自国人之手。这些看似写经济的东西,本质其实是要否定中华文明,全盘西化。

自2018年6月15日美国公布对华500亿美元出口加征关税以来,网上唱空中国经济的论调不少,微信上疯传的《内部报告,我国极可能发生金融恐慌》、高善文的《中美贸易摩擦深处的忧虑》、《中国杠杆表面是金融问题,本质上是财政问题》、吉林大学李晓的讲话《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不知这些是外媒借国人之笔写的,还是真的出自国人之手。这些看似写经济的东西,本质其实是要否定中华文明,全盘西化。

这种事情其实我们经历过,三十年前《河殇》文学,就是写我们黄种农耕文明如何劣等,蓝色海洋文明如何先进,在国内掀起了一场要自我阉割,追随西方自由主义的浪潮。只不过上一次是从文化上全面否定,而这一次是从经济上下手,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自由主义的实质是什么?把人类变成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要知道,前苏联就是被这样被玩坏的。

《河殇》这种东西对中华文明的伤害极大,所以近年国家大力提倡文化自信。风物长宜放眼量,如果我们只把眼光盯在近百年的中国,确实是受人欺侮;但如果把眼光拉长到几千年,中国可是唯一一个没有中断过的文明古国啊,难道它就没有自己的道理?

我们先来看看这些文章,《我国极可能发生金融恐慌》文中称,“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股市下泻和贸易战,都使中国极有可能发生金融恐慌。在今后几年里,防止金融恐慌发生和蔓延,应当成为我国金融管理部门乃至宏观调控部门最重要的任务”,因为“中国不仅是实体经济下滑了,中国的金融领域也开始出现问题。”

但股市汇率波动等,都是经济现象,作者并没有给出金融恐慌的充分证据(如失业率,通货膨胀率等),于是他补充说:“当前我国金融市场流动性尚属合理,经济金融运行尚属平稳。但是,金融恐慌理论告诉我们,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金融危机。”还不忘引用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话“此次金融危机(次贷)的主因可能就在于金融恐慌本身”,来说明现在中国和2007年美国一样,经济增长率、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均合理一样,但仍有可能突然发生金融危机。

这不是莫须有的罪名么?你都弄不清人到底有没有生病,为什么会生病,就说所有人都有可能生病,先住个院吧。还有,把危机归因于恐慌,不是本末倒置么?恐慌是危机的结果,只不过它可以加重危机。

作者是典型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思维,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发烧头疼,到底是头疼引起发烧,还是发烧引起头疼?一定要生病了么,还是小儿变蒸?同样,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和金融危机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原因?是结果?还是看起来相关其实关系不大?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数量经济学,大量地滥用线性回归,只要两件事有线性相关,专家们就说互为因果,已经懒得去思考事情的本质了。

高善文的《中美贸易摩擦深处的忧虑》,把贸易战的责任推给中国,说因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0多年前,英国人打鸦片战争也说是因为中国闭关锁国,然而真的是这样么?如果没有贸易往来,西方人是怎么喝到茶的呢?温铁军曾对西方灌输给我们的观念进行过深刻的反思。他的结论正好相反,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等贸易做得太好了,掏空了西方的白银,导致了西方白银危机。之前中国长期和西方有贸易往来,中国都是贸易顺差,致使中国的白银占世界总量三分之一。

“从中国西方的长期贸易关系来看,中国自汉代开辟了丝绸之路以来,长期两千年是贸易顺差的。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因此其实鸦片战争后的一系列帝国主义战争打的是中国顺差。”

“很少有人告诉你中国两千多年都是贸易大国,贸易顺差太大导致你挨打,是因为你先进,你就挨打,而不是落后挨打。”

