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他是谁?
来源:法制晚报 2018/07/20 10:18:20 作者:张恩杰
字号:AA+

导读: 这位“隐形将军”叫韩练成,他既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高级参谋,也是受周恩来直接指挥的中共情报工作者。

Q:

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他是谁?

A:

这位“隐形将军”叫韩练成,他既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高级参谋,也是受周恩来直接指挥的中共情报工作者。

那么他是如何取得了蒋介石的信任?又在周恩来领导下为中共获取了哪些重大情报呢?那就请继续看看下面的内容吧!

带着上面的那些疑问,法制晚报记者在北京万寿路附近的一处住所专访了韩练成将军之子韩兢。

1971年,韩练成和韩兢在临潼自家院中

1971年,韩练成和韩兢在临潼自家院中

今年已68岁的韩兢是一名作家,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言谈举止间尽显温文儒雅之风。1999年,他从珠海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调研员的岗位上主动申请提前退休,从事历史研究和写作,在北京创办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

现如今荧屏上讲述隐蔽战线英雄的谍战剧很多,在韩兢的印象中,电影、小说里描绘的间谍们化装、秘写、拍照、窃听、收发电报、溜门开锁等技能,父亲都不会,“他不记电话号码,联络靠参谋,出门不带钱,消费靠副官。而在他加入中共情报工作系统之后,为了不失言,他不再放开喝酒;为了不在梦中泄密,他不和他人同室睡觉;为了尽量少留下痕迹,他烧掉了许多照片,轻易不写笔记。”韩兢如是说。

一战成名:被特批为黄埔军校生

据韩兢追忆,父亲韩练成于1909年2月5日出生在宁夏固原。小时候上过七年私塾。由于家境贫寒,给地主家里放过羊,在固原城里的一家小店铺当过学徒。

1925年,韩练成考入马鸿逵部军官教导队,随军北伐;1926年,结识了军政治处长共产党人刘志丹,接受了“救国、革命”的启蒙教育。

1930年,在蒋介石和冯玉祥中原大战时,冯玉祥的一支骑兵部队夜袭,包围了蒋介石在归德车站的“列车行营”,韩练成率部击溃了冯部骑兵,将蒋介石从重围中解救了出来。只有21岁的韩练成一战成名,显示出了他的军事智慧和勇猛之气。

“危难过去,蒋介石第一次接见了我父亲韩练成。出于习惯,他像往常一样,以黄埔军校校长对下属的口气问话,‘你是几期的毕业生啊?’在他看来,英勇善战的将领,一定是黄埔军校生。当他得知我父亲不是黄埔的学生时,颁发手谕,特批我父亲成为黄埔军校的三期生,列入学籍。”韩兢如此表述说,这是蒋介石的一项特殊的命令,韩练成从此成了国民党黄埔系军中一颗闪耀的将星。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韩练成认为这次事变是因政治而起,必须由政治途径解决。他的政见力排众议,与时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的杨杰“和平解决”之上策不谋而合。杨杰认为韩练成不仅“归德救蒋”有功,是“有战术头脑的勇将”,更是“有战略眼光的将才”。

入党遭拒:严格按周恩来指示单线联系

1942年5月,韩练成入国防研究院第一期作研究员。他综合各种情报、数据分析:抗战四年来,中国战场牵制着日军陆军35个师团,接近日本全国陆军51个师团的7成;其中共产党的军队包括地方游击队也不过只有50万人,却抗击着日军21个师团35万人和62万伪军,这是侵华日军的60%和90%以上的伪军。对此,在韩练成看来:当前是一场各国各方都在两面作战的大混战,只有中国共产党坚持了抗战、救国这一个方向。他一边潜心研究,一边筹划秘密联络共产党。

