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土伊联手抗美,地缘和地理中隐藏着哪些大国兴衰与交替的密码?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2018/08/21 10:55:34 作者:李光满
字号:AA+

导读: 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对中、俄、伊、土四国发动贸易战和货币战。相较于美国与中、俄、伊、土之间的贸易战和货币战,美国与欧、日、加、墨等国之间的关税摩察几乎不算什么大事。

8月10日,美国对土耳其“背后捅刀”,造成里拉大幅贬值,土耳其陷入严重金融危机;8月9日美国以过去已久的英国毒气事件为由,再次对俄罗斯追加制裁;8月6日,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7月6日,美国宣布对进口自中国的340亿美元商品增加关税25%,随又宣布将对中国2000亿美元甚至5000亿美元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美国对中俄伊土四国的贸易战、货币战如何演进正受到各方广泛关注。

可以看出,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对中、俄、伊、土四国发动贸易战和货币战。相较于美国与中、俄、伊、土之间的贸易战和货币战,美国与欧、日、加、墨等国之间的关税摩察几乎不算什么大事。就在此时,日本与欧盟签零关税协议,美欧之间也就建零关税区达成共识,美欧日建零关税区正在提上西方国家的议事日程,这时我们会发现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关税之争几乎连摩察都算不上。

如果我们从更长时间段去看发生在2018年的美国与全球贸易纠纷,更会发现,世界历史正在回归于一个重要的航道,那就是几大文明之争和几大帝国之争,历史上的中华帝国、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和英美帝国到了现代,表现为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与美英之争,虽然英美不是一个国家,但承续的是同一帝国血统。更进一步看,中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正在形成一个奇特的利益体,这些历史上的大帝国现在正在以一种新的形式同美帝国进行对抗。虽然这个巨大的利益体还不是一个紧密的联盟,但为了各自的生存而开始联合在一起,合纵连横之势正在形成。

在美国重新恢复对伊朗制裁的时候,欧盟因牵涉大量经济利益,决定继续支持伊朗全面核协议,在土耳其陷入货币危机的时候,欧盟同样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表示希望保持土耳其经济和金融稳定。对待特朗普所干的两件大事,欧盟均表现出与美国相背离的态度,加上中国和俄罗斯对伊朗和土耳其的支持,美国是否能够赢得对伊朗和土耳其的贸易战和货币战,我们可以先打一个问号。

在伊朗和土耳其两大事件中,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几乎整个欧亚大陆都不支持美国的行动,美国正在陷入一个以一国之力与整个欧亚大陆进行对抗的状态,更为核心的问题是,随着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制裁的加码,这三个国家正在迅速走到一起,形成一个政治准联盟,其后可能还会发展成一个军事准联盟,如果加上中国在背后撑腰,将形成一个摆脱美元、以人民币计价的货币联盟,我们还会发现,欧亚大陆历史上的四大帝国中国(中华帝国)、俄罗斯(俄罗斯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和伊朗(波斯帝国)在今天隐隐约约地开始形成一个应对美国打击的命运共同体,这很可能会对世界形势的进程和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按照西方众多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地缘政治家、学者的理论,整个欧亚大陆(包括非洲)从地理上看更像一个世界岛,这个世界岛的中心区域在今天中亚的哈萨克斯坦,而在哈萨克斯坦下面中东地区的伊朗高原是世界地缘政治、政治地理和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个枢纽,而土耳其则是欧亚非三大洲之间的大陆桥。在伊朗与土耳其之间则是包括叙利亚、伊拉克在内的两河流域,由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孕育的“两河流域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处于整个世界岛东西中间点位置的伊朗高原曾经创造过辉煌的波斯文明,产生过统治着从地中海到兴都库什高原的帕提亚帝国和萨珊王朝等庞大帝国,其语言、文化和艺术影响深远。庞大的奥斯曼帝国曾跨越北非、南欧和巴尔干地区,并与俄罗斯争夺黑海和乌克兰地区,这两大帝国无论在中东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都留下了辉煌灿烂的不朽篇章。

