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一场没有关税主权,没有工业基础的“中日贸易战”
来源:后沙 2018/07/30 10:38:35
字号:AA+

导读: 民国时期,南京政府曾经与日本打过一场“贸易战”,主动发起方是中国,然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谓输得一塌涂地。

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由来已久,主要表现为互筑关税壁垒。

民国时期,南京政府曾经与日本打过一场“贸易战”,主动发起方是中国,然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谓输得一塌涂地。

南京最大死穴在于关税不能真正自主,缺乏工业基础。无法用政治和军事力量来保障贸易战按计划推行。

关税,对于一个国家的基本作用到今天也没有变过:

一,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二,保护国内产业的发展和壮大(工业,农业)。

名不副实的关税权

中国在1842年《南京条约》之后,规定了近代国际贸易体系意义上的关税税则---百抽五的单一关税,不管进口何种商品,用这个比例套死。

因为物价跌涨,银价波动等各种因素作用,单一关税无法持续,1858年,1902年,1918年,1922年,1923年都进行过修改。

这几次修改在根本上都是以承认列强对中国关税控制权为前提,所谓修改,只不过是恳请列强稍微松一松掐住中国咽喉的大手。

同时,各列强之间又因利益冲突,为了维持均势,避免激化,便允许中国“自定”关税。

然而,主权关税从来没有真正被民国政府拥有,关税收入不但是各种赔款的来源(直接扣除),还要担保各种贷款,连海关负责人都得聘请外国人。

1925年11月,列强终于正式允许中国“关税自主”,美国在1928年率先与中国签定关税协议,它需要扭转作为一名后来者在中国半殖民地中的不利地位。

谈判之后,美英法德意等国也予以承认,南京政府于1928年12月7日,公布了关税新税则,七级税率从7.5%-27.5%,并于1929年2月1日起生效。

如果真的能这样,中国可以自己构筑关税壁垒了,当时整个世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经济不振,列强互相牵制,对中国关税政策基本上不反对。

唯独日本,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中国新税则,日本不同意,就无法生效。实际上中国新税则主要就是针对日本商品的,于是,在中国的坚持和列强的施压下,日本提出了条件:给予日本商品(棉制品,海产品等)三年特惠国待遇。

这样,南京只好同意,当时,全球已经没有自由贸易了,大家都在保护自己的国家产业。但中国的新税则,却只能以增加政府收入为目的,无法保护本国产业。

表面上关税自主,实际上没有发挥真正作用。1930年12月29日,由于全球关税壁垒过高,南京再改税则,改为十二级制,由5%-50%,尽管仍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这还是日本同意之后才颁布的。

作为交换,日本得到了特惠(互惠)国待遇,30多种日货可以绕过中国的关税壁垒。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中国感到了日本的巨大野心,抵制日货声浪在民间迅速高涨。主管经济的宋子文必须在关税上做出新的调整。

对日贸易战

1933年5月16日,日本三年特惠期满,宋子文的财政部在一周不到时间内就推出了变化剧烈的新税则,

22日,日本看到新税则后,大为震怒,关税猛增的全是日本商品,降低的全是美欧商品。

南京并没有说针对某国,只是说哪些商品要征加关税,棉纺增加800%,毛织品增加200%,纸张提高8%-280%,鱼虾,烟草,酒,人造丝等也大幅提高。

降低关税的有机床,车辆,汽车零件等中国急需的工业制品。

宋子文有两层用意:

一,利用关税变化,导致美英在华利益加重,当中日冲突激化时,美英会出于利益考虑,向日本施压。

二,利用关税保护中国产业,并为工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资金引进方面,宋子文抛弃了1920年成立的包括日本的银行团,重新发起一个“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为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参于的银团有美国摩根,英国汇丰等。

有了资金池,宋子文又跑到日内瓦去引进技术合作,由国联出面组建代表团。

宋子文所依赖的美英,跟日本其实是一丘之貉,日本驻美国大使馆参事竹富内彦马上告诉美国国务院,这将损害美日关系,一切后果由美国负责。

同时,原银行团日本组组长野原大辅警告摩根公司的拉蒙特,请你考虑摩根公司在日本的生意,对汇丰银行他也这么说。

华盛顿,伦敦,巴黎因为利益与东京站在了一起,因为它们在中国得到的回报远远比不过在日本的损失。

1933年8月,宋子文在回国路上,他还不知道计划全部落空,南京政府被出卖了。

除了经济手腕,日本还对中国施加了政治压力,舆论上日本媒体要宋子文为中国的抵制日货运动负责,并宣布宋子文为“不受欢迎的人”,拒绝他的轮船在横滨靠岸,中国的亲日媒体也为日本加油鼓劲。

日本驻南京公使有吉明,前国联副秘书长杉村杨太郎分别警告蒋介石和汪精卫,宋子文一日不离开内阁,中日关系一日不得好转。

宋回到南京后,蒋介石请他到牯岭见面,以公债发行不利为由,暗示宋子文自行辞职。

10月25日,宋子文宣布辞去财政部长及行政院副院长职务,由孔祥熙接任。

宋子文一走,南京的反日派骨干基本走光,外交部长罗文干也被调离,汪精卫门徒唐有壬接掌外交部。

蒋介石,汪精卫,孙科在宋子文离职后,商量如何进一步向日本妥协?

当中国制定新关税税率时,日本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从各条不同战线向南京发起进攻,并成功将宋子文赶出内阁。效率如此之高,主要是因为南京的恐日亲日心理。

1934年1月,日本公使有吉明当面向蒋介石提出抗议,反对新税则。同时,日军进攻察哈尔,对华北虎视眈眈,东京则要求中国偿还西原借款……

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多重压力下,蒋介石让财政部于1934年7月3日,发布最新税则,将与日本利益息息相关的棉纺,毛织品,纸张等关税大幅下调到了10%左右,另外又提高了中国急需物品的关税。

这造成了日本受益,美国受损的局面,但日本在对美贸易上向美国扩大市场。最终受到伤害的是中国的实业。

就宋子文个人来说,虽然暂时失意,但作为四大家族利益集团里的重要成员,他个人并没有多少损失,转个弯,照样还能回到官场。

1933年这场对日贸易战就像一首短短的插曲,最终以南京的无原则让步告终。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证明无原则让步只能增加侵略者的胃口和野心。

直到1949年之后,中国才牢牢掌握了国家主权,将命运握在自己手中,有了自己的完整工业体系,有了绝对自主的关税权。

中美贸易战,会是一场持久战,跟当年完全不同的是,中国人是有底气和实力的。

我们不用求着什么银行团恩赐贷款,也不用看谁家的脸色做事,几艘军舰在南海装神弄鬼也吓唬不了谁……

美国张牙舞爪,是一个霸权国家对自己地位不保的焦虑表现,但从没有一个霸主能永存于世的。

中国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就没什么困难能压倒我们。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原标题:1933年,一场没有关税主权,没有工业基础的“中日贸易战”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