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抗美援朝战史上最酷烈的长津湖战役:中美两支王牌部队在严寒中厮杀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2018/07/20 10:04:01 作者:潘前芝
字号:AA+

导读: 1950年冬,中美两支王牌部队在此展开了激烈厮杀,其惨烈程度史上罕见,被称为“中美两国都不愿提及的血战”。亲历过那场战役的迟浩田将军曾说过:“长津湖战役已经过去60多年了,却至今让我刻骨铭心。”

长津湖,朝鲜北部最大的湖泊,周围崇山林立、林木繁盛。

1950年冬,中美两支王牌部队在此展开了激烈厮杀,其惨烈程度史上罕见,被称为“中美两国都不愿提及的血战”。亲历过那场战役的迟浩田将军曾说过:“长津湖战役已经过去60多年了,却至今让我刻骨铭心。”

两支王牌PK

中方参战兵力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宋时轮,副司令陶勇,下辖第20、26和27三个军共15万人。  

第9兵团司令宋时轮

其中,第20军是原华野1纵,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师长为粟裕,打过“黄桥决战”;26军为原华野8纵;27军为原华野9纵,参加过孟良崮、碾庄、双堆集等著名战斗。

三个军在赴朝前,一直作为攻台主力部署在东南沿海方向,其在中共军队中的地位及战斗力可见一斑。

美军参战兵力为美陆战1师和步兵7师共3万人。  

美军陆战1师

美陆战1师是美国历史悠久的老牌劲旅,经历瓜岛、冲绳等战役。第7步兵师是麦克阿瑟远东司令部的战略预备队,战斗力稍差。

如果说双方兵员的战斗素养基本相当,装备上的差距则令人难以想象。

中方主要武器为手榴弹、机枪和步枪等,加少量迫击炮,部分为缴获的国民党军队装备。迫击炮还因为严寒有超过一半不能使用。美军不仅坦克、火炮等地面重型武器应有尽有,还有强大的空中火力支持。

所以,除了人数和意志,志愿军再无半点优势。

保障差距天壤之别

战役打响时,长津湖地区零下40度,号称50年不遇。

志愿军第九兵团是在很仓促的条件下来到朝鲜的。久居江南的战士们身着单衣,原定在辽阳、沈阳换发冬装,因军情紧急,来不及换装就直接奔赴朝鲜。结果,入朝第一天就冻伤800多人。

在这样极寒天气里,9兵团的官兵们没有冬装,没有手套、帽子以及棉鞋等冬天的必需品,每个班十多人只有一两床棉被,夜间,战士们只好将这一两床棉被摊在雪地上,十多个人挤在棉被上互相搂抱取暖。  

长津湖战役前,仅穿单衣的志愿军

与之相对,美军每个人一件大衣、一个鸭绒袋。志愿军老战士刘伯清回忆说:“冷到什么程度呀,讲了你都不敢信,一些战士的耳朵被冻得硬邦邦的,一碰整个就掉了,一点都没的知觉喽!”

长津湖战役中很多志愿军士兵不是败给对手,而是冻死在冰冷的雪地里,甚至有成建制的连队全部冻死。

志愿军的后勤保障装备只有火车和汽车,由于美军的轰炸,只能夜间行车,保障效率大为降低,即使如此,仍然摆脱不了被炸的命运。

27军40多辆满载物资的卡车就被美军的凝固汽油弹烧了个精光,部队只好轻装前进,连土豆和炒面供应都成了问题。  

美军飞机向志愿军阵地投掷凝固汽油弹

美军的保障链则从未断过。在下碣隅里时,美国陆战队工兵仅用十来天时间,就建起一个可供C-47运输机起降的临时机场,陆续建成的还有供给基地、野战医院,美国空军随之运来了大量急需的弹药、食品、药品、防寒服装、油料……

美军需要什么就从隔海的日本运来什么,根本用不完,以至于美军最后逃离此地时,还开动推土机、坦克破坏数以千吨计的各种物资。

战斗中,志愿军将美军撤退必经之路上的水门桥炸掉,美军马上从日本搞到近9吨重的车桥组件空投到美军阵地,然后在悬崖上不到两天就架设了一座载重50吨、可以通过撤退部队所有车辆的桥梁。  

美军直升机撤出伤员

因为保障跟不上,前线的志愿军战士经常吃不上饭。由于不能生火,有的部队整个战役期间没喝过一口热水,就是吃干饼、吃雪,睡在雪地里。

美军则不用担心空袭,可以生火把地化冻,挖坑搭帐篷,感恩节的时候,还能吃到大餐,“吃到火鸡、火腿、苹果派,和其它很多好吃的……吃得太多,肚皮都要撑破了”。  

美军感恩节吃火鸡

共同的地狱

这场战役对双方来说,都是地狱。

很多志愿军战士是在极度饥饿、疲乏、被冻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拖着冻坏的腿顽强追击机械化的美军。