近代以来,在西方军事、贸易打击下,波斯和奥斯曼两大帝国均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土耳其变成了“西亚病夫”,伊朗则成了一个世界上少有的神权统治国家。上世界初,土耳其在凯末尔领导下进行了一场深刻而全面的社会革命,一是整个社会思想摆脱伊斯兰教,全面世俗化,二是整个国家从战略上拥抱欧洲,全盘西化,主要领土在亚洲的土耳其将自己视为欧洲的一部分。加入北约之后,土耳其却开始受到欧洲人的警惕和厌恶,以基督教信仰为主的欧洲并不认同这个以伊斯兰教信仰为主的亚洲国家,虽经数十年努力,土耳其仍然没有加入欧盟,加入欧盟的失败对土耳其社会是一个沉重打击,整个社会开始出现重新转向伊斯兰世界的倾向。埃尔多安上台后,土耳其进一步脱离欧洲、回归亚洲,走上了重新伊斯兰化的道路,2016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埃尔多安对土耳其进行了政治大清洗,整个西化派学者、军人、教师、新闻人都被投入监狱,土耳其的发展方向出现重大逆转,从支持美国和以色列向反美、反以转变,这个古老帝国的文化回归必将成为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从五十年历史尺度的进程看,凯末尔的革命或许是一个重大事件,但从五百年的历史尺度看,凯末尔的革命或许只是土耳其帝国历史上的一个插曲,回归伊斯兰世界或许才是其正源。

土耳其、埃及和伊朗是中东三个人口大国,土耳其拥有7500万人口,东边与高加索地区的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等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以及伊朗、伊拉克有着广泛联系和强大影响力,南边通过叙利亚对埃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产生影响,北边是黑海,历史上与俄罗斯曾就克里米亚归属发生十余次俄土大战,最终失败,向西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对地中海、东欧、巴尔干半岛并通过巴尔干和希腊对欧洲产生影响。

土耳其在中东地区是一个能源资源并不丰富的国家,这对土既是劣势也是优势,缺少能源使得土没有陷入能源依赖陷阱,而是大力推进工业化进程,近些年经济发展十分迅猛,现在是整个中东地区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由于土位于欧亚大陆的枢纽位置,这个位置不仅是政治地理上的,也是能源运输上的一个关键节点,整个中东地区甚至包括中亚里海通往欧洲的石油、天然气管线只有三条线路可选,一是往北边经高加索地区经黑海和乌克兰送往欧洲,二是经俄罗斯送往欧洲,三是经过土耳其和地中海送往欧洲,由于欧洲对俄罗斯普遍感到不信任,不愿在能源上受俄罗斯控制,而乌克兰也同样受俄罗斯因素影响,因此新的石油天然气管线都规划通过同为北约成员的土耳其,以确保能源安全。由于土耳其与欧盟在政治和经济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当美国对土耳其发动货币战的时候,欧盟考虑到自身能源、金融安全和在土耳其的投资利益,普遍反对美国,支持土耳其,与美国发生了尖锐的利益冲突。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伊朗被广大西方学者公认为世界岛东西通道中间点的关键区域,历史上作为波斯帝国,曾经是整个大中东地区的霸主,从地中海东岸到帕米尔高原之间的呼罗珊大道作为古丝绸之路的一段,曾经是一道亮丽的文明风景,产生了瑰丽的语言文学艺术。今天的伊朗拥有8000万人口,地处中国、印度、俄罗斯、阿拉伯世界之间,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地理节点,虽然经过成吉思汗蒙古铁骑的摧毁而衰败,但由于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直到今天仍然受到各大国的高度重视,俄罗斯(苏联)希望通过伊朗向南将其势力扩张到波斯湾和印度洋,因受美国的干预而不得不将突破口选在阿富汗,最终铩羽而归。美国则希望通过伊朗阻止俄罗斯(苏联)势力南下并希望利用伊朗控制整个中亚和中东,俄美在伊朗形成碰撞。

