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青年力:抗战胜利后还有鬼子在中国打仗?
来源:青年力 2018/07/11 15:36:56 作者:徐渡泸
字号:AA+

导读: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十四年抗战终于以中国的惨胜结束,各地日军陆续缴械投降,除了一部分战犯关押待审,各地日军都在等候遣返回国, 但有一部鬼子却非如此,当地不但没有举行公开的受降仪式, 日军的高级官佐还住着豪宅,配着汽车,其余卫兵,厨子、佣人一应俱全,日侨商业不衰反盛,连慰安所都重新开张营业了,这就是驻晋日军。

山西是日本华北方面军第一军所在地,司令部驻省府太原,投降时,下辖一个师团, 三个独立旅团和一个独立警备队(见下图)共5.8 万人 ,军司令官澄田睐四郎中将,参谋长山冈道武少将,第114师团师团长三浦三郎中将,还有两个不在军籍的伪山西省政府顾问辅佐官城野宏、山西产业株式会社社长河本大作,这些日方高层不愿回到一片凋敝的本土,要留下来搞事,想利用山西的特殊环境和经济资源“复兴皇国,恢弘天业 ” 。 

河本大作即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张作霖的主谋,当时是关东军高级参谋,陆军大佐,事后被勒令退役。日军占领山西后,受邀出任山西产业会社社长,掌管着山西所有的重要工厂和矿山,控制着山西的经济,也是日侨中的领袖人物。残留运动蹿腾的最活跃的三个人,是军参谋长山冈道武、伪政府辅佐官城野宏和军参谋岩田清一(少佐),河本大作和澄田睐四郎是幕后掌把的。 

而光复后回到太原的阎锡山,盲目崇信日军的作战能力,曾经说过,招十万人也不如招一万日本兵,这时正想利用日军寄留山西,对抗八路军,双方在接洽受降时一拍即合,这就是日本投降后,日阎双方共同策划的山西日军“残留运动 ” 。 

双方协商的结果,阎给出的条件优渥:官升两级,兵发双饷,可由本土接来家属(战时日军在海外服役是不允许带家属的),武器择优装备。日军士兵则本着“自愿”残留的原则,就地复员,加入阎部。

事实上,除了对中上级和侨民由这些骨干来游说,劝诱,对士兵则是采取强迫手段,日军的指挥系统完整,残酷的惩罚传统也未失效,原日军独立步兵第14旅团长元泉磐少将、独混第三旅团高级参谋(旅团不设参谋长)今村方策大佐,就是以军令形式,直接命所部按比例残留,其后,此二人因掌握的部属人数较多,都成为残留日军作战部队的主要指挥官。

残留日军编成的阎军部队,初期有15000人(采用十总队团长永富博之的证言),先后称为特务团、铁路护路总队、铁路工程队,至1947年6月,称为暂编第十总队(师级编制),后期又改称绥靖公署教导总队 ,但一般还是称为十总队。因为违反盟军对投降日军处理的规定, 中间经过几次不得已的遣返及作战消耗, 在阎锡山极力掩护下,至1948年,剩余日军还剩3000人左右。 

为了掩人耳目,残留日军都起了中国名字,元泉馨叫元全福,岩田叫于福国,今村方策叫晋树德,城野宏叫李诚。。。暂编十总队是国军的正式番号,这些在编人员的名字,都登记在南京国防部铨叙厅的军官名录上 。

日军第一军从司令官到师、旅主官,基本都留了下来,山冈道武、澄田睐四郎先后主持阎的绥靖公署总顾问室,每天进出绥署作战组,参与军事筹划。其他各级军官则大量担任阎军各兵种的教官,阎军各部队师以下军官全要经过日本顾问的轮训,如阎军的亲训师,就是留驻日军训练出来的。作战部队里,元全福任野战军副司令,今村任十总队总队长,岩田清一则担任绥署的炮兵指挥官,阎锡山本人对日军军官的军事素质赞誉有加。 

在这期间, 残留日军随阎军多次出击作战,给八路军造成相当的伤亡,其自身也损失很大,在阳泉作战中,在八路军的凌厉攻势下,其第五大队被歼灭,队长被打死,300多日军投降  。 

时间到了1948年7月,徐向前率领华北一兵团发起晋中战役,阎军野战兵团被歼灭,夹在其中的十总队受到最大的一次重创,野战副司令元泉馨在太谷被迫击炮炸伤,自杀身亡。十总队的五个团长被打死三个,其中的布川直平,曾在1945年用诈降的手段,给进入沁县的八路军造成惨重伤亡 。第三团团长住冈义一被俘,今村率残部突围,逃回太原。参与这次围歼十总队的解放军部队中,就有著名的临汾旅 。

