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杀!特朗普要颠覆伊朗政权?
来源:环球战略智库 2018/07/07 11:37:04 作者:布鲁金斯学会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政府正在部署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其作为大刀阔斧的打击手段而非小手术刀,以期尽快对伊朗造成最大的破坏。

1.webp

特朗普政府正在推动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以使其快速运行。周二美国国务院宣布,计划在11月前切断所有伊朗石油出口。这一举动凸显出,在特朗普总统决定退出2015年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之后,华盛顿已经撕掉了美国国务卿迈克 庞培(Mike Pompeo)上月提供的外交遮羞布。白宫正在发动一场旨在瓦解伊朗政府的经济攻势,而目前伊朗政府已经在与国内政治经济的动荡进行斗争。

这一策略结合了特朗普中东政策的两个决定性原则:一是相信伊朗是该地区所有危机的根源,二是不愿为改善这些危机而牺牲更多美国人的生命或财富。特朗普破坏性的单边主义可能是最具讽刺意味的,一位诋毁其前任遗产并力求尽快解决其遗留问题的总统,在中东却采用了与前任同样的逻辑。两届政府都将伊朗视为推进地区安全的“阿尔法”和“欧米茄”,并得出结论认为,一个精明的美国策略——奥巴马的核协议、特朗普团队的政权更迭——将带来最大的回报。那些曾哀叹奥巴马在中东的克制态度的人,现在将尝到另一种反义词的味道:美国有意打破现状,这是基于“事情只会变得更好”的假设。不幸的是,这在中东地区很少发生。伊朗和全世界都将经历一段崎岖的道路。

特朗普毫不妥协的制裁措施,将加深华盛顿与欧洲盟友的不和。欧洲盟友发起了与伊朗的核外交,并对特朗普单方面退出协议深为不满。它还对与中国、印度和其他亚洲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就制裁措施展开一场危险的外交摊牌。尽管有足够的供应能够缓解伊朗出口的缩减,但在美国夏季旅行旺季的高峰时期油价飙升,并且在华盛顿和中国贸易战期间破坏制裁,可能会导致全球市场灾难性的后果。

锤子落地

美国星期二发表声明之前,国务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做了背景介绍,就5月8日承诺开始实施“最高级别的经济制裁”提供了更具体的指导。“美国制裁的范围和复杂性(以及大多数其他政府对这一决定的公开批评)留下了相当大的歧义。”

这番言论进一步表明,特朗普政府有意大幅加强针对伊朗金融体系的广泛制裁。由于特朗普放弃了核协议,这些制裁措施将重新生效。最终,伊朗将付出收入降低的代价,但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的主要盟友和合作伙伴)都已经发现自己被盯上了,因为美国的制裁措施也同样惩罚了那些与伊朗做生意的国家和公司。

不仅仅是石油,美国的制裁将影响到伊朗经济的方方面面,尽管从理论上讲农产品、药品和医疗设备都是免税的。但实际上这种影响是广泛的、不可预测的。随着美国关闭与伊朗贸易的最后期限的临近,对未来的逐渐不确定性已经引发了伊朗货币的大幅贬值。

特朗普政府警告称,华盛顿打算在实施这些措施时不会表现出任何犹豫。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财政部高级官员Sigal Mandelker警告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

“伊朗政权将欺骗你们的公司,破坏你们金融系统的完整性,并将你们的机构置于我们强大制裁的危险之中,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资助恐怖主义、侵犯人权和恐怖组织。”“你们必须加强金融网络,要求你们的公司做额外的尽职调查,以防止他们被伊朗的欺骗网络所困,并明确与伊朗的公司和个人做生意的重大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她强调了为伊朗飞机提供着陆权或航空服务的风险。今年早些时候,德国公司就拒绝为搭载伊朗外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的政府飞机加油。

2.webp

美国独行

美国减少伊朗石油收入的主要工具,是奥巴马总统在2011年底签署的一项法案,该法案禁止与伊朗央行和其他银行进行交易。这项措施帮助伊朗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将石油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并阻止伊朗获得剩余销售收入的大部分。

由于华盛顿与其他世界强国之间的强有力的合作(多年孜孜以求的外交成果),围绕伊朗核活动构成的威胁以及谈判解决方案的需要,促成了2012-13年的急剧下降。在此基础上,美国的盟友对伊朗实施了补充性的制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欧盟对伊朗进口石油的禁运,一举剥夺了伊朗四分之一的出口。奥巴马政府还调整了对石油进口国的要求,通过鼓励减少从伊朗的石油进口,以减少经济紧张和外交摩擦。

这一次,在英国、法国和德国为拯救核协议而做出的激烈但最终无果的努力之后,华盛顿选择在伊朗问题上单独行动。那个尴尬的插曲,总统似乎完全不知情,好像只是一个特色,而不是一个漏洞;拒绝妥协是美国对伊朗政策的惯常做法,最新的美国声明排除了制裁豁免或豁免的可能性。

特朗普政府正在部署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将其作为大刀阔斧的打击手段而非小手术刀,以期尽快对伊朗造成最大的破坏。针对伊朗的金融措施,实际上比传统的贸易制裁更有效地扩大了制裁的范围,而面对美国经济的巨额罚款或更严重的损失的风险,将强有力的震慑个人和企业的决策,即使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正忙于制定措施,以隔离现有贸易,并制定一些替代方案,但即便是与伊朗有着适度的经济关系,也不太可能恢复到2015年核协议重新开放时的程度。自特朗普退出以来的几周内,企业一直在争相退出伊朗,数百架新飞机的巨额合同被取消,几乎所有欧洲和亚洲公司的标志性投资都已转入逐步终止模式。许多伊朗人认为这是毫无理由的侮辱,据报道,由于美国的制裁,耐克甚至拒绝为伊朗国家足球队的世界杯比赛提供鞋钉。

直率策略能奏效?

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石油市场造成过重大打击,特朗普再想要这样做不会太容易。在过去的十年里,技术上的突破带来了大量新的在线供应来源,急需现金的沙特政府将会积极介入,增加供应,从最强大的对手那里攫取一些收入和市场份额。供应中断限制了其他许多供应商取代接近伊朗所有出口的地方(今年早些时候伊朗的原油日产量已高达270万桶)几乎可以肯定,这意味着能源市场将更加紧张,波动性将加剧,全球经济将付出巨大代价。

伊朗向中国和印度输送了最多的石油,在这两个国家,多样化和可靠的能源供应是经济增长和国家安全的关键组成部分。两国政府都可以利用充足的渠道,利用定制金融机构和其他创造性手段,维持与伊朗的贸易,并可能寻求利用机会向伊朗施压,要求其提供折扣和优惠付款安排。这些尝试似乎都在反对华盛顿在选举年维持低油价的国内政治要求,特朗普自己的推文谴责生产者对于高油价。正如伊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总裁侯赛因 卡赞普尔 阿德比利(Hossein Kazempour Ardebili)所言:“你不能对两个欧佩克创始成员国实施制裁,却仍将油价波动归咎于欧佩克……这是生意,总统先生,我们还以为你懂呢。”

据报道,印度官员正准备减少从伊朗的进口,但正如我的同事Tanvi Madan所解释的那样,不断上涨的油价对莫迪政府的国内政治影响很大。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要求北京方面停止进口伊朗石油,招致了分析家的公开嘲笑,也被中国外交部的礼貌拒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本周将中国与伊朗的关系形容为“友好”,中国与伊朗的经济和能源关系“无可非议”。

原标题:石油杀!特朗普要颠覆伊朗政权?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