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谦卑”再现管窥民进党的傲慢与异变
来源:中国网 2018/07/28 12:15:46 作者:刘匡宇
字号:AA+

导读: 民进党两年来已经迅速学习并超越了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宫廷政治”,一个在岛内越发不受制约的民进党,正在异化为台湾最专制、贪婪的“绿色威权怪兽”。

近日,民进党在为挽救年底地方选举的颓唐选情,再次打出“政绩牌”、“改革牌”和“谦卑牌”。近期一次行程中,蔡英文称,“年改不应大肆庆祝”;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紧跟着说“蔡没大肆庆祝年改,这不是谦卑吗”?

蔡英文首谈“谦卑”是两年前民进党胜选之夜上,但当时“谦卑、谦卑、再谦卑”和“沟通、沟通、再沟通”的训话很快就在推杯送盏庆功氛围中被揶揄为“千杯、千杯再千杯”了。两年,不只是党内没人在乎“谦卑”、“沟通”,蔡本人也将权力的傲慢与偏见展露无遗。从清剿党产、“劳基法修法”到“年金改革”,民进党一次次恃强凌弱、一意孤行,在以“改革”为名、逆民意而动的追杀分赃中,暴露出其嗜血贪婪、刚愎自用的政党本色。

选前,蔡英文因偏好自以为是且自相矛盾的“文青体”论述而被嘲讽为“空心菜”。执政后,即便支持度仅剩两成,蔡仍无谦恭自守之意。面对全民批评,蔡却称民进党“最会沟通”、“很古意(老实)”。日前的民进党“全代会”上,蔡又以令人叹为观止的“8问国民党”将矛盾硬拗为“改革得罪人”、“在野党有组织反改革”以及“行政团队沟通能力不足”,毫不讳言未来将主攻打压在野党、收买年轻选民和组织新“战斗内阁”以及宣传“为什么民进党比国民党执政好”。

蔡下属们也不遑多让,冯世宽“给自己打100分”,林全认为“慰安妇或是自愿”,陈建仁称“八仙尘爆死太少”,吴秉叡则豪言“反‘劳基法’可以不用支持民进党”。赖清德更后来居上,要民众接受低薪“当做功德”,社会反污染就称“会用干净煤”,水果滞销就称“香蕉皮可以煮了吃”。蔡当局官员充斥于口的这些匪夷所思、不知所云的“干话”已被岛内民众集结成篇,传为笑话。而这种普遍性的傲慢与颟顸(mān hān,糊涂而马虎)不只暴露出民进党人政治素养缺陷,也折射出这个党掌握权力后的快速异化。

首先,因政治浅薄而刚愎自用。在野时,民进党可以用选举语言蛊惑民粹,拉抬身价;上任后要处理复杂的两岸和政治问题,还得直接面对台湾“中等收入陷阱”、“螺旋式下沉”的烂摊子,政治深度一测即知。从两岸僵局持续恶化,“五缺”问题悬而难解,产业转型空余口号可以看出,蔡当局显然缺乏这样的政治智慧和治理能力,其下指标要提升台积电设备自产化比例到50%,即被网民嘲讽“智商堪虑”。蔡当局之所以费解社会不接受其“道歉”、不理解其“苦心”,很多时候是因自欺欺人或眼界太浅,“不觉自己蠢且坏”,沉浸在自己的“政治正确”之中。

其次,缺乏恻隐之心和同理心。民进党人出身草莽,但却没有悲天悯人、执政为民的格局与情怀。蔡英文更是以“大小姐”姿态,躲在拒马、蛇龙的舒适圈里对民间疾苦麻木不仁,一面向弱势群体开铡,呛声要劳工找老板去要假期,并剥削退伍军人待遇;一面又大言不惭,说“劳工是我心中最软的一块”,“我是台军最大的靠山”;而当三分之一青年陷入“青贫”,南部农民哀鸿遍野之际,蔡又豪言“经济形势20年最好”。如今,选民多不再期望这个“当代晋惠帝”能推己及人,只有用选票在年底教训这个活在自己世界的政党。

再者,民进党无能表现的背后是阴险的政治算计。蔡英文首个任期的内政主线是以“财富再分配”重塑政治社会格局,为其长期执政和“渐进台独”打基础。而蔡之所以对“年改”暗爽,是因为台当局可以借“改革”、“法律”大旗,将被视为“国民党票仓”的退休军公教阶层贫穷化、使其无力支援政治并加速被淘汰;而民进党经过精算,认定此举所讨好、收买的青年选票远大于损失的本来就不会投绿的军公教选票。事实上,41岁就低龄退休,累积享受“十八趴”达千万新台币的蔡英文本人作为体制最大受惠者,不会不清楚,做大蛋糕才是真改革,若真要重塑“分配正义”、“世代公平”,早已濒临破产且赤字更高的劳保、农、渔保基金和“民众年金”才是首要目标。

不过,因为民进党“再分配”政策本质是对异己阵营一劳永逸的追杀分赃,民进党内才会洋溢难以自抑的兴奋。若对手站不起来,则无论民进党如何摆烂祸乱、自食而肥,都不担心被选下台。因此,民进党“全代会”首次出现同额竞选绝非偶然,说明民进党两年来已经迅速学习并超越了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宫廷政治”,一个在岛内越发不受制约的民进党,正在异化为台湾最专制、贪婪的“绿色威权怪兽”。

原标题:从“谦卑”再现管窥民进党的傲慢与异变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