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经济重压之下找出路
来源:经济日报 2018/07/27 11:06:25 作者:田 原
字号:AA+

导读: 印尼财长斯莉日前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呼吁,为防范全球经济动荡加剧,发达国家应保持经济政策的连续性、透明度,尤其要强化经济体之间的政策协调。斯莉此言直指美国。

远眺印尼首都雅加达。 本报记者 田 原摄

图为雅加达亚运会水上项目场地施工现场。 本报记者 田 原摄

印尼财长斯莉日前在二十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呼吁,为防范全球经济动荡加剧,发达国家应保持经济政策的连续性、透明度,尤其要强化经济体之间的政策协调。斯莉此言直指美国。因为,随着美国单方面向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发起贸易摩擦,世界经济进入了新一轮动荡期。美国损人不利己的短视行为,既损害各方利益,又破坏世界秩序,包括印尼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正面临更大的外部风险。

美国政策带来风险

进入2018年以来,美国一系列贸易保护政策的负面溢出效应,很大程度上推高了印尼金融市场风险。首先,印尼盾进入下行区间。5月3日,美元对印尼盾汇率自2015年以来首次突破1∶14000心理防线;7月24日,美元对印尼盾汇率更创下两年半来的新高,收盘突破1∶14567。其次,经常账户赤字规模扩大。印尼央行数据显示,一季度经常账户赤字率一度突破2.1%,全年预计达到2.3%,高于此前普遍预期的2%。印尼央行7月25日最新预计,今年经常账户赤字恐将突破250亿美元,较去年增加75亿美元。第三,外债规模持续扩大。截至4月底,印尼政府和央行持有外债1838亿美元,同时国企和私营部门持有1731亿美元,两者总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7.6%,并推动全年偿债信用风险继续上行。第四,股市数月来避险和观望气氛浓厚。外资开始加快处理高风险资产且整体呈净卖出状态,不少本土公司或暂缓上市,或削减融资规模。据测算,印尼证券市场融资规模较去年同期缩小了4.2%。

市场分析普遍认为,上述风险主要源于美联储加息、美国通胀抬头、美国贸易政策单边倾向加剧等外部因素。印尼经济一直严重依赖外资流入,外资持有高达38%的国债。所以,国际资本市场行情对其金融市场影响很大,印尼亦成为受到美国保护主义政策冲击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之一。印尼央行数据显示,仅一季度资本净流出规模已近40亿美元,经常账户赤字已高达55亿美元,这与此前预期全年国际收支盈余50亿美元至70亿美元的目标相去甚远。印尼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4月份政府债务已占国民生产总值近三成。

多措并举缓解危机

面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剧,尤其是美国政策的负面溢出效应,印尼总统佐科指出,当前印尼经济运行面临较大外部风险压力,包括印尼盾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本币对美元汇率振荡已成为国际金融市场一大特征。印尼经济统筹部部长达尔敏认为,为确保国民经济中长期稳健、可持续增长,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调控应坚持协同推进,尤其要注重推行经济结构性改革、改善营商和投资环境、优先发展实体经济、增强出口竞争力等,“这需要基础设施、证照管理、海关服务、税务减免、研发能力、人才培养等各领域全面推进改革”。

最先行动起来的是印尼央行。自5月17日以来,基准利率——七天反向回购利率已从4.25%上调三次至5.25%。这标志着印尼货币政策从“整体中性”往“倾向从紧”方向调整。新任行长派里表示,货币政策将更注重预警和提前干预,以确保印尼盾币值稳定、防范资本外逃、维护金融市场秩序、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派里指出,加息是印尼“稳定优先”货币政策调整的第一步,即稳住印尼盾汇率,央行随时准备召开临时议息会议通过加息决定;第二步,央行将继续同步干预外汇市场和政府债券市场,确保汇率价格公平和外汇市场流动性充足;第三步,将聚焦银行间拆借业务,确保金融机构有充分的流动性;第四步,强化市场主体、金融机构、工商界、经济学界间的有效沟通,共同推动市场形成理性预期。

面对外部压力,印尼贸易领域也作出了“应激反应”。印尼工业部部长艾尔郎加表示,全球钢铁产能正快速提高,但美国作为全球主要钢铁消费国单方面提高进口关税,将诱发全球钢铁市场启动新一轮调整,印尼不得不出台政策保护本国钢铁市场。佐科总统6月12日签署了启动“国家进出口单一窗口”的总统令,将集中管理并处理进出口商提交给各部委的数据和信息,包括货物数量、关税、许可证、清关文件等;同时,将新增8个国际贸易港,投入运营后将大幅削减印尼偏远或落后地区参与国际贸易的物流成本。

此外,为降低百姓生活成本、夯实消费基本面,印尼政府自6月9日起取消对糖类产品所得税,以确保政府采购价维持在每千克9700印尼盾(约合69美分)的水平。为改善投资环境、加大引资力度,针对1000亿印尼盾至5000亿印尼盾范围内优先发展行业的投资,印尼政府将给予5年内公司税减半优惠政策,涵盖制造、石化、制药及药物原料、半导体、电子配件等行业。

有望实现快速增长

在债务方面,印尼财政部报告显示,虽然印尼盾贬值程度已超过了《2018年国家预算案》设定的目标,给政府债务付息和进口能源补贴增加了一定负担,但尚未对国家财政管理和预算执行造成重大影响;尽管政府债务规模快速扩大,但税收表现和支出效率均有所改善,在大型基建和社会福利项目进展顺利的情况下,政府财政运行依旧整体向好。在投资方面,印尼金融服务总署负责人桑托索7月25日表示,金融市场的压力不会持续太久,印尼战略基建项目国内外融资进展顺利,这些大型项目在降低失业率、改善互联互通、刺激经济增长、巩固经济基本面方面的作用日益显现。

国际市场尤其是金融界近日均对印尼上述宏观调控政策作出了积极反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发表声明指出,印尼央行加息和汇率干预操作是恰当的,不仅有助印尼自身应对资本外逃和本币贬值问题,而且对化解全球市场因美元走强、全球利率上行、原油价格上涨引发的潜在通胀风险具有积极作用。世界银行在其最新发表的《印尼经济季度展望》中认为,投资驱动的印尼经济基本面持续而稳健,如机械装备、机动车等领域新增固定资产规模创下5年来新高。

鉴于此,印尼央行预计,全年经济有望实现5.2%的增长。派里认为,大宗商品价格强劲复苏对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等严重依赖资源出口的地区是重大利好,印尼盾走弱也对出口有一定促进作用;财政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私营部门投资扩大,投资驱动型增长态势日益明显。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德瑞克认为,如能发挥好投资、生产力、人力资源等长期刺激经济增长的要素优势,印尼经济增速今年仍有望达到5.3%。

原标题:印尼经济重压之下找出路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