当年6月,在重庆的一个很普通的居民区,韩练成与周恩来第一次单独会面,他向周恩来简要通报了军事、政治形势之后,明确表示要投身革命、加入共产党。周恩来坦诚地告诉韩练成:中共中央决定抗战期间不在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中发展党员。他希望韩练成:无论是参与战场指挥,还是研究国防战略,只要永远保持北伐的革命精神,一样能够为国为民作出贡献。

但当周恩来得知韩练成就是刘志丹亲自培养的那个入党积极分子“韩圭璋”时,马上确定了与韩练成的同志关系。由周恩来介绍,韩练成正式加入了中共情报工作系统,周恩来要求他“从整体战略高度、以人民解放事业的大战略为目标,直接参与制定或影响国民党的既定战略”。

此后,他严格遵照周恩来的指示,除了周恩来及其指定的董必武、李克农、潘汉年等人之外,绝不接触党的地下组织及党领导下的各种武装力量。

天衣无缝:借“剿共”名义暗中保护琼崖纵队

“一个演员在同一幕戏中,扮演敌对的两个角色,不论是导演还是演员自己,都不敢设想把戏演得‘天衣无缝’,只要不出大纰漏就算不错了。这是我父亲韩练成回顾1946年左右在海南保护琼崖纵队经历时的一段自我评价。”韩兢告诉法晚记者。

当时身为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的韩练成,奉蒋介石之命接受日军投降,同时承担“剿共”的任务;而实际上,他又同周恩来保持着密切的单线联系。就在他渡海前夕,周恩来致信说:“现在只能运用你个人的影响和你手中的权力,在不损失大计的前提下,尽可能保护琼崖纵队党组织的安全,并使游击队不受损失,或少受损失。注意!从实际出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由你酌定……”

对于整个琼崖纵队,韩练成只知道冯白驹(琼崖革命武装和根据地创建人、琼崖独立总队总队长)、庄田(时任琼崖抗日游击队独立第一总队副总队长)两人,但根本不知道他们身居何处。

无奈之下,韩练成只得找到一位即将释放的被俘人员,将一封亲笔信借由他之手,交到冯白驹手中,邀冯来海口商谈游击队改编问题。1945年11月,琼崖民主政府委员史丹,应邀赴海口谈判。由于琼崖纵队与中央联络的电台已于1941年损毁,无法确认韩练成的真实身份,琼崖纵队不敢贸然相信他。

事实上,韩练成到海南后,一直借着“剿共”的名义暗中保护琼崖纵队,他不但遣散了伪军部队、枪毙了伪军头目詹松年,为琼崖纵队消除了隐患。更时不时将自己的行程公布在报纸上,给蒋介石和张发奎一种“海南很安全、不需要剿共”的假象。

就在1946年初,韩练成公开视察石碌铁矿之时,遭到琼崖纵队袭击,韩练成不但本人受伤,也给了国民党在海南“剿共”的口实。在他回南京养伤的一个月时间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广州行营主任张发奎亲自派人指挥第四十六军对琼崖纵队进行打击,这也让韩练成和冯白驹“结下了梁子”。

1946年9月,国民党通报韩练成“剿匪不力”,整编后的国民党第四十六师调出海南。而在解放后的1950年,韩练成和冯白驹在北京相见,才解除了当年的误会。

干扰部署:战败后反受蒋介石称赞“忠勇可嘉”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整编为第四十六师后,韩练成列席了由蒋介石主持,白崇禧、陈诚等人参加的最高级军事会议,了解到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的战略计划和西北、山东两个战场的战略部署。会后,韩练成试图通过秘密渠道向周恩来汇报,周恩来转告他:“速去上海找董老谈。”韩练成立即转赴上海,趁白崇禧不在,将董必武接到白公馆秘密见面,把全部情报交董老速转党中央,并约定了与华东解放军联络的暗号:“洪为济”。

当年年底,整四十六师到山东不久,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派新四军干部陈子谷持“洪为济”的信来找韩练成,随之又有华东局秘书长魏文伯、华中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来联络,并在韩练成身边留下了两名联络员杨斯德、解魁。