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2008年次贷危机,我正在国外读硕。当时一位曾任世界银行高管的老师给我们讲课时,说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是对金融界“现金流”不够重视。以往人们都把利润作为最重要的指标,但利润,可能一直无法变现,只能挂账在应收账款,而企业的运营是需要现金的,所以企业不得不去找银行贷款。当应收账款一直无法收回时,就会导致企业“现金流衰竭”。说人话,就是你卖东西时钱收不回来,因为别人总打欠条。所以你得自己垫钱,最后把自己的钱垫没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说法有问题,“现金流衰竭”只是没钱的一个表现形式啊,为什么会没钱呢?本质是别人买东西不给钱。那为什么别人买东西不给钱,我还要继续卖给他呢?这可能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先了解一下次贷危机的背景。“次级按揭贷款”(subprime mortgage loan), 它首先是按揭贷款,就是我们现在买房子的房贷。普通银行会根据你的工资,年龄等,测算你可以贷多少钱。而次级贷款是什么?就是没有钱没工作的人,也借钱给别人买房子。是金融家大发善心了,想蔽天下寒士尽欢颜么?当然不是,他们是看重了那部分高额的利息,因为次级贷款风险大,会收取更高的利息。

连最穷的人身上那最后一块铜板都要惦记着,真不愧是夏洛克商人啊。但夏洛克们也知道穷人可能还不起钱,怎么办?于是他们想把穷人的房贷打包成债券卖给其它银行,穷人还不起钱和我没关系了,那叫“债券违约”,债券我已经卖给你了。问题是,哪有那么多傻子买这种债券啊?于是他们找来了保险公司,说如果穷人换不起钱,保险公司替他们还。这样,次级贷款居然被包装成优质债券,被不停地转卖。而且更奇葩的是,即使你手上没有这种债券,也可以去买保险,穷人换不起钱时,保险公司也会赔钱给你,这就是所谓高大上的金融衍生品- CDS债券。最后,各大金融机构都参与进来,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泡沫最终是要破灭的,最后这些金融机构一起东窗事发。金融空转,这才是发生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

金融业的最大问题是,它不生产任何实物,它只是包装,不改变任何本质,所以只能附在实体经济上吸血。投行为次级债券“研发”的各种衍生品,也就是层层打包加价。这样能不出问题么?要知道,次级贷款的底层资产仅仅就是给穷人们的贷款,穷人的收入就是这些衍生品的还款来源,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而且连没有发生过的交易都被虚拟出来,以求能在穷人那里分一杯羹,穷人那点工资怎么负担得起如此层层溢价?真是人为财死,资本家为了那点利益,能戳吓了自己的双眼。

这不就是寅吃卯粮,生之者寡,食之者众么?商贾豪强兼并土地,不轨逐利之民投机倒把,导致百姓不堪重负,流离失所。商贾豪强和老百姓争利益,“与民争利,与国争利”,这是违反天道的。其实早在一千年前,中国的宋朝就是玩金融的高手。现在总有人说宋朝已经有资本主义萌芽,殊不知,宋朝就是被玩金融断送了前途。

宋朝初年契丹蚕食边境,宋仁宗每年需要向契丹缴纳30万岁币,以求和平,这给老百姓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宋徽宗即位后,沉溺于琴棋书画、蹴鞠骑射,玩物丧志,所以边境战争频发,军费浩大。为了应付财政支出,徽宗想出了一个办法,大量印发交子。这里引用一段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石俊志的文章来介绍交子:

“交子是当时宋朝官方发行,是真正意义上的官方发行纸币。朝廷还设置了益州交子务,统一经营和管理交子的发行和兑换。交子每两年发行一界。每界交子流通使用满两年时,持币人可以用旧币换取下一界新币。界满的交子,有一年的兑换期,即自第二年界满后一年之内,可以兑换新币,满三年方才作废。交子每界发行限额一百二十五万六千三百四十緍,每緍一千文钱,一界总额十二亿五千六百三十四万文钱。应对该发行金额,官方设置发行准备三十六万緍,即三点六亿文钱,用于备付交子的兑现,发行准备率约为百分之二十八。当时的制度规定,各界发行交子数额不变,发行准备也保持不变。这种制度维持了80多年。