伊朗是一个没有被殖民过的国家,虽然也有某种形式的民主体制,但在推翻巴列维总统之后,基本上实行的是一种宗教神权体制,宗教精神领袖是伊朗最高领袖,总统只是宗教精神领袖之下的行政领导,这种国家体制使西方对伊朗始终心怀忌惮,欲除之而后快,先是美国策划了两伊战争,八年的两伊战争让伊朗伤痕累累,但伊朗坚持不倒,此后美国又以核问题为由对伊朗进行长期制裁,经济制裁同样使伊朗深陷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在各方相互妥协之后,伊朗与六大国签署了全面核协议,国际社会由此取消了对伊制裁,此后伊朗国民经济重新好转,进入高速发展期。但特朗普出于美国能源利益以及美国在中东和以色列的政治利益,悍然退出伊核全面协议,恢复对伊制裁,而且禁止所有国家与伊朗做生意,禁止所有国家进口伊朗石油,这无疑是要勒死伊朗。在此生死关头,伊朗与俄罗斯、土耳其这两个均受美国制裁的国家同病相连,同气连枝,曾经互为敌人的三大古代帝国今天在对抗美国这一共同目标下走到了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反美力量。

俄罗斯(苏联)显然没有中国历史悠久,也没有灿烂的远古历史文明,但俄罗斯与中国有过一段几乎相同的经历,都受过成吉思汗蒙古人的统治,在中国被称为元朝,在俄罗斯则被称为金帐王朝,所不同的是,元朝在中国只存在了不到一百年,而金帐王朝却控制了莫斯科大公国四百年,直到金帐王朝崩溃,消失在草原深处,从蒙古人的血液中吸取了彪悍性格的俄罗斯民族开始其大举扩张步伐,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地理版图。

尽管俄罗斯地理版图十分庞大,但俄罗斯有一个天然的致命伤,那就是除了伸入到北极圈.的北冰洋,俄罗斯基本上是一个无法挣脱陆地控制的内陆国家,从地缘政治的角度讲,俄罗斯要远比美国、英国及欧洲、中国、印度、伊朗和土耳其这些面向大洋或大海、拥有天然良港、曾经强大或正走向强大的国家悲摧,历史上的每一位沙皇的终极愿望都是打通向南的通道,让俄罗斯在印度洋拥有一个出海口,但每每失败。现在俄罗斯东边虽然在太平洋边上有一个海参崴,但仍然要经过美日控制的狭窄海峡才能进入太平洋,为什么俄罗斯要死死捏住日本北方四岛不放?因为如果将这四个岛屿归还日本,则俄罗斯将被困死在内海,无法突破到太平洋。俄罗斯西边有一个圣彼得堡,但要经过受北约控制的众多狭窄海峡才能进入大西洋,仍然受到美国和北约遏制。俄罗斯南边,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俄罗斯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克里米亚收归俄罗斯版图,俄罗斯人勒紧腰带、饿着肚子也心甘情愿,因为只有控制克里米亚才能控制黑海,才能从南边进入地中海、印度洋和大西洋,然而俄罗斯海上力量要进入地中海和印度洋、大西洋,还必须穿越由土耳其控制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而土耳其一直是北约成员国。如果没有核武器的威慑力,俄罗斯的海上力量几乎无法到达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虽然领土面积庞大,但不能不说在地缘政治战略上俄罗斯只是一个内陆国家,是一个陆权国家而不是一个海权国家,其影响力很难达到全球,这也是苏联在冷战中输给美国的关键地理因素。

