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跟美国闹翻,想找中俄确认眼神?想得美
来源:后沙微信公众号 2018/08/13 11:28:19 作者:后沙
字号:AA+

导读: 一颗棋子,做起奥斯曼帝国的春秋大梦,非得在中美俄之间扮演棋手,正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几天,两位“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的北约盟友,走到拨刀相见的地步。

8月10日特朗普表示将授权对土耳其加倍征收钢铝关税,他还补了一刀说,目前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很糟糕。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署名文章,先是大讲美土恩爱史,从朝鲜战争到阿富汗战争,我土耳其可是义薄云天,赤胆忠心。

然后大倒苦水,说现在美国如何如何折腾土耳其,毫无情义可言,冷血又冷酷。

最后放话,特朗普先生要是再不收手,肆意欺凌土耳其,那就别怪我寻找新的伙伴和盟友。

同时,埃尔多安还给普京打了电话,用跟俄罗斯合作来威胁美国。

土耳其与美国关系恶化到这种地步,客观地说,双方都有错误,小分歧积累成大矛盾,到了能不能维持盟友关系的关键时期。

土耳其既是北约第二大军事力量,又是美国在中东的一个重要战略支点,跟土耳其闹翻,美国不是失去一个盟友的问题,而是会多了一个仇敌,就跟当年伊朗一样。

冰冻三尺

两个都不是白莲花,问题是美国到底把土耳其怎么了?搞出以命相搏的架式?

土耳其最重要的是什么?一,对外,国家安全,二,对内,政权安全。

分析美土关系恶化必须从这两个基点出发,否则就会陷入云里雾里,不着边际。

美国恰恰是在这两个致命问题上威胁到了土耳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祸根也不特朗普种下的,而是美国一贯的对外政策导致。

一,国家安全。

如果说有什么力量能够导致土耳其国土分裂,那就是库尔德人。在中东主要民族当中,阿拉伯人,突厥人,波斯人,犹太人都有自己的国家,唯独两千多万库尔德人散居各国,其中60%以上又住在土耳其。

一战之后,英法就强行要求土耳其允许库尔德人自治(《色佛尔条约》),凯末尔革命成功后,就不再认同库尔德人有自治权,只有希腊人,犹人人,亚美尼亚人算得上是少数民族,库尔德人只是山区土耳其人。

库尔德人开始反抗,而土耳其政府又无法有效解决双方的矛盾,库尔德工人党就成了武装斗争的主要力量,双方大小冲突不断,延续至今。

土耳其政府压制库尔德人分裂力量问题不大,付出的代价就是被欧盟谴责,人权状况不佳是它加入欧盟的最主要障碍(当然这是德法最好的借口)。

土耳其最担心的是境外建立库尔德人国家,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的力量将被大大激发,后果不堪设想。

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前,伊拉克库尔德人被萨达姆死死压住,叙利亚库尔德人跟阿萨德关系比较融洽,伊朗库尔德人更掀不起大浪。库尔德变成中东国家手里一张牌,互相牵制,条件够了,就可以交易。

美国干掉萨达姆之后,伊拉克政治力量四分五裂,可能大家还记得,去年九月,伊拉克库尔德人公投独立,支持率为92.7%。

土耳其急得要出兵干预,最终在美国和沙特的协调(收买)下,这事不了了之,一直拖着。

土耳其完全清楚,伊拉克库尔德人能够咸鱼翻身,背后最主要的力量就是美国。而美国从自己战略出发,要摧垮萨达姆政权,必须在北部扶持库尔德人力量,给钱给枪给地盘。

这事算是过去了,结果,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又来了,背后同样是美国。

2018年1月,阿萨德政府军在俄军帮助下扭转了战局,击溃了ISIS。自由派武装和库尔德武装准备跟阿萨德达成停火协议,中国和欧洲也准备获得重建合同。

美国却赶紧在叙利亚境内组建"边境安全部队",3万人左右,骨干就是库尔德人武装,给钱给物给武器。

这样,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人民保卫军(YPG)就成了美国手中的棋子,如果任其发展,叙利亚必将分裂,搞出一个库尔德斯坦。

1月20日,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部宣布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开展“橄榄枝行动”,打击美国扶持的"边境安全部队"。

美土矛盾公开化,特朗普犹豫不决。

23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提议设立30公里停火区,被土耳其拒绝。

25日,特朗普电话通知埃尔多安,表示美国不再向库尔德人提供武器支援。

白宫的意思是它不管库尔德人,条件是土耳其撤兵,不要破坏美国的中东大计。

这时,阿萨德垮不垮台,不是埃尔多安考虑的首要问题,关键是要在战局占优情况下,击溃库尔德武装,至少不能让它壮大。

美国在阿萨德垮台无望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想在叙利亚境内分出一块地方,借库尔德人之手,谋得立足点。

