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欧洲行让欧洲依然在反思跨大西洋关系
来源:中国网 2018/07/19 11:29:51 作者:董一凡
字号:AA+

导读: “大西洋主义者”和“后大西洋主义者”的辩论在特朗普时代正激烈上演。

7月16日,随着“特普会”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落下帷幕,特朗普2018年的首次欧洲行也在各种争议声中结束。

对欧洲国家而言,特朗普此行将跨大西洋关系进一步撕裂,深深意识到自己在“美国优先”的棋局之中只是可以肆意牺牲的棋子,以及实现美国利益的挡路石。

美国可以在盟友间制造分裂。为了与英国的贸易协定中排除欧盟规则掣肘,最大限度利于美国,特朗普可以激烈抨击特雷莎·梅的“软脱欧”计划太软,并赞扬梅政权的约翰逊有“首相之才”,丝毫不顾及英国内政稳定与否和英欧关系前景如何。

在特朗普看来,英国脱欧并没有什么战略意义,只有是否符合“美国优先”的经济利益。特朗普在接受英国《太阳报》采访时就流露出对梅政府倾向“软脱欧”的不满。因为这样一来,欧盟将能够限制英国对外达成自贸协定的权能,英国在经贸准则和市场准入方面将更向欧盟靠拢而不是美国,英美自贸协定谈判将因此变得更为复杂

为了美国一己之利,不惜与盟友翻脸为敌,竭尽敲诈之能事。特朗普将中国和欧盟、俄罗斯统统称作美国的“敌人”(foe),只要其认为“美国吃亏”即归于此类。北约峰会上,特朗普狮子大开口,要求欧洲盟国立即将军费提至GDP2%,未来更达到4%,盟友出钱出力甚至向美国让渡利益是理所应当。而无论是盟友还是对手,向美国妥协让步只是割肉饲虎,想要利益置换定是与虎谋皮。

在对俄问题上,特朗普更是肆意运用双重标准,只许自己放火,不准欧盟点灯。一方面,特朗普抨击德俄“北溪二”管道项目将德国的能源命脉和大笔现金向俄罗斯双手奉上,乃绥靖资敌之举,把欧洲与俄罗斯正常的能源合作和经济交往上纲上线。另一方面,在赫尔辛基举办“特普会”则丝毫不顾欧洲对越顶外交和美俄“大交易”的忧虑。

正如《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爱德华·卢斯所言,特朗普深知欧洲对美国所求远高于美国对欧洲所求,逼迫欧洲人让步的筹码充足。而欧盟却深知自身绝对承受不住美欧关系破裂,美国在安全、经贸等方面转身而去的代价。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特朗普称欧盟是敌人绝对是“假新闻”,德国防长冯德莱恩在媒体面前只得表示美欧关系非常好,在维系“塑料姐妹花”的字里行间对美国的失望与无奈,显示欧盟似乎在这种逼迫下,只能打肿脸充胖子。

不过,欧洲应该感到庆幸的是,经过一年多的执政,特朗普能够对欧洲的冲击已经悉数上阵,基本上不会再有欧盟意想不到之举。而且从本次北约峰会看,至少在安全领域,美国对欧盟的承诺并没有松懈。

在经历了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特朗普拒签宣言后,北约盟友都担心特朗普会不会故伎重演,为“特普会”奠定更好的氛围。幸好,美国在北约峰会与盟友达成了两份协议,达成《布鲁塞尔峰会宣言》及《跨大西洋安全与团结共同宣言》两份宣言,深入协调对俄立场,再次谴责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非法行为”,声称将团结一致应对俄罗斯“威胁”,给欧洲盟友提前吃下一颗定心丸。

对于欧洲而言,最大的挑战是能否接受“后美国时代”这样一个事实。欧洲很清楚,美国不再参与欧洲政治、经济、外交事务的方方面面,欧洲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地位日益下降更是大势所趋。欧洲的痛苦在于,面对这么一个历史悠久、体量庞大的传统盟友,是否应该选择性地“分手”,又如何“分手”不伤感情?

“大西洋主义者”和“后大西洋主义者”的辩论在特朗普时代正激烈上演。无论是哪一派都有充分的证据说明欧洲应当离开或者不应当离开美国。对于跨大西洋关系而言,这样的辩论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辩论可能是最认真的一次。

原标题:特朗普欧洲行让欧洲依然在反思跨大西洋关系

责编:王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