从地缘政治角度讲,在中美俄大三角中,任意两个国家的联合都必然致第三方死命,上世纪冷战进行到关键时刻,苏联失去了方向感和战略定力,错误地判断了形势,本应继续将中国视为战略盟友一致对抗美国,却将中国视为敌人,甚至要对中国发动核战争,从而失去了与中国联合共同对付美国的历史性机会。美国却抓住机会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致使苏联最终崩溃瓦解。

现在美国正在犯前苏联的战略性错误,将中俄两国推向一起,中俄两国正在形成背靠背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使得美国在亚洲要防中国、在欧洲要防俄罗斯、在中东又要防伊朗的战略态势,这也是美国从世界霸主地位必然跌落神坛、走向衰落的重要因素。从历史上看,任何强大的帝国如果忘乎所以,以为可以同时打败两个甚至三个对手,那么这个帝国必然以失败告终。

对美国来说,更严重的问题还不在于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而在于将中俄这两个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现实中的两个大国视为战略对手,更要命的是同时还要将伊朗视为战略对手,而更不可思议的是,美国还将同为北约成员国、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土耳其也推向了中俄伊一边,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是在世界历史上有过浓墨重彩、产生过重大影响力的四个大国,这四个大国几乎控制着整个欧亚大陆的核心区,有的是枢纽国家,有的是大陆中心国家,有的领土面积庞大,有的人口众多,都创造过优秀的文化艺术,都是世界历史上打不死、摧不垮的民族和国家。特别是中国,有着古老的文明和优秀的文化,一直经历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北方游牧民族的砥砺与血拼,几千年都伴随着血与火演进。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四个大国都有战胜强大敌人的辉煌历史,也都有过被强敌践踏蹂躏的苦难经历,都是在灭国后重新崛起的战斗民族。现在美国欲凭一国之力同时与这四个重要国家开战,我不知道,特朗普哪来的底气?

从现代科技和军事实力上讲,土耳其和伊朗要想在军事上战胜美国几乎不可能,当年伊拉克也拥有十分强大的军事力量,却在美国的现代化立体军事打击下不堪一击,一旦与美国发生军事战争,土伊两国也会经历同样的命运。但军事上打败一个国家容易,政治上征服一个国家却十分困难,美国虽然打赢了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战争,却最终输掉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甚至可以就输掉了美国自己,因为除非像对待印第安民族一样将其屠杀殆尽,否则只会增加仇恨,最终输掉民心。

在中东和东欧,美国无论是通过战争还是通过颜色革命,都是赢得了一场战斗,也赢得了一次革命,但最终因失掉民心而输掉了整场战争,输掉了整个战略。在叙利亚,面对俄罗斯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美国除了暗地里支持恐怖组织,失去道义,根本就不敢与俄罗斯正面临战,显示出美国已经进入“色厉内荏”阶段。或许伊朗与土耳其在军事上不是美国的对手,但如果加上俄罗斯和中国的砝码,加上中俄两国的战略核威慑,加上中俄两国强大的常规军事力量,美国即使有军事打击伊朗的能力,也必须考虑类似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后果。

特朗普虽然认识到了美国的纸老虎本质,要“让美国重新伟大”,以7160亿美元的年度军费预算和组建太空军对中俄进行军事恐吓,欲将中俄重新拖入与美国的军备竞赛。如今的中国和俄罗斯却已经无惧于美国的恐吓。特朗普对全球特别是对中俄伊土发动的贸易战和货币战,或许比其前任们从军事上对其它国家进行施压和打击更加狡猾和有效,其手段也更加卑鄙可耻,近乎赤裸裸的公然抢劫。

然而当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并对土耳其发动货币战的时候,引发的是全世界的公愤,不仅美国的对手坚决对美国发起反击,连一向对美国敢怒不敢言甚至助纣为虐的盟友也站出来与美国划清界线,公开支持伊朗和土耳其,这种情形在二十年前是不可能出现的。美国在失去叙利亚之后,正在失去土耳其,而且将伊朗、土耳其捆绑在了一起,同时还推动着俄罗斯与伊土形成战略准同盟,加上背后的中国,哪怕再强大的美国,除了失败,还有什么更好的结局等待美国呢?