交子发行量达到每界发行限额的20倍之多,结果形成严重的通货膨胀。交子界满,以旧更新时,新交子收兑旧交子以一兑四,即旧交子贬值百分之七十五,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五的价值。但是,新交子发行之后,仍不能兑换足量的现钱,所以继续贬值下去。

宋徽宗诏令改交子务为钱引务,改交子为钱引。这样做是为了提高纸币的信用等级。“交子”的意思是用于交换的凭证,而“钱引”的意思则是可以用来提取现钱的凭证。当时市场上还有盐引和茶引,分别是提取食盐的物权凭证和提取茶叶的物权凭证。朝廷发行钱引,意为可提取现钱的凭证,有利于人们增强对其流通价值的信心。改交子为钱引之后,纸币继续贬值。大观年间,法定兑换一千枚现钱的一緍钱引,只能兑换十余枚现钱。《宋史食货下三》云:“大观中,不蓄本钱而增造无艺,至引一緍而当钱十数。”

所以《宋史食货志》对徽宗的点评是:“徽宗既立,蔡京为丰亨豫大之言,苛征暴敛,以济多欲,自速祸败。”徽宗即位之后,横征暴敛,来满足自己过多的欲望,最终自己作死。

交子来自于唐代的“飞钱”,是现钱(金子银子)的提取凭证。但到神宗初,就不再是提取凭证,变成可流通的定期政府债券。到徽宗时,交子严重贬值,又用钱引来代替交子,最后使得各种官储货物的提取凭证都变成定期政府债券。由于徽宗不储蓄本钱而增发货币,使钱引得价值不断下跌,通货膨胀了十倍。请问公知们,你们崇拜的伯南克,他那个宽松量化是向宋徽宗学习的么?

宋朝的财政收入,要比唐朝高出许多,但为什么宋朝却一直是半壁江山呢?元朝宰相脱脱所著的《宋史》批注:“财聚人散”。好一个“财聚人散”,这就是对金融资本的最好总结。凡事难见长远,以一己之私而移祸他人,急功近利,怠于务本,从而难以认清事物本质,结果总在自欺欺人,直到万劫不复。在宋朝人身上,汉朝人那种对道义的坚持变成了权变,对外不敢言战、以岁币换和平,对内儒家不再维护大道,而是维护官员的私利;如此恶性循环,最终使百姓也各顾各的而尽丧人心。宋朝人再也没有了汉朝那种从帝王、官僚、士人到普通百姓的大一统的价值观,变成了私下暗算、明哲保身的雕虫小技。大道变成了小技,离心离德。

美国也一样,它的衰落来自于金融行业对实体行业的侵蚀,本末倒置。金融业不生产任何东西,反而增加杠杆,给实业造成重负。长期这样,美国实业被掏空,产生了庞大的“红脖子”阶层,也就是以前的工人阶层陷入贫困。

而且,美国金融业的问题仅仅就是住房贷款和CDS等几个衍生品么?绝对不是,最根本的要害是,美国金融业把握了国民经济命脉。

美国金融业现状

一.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分量

该如何评价一国的金融业?现在比较多的被关注的指标是:金融业增加值/GDP。有许多文章指出,中国的金融业占比过高,因为2016年中国的金融业增加值/GDP是8.35%,该指标已经超过同期美国的7.2%,英国的8.1%,日本的5.7%。

640

但金融业增加值/GDP这个指标高,就代表一国经济的命脉是金融业么?首先我们要深刻了解这个指标背后的含义。金融业增加值/GDP,是收入的概念,增加值的概念,它仅仅衡量的是当年金融业收入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是一个时点数。而看一国的经济命脉是什么,更重要的是积累数,是你整个国家的产业布局。就好比要看一个人的经济实力,不是你今天挣了多少,而是长期以往存了多少钱。如上图所示,中国的金融业增加值/GDP是红线,英国是黄线,中国仅仅在2015年超过了英国,而过去这条红线都是远远低于黄线的,也就是说英国在过去的金融增加值占比远远高于中国,这也暗示着长此以往,英国金融业的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要远高于中国。

