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关系转圜仍存诸多不确定性
来源: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2018/07/16 10:17:07 作者:王鹏
字号:AA+

导读: 在美俄关系转圜的事情上,我们一方面本着最大的善意去乐观其成,同时另一方面也需要直面事实。而在这个注定艰辛且充满变数的过程中,中国的正面作用是任何国家都无法忽视的。

7月16日,美俄首脑即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首次“专门”会晤。此前,在2017年,两国领导人也在其他多边场合见过面,但都不属于专门准备的“峰会”,因此世界舆论普遍更为关注。

为了实现这次峰会,特朗普可谓煞费苦心。无论是早先被建制派指责为“亲俄”,还是在最近又被《纽约时报》以“Fake News”(特朗普一贯以该词斥责美国主流报纸编造‘假新闻’)爆料“早在1987年访问莫斯科时就被(苏俄情报机构)‘招募’”①, 似乎都不能阻拦这位不按路数出牌的总统,坚持与他心目中那位同样强硬的汉子——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脑峰会。

早在今年3月,特朗普在向普京发去连任总统贺信时就同时发出了出访白宫的邀请。在6月初白宫发出“正在筹划特普会”的风声后,在加拿大参加G7峰会的特朗普亦不放过这一机会,公开向俄示好,并呼吁G7应重新纳入俄罗斯而成为G8。对此,美国的欧洲盟友颇有微词;同时俄罗斯方面也婉言谢绝。最终,在6月底的时候,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访俄,并在与普京的会晤中,双方最终敲定首脑峰会的时间与地点。

其实,美国希望缓和对俄关系,也并非自今日始。甚至早在奥巴马执政早期,美国决策圈也慎重地讨论过提升美俄关系,以策应奥巴马时代的主导性外交战略——“亚太再平衡”。毕竟,该战略的实施,需要以美国在中东、东欧等战线的撤离收缩为前提。

对于前者,奥巴马基本做到了,即通过与伊朗签署《伊核协议》而实现一定程度的缓和——但现在已经随着特朗普撕毁伊核协议而成为废纸一张。至于后者,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打破了美国的对俄战略构想,重新回到近似于冷战时期的对俄封锁遏制、全面制裁的旧轨道上。

特朗普在竞选时期及上台初期,对俄罗斯释放转圜信号,试图构建更为友好、和平的美俄关系。当时,人们认为该举措有可能补齐奥巴马此前的战略短板,从而使美国得以全力应对中国。黄登学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奉行新的外交理念并拟“重启”美俄关系,即在叙利亚、乌克兰、反恐以及维持战略稳定与军备控制等问题上实现缓和,不仅是其新外交理念的必然要求,也是遏制中国的现实需要,同时还是对俄实施对抗政策失效后的被迫选择。然而,美俄固有的结构性矛盾使得一年多来美俄关系不仅未能转圜,反而继续恶化。

首先,在国际层面,美俄在单极与多极、崛起与打压、遏制与反制等问题上的结构性矛盾难以消解,尤其在北约“东扩”问题上,美欧与俄罗斯矛盾尖锐。北约东扩所产生的“三位一体”进程,即改变欧洲政治安全边界、在欧洲地区部署的反导武器系统、在抵近俄罗斯的敏感地区部署相当规模的常规军事力量,这些在莫斯科看来都是重大且紧迫的安全威胁。而此前在“克里米亚事件”中,由军事冲突、对峙及长期制裁所造成的高度敌意也难以调解,故深层对抗依然是俄美关系发展的主线。

在该主线上,特朗普上台后美俄在东欧及中东等地缘竞争中的一系列恶性战略互动,更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尽管美俄都极力避免发生新的军事冲突,但两国在“通俄门”事件上的指责与反指责,美国主导的两大北约联合军演在黑海海域拉开帷幕,在前俄间谍在英国遇害案上的相互攻击与驱逐外交官,在叙利亚加强军事对抗,以及威胁追加对俄制裁等,都使两国在特朗普时期实现转圜的可能进一步降低。

其次,在国内层面,尤其是在美国国会、舆论界以及精英群体中,反俄情绪势依然占据明显优势。在建制派的制衡下,即便特朗普有强烈解除对俄制裁的意愿,也难以真正实现。而“通俄门”调查则如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成为建制派规训特朗普,防止其在美俄关系上突破常规的重要制度性手段。

在建制派看来,即便放弃有关“俄罗斯操纵美国大选”的指控,普京也始终在利用特朗普来实现俄罗斯国家利益。而在俄罗斯官方看来,这本质上是“美国建制派的‘恐俄症’(Russophobia)阻碍了特朗普对俄罗斯的倡议”。由此,特朗普夹在对俄转圜谈判与对国内两党议员的双层博弈之中:一方面他需要通过外交谈判、威胁、制裁等手段迫使强硬的普京在两国争夺的地缘政治目标上后撤,以捍卫美国国家利益;另一方面他也需要直面国内质疑。显然,两个层次的谈判与博弈都非易事。

从“理性政治人”谋求选票和党内支持的基本假定出发,在两党建制派的重压之下,特朗普对普京个人层次的“好感”(假定确实存在)以及特朗普对“转圜美俄关系有利于美国国家利益”观念的坚持都是相对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确保自身政治清白的公众形象(而非敌国设在美国的‘代理人’),以及获得权势集团的谅解与支持。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对普京及其亲信在个人层面施加精确制裁,有使国家矛盾向个人仇恨转移的迹象。此举虽然暂时满足了美国国内建制派的政策诉求,但也使美俄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实现和解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

综上所述,我们处于国际公益和主观善意的原则出发,当然乐见美俄关系缓和。毕竟,俄罗斯是中国的重要友好邻邦和战略协作伙伴,我们希望看到美俄缓和能够为俄罗斯经济制裁的解除铺平道路。但同时,实事求是、冷静观察,美俄关系的转圜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特朗普的“表演人格”以及对中期选举前“外交政绩”的渴望,驱使他在对朝、对俄政策上采取了某些大开大合的做法,但至少在美朝峰会后的互动问题上,双方似乎都没有向国际社会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由此类推,在美俄关系转圜的事情上,我们一方面本着最大的善意去乐观其成,同时另一方面也需要直面事实。而在这个注定艰辛且充满变数的过程中,中国的正面作用是任何国家都无法忽视的。

原标题:美俄关系转圜仍存诸多不确定性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