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政府军要成功打赢战争了?美国人却失踪 | 地球知识局
来源:地球知识局 2018/07/09 10:45:47 作者:米兹拉赫
字号:AA+

导读: 自6月19日叙政府军发动对德拉的攻势以来,反对派的大腿——美国一点表示都没有,既不放话吓人,也不动手打人,仿佛空气一般。

null

近日,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冲突不断,反对派节节败退,已经接连丢失了多座重要城市。而一直隐隐然站在反对派背后的美国却毫无表示,任由他们一向谴责的阿萨德政府狂飙突进。

这究竟是怎么了?

null

美国人哪去了?

进入7月后,叙利亚政府军在德拉省攻城拔寨,捷报频传,接连收复关键区域。2日,叙政府军在德拉省东部穆斯弗拉小镇和叙反对派武装展开激烈战斗,并最终将反对派武装驱逐出此区域。

德拉前线,叙政府军坦克正在开火

null

3日,叙政府军收复布斯拉沙姆镇,该镇的古城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叙政府军已收复德拉省大部土地,并攻入德拉省首府德拉城区北部,与城区南部的叙反对派武装交火不断。

在叙利亚南部的混乱局势中

叙利亚政府军正在大局收服

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地区

null

可德拉在2017年5月被俄罗斯、土耳其与伊朗在阿斯塔纳和谈会上划定为冲突降级区,由俄罗斯、约旦与美国监督,在其周边划定了安全线、设立了检查站,以此防止冲突发生,达到停火的效果。

在叙利亚的全国局势中

反对派是如此的分散也和脆弱

null

然而冲突降级区最终“冲突升级”,成了叙政府军与反对派以及极端组织的战场。不都停火了吗?怎么又打起来了?美国在干嘛?而且还眼睁睁看着反对派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叙政府军精锐,“老虎部队”也参与了此次战斗。

null

看来,美国已经抛弃了固守德拉省的叙利亚反对派。

自6月19日叙政府军发动对德拉的攻势以来,反对派的大腿——美国一点表示都没有,既不放话吓人,也不动手打人,仿佛空气一般。

你们啊,不要见得风是得雨

我根本没有打阿萨德的意思

null

而在6月27日,美国军方的《海军时报》(Navy Times)更是刊登了一篇题为《美军为何不阻止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违反停火协议?》的文章,明确表明美军不打算介入此次战斗,并称“是否进行军事干涉行动的决定权”在叙利亚与俄罗斯手中。

这无疑是甩锅了。

然而事实上

真正有战斗力的盟友

是库尔德人,而不是反对派

null

之前叙政府军进攻同为“冲突降级区”的古塔,美国也只是拉上英国与法国对叙利亚射了一堆导弹作为报复,根本没造成多大损失。可与古塔比起来,这次受袭的德拉对叙反对派的意义就要大得多了。

德拉与古塔

正是反对派威胁大马士革的

两个最重要的根据地

null

龙兴之地

德拉可是叙利亚反对派开启武装斗争“伟业”的“龙兴之地”。

2011年1月,由于经济衰退,生活水平下降,加之社会与政治各方面的改革停滞不前,冬日的阿拉伯世界整个都不太太平。觉得日子没法过了的阿拉伯各国民众上街搞事,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自突尼斯小贩自焚而起,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每个阿拉伯国家。

玩火很危险的啊

null

叙利亚也未能幸免于难,在大马士革、霍姆斯与阿勒颇等大城市,无数民众涌上街头,要求执掌叙利亚军政大权达40年之久的阿萨德家族下台。

叙利亚霍姆斯民众上街抗议

摄于2011年4月

null

参与抗议活动的人群中不乏青少年。在德拉,七名中学生从电视上得知利比亚与埃及发生了“革命”,他们在兴奋不已的同时也在纳闷“为什么叙利亚的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逃过一劫了呢?”。

当然,这个家族绝不只是一个医生

null

一番谋划后,他们也像模像样地在半夜溜进自己学校,在墙上涂鸦,有人写了“轮到你了,医生。”(巴沙尔·阿萨德在就任总统前是一名眼科医生),还有人直接写了“人民要现政府垮台。”

