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惯人血馒头的某国,居然有脸讲“债务陷阱”
来源:后沙微信公众号 2018/09/06 10:49:13 作者:后沙
字号:AA+

导读: 美国说中国在制造“债务陷阱”,摆明就是血口喷人,如果欠了中国的债务,就得付出港口,机场等战略设施的代价。那么谁是全球欠中国债务最多的国家?

但凡中国有什么喜事盛事,某国驻华大使馆网络社交帐号总会出来干嚎两嗓子,发些阴阳怪气的东西,说些不知所云的废话,以示自己是白莲花,中国是黑凤梨。

上个月,该帐号大谈“人道主义精神”,强行给自己了立了个牌坊。

这两天,受了刺激,它心里堵得慌,挠墙揪头发,病又犯了,于是,又来了……

是的,你没看错,美国居然在提醒别国不要掉入“债务陷阱”, 就像赵本山在《卖拐》里说的:卖裤子的告诉你,你还买裤子吗?谁像我心眼这好!

满屏泛酸,羡慕嫉妒恨交织在一起,虽然打着哈佛大学研究报告的学术幌子,屏幕后那张脸何尝不是咬牙切齿?你不如干脆告诉这些国家,宁可放弃经济发展,也不要跟中国合作,乖乖接受美国控制。

当一个又一个国家摆脱美国给他们设下的债务陷阱时,美国便贼喊捉贼,颠倒黑白,试图影响中国对外经济合作的顺利展开。

“债务陷阱”从一个学术观念,变成了美国舆论工具刻意设置的议题,它产生的背景是美国对自己丧失全球霸权的恐惧。

议题设置→制造舆论→阻碍竞争对手发展→实现美国利益。

无论在传统媒体或新媒体时代,美国在舆论操纵上,基本分这四步走,不同的只是技术手段和作战平台。

这决不是驻华大使馆官微心血来潮的喃喃私语,它只是整个舆论攻势中的一部份。

《华盛顿邮报》前两天炮制长文,大谈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等国掉进了中国“债务陷阱”,不得不用港口长期出租方式来进行合作。

其它媒体紧密配合,不断提出非洲“债务陷阱”,南太平洋岛国“债务陷阱”等议题,还怂恿某南太小岛国拒偿中国债务,想把水进一步搅浑。

美国制造的舆论就像一张大网罩向中国,目的何在?路人皆路。

然而,美国越是渲染中国咄咄逼人,四处获利,越会令那些在国内狂吠中国是个“凯子大傻个”的诋毁者们丢尽脸面(如果它们有的话)。

美国舆论口径跟中国网络某些应声虫的方向是相反的,只要心智成熟的人,都会发现这个悖论。

一边是国内某些人带节奏说中国天天吃亏,一边是美国舆论说中国得到太多。两种不同方向的舆论引导,尽管极其荒谬,不过,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抹黑中国。

人血馒头

“债务陷阱”,恰恰是美国最擅长的把戏,这几十年来,多少国家因此一蹶不振?甚至看不到爬出陷阱的希望。

最狠毒是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从汉城到曼谷,从马尼拉到雅加达,天天上演人道主义危机,为了保命,这些国家不得不向美国控制的IMF,世界银行借债。

IMF谈判代表费歇尔(Stanley Fischer)还得意洋洋地说:“你无法强迫一个国家要求帮忙,必须让它自己开口,在缺钱的时候,它已经走投无路。”

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韩国等国都走了IMF办公室,低头伸手,乞讨借款,办公室里除了IMF官员,还有美国财政部高官。

借到债务后,各国政府必须接受臭名昭著的休克疗法,削减政府预算,降低平均工资,取消社会福利,以确保还款能力。

韩国失业率三年飚升三倍,企业破产或濒临破产,不得不贱卖给西方大公司,大宇消失,三星被拆……

泰国雏妓以每年20%速度上升,菲律宾女人成为人贩子眼中最好的商品,印尼舆论嫁祸于华人,爆发大屠杀……

西方的金融大鳄,资本集团,跨国企业在这场风暴形成的债务危机中,人血馒头吃到打饱嗝,而这些掉进“债务陷阱”中的国家,耗费了数年时间才爬出陷阱,代价是几十年积累的财富被西方轻松装进口袋。

中国,日本,印度,越南以不同方式躲过了这一劫,最严重的时候连香港金融都几乎被摧毁。

美国的可耻并不仅仅在于挖下一个个“债务陷阱”,然后分食猎物,而是一边吃着人血馒头,一边还要树立道德牌坊。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1999年3月访问泰国时,对曼谷官员和媒体进行了道德说教:“女孩们不应被虐待,并暴露在艾滋病风险下。”在舆论上,美国好像是救世主,而不是灾难制造者。