当历史不以一年、十年计算而是以百年、五百年甚至一千年来计算,当今很多看似复杂的国际问题、激烈的地缘冲突和迅猛发展的历史进程会显得平淡无奇,世界会变成几个大国、几大文明、几大宗教之间的冲突、竞争和对抗,而有些曾经看似非常热闹的事件、曾经给人类带来浩劫的国家,最后都消失在历史的深处,只有那么几个文明和国家的名字,始终留在历史的长河中,神秘隐藏的地理,强大凶悍的帝国、舔血刀口的英雄、绵延不绝的文化、控制精神的宗教,只有这些最后成了历史的主角,历史愈久,这些脉络愈显清晰。

历史可以因偶发事件而改变,但地理却恒古不变,以5000年人类历史脉络去观察,中华文明是历经5000年辉煌与苍桑仍然延续并不断发展的文明体系,中国仍然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不屈性格和包容心态的强大国家。欧洲文明虽然在西方话语中被认为是人类文明的终结者,但这并没有历史厚度的证明。

事实证明,产生于欧洲的英帝国已经衰落,承续英帝国衣钵的美帝国是否能够保持长久的繁荣和强大,尚需时间验证,没有时间验证,便不能确保这种文明、这种帝国、这种强大不会淹没在历史的深处,成为匆匆过客。日本也曾经如野狼般凶恶,也有过一段时间的强大,但事实证明,日本始终摆脱不了作为一个海岛国家、生活在强大的中华帝国阴影里的宿命,曾经以残暴的铁蹄践踏中国,其经济和科技也曾经超越中国,但仅仅过了不到一百年时间,重新站立起来的中国便已将日本甩在身后,现在日本的经济总量不到中国40%,随着时间的延续,日本会越来越矮小,直到回复到中华帝国的阴影里,成为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

目前强大到成为世界霸主的美国正在经历着日本的历史焦虑,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中国的迅猛发展,美国必将被中国超越,这一点毫无疑义,一天一天的算,十年二十年或许会觉得很长,但若以五十年一百年计,就会觉得十年二十年很短,中国将会在十年至多二十年时间里超越美国,若以是百年千年的历史大尺度计,十年二十年不过是短暂的一瞬,中国走向强大不需要美国证明,因为5000年历史已经证明,而美国能否继续保持强大则仍然需要历史证明,而认为美国所代表的西方文明是历史的终结者的人不过是代表美国利益的那帮学者,他们的理论最终将被证明不过是历史的笑柄。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所称“让美国再次伟大”,或许真的可以让美国再次强大一时,但能否让美国经历500年甚至1000年仍然保持强大则无法确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美国正在走向衰败,历史正在验证从英国到美国的西方文明体系有它致命的弱点,这种过于虚伪、野蛮、凶恶和残暴的文明体系注定不会长久,而像中华文明这种既博大包容又强悍不屈的文明体系则更具有水滴石穿的韧劲。美国在过去仅仅100年时间里,依靠战争上位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也依靠战争延续其强大,这一百年里的几乎每一场战争都可以看到美国的身影和美国手中的利剑,但过于野蛮自私的美国正欲以其长期信用为代价征服和掠夺全世界,丧失信用的美国正在走向全世界的对立面,哪怕美国拥有强大的战争机器,拥有洗劫别国财富的美元霸权,拥有先进的教育和科技实力,一旦美国以全世界为敌,一旦这个庞然大物所要吞噬的是人类本身,那么美国的战争机器、教育和科技实力、金融霸权必然遭到全世界的抵制和反抗,最终必然被世界人民击倒,成为历史的匆匆过客。