晋中战役后,太原势成孤岛,解放军兵临城下,一场解放战争中最惨烈、耗时最长,伤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开始了 。 

太原东部有三条防御线,第一线是主峰罕山,第二线是低于主峰的城东四大要塞牛驼寨、淖马、小窑头、山头,第三线是太原城垣。 

历史上, 1644年李自成起义军攻占太原,1937年日军侵占太原,都是先打下东山主峰罕山,然后逐次向西平推,由城东破城 。澄田睐四郎亲自为阎锡山制订太原城防计划,将四大要塞作为防守中心, 特别指出牛驼寨的核心作用,须做要点防御 。 

澄田睐四郎曾任在华中作战的39师团师团长,这个家伙确实厉害,因为徐向前也是这么想的 。 

徐向前的目光就放在了四大要塞,如果按照历史惯例,先占主峰一线,再往西推进,但以现有兵力和后勤能力,必然打的师老兵疲,胜负难料。徐向前的打法是甩开主峰,南北对进插到四大要塞一线,切断主峰和二线的联系,直接拿下东山要塞进逼城垣, 攻击重点就是牛驼寨 。

位于太原东北五公里处的牛驼寨,地势险要,是东山要塞的核心阵地。,它高出城垣三百多米,是城垣外最近的制高点,可俯瞰全太原城,为夺取城垣的最大障碍。1937年日军进攻太原,就是先夺牛驼寨,再陷迎晖门,澄田睐四郎非常清楚要害所在 。

牛驼寨由十个主碉为中心构成三大集团阵地,地形狭窄,沟壑纵横,多处是劈坡绝壁 。阎锡山对建碉堡是有一套的,山西省府设有专门的领导机构,名称就叫碉堡建设局,太原自产的钢筋和水泥(那时叫洋灰)全用在了建造碉堡上,每个碉堡都环绕三至四个子碉,之间有通道相连, 与战壕、峭壁、外壕、铁丝网和雷区共同构成坚固的永备防御体系。

得益于太原的兵工生产能力,阎军守碉部队装备晋造冲锋枪相当普遍,并配有大量黄磷手榴弹,近战火力非常强,中远距离,不仅加强给守备部队各口径迫击炮及轻重机枪,连晋造野炮也能推进专门设计的“炮碉”里,还可以得到岩田清一指挥的后方各炮群的支援, 且弹药补给充足,能依托碉堡群构成完整的火力配系。

牛驼寨编号为四号碉的指挥碉, 是在老爷庙的基础上,用石料和钢筋混凝土灌砌而成,因此又叫“庙碉”,其下部有可走四路纵队的水泥暗道通向城垣,守则视野开阔,用火力控制、支援周围阵地,攻可囤积兵力实施连续出击。要占领牛驼寨 ,必须打掉这座碉王 。

徐向前的一兵团里,战斗力最强的是王新亭的八纵(有决死三纵改编的临汾旅)和韦杰的十三纵(有皮旅),而打牛驼寨的任务,由彭绍辉指挥的七纵承担,七纵隶属西北野战军,一直归徐向前指挥,在山西境内作战,七纵包括配属的各旅,多为新组建或刚从地方部队升级的部队,这对七纵来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

10月17日夜, 7纵独7旅首先出击,沿秘密小道进入牛驼寨发动突袭,战至拂晓,除庙碉外,其余碉堡全部拿下 ,这时,碉王的狰狞面目现出来了,7旅对它的一次攻击就伤亡了700多人 ,攻击受阻,只得原地转入防御 。时任旅长傅传作,政委曹光琳。

第二天一大早,十总队就上来了,与阎军在飞机和炮火掩护下,分路向牛驼寨猛烈反扑,在庙碉的火力策应下,一天冲锋十四次之多,牛驼寨地表工事几乎全部被摧毁,交通壕被填平,7旅打得非常英勇,但终因伤亡过大,阵地被突破,被迫撤了下来 。此时的十总队,骨干还是残留日军 ,约有1000余人 。

10月26日,七纵向牛驼寨发起第二次总攻, 从这天开始,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先是独三旅攻击受挫,独十二旅接续攻击,两旅进攻均告失利后,又以警二旅换下独三旅,经过反复争夺,殊死血战,终于重新占领了九座主碉,而庙碉不仅未伤分毫,还连续发起多次反冲锋,11月9日,七纵再次换上撤下整补的十二旅 ,双方投入的火炮有八百多门,炸的阵地上草无遗株,虚土盈尺 ,牛驼寨成了血磨子, 战局陷入僵持 。

