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原彰晃等7囚终于被绞死,欧洲圣母却很不开心
来源:观察者网 2018/07/09 10:59:52 作者:后沙月光
字号:AA+

导读: 用无原则宗教自由来纵容邪教泛滥,用极端废死来宽恕施暴者,用颠倒是非来标新立异。这种价值观,不是文明的进步,而是文明的倒退。

7月6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布:

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及骨干成员和井上嘉浩、早川纪代秀、中川智正、新实智光、土谷正实、远藤诚一等七人,当天被执行死刑。

500

此事震动了日本社会,特别是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中的受害人家属心中更是长出了一口恶气。

2015年日本民调有80%以上的人支持绞死这些邪教头目,这次行刑后,遇难家属代表高桥静惠表示:23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

另一名家属代表岩田表示:心终于放松了,可以到女儿坟前告诉她这个消息。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些罪大恶极的邪教分子被处死而宽慰。

第二天,欧盟成员国针对此事发表联合声明: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恐怖主义袭击该被谴责,但死刑是惨忍和不人道的,并不能对犯罪起到威吓作用。

同时,欧盟国家驻东京大使代表团发表联合声明:他们向遇难者表达衷心的同情。不过执行死刑违反了人权。 因此要求日本政府暂停执行死刑,并废除死刑。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纵然奥姆真理教非常恶劣但死刑不是答案,因为这个方式剥夺了人权。

日本民众认为彰显正义的行为,在欧洲圣母眼中是一件不人道的错事。

麻原彰晃真的冤吗?对于奥姆真理教,像我们这样的00后也许并不了解,最多只是听说过“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其实它远比我们想象的邪恶,而日本政府也比我们想象的无能。

麻原彰晃和他的邪教

麻原彰晃,本名松元智津夫,1955年生于九州熊本县八代市,患先天性青光眼,左眼几乎全盲,右眼视力为1.0。

家有兄妹九人,他排行老七,两位哥哥也是盲人,父亲是1945年投降后从朝鲜回国,

他高中就读于县立启明中学(盲校),身残志坚,脾气暴戾,柔道练到二段。在学校里,他成了领袖人物,这不是因为学业出众,而是别人全盲,他是独眼龙,优势多多。

1975年毕业后,学校根据实际情况,劝他报考针灸师,以得一技之长养活自己。

虽然考取了针灸师证书,但他志不在此,1977年又报考了东京大学法学院,想走从政之路,人生小目标是当上内阁总理大臣。不过,三次报考,三次失意。

1978年结婚,迫于生计,他求职于汉医院和汉药局,可是这些中国医术他又学术不精,只能算个门外汉。这时,他的忽悠才能得到了展现,骗了不少患者,最终吃上官司。

1982年被捕,罚金一交,几近破产,整天为钱想破头,有朋友开玩笑说他不如去搞宗教,这玩意钱好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松元智津夫就此改变了人生方向,1983年,他28岁那年,自创奥姆会,练练瑜珈,研究超能力什么的,对外声称是学习班。