虽然俄、伊、土三国联盟仍然处于萌芽状态,虽然中国只是在背后支持俄、伊、土三国,虽然美国仍然可能与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联合,但美国和西方文化的本质决定了这种文明、这种帝国无法长久,美国最终必然回归其本源,成为整个欧亚大陆之外的一个岛国,像日本和英国一样,成为历史纵深的一个次级力量。

冷战胜利曾经让美国感到自己天下无敌,不是以德服天下,而是蔑视群雄,傲慢以待,它任意肢解南联盟,无视中国尊严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以一袋洗衣粉的莫须有罪名发动伊拉克战争,那个时候没有国家敢于反抗美国。然而一次911事件拉开了反击美国的序幕,一次次贷危机几乎击倒美国,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几场连续不断的不义战争以及美国策划的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几场搞得这些国家生灵涂炭、家破人亡、造成数十万人死亡、数百万人沦为难民的颜色革命让全世界认清了美国的狰狞面目。仅仅过去了不到三十年,美国便已从巅峰状态呈现出衰败之相。特朗普上台后,更是穷凶极恶,毫无仁慈信义,以一副巧取豪夺、搜刮别国民脂民膏的无赖本性受到世界各国甚至盟友的唾弃和不齿。

大国应该有大国的胸怀,强国应该有强国的包容。不是每一个大国都可以演变成一种优秀的历史文明形态,不是每一个强国都能够留下被人传诵的英雄的名字。虽然俄罗斯也是一个充满野性和凶残的帝国,虽然奥斯曼帝国也是一个充满血腥、四处杀伐的帝国,虽然波斯也曾令整个呼罗珊大道上的鲜血流淌成河,但当这些历史上的大帝国联合在一起,虽然实力不如美国,却无惧美国的淫威、共同对付美国的时候,美国仍有必胜的把握?如果再加上中国,这个无法被征服、无法被击垮、博大包容的文明体系、同样拥有血性、不惧生死、敢于战胜强敌也能够战胜强敌的中国,美国还能有取胜的信心吗?

从更大的历史尺度看,中美贸易战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历史插曲,一部分中国人未战先怯,喊着要对美国投降,要向美国输送利益,这种人要么是美国的代表,要么在美国有自己的利益。中国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是一定会实现的目标,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一定会实现的目标,这一点是由历史、现实和中华文明的优秀特质所决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会因为有一个如疯子和魔鬼般的特朗普的种种暴行就会发生变化。

我相信一点,俄罗斯永远只能是一个庞大的内陆国家,除非北极冰川消失,美国终将变成中国崛起过程中的一个最大的练手,随后便会被中国甩到身后,波斯帝国无法复兴,奥斯曼帝国也无法回归,但在中东出现一个或两个强大的国家,有利于中东和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稳定。我所预测的未来是,欧洲继续分裂,美国回归美洲,俄罗斯回归欧洲不再扩张,伊朗和土耳其成为中东的稳定器,而中国恢复大国气象,与伊朗、印度、土耳其、欧洲、非洲和平相处,新丝绸之路畅通,重现天下来朝的盛世气象。

与中华文明相比,无论是波斯帝国还是奥斯曼帝国,无论是俄罗斯帝国还是英法美帝国,都血腥气太重,杀伐心太重,唯我中华文明以铁血征服敌人,以仁德安抚天下,除了被迫反抗外来侵略者,从不侵略扩张,从不杀戮征伐。但中国有一个传统,那就是“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凡欠我中华民族血债者终将血偿。我坚信世界中心必将从西方回归东方,从大西洋两岸回归亚欧大陆,从英美回归中华。

中俄土伊联手,必致美国死命,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非美国人之天下,非西方人之天下。中国者,中央之国也,包容,博大,坚韧,勤奋。在过去5000年历史进程中,中华民族曾经创造过伟大的文明,未来,中华民族仍将创造更加伟大的文明,中华民族不可战胜!

原标题:中俄土伊联手抗美,地缘和地理中隐藏着哪些大国兴衰与交替的密码?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