怎么样看一国的整个产业布局呢,最直接的是国民资产负债表,如下图。

6401

在我国的国民资产负债表里,金融资产属于服务性资产,看它在整个资产中的占比,就可以大致知道金融业的地位。截止到2015年,中国的服务性资产的总量是39万亿人民币,在国民资产中的占比只有32%,也就是说中国的金融资产是要小于39万亿人民币的,在国民资产中的占比也是小于32%的。这说明中国的金融业并没有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国民经济的大头仍然是实业,包括制造业,农业,资源行业等。

640

而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他们的金融资产状况如何呢?由于缺乏其它国家总资产的数据,我们就拿金融资产的数据来比较。2007年次贷危机发生时,美国的金融资产总量是147万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100万亿;英国的金融资产是25.6万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00万亿;德国金融资产是21.8万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20万亿;日本的金融资产是620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00万亿。金融危机国家的金融资产是远远超过中国啊,中国和他们相比还是小case。

除了资产外,我们来看看负债,因为资产是怎么来的呢?无非就是自己出钱+找别人借钱。资产扣除负债,净资产(也就是会计中的所有者权益),才是自己出的钱,才是一国经济的真正面目。

2017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了发布了对外债务排名,美国的外债以18万亿美元位居榜首,是中国外债的十倍。紧接着是欧元地区,它的GDP小于美国,债务却正在赶上美国,难怪英国要脱欧,但是英国自己的负债也是非常高了。欧元区的领头羊法国,德国的对外负债都接近5万亿美元;西班牙和冰岛为什么是“猪四国”PIGS,一目了然了吧。

6402

这与次贷危机时我在国外的见闻是一致的,当时老师多次在课堂上展示说欧洲的负债率非常高了,法国德国的负债率都已超过GDP,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冰岛等都快到GDP的两倍了。我们当时都非常惊讶,一个国家借的钱,怎么能比它一年的总产出还多呢?事实就是这样,在金融家们的魔术中,负债变成自己的资产了,借钱变成一种本事了。

640XW7TTQI4

多提一句日本,多年来总有人鼓吹日本的匠工精神,君主立宪制,殊不知,日本现在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债务占GDP的比例高达239%。日本的全盘西化,脱亚入欧,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问题。一味模仿西方的国家,普遍都会致富很快,但后来就会停滞不前,甚至像拉美那样出现动乱,总之是先甜后苦。关于这个问题,今后会另外开篇文章专门来讨论。

2018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是再次警告,全球负债已经达到全球GDP的225%,超过了2008年次贷危机时的水平。

借钱是要还的!这种最普通的常识,高深的数学模型反而看不出来。 07年次贷危机前,居然没有主流经济学家预测到危机即将发生,甚至得过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都认为金融危机是不可预测的。那我想问问,马克思是不是一直在提醒我们,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不仅仅是马克思,中国历史上也是非常排斥像这样来玩金融。中国古代为什么重农抑商,就是因为知道金融空转,寅吃卯粮,不生产任何惠泽百姓的实质。古人说的农业,是整个民生行业,我们可以把它广泛地理解为实体产业,包括农业,制造业,他们才是国家的根本。丢掉根本,舍本逐末,就会出现问题。次贷危机引发了欧债危机,经济学界马上就说欧洲经济开始复苏了。结果呢?都复苏了十年,从欧债危机,到难民危机,到脱欧危机,现在还在复苏中,而且是充满不确定性的复苏。本末倒置,何谈复苏?