这形成了美土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土耳其不可能拿国家安全去迎合美国,美国也不会为了土耳其而改变自己的中东大战略。

事情发展到今天,埃尔多安干脆想跟阿萨德和好,老帐一笔勾销,让叙利亚保持统一,毕竟阿萨德不会允许库尔德独立。

特朗普对土耳其采取了报复手段,以图在经济危机时刻压垮埃尔多安。

二,政权安全

埃尔多安2017年将土耳其变成了“总统制”国家后,议会和内阁的权力大大缩小,连女婿都当上了财政部长。

然而,无论埃尔多安权力多大,有个人却一直令他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此人就是他曾经的政治盟友居伦。

凯末尔革命成功后,土耳其走的是一条去宗教化的世俗路线,基石就是军队。

居伦出生于1941年,后来成为土耳其的宗教领袖,思想家,作家,诗人,学者,追随者有数百万之多。成为军队的眼中钉,连续三次被捕,罪名都是“反世俗”。

埃尔多安是政治人物,正义发展党的领袖,想借助宗教力量达到政治目的,同样,他也惧怕军队。

这样居伦和埃尔多安结成短暂的政治盟友,居伦动用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在2002年帮助埃尔多安当上了总理,作为回报,居伦势力中的许多骨干进入官僚机构。

等埃尔多安地位巩固,军方影响力消退之后,正发党与居伦运动就爆发了权力之争。作为执政者,埃尔多安感觉居伦是另一个权力中心,开始着手清洗居伦势力。

居伦不但有遍及全球的学校,手里还有各种舆论工具,以及医院,慈善机构和花不完的钱,他在海外就可以遥控指挥在土耳其的代理人。

他在1998年就以治病之名去了美国,美国不但是他的庇护者,也是资金提供者。

居伦宗教学校在美国有一百多所,全球大国里面,只有中国和俄罗斯拒绝居伦学校存在,什么公益教育,慈善助学,别来这套。

当埃尔多安和居伦闹僵之后,美国考虑到土美关系大局,一直拒绝给居伦颁发绿卡,2008年10月,奥巴马当选后,美国才把绿卡给了居伦。

居伦对埃尔多安威胁有多大?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庞大的运动。2016年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在军队,教育,司法开除14万名公务员,还抓了5万多人,现在还在清洗。

美国把居伦留在手中,拒绝引渡给土耳其,就是想用这张牌牵制埃尔多安,逼他就范。从国际关系看,居伦主张的大突厥主义,也威胁俄罗斯(中亚五国)和中国的安全,根本舍不得丢掉。

奥巴马主政时,对土耳其比较温和,引渡居伦不是不可以,但就是磨磨蹭蹭。

特朗普倒好,一口拒绝引渡居伦,让埃尔多安死了这条心。

2016年未遂政变,是埃尔多安的心头大患,居伦不亡,他绝不会安心睡觉。土耳其确定美国参于了政变,但白宫跟中情局说法不一。

如果美国想取得土耳其信任,用居伦做交易,埃尔多安马上会回到美国怀抱。

但特朗普认为,土耳其现在经济危机,外债高筑,货币接近崩溃,在债券市场上公信力急降。高通货膨胀,高额外债,高赤字,这三高一起发作,土耳其除了向美国及欧盟求救,几乎没出路。

土耳其如果偿还100美元到期外债,就需要借入160美元才能延喘,另外,外资不断流出,而贸易逆差在不断扩大。

除了求中国买债券,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中国会趁着低成本时期买入一些,但希望以后不要又叫着“被中国化”。

保卫里拉,土耳其就算动用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也很难止住里拉暴跌。

特朗普非但不拉它一把,还用加征关税落井下石,那个牧师(间谍)放不放,特朗普真的在意?

土耳其用靠向中俄来威胁美国,无非是自欺欺人,所谓新盟友,土耳其只是一厢情愿。

你说做盟友就盟友?哪有这种事情。土耳其底色还是属于西方阵营,俄罗斯不会跟一个北约成员国建立同盟。

中国信任土耳其吗?东西逢源,有美国撑腰时多么得瑟。再说,中国还得考虑跟欧洲的关系,自从去年大选造势跟荷兰闹翻之后,整个欧洲谁不讨厌土耳其。

确认眼神?看不见。别说什么土耳其放出杀手锏,它哪有杀手锏,手里连牌都没有了,除了北约军事基地,一无所有。真想弃暗投明,就纳个投名状先---退出北约,敢吗?

土耳其横跨亚欧,地缘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从这一点出发,中俄会对土耳其有所响应,但这是出于中美俄欧四角大关系博弈的考虑。

土耳其今天的国际处境,绝大多数是自找的,以有机会再写写。

总之,一颗棋子,做起奥斯曼帝国的春秋大梦,非得在中美俄之间扮演棋手,正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原标题:土耳其跟美国闹翻,想找中俄确认眼神?想得美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