他把自己名字改成麻原彰晃,梵语王中之王,带了点仙气。奥姆一词,源于梵文,AUM分别代表印度教的三大神的发音,他自称湿婆转世。

1986年,改名为奥姆神仙会,定位为宗教团体,同年,他去了印度修行,回来后,说自己在喜马拉雅山脚下开悟。

1987年,改名为奥姆真理教,自任教主,以公益,救济,爱心,关怀为幌子吸引老百姓,再以“第三次世界大战”等噱头吸引年青人加入。

500

经过两年装神弄鬼,骗到了不少教众,麻原彰晃已经生活无忧,财源滚滚。奥姆真理教转折点在1989年。

8月25日,奥姆真理教成功通过申请,成为了合法的宗教团体,除了有公开活动许可之外,收入还可以大幅免税。

但是,被他骗过的人,总有几个清醒过来的,这些受骗人委托一名叫坂本堤的律师来准备对麻原发起诉讼。

坂本律师相当执着,他挖出不少麻原违法的证据,眼看大事不好,麻原想到了杀人灭口。

11月4日,六名邪教骨干潜入坂本家中,极其残忍地杀害了律师本人以及他的妻子,连他们一岁大的儿子也没有放过。杀人之后,再将这一家人的遗体分三处抛尸山谷。

日本警方在坂本家发现了奥姆真理教的徽章,材料,但是,出于对破坏宗教自由指责的恐惧,警视厅高层缩手缩脚,只将案子列为失踪人口。

有宗教护身,警察居然不敢查他,麻原彰晃这帮人更加肆无忌惮,他的人生小目标--内阁总理大臣,已经满足不了他,他要当日本法皇。

他的教规,就是日本宪法,个人生活上,除了骗来的数十亿日元外,还有一百多名年轻女子当后宫佳丽,夜夜换人。

他的洗澡水是圣水,可以赐给信众烧饭煮菜,吃嘛嘛香。因为不想写成小黄文,他的淫邪细节就不说了。

500

奥姆真理教在1990年之后,变成了一个地下王国,除了法皇本人之外,下设外务省,谍报省,防卫厅,建设厅,科技厅等部门,各部首长均由他任命。

成型后,邪教向海外发展,1987年在纽约设了一个分部,专门研究杀人科技,莫斯科分部人数最多,达一万五千多名,那是俄罗斯最乱的时期。1992年,叶利钦还接见了以宗教团队名义来访的麻原,因为他们捐给俄罗斯500万美元。

奥姆真理教的诡异之处在于,日本情报机构是知道它的违法行为的,却不敢动它。在国外,克格勃,CIA,FBI在八十年代末也知道这个邪教组织,却不管它。

1995年这帮人在俄罗斯发展越来越疯狂(拥有了广播时段),俄联邦安全局这力劝叶利钦封杀他们,4月12日,毒气事件后,叶利钦签署命令,禁止了奥姆真理教在俄一切活动。

FBI盯着他们在美国的活动,但从来不主动出击,所以后来日本在审理此案时,许多信息还得靠FBI提供。

走向疯狂

说自己印度大神转世,要当日本法皇还不够份量,1994年麻原一帮人来南京旅行,参观了明孝陵。回到日本,麻原干脆说自己是朱元璋转世。

开始没收信徒财产,生产武器和毒气,打算用武力解决日本内阁,自己当皇帝,档次要升为洪武大帝了,就问你服不服?

另一面,为了吸收更多弟子,麻原加快了修行节奏,又学会一招“摸顶”,只要大师摸一摸,这学员就算合格了,还让学员吸食毒品,用幻觉来证明神迹。

麻原刚出道时,震惊信众的就是一张“悬浮”照片,PS技术很重要呀。各种骗子用这类照片为什么能在日本,在中国,在俄罗斯,还有中国台湾屡屡得逞?是智障太多吗?可是信众里就有东京的外科医生。

套路也一样,邪教总说世界末日,麻原还出了一本书叫《日出之国,灾难降临》,他说:

1997年到2001年之间,三战必将爆发,交战双方是中国,日本联盟对战美欧联盟,他可以负责把俄罗斯拉进中日联盟。一开战,日本就核毁灭了,不过,不用怕,信他的人,可以得到解救,大神会在废墟之上重建日本--奥姆国。

500

这一套很受日本年青人喜欢,他的主力信众基本都是年青人。从社会背景来看,经济发达,富裕无忧的青年一代日本人,精神空虚,方向迷惘,相信并喜欢“超能力”这种东西。

中国那些骗子基本上骗的对象大多是老人,病患,这跟日本有些不同。

韩国“统一教”则走政治路线,用信众选票来绑架政治,活得麻原滋润多了。

1994年6月,从南京回来不久,就着手准备夺权了,他们在长野县的松本地区进行一次毒气试射,导致8人死亡,600多人受伤。7月9日,日本警方在土壤里发现了沙林毒气成份,但行动迟缓。