而中国和他们正好相反,是自己主动挤泡沫,降杠杆,这是本质的不同。脱虚向实是正确的道路,现在股市债市的一些波动都是挤泡沫的必经过程,和小儿变蒸一样。

当今中国不会发生金融危机

为什么说中国当今不会发生金融危机?因为中国有自己对经济的理解。有人认为,不存在什么中国模式,世界上唯一正确的经济模式就是西方的自由市场经济。殊不知,中国的经济思想完全不同于西方,正是因为没有采用西方模式,我们才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中国的经济有三大法宝,这三大法宝都是相通的,直指金融危机的根源:

一.中国古代的哲学和经济思想

中国历史几千年,有乱有治。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治乱背后有深刻的规律,就是古人说的大道。中国的经济思想很早就有了,最根本的“道”是“经世济民”,不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经济”一词是取自道家经典《抱朴子·审举》中的两个字:“故披洪范而知箕子有经世之器,览九术而见范生怀治国之略”。(看过《洪范》之后才能知晓箕子经世济民的度量才干,观览完了《九术》才能发觉范蠡、文种兴国图霸的大谋略。)可见“经济”一词的中文含义比economy的境界更高,有一种天下观在其中。

中国对经济专题的系统介绍,是在历朝历代的史书《食货志》篇。什么叫食货?

“食”,不仅仅指粮食,更是强调要让老百姓有饭吃,有地种,可以生产出好谷粮。有地中,就是要种植,有了种植才能有繁殖。这奠定了中国经济的根基,要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所以农业生产,制造业生产是国民经济的命脉,而不是金融空转。

“货”,有个词叫“货通有无”,就是要让“没有”的人“有”起来,让“有”的人去给“没有”的人。《汉书·食货志》中说:“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而货通”。货物流通的关键是“各得其所”,而不是挣取暴利。“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而货通”这句话交易在前面,通货在后面,中间差了“各得其所”。“交易”是方式,“各得其所”才是目的,差了“各得其所”,“货”就没有通。比如1840年鸦片战争,英国和中国通商,那叫通商么?中国不愿意和它做买卖,它就打你,哪里有各得其所?而现在的美国的贸易战是同样的逻辑,你不愿意买,它逼着你买,这就不是贸易(货通)了。

毛主席在参加陕甘宁边区参议会时说:“全国人民都要有说话的机会,都要有衣穿,有饭吃,有事做,有书读,总之是要各得其所。”关键就是“都要”二字,如果没有“都要”就不是“各得其所”了。

“食货”二字取自著名的洪范八政。《尚书·周书》其中的一篇《洪范》,记载了周武王向箕子(纣王的叔父)询问治国安邦的方法。箕子提到了治国的八条要政:食(食物)、货(货物)、祀(祭祀)、司空(营造)、司徒(土地)、司寇(司法管理)、宾(赋役刑狱)、师(礼仪、教育)。这就是习主席在2013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讲话中提到的“洪范八政,食为政首”。政首是什么?是民生,是经世济民。经世济民是关乎着人心向背的大事,而人心向背决定了生死存亡,这才是中国人对经济的理解。

 

二.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经济思想

马克思的学说在“自由的”西方是长期受排挤的,其程度让人震惊。首先,我读书时根本没有《资本论》的课程,而且经济系的老师们几乎也不会在课堂上附带讲讲马克思的思想,即使有人提到,也只是用现在机器智能的例子,来说明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是错的。这所涉及的部分仅仅只是资本论第一卷的第一部分,而《资本论》一共有六卷,到后面才会讲到信用和金融领域,显然经济学者们几乎从来没有看过完整的资本论,这和西方政府长期以来的思想控制有极大的关系。50年代,美国政府推行麦卡锡主义,把讲授马克思主义的老师们关到监狱里,所以大家一直都讳莫如深 。其实马克思是西方经济思想的最高峰,超越了以往任何经济学家,更不谈现在的专家们,但他在西方却一直被当作一种意识形态来对待,真是可惜了。西方为什么排斥马克思?因为马克思说对了。次贷危机再次证明,西方并没有反思历次经济危机,认真研究马克思的思想。长期这样自我麻痹,自欺欺人,但经济规律最终是无法抗拒的。