就是这句话

从突尼斯传到了叙利亚

葬送了无数人的未来

null

这可捅大娄子了,小孩子们看了这个根本把持不住啊,校长立马报警了。

警察很快赶到,把学生都聚集在操场上,然后随机带走了10名学生加以审讯。这些不满17岁的少年因此被监禁了很久不说,还遭到了毒打与电击,其中一位甚至被电了生殖器。

尽管他们说了实情,警察不相信这种事情居然没有成年人参与,继续严刑拷打这些学生。生不如死的他们被迫瞎供了几个无关的成年人以求自保,这才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半岛电视在台数年后

专程采访了当年参与涂鸦的一位少年

null

被捕学生的家长们在德拉清真寺伊玛目的支持下,向德拉当局求情,请求警察释放他们的子女,然而并没有用。气愤不已的家长们发动德拉民众上街抗议,声势浩大的示威者队伍中有人高喊“打倒巴沙尔·阿萨德”,这可触动了安全部队敏感的神经,他们马上开枪镇压示威者,一对父子因此中弹身亡,其中儿子年仅13岁。

表现中弹身亡的少年——哈姆宰·阿里·哈提布

向巴沙尔·阿萨德复仇的漫画。阿瓦达索命

null

尽管警察最后释放了被捕的学生,但此举已无法平息德拉民众心中的怒火了。更猛烈的抗议示威活动从德拉蔓延到了叙利亚全国,一些对改革心灰意冷的百姓转而拿起武器发动叛乱,原本和平的示威逐渐演变成了武装的暴动。

叙利亚内战的导火索在德拉被熊孩子的涂鸦点燃了。

2013年11月,德拉再次爆发抗议示威活动

null

德拉的民众很快拿起了武器,加入了叙利亚自由军,对抗政府军。德拉的地理位置极为关键,其南邻约旦,西接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距叙首都大马士革约90千米,离叙利亚-约旦边境仅13千米,是叙南部边境上的重镇。

处理的好就是逐一削藩

处理不好就是四方围攻

null

固守德拉这一“兵家必争之地”的叙反对派获得了不少与其有着共同利益的国内外盟友的援助,因而趁势在2011年便拿下了几乎整个德拉省。反对派经由德拉与约旦的口岸,向其控制区内运送了大量的粮食药品、武器装备与弹药补给,其中不乏美国提供的军火。

德拉旁边就是约旦

null

经过多年苦心经营,德拉终于名副其实,被打造成了“要塞”,是叙利亚反政府势力在叙南部的大本营。(“德拉”Dar’ā一词的词根在阿拉伯语中本意为装甲、要塞。)

战火中的德拉

null

德拉作为叙反对派在南部的大本营,与北部的伊德利卜遥相呼应,反对派由此南北夹击居于中间的叙政府控制区,对大马士革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老巢不保?

内战爆发的前几年内,由于军力有限且战况危急,叙政府军一直忙于自保,无力发动对反对派南北“两大营”的进攻。而自2015年下半年起,叙政府军在俄罗斯与伊朗的直接军事援助下,不仅恢复了战斗力,而且还陆陆续续收复了大片国土,接连解放了多座南北交通线的重要城市(如霍姆斯与阿勒颇)。

目前叙政府控制区的面积已占叙利亚国土总面积的60%多,夺回了战略主动权。

不过土耳其的直接干涉

库尔德的事实割据

都是棘手问题

分散的反对派反而是最容易解决的

null

此前叙政府的腋肘之患——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已树倒猢狲散,“哈里发”生死未卜,“圣战”武装土崩瓦解,叙政府军因而得以恢复元气,集中力量,打击叙反对派剩余的据点——南面的德拉,北面的伊德利卜。

null

由于北部的伊德利卜与支持反对派的土耳其接壤,同时土耳其正在叙北部阿夫林地区进行军事行动,为了避免与土耳其发生正面冲突,叙政府军故选择先进攻无外国后盾(美国:我帮不了你们了现在。)的德拉。

他们试图剿灭盘踞此地多年的反对派武装,“杀鸡儆猴”,给伊德利卜的反对派武装施压,迫使他们放下武器,寻求和平解决方案。

细看极恐

null

是役若取胜,叙政府军不仅能顺势一举拿下城外通往约旦的口岸,切断叙反对派获得外部物资的补给线,使其陷入弹尽粮绝的窘境,而且还能阻断德拉省内东西两处叙反对派控制区之间的联系,将其变为瓮中之鳖,对其实行分割包围,逐一歼灭,完成收复南部失地的大业,为日后解放伊德利卜做准备。

叙利亚内战由德拉开始,如今也可能要自德拉结束。

原标题:叙利亚政府军要成功打赢战争了?美国人却失踪 | 地球知识局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