十总队活下来的日本兵回忆,双方炮火震耳欲聋,白天双方隔壕对射,晚上解放军就扔着手榴弹勇猛地攻上来,双方残酷肉搏,伤亡惨重,澄田睐四郎在作战组对阎军高级将领说,被坍塌的工事压死,在“皇军”的战史上还没有过。

太原的碉堡确实非同一般,庙碉更是邪乎,炮弹直接命中,最多留下个窝,当时华北一兵团的炮兵,多是一些82迫击炮和75毫米日制山野炮, 对这座碉堡无能为力。战前阎锡山就拿太原外围的碉堡向美国记者炫耀,还当场测试,用野炮打直瞄,碉堡无损。

11月11日,徐向前与前沿通话时突然胸腹剧痛,就此病倒,一直在床上指挥作战,他曾在干部会议上说过,就是胡子白了,也要打下太原 。

11月12日,最先攻击牛驼寨的独七旅又换了上来,经过反复冲击,打掉了庙碉周围的四个子碉,老爆破手张玉山带着爆破组迫近碉堡,不断增加炸药用量,对庙碉一连实施了七次爆破,碉王还是纹丝不动,第八次,他们前赴后继,把八百五十斤炸药垒在原来的炸点上,山崩地裂的一声巨响,庙碉炸开了一个宽仅一米的豁口,突击队冒着爆烟猛冲进去,这时,里面的守军,活着的都已被震昏 ,庙碉里缴获的武器,仅轻重机枪就有几十挺,晋造汤姆森一百多支,牛驼寨终于攻克了。

东山要塞被解放军占领后,十总队残余退进城区,全部被编成炮兵,今村负责城东卧虎山炮群,岩田负责城南双塔寺炮群,继续与解放军对抗 。 

1949年4月24日,在彭德怀指挥下,华北十九二十兵团和四野炮一师与徐向前十八兵团会攻城垣,太原解放 , 今村、城野宏带着不到400人的残余日军,退进了原日军第一军司令部“复兴楼”,被冲进来的解放军俘虏 。太原、大同两地共俘虏残留日军700多人 。

十总队总队长今村方策被俘后服毒自杀,据身边人回忆,今村死前曾说,澄田阁下骗了我们 。此前,第一军参谋长山冈道武,第114师团师团长三浦三郎,独立步兵第10旅团旅团长坂津直俊,在1948年10月前已随遣返人员回了日本 。军阶最高的第一军司令官睐四郎,在1949年太原被围期间,被阎锡山用飞机送出,转道回到日本,阎曾对他说,如果被解放军捕获,阁下是双料战犯 。河本大作、岩田清一在押期间抗拒改造,均病死于战俘管理所。

太原有七个烈士陵园,太原解放纪念馆就建在牛驼寨烈士陵园,仅四大要塞争夺战期间,解放军就伤亡了16557人  。西野七纵以弱旅血战强敌,为太原解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攻夺牛驼寨,也是为一野军史增辉的一战 。

山西残留日军, 虽多为侵华期间的守备部队,但其整体的军事素养和技战术水平,明显超出阎军一头,除了步兵战术,在炮兵技术和野战筑城等方面,更令阎军难以望其颈背,这就是抗战期间中日两国军队的真实差距 。阎锡山是个非常重视战术的人,太原的碉堡都是他亲手设计, 阎军的作战口诀他亲自编定,而如此重用残留日军,正是基于对这种差距的清醒认识 。而抗战期间,八路军在华北的对手,就是这样的治安师团、治安旅团和守备队,强弱本是相对的,此等日军,何言其弱。

但时过境迁,残留日军失去了旧日本陆军这个体系作依托,即使具备再强的作战能力,在解放军席卷全国的巨浪中,也仅能溅起几滴水珠,这就是古人讲的势。有个日本残留老兵,拍了一部电影,叫《蚂蚁部队》,寓意残留日军参与中国内战,不过是像夹在中间被碾来碾去的蚂蚁一样。

城野宏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1964年获释回到日本 ,对于残留日军的败亡,他的这句话最有深度:

我对于这些日军从「天皇的部队」变为阎的雇佣兵,其战志、战力、及团结如何获致,大感怀疑,因为建军的本质,牵涉到政治和技术,单是把一批军队留着是没有用的 。

原标题:抗战胜利四年后,还有鬼子部队在中国打仗 ?

责编:施成德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