按照蒋介石“以临沂为主战场,歼灭共军陈毅主力”进行决战的设想,韩练成率领的整四十六师加入北线集团,由绥靖区副司令官李仙洲指挥,配合南线集团,“在临沂会歼解放军华野主力,或迫解放军退入沂蒙山区而歼之。”

1947年2月中旬,华野放弃临沂,秘密北上求歼李仙洲集团。韩练成坚持蒋介石、陈诚“共军主力溃败西窜”的错误判断,一再干扰绥靖区司令官王耀武、李仙洲等人的作战部署。李仙洲2月21日夜下令“由莱芜向吐丝口突围”时,韩练成仍强调“未部署妥当”,硬是推迟行动一天。23日,李仙洲集团突围开始,韩练成即放弃对整四十六师的指挥,使李仙洲集团陷于混乱。是役,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56000人,俘李仙洲以下21名将级军官,史称莱芜战役。当日下午,韩练成由联络员引导到达解放军华野指挥部,与司令员陈毅、政治部主任唐亮相见甚欢。

在征得周恩来同意之后,韩练成带另一联络员张保祥日夜兼程赶往青岛,经上海回到南京。在国防部召开的战役汇报会上,韩练成和王耀武一起“据实”报告。“因韩练成‘忠实’地执行了蒋介石、陈诚的指令而战败,蒋介石非但没有怀疑,反而称赞他‘一俟跑出,即刻返京,极其忠勇可嘉’。”韩兢如此表述道。

“通共”暴露:蒋介石知其身份一把打落桌上的玻璃杯

1947年3月底,蒋介石亲自下令,调韩练成入国民政府参军处任参军。参军处由上将参军长1人、陆海空三军将级参军10~15人组成。蒋介石举行军事会议、研究战局、飞赴各个战场,韩练成时时在侧;送蒋介石看的战报最后经韩练成过手,蒋介石批出的命令最先经韩练成过目。

1948年4月,蒋介石派韩练成担任甘肃省的保安司令。但当韩练成向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张治中报到时,接到的国防部任命居然是“西北行营副参谋长、甘肃省保安旅旅长兼兰州保安司令”。

同年10月,国防部长何应钦确切掌握了韩练成在莱芜战场“通共”的情报,但碍于蒋介石对韩练成的信任,不便公开抓捕,便密电张治中立即派人“送”韩练成回南京。张治中并未照办,却交给韩练成一个未封口的信件,要他立即赴南京直接面呈蒋介石,韩练成在飞机上看“信”时,发现只是一份当天报纸!他悟到这是张治中给自己抉择的机会,趁飞机在西安加油时通知总统府:有要事面见校长。韩练成一落地就被总统府专车接走,何应钦派来“接”机的人无从下手。

“这也是我父亲最后一次面见蒋介石,和他一起共进午餐。几天后,他只身去了上海,由潘汉年接应,乘飞机转移到香港。”韩兢说。

1949年1月,韩练成辗转到达河北平山中共中央社会部驻地,和李克农住在一起。先后受到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的单独接见。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泽东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8月,韩练成任第一野战军副参谋长、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1949年12月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主席彭德怀,副主席习仲勋、张治中)。此时此地见到张治中,韩练成仍然口称“张老师”。张治中对彭德怀、习仲勋等人说:“在何应钦向蒋介石报告韩练成已到了解放区时,蒋介石一把打落了桌上的玻璃杯,指着何应钦大喊:‘都是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贬他一个中将当旅长,他怎么会走?’”震怒的蒋介石只能以此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张治中曾问过周恩来:“韩练成是蒋介石身边的红人,并非‘杂牌’军人,也不是受排挤、没出路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跟了共产党走?”周恩来答:“这正是信仰的力量。”

“三不”原则:为防泄密不同他人同室睡觉

1955年9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授衔前,周恩来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条件和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军军长对待,完全可以授上将军衔,可韩练成却明确表态,他坚持按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一时间,韩练成“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军衔”成为军中的美谈。

