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凇沪会战中,为何称中国炮兵为“浦东神炮”?
来源:康狄的朋友圈 2018/08/29 09:23:23 作者:马振犊、陆军
字号:AA+

导读: 浦东中国炮兵的总指挥为炮兵旅长蔡中笏中将,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曾任北伐军炮兵部队总指挥,是国军炮兵元老。

浦东中国炮兵的总指挥为炮兵旅长蔡中笏中将,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曾任北伐军炮兵部队总指挥,是国军炮兵元老。蔡中笏性格随和,但因嗜酒误事曾造成事业上大起大落。

蔡中笏

8月14日,蔡中笏接到命令,率炮一营与阮肇昌的步兵一团防守浦东,主要任务是还击日舰的炮击,相机协助浦西我军步兵的进攻。

为防止日军登陆,蔡中笏将全营火炮都布置在江岸上,由于火炮数量有限,不得不拉开连与连之间的距离,并在重要地段配置了步兵,以控制整个江岸。为了避开黄浦江上日舰炮火,蔡中笏将火炮选择布置在离江岸稍远的地方。同时,我方炮兵十分注意隐蔽,炮兵阵地多设于竹林之中,且发炮后立即转移,敌机空袭时,我方隐蔽不开炮,避免敌机发现炮位。同时,蔡中笏在黄浦江对岸的英美烟草公司大楼里,秘密设立了一个炮兵观测哨,通过黄浦江底的电缆打电话为浦东炮兵校正射击误差。日舰“出云号”经常停泊在英美烟草大楼下的江面上,因这一位置是浦东炮兵的发射死角,敌舰认为很安全,殊不知我炮兵将观测哨设在大楼里,为防止夜晚电话铃声被江面日舰听到,我观测哨的电话都用麻袋布盖住。

我军炮兵部队

9月18日当晚,我空军袭击“出云号”。当夜十时,黄浦江上敌舰火炮齐发,我浦东炮兵集中火力猛轰敌舰,趁敌舰火力被我炮兵吸引,我空军向“出云号”连投二弹,惜未命中。当晚,中方曾派“水鬼”潜入江底,以水雷袭击“出云号”,但由于水雷提前爆炸,未能击中。

浦东炮兵的打击使日军恨之入骨,千方百计进行报复。他们派出汉奸侦察,飞机前来轰炸,但都未得逞。中国炮兵的出色战绩被媒体关注。一天早晨,张发奎将军读报时,赫然在报纸头版上看到了“神炮”部队的报道,并配发了大幅照片,张发奎立即命令炮兵部队转移阵地,不一会,日军的飞机便飞临浦东,将其所在竹林地带夷为平地。

我军炮兵部队

1937年9月25日,浦东炮兵将日海军第三驱逐舰队司令、海军大佐伏见宫博义击伤。

当时,为更有效的躲避日军的反击,方便转移,中国炮兵发明了一种新的出击方式,以小汽艇拖一艘木船,船上装一门山炮,携带炮弹20-30发,在浦东密如蛛网的河道中,袭击对岸敌军之码头、仓库及舰船。我军每次以2艘汽艇交替掩护出击,第一艘艇负责发炮出击,打完即撤,如果日军舰艇出击追赶,由我方第二艘艇炮负责拦击。袭击伏见宫的战斗就是采取了这样的战术。

当天,中国炮兵先以一艘拖着山炮的汽艇袭击了停泊在栈桥的日舰,日军立即还击,而我炮兵已迅速撤离,日军误以为中方炮兵被消灭了,在黄浦江上巡逻的伏见宫带领第三驱逐舰马上冲了过来,谁料想,中国炮兵还有第二艘汽艇埋伏在一旁,一炮击中伏见宫的旗舰“岛风号”,其舰桥中炮,伏见宫左臂被炸伤,其身边多人伤亡。“岛风号”后由停泊在吴淞的“朝日号”修理舰对其损毁的甲板和鱼雷发射器进行了修复。按日方记载,伏见宫伤势并不重,但一年后却死于伤口并发症。

10月间,炮二团团长孙生芝会同德国顾问比格尔,准备袭击日军设于浦西高尔夫球场的机场,我炮兵阵地设在浦东江边英美烟草公司大楼之东南处,距江边约300米。日军机场经常停有飞机30架左右,对我军威胁极大。每天凌晨飞机起飞前,在大约5分钟的准备时间内机场一片通明,我炮兵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在日军机场亮灯后3分钟,首先试射一炮,测准方位,然后迅速开始大面积射击,仅8分钟时间就有800余发炮弹落入敌机场,炸毁敌机5架,击伤7架。10分钟后,天已大亮,黄浦江上的日舰开始还击,我炮兵人员和器材早已撤离了江边阵地。

马振犊、陆军:《抗战正面战场启示录——八一三淞沪抗战》

原标题:凇沪会战中,为何称中国炮兵为“浦东神炮”?

责编:陈倩柔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