《资本论》第三卷明确指出了金融资本会侵蚀实体经济:“不管产业资本家是用自由的资本还是借入的资本从事经营,都不会改变这样的情况,即货币资本家阶级是作为一种特殊的资本家。货币资本是作为一种独立的资本,利息是作为一个与这种特别资本相适应的独立的剩余价值形式,来同产业资本家相对立。”

马克思在第三卷里专门讲到了信用资本和虚拟资本,也就是今天所说的金融资本。他提出了资本主义信用制度具有两重性质:“信用制度固有的二重性质:一方面,把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用剥削别人劳动的办法发财致富——发展成为最纯粹最巨大的赌博欺诈制度,并且使剥削社会财富的少数人的人数越来越减少;另一方面,又是转到一种的新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正是这种二重性质,使信用的主要宣扬者,从约翰·罗到伊萨克·贝列拉,都具有这样一种有趣的混合性质:既是骗子又是预言家。”

信用制度在促进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各种固有的矛盾。信用制度促使少数人拿别人的财产来进行冒险。信用发展,使社会财富越来越为少数人所占有。使单个资本家不仅可以支配自己的资本,还可以依靠信用,在一定界限内取得绝对的支配别人财产的权利,使少数资本家拿社会的财产而不是自己财产来进行冒险。信用制度助长了各种投机活动,造成虚假繁荣和生产盲目扩张,从而使生产与消费的矛盾更加尖锐,加剧了生产过剩的危机。

出人意料的是,马克思还讲到了今天所谓的这些证券(股票,债券,资产抵押债券等等)是什么,更是让我们能看清“次贷危机”的本质。“所有这些证券实际上都只是代表积累的对于未来生产的索取权的证书,他们的货币价值,或者像国债那样不代表任何资本,或者完全不取决于他们所代表的现实资本的价值。在一切进行资本主义生产的国家,巨额的生息资本或货币资本都采用这种形式。货币资本的累积,大部分不外乎是对生产的索取权的累积,是这种索取权的市场价格-即幻想资本价值的积累。”

三.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形成的经济思想

从鸦片战争1840年到新中国建国1949年这一百年里,中国国破家亡,生灵涂炭,我们为了救亡图存尝试了那么多主义,为什么只有马克思主义成功了?为什么只有中国共产党成功了?我想上面两点应该可以给出答案,因为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马克思哲学是有共鸣的,他们都是为大多数老百姓说话的。在他们那里,“天下民生”比“个人利益”更为重要的,“不患贫而患不均”比“资本增殖”更为重要。这就像国防大学的金一南老师所说,是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的经济学绝不是建国之后才有的,大家想想,革命根据地都是最贫穷最落后的山区,哪来的钱打天下?而当时掌握了所有资源的执政政府- 定都南京的民国政府,在成立10年后,首都被别人屠城了。同志们,这在新中国可以想象么?新中国刚成立不到一年,最强大的美国带领联合国军跑到我们旁边朝鲜嗡嗡叫,连中国的国门都没有踏入,就被我们就赶回去了。

国民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值得研究,这也是中国共产党胜利的原因。在政治上,国民党走的是上层路线,依靠的是大资本家,大买办,大地主;而共产党走的是下层路线,发动的是广大农民。在经济上同样,国民党滥发钞票导致经济崩溃,而共产党进行了土地革命。从1927年我党在井冈山建立革根据地开始,土地革命一直都是重中之重。1947年《中国土地法大纲》在西柏坡颁布,直接影响了解放战争的胜负。获得土地的农民主动支援前线,这才有了农民用手推车给子弟兵运输物资的一幕,小米加步枪打败了美式装备。