1984年春天,75岁的韩练成安详地走完了自己的戎马一生。他对他的一生做了这样的总结:为军人者,可以像恐龙猛虎一般惨烈拼杀,死就死个惊天动地!为谍者,却必须像蛇那样,隐忍终生,死也死得无声无息。

而在韩兢看来,父亲韩练成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职时间那么长,离蒋介石那么近,却没有暴露其身份,是因为其懂得“定位”。“他对条令中每一职、级的规定烂熟于心,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当他经过陆军大学的调教之后,彻底确立了‘不越位、不错位、不缺位’的做事原则。他善于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也就是说,多用减法,少用加法。作为职业军人,这种行为方式,无论在什么环境、对上下左右,都是专业的、得体的、可堪信赖的,不会暴露。”韩兢总结道。

韩兢说,父亲加入中共情报工作系统之后,为了不失言,他不再放开喝酒;为了不在梦中泄密,他不和他人同室睡觉,没有单独睡觉的条件时他就不睡觉;为了尽量少留下痕迹,他烧掉了许多照片;为了不暴露,他不再写日记,也很少用笔记。“我曾经问过他,你会不会电影、小说里那些间谍用的化装、秘写、拍照、窃听、收发电报、溜门开锁、跟踪与反跟踪等技能?他说:‘不会,没学过,你见过哪个将军边向前走,边向后看,鬼头鬼脑、贼眉鼠眼的,那个样子的将军就不是将军,那才容易暴露哪!”韩兢说道。

在韩兢的印象当中,父亲韩练成性格开朗,思维敏捷,也很健谈,但从不因为自己的特殊贡献居功自傲,即便被世人当作“统战对象”,仍然绝口不提往事,严守机密数十年。他说:“我在解放前为党工作是由周总理直接领导的,周总理不说的我不说,中央没有公开的我也不能说。”直到他1984年去世,出于保密要求,他的讣告仍以“爱国将领”冠名。

军人作风:在家里从不穿拖鞋 随时做好出门准备

“智信仁勇严,军人之达德也,吾侪当奉为圭臬,身体而力行之。”这是韩练成在1935年26岁时,给训练班学员题的字。也是韩兢目前看到父亲流传于世的、最早的文字,表明了他对军人这个身份的定位。他是用老祖宗“为将者五德”来勉励同侪、约束自己。

而在生活起居中,韩练成亦保持着军人的作风。“他即便在家里,除了睡觉以外,吃饭会客作息,只要是穿军装,一定把风纪扣扣得严严的。他在家里从来不穿拖鞋,好像随时做好出门准备,应对工作一样。”韩兢这样告诉记者,对此,他将父亲的这一点也继承了下来,以至于在退休之前,他也看不惯那些在办公室里穿拖鞋上班的同事,总会提醒他们:上班要有上班的样子,着装不能太随意。

1940年韩练成升任国民党第一七零师师长,蒋介石特支5万元给他个人,并嘱咐说:“拿去给太太补贴家用。”“对此,我的父母没有用1块钱为自己和家庭谋私利,间接或直接支援了党的秘密工作;我母亲不懂也不过问我父亲的事,但她和我父亲一起,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常年胃痛、失眠、血压高。”韩兢如是说。

韩兢告诉记者,父母一共生育过7个孩子。1939年秋,在广西荔浦,哥哥光中、光华,因为吃了不新鲜的水果,又耽搁了治疗,一天之内双双夭折,那时光中7岁、光华不到5岁,他俩聪明绝顶,虽然没有上学,却已认得很多字,他们的死对父母打击很大,母亲汪萍深感内疚:“作为军人,你守住了国土;作为母亲,我没保住孩子……”她甚至产生了自尽的念头,当时正是昆仑关战役的备战阶段,为了使即将出征的丈夫能有一个相对平静的心境,她强忍着痛苦,坚强地活下来。

