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普会”后,俄美关系会改善吗?
来源:中国网 2018/07/18 11:24:07 作者:陈宇
字号:AA+

导读: 无论是大国关系的客观现实,还是普京与特朗普的主观意愿,都需要管控好俄美关系,防止其进一步走低。

7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双边峰会。会晤地点选在面朝波罗的海的芬兰总统府,颇具象征意义:1990年,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就曾和美国总统老布什在此商讨事关世界未来和全球稳定的问题。

特朗普与普京的会谈持续了约四个小时,其中大范围会谈1小时45分钟,一对一会谈2小时10分钟(比原定时间长40分钟)。会后未发表联合声明,根据会有普京和特朗普两人共同出席的新闻发布会,双方讨论的问题十分广泛,涵盖双边关系、战略稳定、叙利亚、乌克兰、朝核等一系列问题,并达成了一些原则性共识。

总体看,此次会晤由于准备时间比较仓促,俄美两国前期并未就所涉议题深入交流,因此具体成果并不多。但不应低估这场“特普会”的意义,有评论认为,这场峰会极具象征意义,标志俄美关系“破冰”,或许将意味着俄美关系走出乌克兰危机后长达四年多的孤立状态。普京会后表示,峰会相当成功而有益,没想到会谈内容如此丰富,氛围友善、坦诚、务实。特朗普也认为,会谈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好的开始。

确实,当前的俄美关系已经“坏无可坏”,再恶化就只能是核大国间的直接冲突了,显然俄罗斯和美国都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从普京3月的国情咨文和刚上任后颁布的“五月法令”也可以看到,对普京来说,新任期的主要任务在国内,重点是发展社会经济,为2024年的交接班以及俄罗斯未来的发展创造良好基础,这也需要一个相对平和的外部环境。从美国方面看,当前特朗普在国内的地位比去年同期巩固了不少,其运筹对俄关系的空间有所增大。可以说,无论是大国关系的客观现实,还是普京与特朗普的主观意愿,都需要管控好俄美关系,防止其进一步走低。

在这种条件下,未来的俄美关系确实可能出现局部改善。例如在双边关系上,特朗普和普京已经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进行工作层磋商,讨论峰会所涉议题。在战略稳定问题,也就是核军备控制问题上,双方也将展开专家组磋商,探讨现行《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2021年到期后,是否要延期或是进行修改。在叙利亚问题上,沙特阿拉伯媒体日前披露,俄罗斯与美国或将进行“交易”。上周,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亲信韦拉亚提、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先后访问莫斯科。后者在会见普京后表示,以色列不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重新控制叙利亚全境,而俄罗斯则同意推动伊朗及其什叶派盟军远离以色列边境。此次峰会中,特朗普提议美国、俄罗斯与以色列共同合作,调解叙利亚局势。普京则称,双方共同在叙利亚国内恢复和平与和解的实践可以成为俄美两国成功合作的样板。这些表态联系在一起,无疑带来不少遐想空间。

要看到的是,虽然俄美关系可能会有限改善,但这种改善顶多只是“触底回调”,俄美关系的未来并不明朗,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发生质变。这主要是因为俄美两国的战略目标存在根本矛盾。美国去年底以来推出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等文件仍然把俄罗斯视为“修正主义国家”和战略竞争对手,强调要与其展开大国竞争,凸显美国并未放弃冷战以来的遏俄、弱俄目标。北约可能再次东扩,吸纳北马其顿等新成员国,不久前的北约峰会上甚至还提出未来要吸收格鲁吉亚。美西方的战略目标与俄罗斯重塑世界大国地位、维护在原苏联地区主导地位的努力存在根本矛盾。

同时,虽然特朗普地位有所巩固,但美国内政因素依然是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的主要掣肘因素。峰会前夕,美国“通俄门”调查团队起诉12名俄罗斯军方人士。峰会后,美国不少国会议员、媒体对特朗普“口诛笔伐”。从这些事实也可以看出,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的势力仍将“俄罗斯牌”视作制约特朗普的武器,这也限制了其在对俄政策上的空间。

原标题:“特普会”后,俄美关系会改善吗?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