美陆战队员与志愿军交火

中弹倒地的伤员因为寒冷和伤痛不停地颤抖,不久就逐渐昏迷死去。战斗中大量志愿军战士在冲锋时突然倒地而死(不是被击中),他们饥寒交迫的身体,已无法忍耐这种超过极限的生存环境。

宋时轮后来在回忆录中认为,长津湖战役“其艰苦程度超过长征”。

当然,美军也好不到哪去,陆战1师逃到咸兴的时候,随行的汽车装满昏迷不醒的重伤员,有的人干脆被绑到汽车散热器上,冻得像一块块坚硬的木板,身上满是未凝固就冻成一团的粉红色血块。  

美军士兵跟在运送尸体的卡车后面

美军战史中称:“陆战队历史上,从未经历过如此悲惨的艰辛和困苦。这简直是一次地狱之行。”

对志愿军战士来说,美军强大的火力堪比噩梦。

11月27日夜10时,志愿军第20军、27军8个师向美军发起猛攻,一夜之间将美第7师和陆战1师分割成五段。

然而,围的容易,歼灭却很难。被围美军立即用200余辆坦克在三个被围地域组成环形防线。志愿军缺乏攻坚用的重武器,只能用步枪、机枪去冲击敌人的“铁桶阵”,付出的牺牲难以想象。  

美军重武器

为炸毁敌人坦克,志愿军战士就像今天影视剧里所呈现的那样,抱着一捆手榴弹,钻到坦克下面拉响引信。

志愿军一个排长王学东回忆道:“战斗进行得非常猛烈和艰苦。美陆战队是美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强大的地面火力以及空中掩护,使得他们能够坚守住阵地。几天下来,我们58师想歼灭他们一个连或小股部队的作战计划,都没能实现。”  

美军空中打击力量

另一方面,美军的撤退之路也并不顺利。

沿路两边都有志愿军战士的阻击。柳潭里的美军两个团撤回下碣隅里时,一路遭志愿军层层截杀,用3天时间才走完这22公里,平均每小时只能走300米,22公里道路上有1500多人伤亡。  

从长津湖败退的美军

从下碣隅里撤到18公里外的古土里,他们又用了38个小时,这支世界上机械化程度最高的部队平均每小时只能行走500米,每公里伤亡34人。

长津湖之战中,志愿军27军集中2个师5个团的兵力围歼了美7师31团。该团曾因一战期间对苏俄作战获得“北极熊团”绰号,其蓝色团旗被志愿军缴获,现存于北京军事博物馆内。这也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全歼美军一个团。

最终,陆战1师战斗减员4,400多人,非战斗减员7,300多人,这是这支王牌部队成立以来遭受过的最具毁灭性的打击。  

美军从战友尸体旁匆匆撤退

志愿军9兵团也付出惨重伤亡,仅冻伤就达3万余人,其中冻死4000余人。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第四次战役期间,9兵团一直在朝鲜北部休整补充,直到第五次战役才再次出战。

当然,9兵团的惨烈牺牲是有意义的。长津湖战后仅10天,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就胜利结束,志愿军进抵三八线。此役歼敌3.6万,其中美军2.4万,俘虏3千多人。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败退途中,其座车与韩国溃军的汽车相撞,当场身亡。  

沃克中将

赢得世界尊重

实力是赢得尊重的最好方式。

长津湖战役令中美军队都重新认识了对方。志愿军后来承认,陆战1师是“美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

没有补给、严格隐蔽伪装的9兵团在崎岖山地上连续18天急行军,平均每天走30公里,这让美国著名军事评论家约瑟夫·格登满怀敬意地评价:“以任何标准来衡量,中共军队强行军的能力都是非凡出众的!”

美国57炮兵营营长曾顿斯中校如此回忆:“陆战队员们从没见过这么多中国人蜂拥而来,发动一次又一次的顽强进攻。尽管陆战队的火炮、坦克和机枪全力开火,但是中国人仍然源源不断地冲锋,他们视死如归的精神让陆战队肃然起敬。”  

长津湖战役中一脸茫然的美军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抗美援朝战争同样影响到当时中国的外交地位和国际形象。

本来对中国参战不乐观的斯大林得知战况后,也为之动容。他对下属说:“必须迅速在1951年3月前完成向中国同志36个步兵师的全部装备订货,还要立刻送去3千辆汽车。”  

斯大林

中国经济学家马寅初当时正在东欧参加“保卫世界和平大会”,他后来激动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当志愿军收复平壤的消息传来,几千名各国与会代表边鼓掌边高呼“新中国万岁”,时间竟长达十余分钟……

欧美国家就更难以接受打败十六国联军的国家,竟是不久前还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  

麦克阿瑟

狂妄的麦克阿瑟也沉痛地发现自己的中国知识过时了:“必须从这样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在全新的情况下,和一个具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全新的强国进行一次全新的战争。”

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在已经成长为一支强大的国防武装。

原标题:抗美援朝战史上最酷烈的长津湖战役:中美两支王牌部队在严寒中厮杀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