20年之后,是中国按住了美国利用“债务陷阱”奴役它国的黑手,当人们不再向IMF,世界银行,及美国财政部发出“求救”信号时(阿根廷上个月全民反对向IMF借款)。

美国便迁怒于中国,断人财路无异杀人父母。倒打一耙,反说是中国在制造“债务陷阱”。

借美国债,要付出政治代价,要接受美国设计的“发展”道路,最终将命运交给美国操纵,掉入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

中国则不同,其它国家得到中国贷款,助力于本国经济发展,中国得到相应的回报,形成良性循环。

简单说,同样是吃馒头,我们吃白馒头,某些国家吃惯了人血馒头。今天,这个世界,不好骗了,许多国家都纷纷站出来反驳美国的谎言。

债务陷阱的教科书

美国精心制造的债务陷阱里的最大猎物,就是俄罗斯。普京带领俄罗斯人民整花了十几年时代才爬出陷阱,偿清了不健康债务。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两人留下的“遗产”,债务占了主要一部分。1985年之前,苏联是没有内外债务的,有的东欧国家还得欠苏联一些债务。

1987到1991年(解体),苏联外债飚到了900亿美元,而且看不出对这个国家经济起到什么作用?

俄罗斯独立后,成了美国口中的“民主典范国家”,叶利钦不但继承了苏联债务,还恢复承认当年被列宁一笔勾销的沙俄债务,到了2000年普京上任前,在年年还债情况下,债务还升至2000亿美元(含利息)。

整个九十年代,哈佛经济学家带给俄罗斯所谓的经济改革计划,就是全面私有化,用新债还老债,越滚越大,怎么谈得上政治独立?

平均一位俄罗斯人负债1100美元左右,而这个国家还不像后来的希腊,毕竟希腊爽过一段时间,俄罗斯则是泥潭里打滚。

俄罗斯债务陷阱如同教科书般经典,是内外勾结的悲剧,从IMF等机构借来的钱,没有用到国家建设上,全部落进寡头企业帐号,然后他们将钱合法地转为私人资产,再转移到欧洲。

1994年开始到2000年,俄罗斯寡头每年流出的资金是170亿美元,而这个被有意识去工业化的国家,为了十几亿美元要低三下四求人借款。

要弥补财政赤字,除了动用黄金储备,就只能向老百姓加税,到了1999年,俄罗斯黄金储备只剩下120亿美元,税收只能完成不到50%。

西方对俄的经济援助,就是美国今天口中严辞批判的“债务陷阱”,整个九十年代,俄罗斯平均财政年度预算,只相当一个纽约州的预算。

陷阱里的大毛熊,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全是鲜血淋淋,美国望着陷阱深处的大毛熊,还要高喊一声“恭喜你,民主啦……”余音不绝。这样一个国家,美国如何不爱?

亚洲金融风暴之后,俄罗斯借不到钱,走投无路,如果能到钱,他们还会继续借下去,最后不得不威胁拒绝偿还,西方这才搞出延偿计划。

俄罗斯主要债权人是:IMF,世界银行,巴黎俱乐部(债权国组织),伦敦俱乐部(债权银行组织),还有欧洲商业机构。

俄罗斯还天真地相信,西方会想对待波兰一样,减免俄罗斯的债务总额,真心真意地帮助他们纾困。但波兰方案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诱饵,否则,如何骗这只大毛熊掉进陷阱?

2000年G8冲绳峰会,德国公开宣称,俄罗斯必须偿还所有到期债务,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美国主导的纾困计划,使得俄罗斯经济结构处于畸形状态,进而导致社会处于畸形状态。

叶利钦在20世纪末,无论如何换总理,都无法解决经济问题,走到只能靠卖能源,卖祖产的地步。因为他把自己的发展道路交给了想致他于死地的“民主朋友”。

普京上来后,适逢国际油价上涨,加上对寡头的铁腕处置,改善投资环境等一系列强力动作,艰难地爬出了债务陷阱,但九十年代造成的伤害影响,至今尚存。

阿根廷,希腊,土耳其,意大利等国,都是美式债务陷阱有意无意的受害人,有的还是自己要往陷阱里跳。

美国说中国在制造“债务陷阱”,摆明就是血口喷人,如果欠了中国的债务,就得付出港口,机场等战略设施的代价。那么谁是全球欠中国债务最多的国家?

中国有拿纽约港抵债了吗?有拿夏威夷岛抵债了吗?有拿伊万卡抵债了吗?

谈“债务陷阱”,美国不配。总有一天,它们吃下的人血馒头都得一个个吐出来。

原标题:吃惯人血馒头的某国,居然有脸讲“债务陷阱”

责编:许舒琦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