“我的姐姐怀柳,生于1942年2月,1944年7月夭亡,那是桂柳会战的前夕,我父亲再一次带着丧子的悲痛走向战场,而我的母亲再次独自一人经历着那种肝肠寸断的煎熬!大家可以想见,就是在今天,一个妻子,5年之内失去3个孩子,做丈夫的能答应吗?”韩兢如此痛惜地说道。他说,当时的社会,任何一个男人,即便是普通老百姓,也可以用“无后为大”为由,休妻、娶小老婆,但是他父亲没有。“他是那种对同志、对家庭都很负责任的男人。他坚守了自己的信念:救国,革命。”韩兢意味深长地总结道。

从事写作:筹拍谍战剧使用真名实姓出镜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韩兢被父亲的老战友罗青长看重,从宁夏图书馆副馆长的位置上调任广东珠海台办工作。当时,澳门还未回归祖国,珠海作为内地与澳门沟通的桥梁,在对台统战工作方面,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记得珠海台办同事跟我讲,就在80年代初,有一次,数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伫立在澳门通往珠海拱北的口岸边境上,隔着铁丝网望眼欲穿地注视着珠海这边,久久不愿离开。这不禁让珠海边境工作人员觉得很惊诧,上前询问才得知,他们是大陆籍的台湾老兵,望不到家乡见不到亲人的他们,只能借着到澳门游玩的机会,站在这里遥望大陆了,至少能看到点故土的影子,缓解思乡的心情。”韩兢向法晚记者说。

他表示,在珠海台办的这个岗位也让他多次到澳门开展联谊工作。当时,出任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咨询委员会委员的吕文贞曾是东北陆军讲武堂第10期、陆军大学第11期毕业生,而在国民政府国防研究院时,他曾任侍从室高级参谋、第11战区参谋长、北平行营参谋长、联勤总司令部参谋长等职务,与韩练成是老战友,两人关系颇深。

为此,韩兢曾多次去澳门看望吕老。吕老作为“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北平受降”的亲历者,对抗战各个战略阶段的“形”与“势”,都有深刻、精辟的分析。他们谈了许多,却从未听他提及自己对新中国的特殊贡献。“和他接触两三年以后,他才问我:是否认识李克农的人?我问他要找谁,他说,‘你知道罗青长吗?’我不便直接回答,‘我听说过这位老前辈,但您跟他是什么关系?’他说,‘我和你爸爸一样,也是李克农的好朋友啊!我和李克农之间,就只是通过罗青长这一条线联系。’”

韩兢称,次日,他用机要电话报告罗老。罗老说没有吕文贞的消息了!罗老告诉他:“我曾受李克农部长之托与他保持单线联系,他为我们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情报,特别是他在北平办的‘惠中中学’为我党在京畿要地掩护了不少地下工作者。”

“吕老、罗老都是我父亲的朋友,但他们各有自己的联络关系,谁也不知道谁的事,谁也不问谁的事。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大都是这样,分别属于许多不同的系统,有中央直接领导的,有地下党组织领导的,还有各个部队的。隐蔽的层面越高、关系越简单、环境越孤独,大多都是没有后方、没有战友的孤军。”韩兢说。

他告诉法晚记者,他写的电视剧本《幕后》,就是以蒋介石身边的高级幕僚韩练成、郭汝瑰、吕文贞、段伯宇、段仲宇兄弟等人的真实历史为据,用真名实姓出镜。剧中还涉及杨杰、何遂、吴仲禧、吴石、贾亦斌、沈安娜等前辈英烈。

韩兢向记者介绍,他还将筹拍30集电视连续剧《大谍无形》。剧本已经按照郭汝瑰、吕文贞、董必武、冯白驹、张治中等前辈同志后代的意见修改、完成,有关部门正在审读中。

原标题: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形将军,他是谁?

责编:宋雪姣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