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国的传统,如前面讲到的“食”,老百姓要有饭吃,有衣穿,具体表现就是要“耕者有其田”,而不是美吹说的“土地私有化”。在《论贵粟疏》中,晁错向汉文帝进谏时讲农民时怎样丢失土地的:“于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责者矣。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操其奇赢,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卖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蚕织,衣必文采,食必梁肉;亡农夫之苦,有仟佰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为过吏势,以利相倾;千里游遨,冠盖相望,乘坚策肥,履丝曳缟。此商人所以兼并农人,农人所以流亡者也。”(农民)卖田宅和子孙用来偿还债务的人。但商买中大的就积累贮藏获得双倍利息,小的就坐在市场上叫卖,带着他们积累的财产聚藏的货物,天天在都市中游荡,乘着皇上的所急,就加一倍的价卖出他们的东西。所以他们的男子不耕耘,女子不养蚕织布,所穿的一定华丽,吃的一定是美食佳肴;没有农夫的辛苦,却有千百钱的收入。凭着他们的富有,勾结王侯,势力超过官吏,因为利益而相互倾轧;千里游逛,一路上前后不绝,乘着好车驾着好马,穿着丝绸拉着白缯。这就是商人兼并农民,农民流亡的原因。所以后来汉景帝不惜“七国之乱”,也要推行了削藩令。

同时,土地革命也高度地符合马克思思想。老百姓为什么会被剥削呢?《资本论》中给了解释:“凭借占有生产资料,无偿的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榨取剩余价值”。所以土地作为生产资料,是再分配中的关键。

新中国建成后,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解放了生产力。在土改的基础上,进行了工商业改造,实现了全民所有制经济;然后我们布局了完整的工业体系,为我国独立自主不受制于人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尤其是三线建设,缩小中国的东西差距、城乡差距,使后来我国的产业可以在各地区之间转移,实现可持续发展;再一个就是全民普及教育和医疗,为中国提供了珍贵的人才,乡村教师和赤脚医生功不可没。这些都为后来中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西方一直鼓吹中国的经济成就是因为采取了西方模式,那我们来反观一下印度。印度是西方树立的典范:民主制度+市场经济。印度和新中国都是在二战后独立的国家,历史久且人口众多。印度独立时的环境是要远远优于中国的,它没有经历内战,英国殖民期间给它留下了完整的现代化工业体系。当时美元对卢比的汇率是1:3,印度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150美元,而中国1952年才达到48美元。然而半个世纪过去了,情况如何呢?2016年,中国的GDP是印度的5倍,美元对卢到了1:67。而且印度的贫富差距非常严重,没有去过的人是想象不到的。所以有人说,印度落后于中国的根源在于土地改革。印度也想搞土地改革,然而由于种姓制度和土地都私有化等原因,想改也改不了。不要小看打土豪分田地,虽然它只是一个经济政策,但他后面折射的却是一个个社会是否平等,它的各阶层是否固化,人心是否安定。

曾经就有人说过:“中国的领导人真的不在乎福布斯排名什么的,但是每一个从基层到顶层的一把手,都把经济发展与扶贫攻坚看作重中之重。”

可笑的是,西方一面把中国的成功归因于市场经济,一方面又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最近总有公知说,美国向中国发起贸易战,是因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0多年前,英国人打鸦片战争也说是因为中国闭关锁国,然而真的是这样么?温铁军曾对西方灌输给我们的观念进行过深刻的反思。他的结论正好相反,鸦片战争是因为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等贸易做得太好了,掏空了西方的白银,导致了西方白银危机。之前中国长期和西方有贸易往来,中国都是贸易顺差,致使中国的白银占世界总量三分之一。如果没有市场经济,西方人是怎么喝到茶的呢?

当下这个非常时期,让我们再重温一下温铁军的话:

“从中国西方的长期贸易关系来看,中国自汉代开辟了丝绸之路以来,长期两千年是贸易顺差的。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因此其实鸦片战争后的一系列帝国主义战争打的是中国顺差。”

“很少有人告诉你中国两千多年都是贸易大国,贸易顺差太大导致你挨打,是因为你先进,你就挨打,而不是落后挨打。”

原标题:非常时期,别被这些唱空中国的文章蛊惑了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