9月20日,12月2日,12月12日,1995年1月4日,奥姆真理教都使用毒气害人,3月13日,接替坂本调查麻原的泷本律师向警方发出急件,说它们拥有沙林毒气。

3月17日,警方决定在22日搜查奥姆真理教总部及分部,卧底将行动计划透露给了麻原。

18日,麻原与五名骨干在车里商定,20日在东京地铁站动手,用一个针对平民的惊天大案来分散警方力量,逼使他们中断22日大规模搜查。

地铁是封闭空间,是毒气施放最理想场所,时间为早高峰时段。

具体作案站点为霞关站和永田町站。前者是东京警视厅所在地,后者聚集着政府要害部门。

3月20日,星期一,奥姆真理教分子兵分五路,前往行动地点。制造了震惊全球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当场造了13人死亡,6300人受伤的惨案。

本来,麻原还计划在11月袭击日本国会,并攻入皇宫,杀死天皇,逮捕首相及内阁成员,顺便暗杀来东京开会的克林顿。功亏一篑,功亏一篑。

毒气事件后,警方在两天时间内还找不到任何可以逮捕他们的证据。直到4月8日,奥姆真理教成员林郁夫偷自行车被捕,意外供出了毒气事件。

5月16日,才逮捕了麻原这帮人。

 

法律和“废死”

罪行累累,惨无人道的奥姆真理教一帮人,虽然被收押,但诉讼过程之漫长到令人绝望。

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才以13项罪名判处麻原死刑。然后豪华律师团上诉,说他有精神病,麻原也很配合,扮痴呆。

又磨了两年,2006年9月15日,日本最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麻原杀律师一家杀得这么狠,日本律师团却一再为麻原作无罪辩护,最高院驳回上诉后,日本法学专家又玩另一出把戏。

木村龟二,正木亮,团藤重光等法学砖家,组成了学术团队,操纵舆论,极力传播废死思想。说日本只有废除了死刑,才能跟西方文明社会接轨。

司法界上层为了迎合舆论,也支持这种论调,司法部长拒绝签发死刑执行令。

无论日本民众如何质疑他们到底是站受害人一边,还是站在施害人一边,他们都充耳不闻。

更严重的问题是“邪教”是否应当取缔?日本可不止一个奥姆真理教,它只是极度疯狂,但日本法律认为只要是内心信仰,不管邪恶与否,都可视为宗教。

于是,麻原的儿子把奥姆真理教名字一换,这个组织又存活下来,目前分成两派:阿莱夫派和光轮派。

日本想修法(《团体限制法》),来打击邪教,但迫于国际压力,说是侵犯宗教自由,立法困难重重。

“废死”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麻原这些人仍然是西方眼中的宗教人士,虽然犯了罪,但人权不容侵犯,更不能处死。

500

安倍内阁的司法大臣上川阳子6日一口气签下7张死刑令,的确有点魄力,她在上一届安倍内阁时也签过死刑令,还坐镇指挥绞刑。泥轰好像有点醒过来了。

现在欧洲跳出要求日本“废死”,估计日本不会再听了,中国台湾倒是一脸蒙圈了。台湾已经很久不执行死刑了,四处得瑟,说自己如何文明,如何民主,上个月连续三起分尸案,就让民众自然淡忘。用爱发电,其乐融融。

如果说废死就是文明,就是民主,那全世界第一个废除死刑的是苏联,这怎么吹?无知到无畏的地步,自以为圣洁无比,其实是跟杀人犯站在一边。

500

用无原则宗教自由来纵容邪教泛滥,用极端废死来宽恕施暴者,用颠倒是非来标新立异。这种价值观,不是文明的进步,而是文明的倒退。

原标题:麻原彰晃等7囚终于被绞死,欧洲圣母却很不开心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