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不是药神》你看到了什么?
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 2018/07/08 10:56:37 作者:后沙月光
字号:AA+

导读: 《我不是药神》背后矛盾本质,对人类来说,就是将来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资本主义道路,或者是中间道路的问题。

道德与法律的困境

“知识产权”对我们这一代人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相信它必须得到保护。然而在《联合国宪章》里面,是不支持知识产权具有垄断性的(尽管美国一直想将它加进去)。

人类社会每一次科技进步,都应当服务于全人类,比如药品开发。然而,“知识产权”具有专利性和排它性,在资本主义世界里这是毫无疑问的真理。

从这角度看,高喊“知识产权”必须得到保护的知识分子与要求特效药白菜价的知识分子,本身就具有矛盾,而且往往是同一群体在不同时期的声音而已。

美国纽约冷泉港实验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这个小镇是美国卫生部重点支持的医药科学研究场所,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

美国医药研发费用占全球82%以上,此外,全球约85%的发展中国家,完全没有医药开发能力。

药品的核心不是在于制造,而是开发。这项工作需要投入的资金,决不是一般国家负担得起的。

印度将西方开发成功的新药进行仿制,即仿制药(generic drugs),印度人的做法,引起了制药巨头恐慌,根据WTO规则(专利保护协议),新药有二十年的法律保护期限。在这二十年时间,巨头们拥有药品垄断权,还有就是定价权,天价药就是这么来的。

印度不承认西方药企“专利长青化”概念,所以这两者之间官司不断,但美国为什么不对印度实行严厉制裁,以保护“知识产权”呢?美国对中国可不是这样。

因为作为人口大国,印度有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它是西方的“人体试药场”,还有一个是非洲。所以西方对印度网开一面,否则,它们总不能拿西方人做人体实验吧?

开发成本之所以如此之高,原因在于失败的成本,失败就意味着试服者的悲剧,这些事情媒体未必能深入调查。

全球新药的推广模式为:投资--开发---成功--专利---定价---垄断。

中国能不能像印度那样去做?尽管这种呼声很强烈。

我们在技术上并非做不到仿制,但作为一个遵守国际规则的大国,你必须制定法律去打击出售仿制药的企业和个人。否则,美国就会找上门来。

《我不是药神》主人公社会原型的悲剧,就是这么来的。他用印度仿制药救人,却要被审判,在道德和法律之间“迷惘”了。因为谁也无法痛痛快快说一句:我反对知识产权保护。只能说:我要救人。

绝望的垄断

美国联邦政府每年财政预算占比最多的部门是哪一个?是国防部吗?

不是,五角大楼只排第二位,第一位是卫生部(全称: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2016,2017年,卫生部预算都超过1.1万亿美元,占整个预算28.6%,国防部是它一半。

美国卫生部员工七万名左右,组织结构分为两类机构:

行政类和执行类 。

行政机构:20个行政管理办公室

执行机构:10个执行司局。

美国的药品研发工作,分成两大块:

基础研究:由政府出资,实际上就是举国体制,只有这种体制才能承受得起失败的损失。

临床研究实验:由企业(制药巨头)投资,如PhRM(美国药品研制协会),像全球第一大药企辉瑞公司就是该协会成员。

新药研发成功后,再由FDA(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审批,通过后,正式投产销售,绝对的暴利。

FDA就是全球标准,在深圳也有一个办事处,我们也得交给它审批,范围还不仅仅是药品,还有医疗器械,化妆品等。

直接了当地说,美国是:世界药品生产的投资者和组织者及管理者。

《我不是药神》中的印度仿制药是触犯天条了。在这一点上,我支持印度人的做法,毕竟,生存权是第一位的,资本获利性不能高于人的生存权。

但我不支持中国去搞仿制药,我们得自己来研发,打破美国垄断,修改美国标准。

药品研发的投入资金,超过任何一个行业,在美国制造业投入资金中,无论是军工,通信设备,半导体芯片,电脑电子,能源都比不上药品。

医药行业的研发费用,是美国制造业平均研发投资的10倍以上。一组新药的研发投资费用, 2008年奥巴马上台前,是14亿美元左右。

它是从近万种潜在药品中筛选出来的,周期一般在十年以上。14亿美元成本,主要就是“失败成本”。

因此,一旦新药成功,必定是超高价,药企要急于收回成本,赢取利益,无论是白血病,还是癌症,就不是从道德角度来看待了,资本永远是冷酷无情的。

电影让观众哭了,难受了,可以理解。但如果我们用道德去要求药企发发善心,救救看不起病的人,不要把药价定得那么高,对不起,慷他人之慨,资本听不见。

资本与药品研发以及高药价的原理已经基本写给大家看了,如何理解?很纠结。

你不让资本获利,它就不会再投入巨资开发新药,结果连药都没了。发展中国家根本承担不了这种投入。

通过《我不是药神》来骂国家,诱导不良情绪的人是可耻的,因为指责中国破坏国际规则的也是这些媒体人。

至于无良药商高价再加价,以及医疗改革,药品监管问题,比如能不能让印度药中国有一个灰色存在空间?不是本文能写清的。不述。

最后,大家会想到中医药问题,中医药被舆论污名化已经很久了,这不可怕,因为把舆论引导到正面,不是做不到。

关键是药品标准掌握在西方手中,如果中药能突破经验层面,像青蒿素那样成功走向世界,那么西方药企会面临很大竞争压力,结果造成药价下降。

很多东西,只要中国人能做出来,很快会变成白菜价,造福于人类。

《我不是药神》背后矛盾本质,对人类来说,就是将来选择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资本主义道路,或者是中间道路的问题。

美国道路是唯一选择吗?亲西方人士认为毫无疑问,就像他们只相信西药一样。

美国最害怕的就是人类发现另一条道路,而那将是一条光明大道。

原标题:从《我不是药神》你看到了什么?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